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为政篇 致九弟·述纪梁宜承荫

作者: 曾国藩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原文】

沅弟左右:

臂疼尚未大愈,至为县念。然治之之法,只宜贴膏药,不宜服水药。余日内当赴金陵看视,正月当成行也尝奉寄谕,知少荃为季弟请二品恤典传,予谥建祠,一一允准,但未接阅谕旨耳。陈栋之勇既好,甚慰甚慰!纪梁宜荫一节,予亦思之再四,以其目未痊愈,读书作字,均难加功。弟且有功于家庭根本之地,不将为同气之冠,亦为各族所罕①,质谱祖父在天之灵,亦应如此。

九伏洲北渡之贼,果有若干?吾意尚以南岸为重;刘南云王峰臣两军,幸勿速调北渡。盖北岸守定安合无庐舒五城,此外均可挽救,南岸若失宁国,则不可救矣。(同治二年正月廿七日)

【注释】

①罕:罕见。

【译文】

沅弟左右:

你右臂痛还没有大好,很是挂念。然而治疗方法,只适宜贴膏药,不适宜吃水药。我近日当到金陵看看你,正月会动身。

常接家信,知少荃为季弟请二品恤典立传予溢建祠,都一一批准,但没有接到圣旨。陈栋的士兵好,我很高兴。纪梁宜荫这件事,我也考虑了好久,因他眼睛没有好,读书写字,都难以用功。弟弟有功于家庭根本之地,不仅为同气之冠,也为各族中罕见,就是去问祖父在天之灵,也应该这样。

九伏洲北渡的敌军,到底有多少?我的意思还是以南岸为重要,刘南云、王峰臣两军,最好不要马上调他们北渡,因在北岸守定安、合、无庐、舒五城,其他的都可以挽救。南岸如果失去宁国,那就不可救了。(同治二年正月二十七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