第三七回 五通神显灵航大海 宋康王被困牛头山

作者: 钱彩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诗曰:

庙食人间千百春,威灵赫奕四方闻。

从他著论明无鬼,须信空中自有神。

却说康王见兀术将次赶上,真个插翅难逃,只得束手就擒。正在惊慌之际,忽见一只海船驶来,众大臣叫道:“船上驾长,快来救驾!”那海船上人听见,就转篷驶近来,拢了岸,把铁锚来抛住了。君臣们即下马来,把马弃了,忙忙的下船。那船上人看见番兵将近,即忙起锚使篙。才撑离得海岸,兀术刚刚赶到,大叫:“船家!快把船拢来,重重赏你!”那船上人凭他叫喊,那里肯拢来,挂起风帆,一直驶去。兀术道:“某家如今往何处去好?”军师道:“量他们不过逃到湖南,去投岳飞,我们不如也往那一路追去!”兀术道:“既如此,待某家先行,你在后边催趱粮草速来。”军师领命,辞了兀术自去。

那兀术带了人马,沿着海塘一路追将上来。忽见三个渔人在那里钓鱼,兀术问道:“三位百姓,某家问你,可曾见一只船渡着七八个人过去么?”三人道:“有的,有的。老老少少共有七八个,方才过去得。”兀术道:“就烦你们引我们的兵马追去,若拿住了,重重的赏你。”那三个人暗想道:“待我们哄他沿边而走,等潮汛来时,淹死这班奴才。”便道:“既如此,可随着我们来。”就引了大兵,一路追去。不一时,但见雪白潮头涌高数丈,波涛滚滚,犹如万马奔腾。有诗为证:

怒气雄声出海门,舟人云是子胥魂。

天排雪浪睛雷吼,地拥银山万马奔。

上应月轮分晦朔,下临宇宙定朝昏。

吴征越战今何在?一曲渔歌过晚村。

原来这钱塘江中的潮汛非同小可,霎时间,巨浪滔天,犹如山崩地裂的一声响,吓得兀术魂飞魄散,大叫一声,连忙拍马走到高处。那江潮拥来,将兀术的前队几万人马,连那钓鱼的三人,都被潮浪涌去,尽葬江鱼之腹。闻得那三人却是朱县主自拚一死,扮作渔翁哄骗兀术的,后来高宗南渡,封为松木场土地。朱、金、祝三位相公,至今古迹犹存。

那时兀术大怒道:“倒中了这渔翁的奸计,伤了我许多人马!”只见军师在后面赶来道:“吓死臣也!虽然淹死了些人马,幸得狼主无事。我们一直追至湖广,必要捉了康王,方消此恨。”于是催趱大兵,一路追来。

再说高宗幸得海船救了危急,路金叫船家端正午饭。君臣尚未吃完,前面驶下一只大船来,将船头一撞,跳过几个强人来,就要动手。众大臣道:“休得惊了圣驾!”强人道:“什么圣驾?”太师道:“这是宋朝天子。”众人道:“好吓!俺家大王正要那个宋朝天子。”这几个强盗抢进舱来,将高宗并众臣一齐捉下船去,解至蛇山,上了岸,报进寨去。那大王问道:“拿的甚么人?”喽罗禀道:“是宋朝皇帝。”那大王听说是宋朝皇帝,便大怒道:“绑去砍了!”李纲叫道:“且慢着!大海之中,怕我们飞了去不成?但是话也须要说个明白,和你有何仇恨,使我们死了,也做个明白之鬼。”大王道:“既要明白,叫头目领他们到两廊下去看了来受死。”

那头目得令,进引了李太师一行人来到两廊下,但见满壁俱是图画。李纲道:“这是什么故事?”头目道:“这是梁山泊宋大王的出身。我家大王,就是北京有名的浪子燕青。只因宋大王一生忠义,被奸臣害死,故有此大冤。”李纲又逐一看去,看到“蓼儿洼”,便道:“原来如此。”便放声大哭起来。哭一声:“宋江。”骂一声:“燕青。”哭一声:“宋江,好一个忠义之士!”骂一声:“燕青,你这背主忘恩的贼!不能将蔡京、童贯一般奸臣杀了报仇,反是偷生在此快活。”燕青听见,心下想道:“这老贼骂得有理。叫头目送他们到海中,由他们去罢!”头目答应一声,将他们君臣八人推下海船,各自上山去了。

高宗与众臣面面相觑!这茫茫大水,无路可通,俱各大哭道:“这贼人将我们送在此处,岂不饿死!”正哭之间,忽见一只大船,迎着风浪驶来。众大臣齐叫:“救命!”只见五个大汉把船拢上来,问道:“你们要往何处去?”众人道:“要往湖广去寻岳元帅的。”那五个大汉道:“我们送你去!可进舱坐定,桌上有点心,你们大家吃些。”君臣进舱,正在肚饥时候,就将点心来吃。高宗道:“天下也有这样好人!寡人若有回朝之日,必封他大大的官职。”说未了,船家道:“已到湖广了,上岸去罢!”众人道:‘哪有这样快,休要哄我。”那五个人道:“你上去看,这不是界牌关么?”李纲等保了高宗上岸观看,果然是黄州界牌关。众人大喜,正要作谢船家,回转头来,那里有什么船?但见云雾里五位官人,冉冉而去。众臣道:“真个圣天子百灵护助,不知那里的尊神,来救了我君臣性命。”高宗道:“众卿记着,待寡人回朝之日,就各处立庙,永享人间血食便了。”后来高宗迁住临安建都,即封为五显灵官,在于普济桥敕建庙宇,至今香火不绝。这是后话不表。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