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回 识真主高进忠显名 访细情何人厚得信

作者: 佚名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话说高铁嘴与方魁进了客寓,到房内将包袱放下,见外面无人,纳头向天子就拜,说:“臣接驾来迟,罪该万死。圣上何以亲自出来,保驾臣现在何处?”天子见他如此,乃道:“先生莫认错人,某乃北京高天赐,并非万岁,何以忽称万岁,设若为人听见,岂不造言生事?”铁嘴道:“万岁不必遮掩,臣相法无差,除了万岁,谁人有此贵相?”

此时天子已为他说破,乃道:“卿且起来,朕因往江南游玩,路过此地,既为卿相认,千万不可声张,免得地方官前来惊动。”此时方魁见是天子,也就上来叩头,说:“小人有眼无珠,不知圣驾,罪死无效。”天子道:“不知者不罪,汝且起来,为何广东公案,反到四川寻人,究是何故?”方魁将胡惠乾在广东与机房人为仇,打死牛化蛟、吕英布等人,现在陈景升、白安福等人联名上禀,就在锦纶堂建醮,并请派人捉拿胡惠乾。小人因胡惠乾本领高强,西禅寺人数又多,且有少林寺僧人接应,自己虽是快头,难以争斗。故往四川峨嵋山,请白眉道人的徒弟马雄前来相助的话,说了一遍。天子方才知道,问道:“陈景升可就是向在金华府居住,与李慕义儿子武举李流芳的至好朋友么?”方魁道:“何尝不是,因白安福进京会试,中了武进士,在会馆内与他们会见,平时陈景升也知道胡惠乾的恶迹,就在军机大臣那里,递了禀章,回籍在机房公所建醮,又被胡惠乾闹了两次,所以两广总督曾必忠雷厉风行,饬令捉拿。”天子听见这原委,说道:“省中有如此恶霸,岂不为害地方?理应从速严拿。你既要前往四川,朕有意旨一道,汝过镇江时,交与漕运总督伯达,他若回京,着他与陈宏谋说知,不日朕即回京,并着他赶由驿站行文到粤,饬令曾必忠火速派兵,严拿胡惠乾正法,无得漏网。汝往四川见得马雄,也须速速前去,俟事完结之后,亦者曾必忠论功列奏,议叙恩赏。”说毕,就在房内写了一道旨意,交方魁谨慎带在身边。方魁当时谢恩起来。

高铁嘴听他要往四川,乃上前说道:“方兄欲往四川,可知白眉家师现在成都?此次前去,仍然空往。”方魁还未答言,天子说道:“如此说来,兄与马雄,乃是同门兄弟,似此路途遥远,与其空跑,何必乃尔,卿既是白眉门徒,谅本领决不寻常,若能即此赴粤,朕必加恩奖赏,”方魁听他说出原籍来,忙道:“失敬,失敬,但不知白眉道师改居成都,马雄贤弟现在何处?若能高兄同往,为地方除了这害,一则是国家洪福,二来百姓也感恩不尽了。”高铁嘴道:“某虽略知一二,却与马雄是两路功夫,他是用的内八着拳法,我乃是外八着的工夫,若得二人同去,此事方可有济。现在马贤弟亦在成都,方兄此刻赶速前往,不过一个月工夫,也可到了,回往再加一月有余,亦可到粤。小弟既蒙恩旨饬前往,只得先行到粤,托着朝廷鸿福,将这胡惠乾捉住,也免得许多周折。且见尊相,府上定有大祸,若小弟到府,或可改吉,也未可知。但是这胡惠乾是少林门徒,谅来手脚高超,惟恐将他治死,至善禅师前来报仇,那人虽武当冯道德、肇庆五枚皆在他之下。请得白眉道师,方见他的对手,我这里写了一封信,请你带去,若能马贤弟将师尊一道请下山来,这事就万全无虑了。”天子道:“彼既如此厉害,信中即传朕意,务着白眉与马雄一同赴粤,然后定加思赏。”高铁嘴当时也就代他师父谢恩。写好书信,交与方魁,当时别了圣驾,回到自己店中,次日一早前往不提。

这里圣上就向高铁嘴道:“卿既有此本领,为何流落江湖,不求上进,你究竟是何名号,铁嘴二字乃是九流中诨名岂可作为名号?”铁嘴道:“臣名进忠,久思投入军营,为国出力,奈无门可入,只得做此生涯。今日得见天颜,实是三生之幸。”天子听他说是进忠二字,甚是欢喜,道:“但愿汝终生守此二字,始终不改。”高进忠就在地上叩头道:“谨遵圣命。”从此遇见人,皆名进忠。

闲话休提,此时已交午后,客寓内送上午饭,天子就命进忠与日清吃毕,说道:“本拟择地试汝手段,因寓中地方狭窄,不便施展,广东既有恶霸扰攘,汝即明日前往,今有意旨一道,交汝带去与曾必忠,并传知陈景升等,着他于营中,先行为汝位置。俟如何争战,仍看曾必忠如何具奏。”说着,将旨写毕,交与高进忠收好,进忠叩辞圣上,亦回自己寓内。这里圣上,在苏州游玩一番,然后绕道扬州,回转京都,暂且按住。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