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为政篇 致九弟·申请辞退一席

作者: 曾国藩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原文】

沅弟左右:

疏辞两席一节,弟所说甚有道理;然处大位大权,而兼享大名,自古曾有几人?能善其末路者①,总须设法将权位二字,推让少许,减去几成,则晚节渐渐可以收场耳。今因弟之所陈,不复专疏奏请,遇便仍附片申请;但能于两席中辞退一席,亦是一妙。

李世忠处,余抉予以一函,一则四坝卡访请余派员经收,其银钱仍归渠用,一则渠派人在西坝,封捆淮北之盐,与抢夺无异,请其迅速停止,看渠如何回复?

本月接两次家信,交来人带寄弟阅。鼎三侄普读书,大慰大慰!其眉宇本轩昂出群,又温弟郁抑过甚,必有稍伸之一日也。弟军士气甚旺,可喜!然军中消息甚微,见以为旺,即通骄机。老子云:“两军相对,哀者胜矣。”其义最宜体验。

(同治二年正月十七日)

【注释】

①能善其末路者:意思是要有一个好的结局或归宿。

【译文】

沅弟左右:

向皇上疏请求在两个官位中辞去一个这件事,弟弟所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处大位大权,而兼享大名的,自古以来有几个人?要使有一叫百呼的结局,总要设法把权位二字,推让少许,减少几成,那么晚节慢慢可以收场.现在因弟弟的陈述,不再专门写疏奏请,遇到方便仍然附上一片去申请,只要能在两席中辞退一席,也是大妙。

李世忠处,我准备去一信,一方面四巩卡应归我派员经收,银钱仍旧归他用。

一方面他派人在西坎,封捆淮北的盐,与抢夺没有两样,请他迅速停止,看他如何回复?

本月接两次家信,交来人带给你看。鼎三侄会读书,很欣慰!他的眉宇间本来轩昂出众,而温弟郁抑太厉害了,一定有稍微出头的一天。弟弟的军队士气旺盛,可喜!但军中消息很少,看上去很旺盛,是不是有点骄?老子说:“两军对抗,哀者胜”,这个意思最要体会。(同治二年正月十七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