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六回 何元庆两番被获 金兀术五路进兵

作者: 钱彩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诗曰:

庙堂无策可平戎,坐使甘泉照夕烽。

宝鼎铜驼荆棘里,龙楼凤阁黍离中。

却说岳元帅要见何元庆的两个家将,何元庆就把手中两柄溜银锤一摆,叫声:“岳飞,这就是我两个家将!你只问他肯降不肯降。”岳爷大怒道:“好匹夫!百万金兵,闻我之名,望风而逃,岂惧你这草寇?本帅见你是条好汉,不能弃暗投明,反去帮助叛逆,故此好言相劝。怎敢在本帅面前,摇唇弄舌?不要走,且吃本帅一枪罢!”耍的一枪,劈面门刺来。何元庆举银锤当的一声架开枪,叫声:“岳飞,休要逞能!你果能擒得我去,我便降你。倘若不能,恐怕这锤不认得人,有伤贵体,那时懊悔迟矣!”岳元帅道:“何元庆,你休得夸口!敢与本帅战一百合么?”说着,耍的又是一枪,元庆举锤相迎。枪挑锤,好似狻猊舞爪;锤架枪,浑如狮子摇头。这一场大战,真个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村。直战到未牌时分,不分胜败。元庆把锤架住了枪道:“明日再与你战罢!”岳爷道:“也罢,且让你多活一晚,明日早来领死!”两下鸣金收军。那边河元庆回山,暗暗传下号令:“今夜下山去幼宋营,各各准备”。不提。

且说岳元帅回到营中坐定,对众将道:“我看何元庆未定输赢,忽然收兵,今晚必来劫寨。汤怀兄弟可领本部军兵,在吾大营门首开掘陷坑,把浮上盖掩。”再令张显、孟邦杰各领挠钩手,皆穿皂服,埋伏于陷坑左右,吩咐道:“如拿住了何元庆,不准伤他性命。如违,定按军法!”三将领令,各去行事。又令牛皋、董先各带兵一千,在中途埋伏,截住他归路,须要生擒,亦不许伤他性命。二将领令去了。元帅自把中军移屯后面,分拨已定。

到了二更天气,何元庆就带领一千喽罗,尽穿皂服,口行枚果,马摘铜铃,悄悄下山,竟往宋营。看看将近营门,元庆在马上一望,只见宋营寂然无声,更鼓乱点,灯火不明。元庆道:“早知这般营寨,岳飞早已就擒。”当时就一声号炮,点起灯球火把,如同白日。何元庆为首,呐声喊,一齐冲入荣营。只听得未营中一声号炮响,何元庆连人带马跌入陷坑。右有张显,左有孟邦杰,带领三军一齐上前,将挠钩搭起何元庆来,用绳索绑祝那些喽罗一见主帅被擒,各各转身逃走。正遇董先、牛皋拦住去路,大叫:“休走了何元庆!”众喽罗齐齐跪下道:“主帅已被擒去,望老爷们饶命。”牛皋道:“既如此,随俺们转去。如要走回去的,须要留下头颅来!”众喽罗齐声道:“情愿归降!”牛皋、董先带了降兵,回至大营门口。

等候天明,岳元帅升帐坐定,众将参谒已毕。张、孟二将将何元庆绑来缴令,牛皋、董先也来缴令。刀斧手将何元庆推至帐前,见了岳元帅立而不跪。元帅陪着笑脸,站起来道:“大丈夫一言之下,今请将军归顺宋朝,再无异说。”元庆道:“此乃是我贪功,反中了你的奸计,要杀就杀,岂肯服你!”元帅道:“这又何难。”吩咐放了绑,交还了何将军马匹双锤并本部降兵,再去整兵来战。左右领令,—一交清。元庆出了宋营,带领喽兵竟回栖梧山,于寨中坐定,好生恼怒:“不想中了奸计,反被这厮取笑一常我怎生计较,拿住了岳飞,方出得胸中之气!”不说元庆思想报仇之计。

再说岳元帅次日升帐,唤过张用问道:“那栖梧山可有别路可通么?”张用道:“后山有条小路,可以上去。只是隔着一溪涧水,虽不甚深,路狭难走。”元帅道:“既有此路,吾计成矣!”遂命张用、张显、陶进、贾竣王信、王义带领步兵三千,每人整备布袋一口,装实沙土,身边暗带火药。到二更时分,将沙袋填入山溪,暗渡过去。取栖梧山后杀入寨中,放火为号,六将领令而去。又暗写一柬贴,命杨虎、阮良上帐,吩咐照柬行事,二将领命去了。又唤耿明初、耿明达上帐,亦付柬帖,命依计而行。二将亦领令而去。正是:

计就月中擒玉兔,谋成日里捉金乌。

岳元帅分拨已定,忽报何元庆在营前讨战。元帅就带领兵将,放炮出营。两军相对,射住阵脚。岳爷出马,叫声:“何将军,今日好见个高低了。”元庆道:“大刀阔斧奇男子,今日与你战个你死我活,才得住手。”岳爷道:“我若添一个小卒帮助,也不算好汉,放马来罢!”元庆拍马提锤就打,岳爷举枪招架。元庆这两柄锤,盘头护顶,拦马遮人,一派银光皎洁。岳爷那一杆枪,右挑左拨,劈面分心,浑如蛟舞龙飞。两个直杀到天色将晚,并不见个输赢。岳爷把枪架住了双锤,叫声:“将军,天色已晚,你若喜欢夜战,便叫军士点起灯球火把,战到天明。若然辛苦,回去将养精神,明日再来。”元庆大怒道:“岳飞,休得口出大言,我与你战个三昼夜!”遂各叫军士点起灯球火把,三军呐喊,战鼓忙催,重新一场夜战。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