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回 施毒计气煞惠乾 挡凶锋打走方德

作者: 佚名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却说何人厚听他姐夫说,白安福等人递禀曾必忠,札饬县府捉拿胡惠乾,他就谎说回家,等出了他姐夫大门,一溜烟奔到西禅寺。却巧众兄弟已回来,正在那里练习拳棒。何人厚走到面前说道:“你们不必练了,现在祸事不小,不是我今日出门,大众的命还不知在哪里呢。现在师父到何处去了?”众人道:“在大殿后面,你究竟何事大惊小怪?”何人厚道:“我没工夫同你们谈,你们跟我来,见了师父,自然知道。”说着,急忙过了大殿,见胡惠乾正与三德和尚在那里闲谈,“白安福连日将会馆一切事件,全行收回,连机房行情也不议论,想必被我们打得心寒,故而如此。”三德和尚道:“人家既怕你们,一切大仇已经报过,前日又误听人言将他羞辱一番,以后也可不必再闹了。”

正说之间,何人厚走上前说道:“三师叔只为代人家说话,还不知道人家的毒计,前日我们众兄弟明明在街上听见的,后来师父将白安福打倒,他们那些人怕白安福受苦,故意说没有这话,叫我们交人对证。试问在路上听见的话,哪里去交人?师父回来,还将我们骂一顿,今日可是水落石出了。”胡惠乾道:“你们刚才哪里去了?现在来说这话!”何人厚道:“徒弟被你老人家冤屈死了,故这几日常在外面打听,看白安福那里有什么动静,为什么如此,哪知他用了缓兵之计,已经下了毒手,不是我今日遇见我姐丈打听出来,临时被他要了性命还不知道呢。”

胡惠乾见他说得如此确实有据,乃道:“你既晓得,究竟是白安福下了什么毒手,告知与我,也好准备。”何人厚就把他姐夫对他说的话说了一遍,胡惠乾两届倒竖,怪眼圆睁,骂道:“这班狗头,竟敢如此,我不将他送命,也不知我胡惠乾的厉害。”三德和尚道:“你不可一时任性,惹了大祸出来。方魁是我们知道的,此人的手段也甚厉害。再加上白眉道人的首徒来,虽我们少林支派怕也不及他,因白眉道人从前与我师父至善禅师在武当山冯道德师叔那里比过武艺,斗了三天,至善禅师终究输了他一脚,我看这事甚是不妥,如白眉自己不来,也还好想法;若自己前来,就要吃亏。莫若你今时避过风头,仍是到福建少林寺暂避,等此地稍平,你再出来,那时白眉及马雄也应回去,你再慢慢的报仇,岂不为美?”

胡惠乾听了这话,也知道白眉的厉害,此时说道:“师兄不必如此害怕,我看白眉师伯未必肯来。记得师父说道:‘他发誓不再下山多管闲事。’就是马雄到此,也还有个争论,而且方三弟身体骨节是经练过的,请他来助我一臂,也还可以勉强。只是这方魁同白安福,气他不过,不出这口气,也灭了我们的威风。”三德和尚见他如此说法,知道拦不下来,只得说道:“要办此时就办,趁方魁不在家,得个先着,出过这口气以后,仍是往福建的好。古人云:打人要打急,杀人要杀绝。你将方魁的家小送命,他回来与你怎肯干休?天下事是一理,你父亲被机匠打死,至今日还要这样寻仇,人家老少被尔打死,也是要报仇的。”胡惠乾道:“先将这事办过,随后再说。”当时气冲冲的出去,叫徒弟打了些好酒,在厨房内端了几样菜出来,对众徒弟说:“前日冤枉你们,是我师父的不是,今日你们在此痛饮几杯,明日同我到白安福那里将那狗娘养的打死,然后至方魁家与他算帐。”众徒弟听见师父如此说,本来是些亡命之徒,也不管什么王法,齐声答应。这个说:“我先进去。”那个说:“我断后路。”议论纷纷,吃得酩酊大醉,一夜无语。

次日众徒弟一早就在寺里集合。胡惠乾见到人齐,就脱了长衫,穿上件玄色短袄,窄窄的袖子,胸前密排钮扣,脚上穿一双斑尖快靴,长裆马裤,头扎无色湖绉包脑,当中打个英雄结,腰间挂一把单刀。那些徒弟,皆是短衣扎束。胡惠乾当先领导众人一个吆喝,出了寺门直望锦纶堂而来,到了门首,先叫一个徒弟道:“你先进去,看白安福这狗头可在里面?”大家答应一声,拥进里面,只见昨日两个看门的,忙上前喝道:“你这不怕死的狗头,白安福现在哪里去了?为何不在此地?老子有话问他,你快快说来,免得老子动手。”那两个看门的,知道他是胡惠乾的徒弟,早已吓得呆了,抖了一阵,说道:“白安福未来!”那个徒弟骂道:“你这混帐东西,老子难道不知他不在此地,原来问你,他现在住在何处?叫你说明,好让老子找他。”那人道:“我真不晓得他,自从那日被打之后,至今未到此地,你要找他,到他家里去找。”这徒弟见他说不出根由,只得出来对胡惠乾说道:“白安福不在这里,谅他跑不了,我们已经到此,难道空回去不成?不如径到他家去,将他捉出来,虽不把他打死,也要打个半死!”胡惠乾听了这话,又是一声呐喊,飞奔而去。不多一会,已到白安福的门首,只见门楼内站着许多人在里面,都是公门中打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