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为政篇 致四弟·述坚守作战之困难

作者: 曾国藩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原文】

澄侯四弟左右:

此间军事,四眼狗纠同五伪玉救援安庆,其打先峰者,已至集贤关,九弟屡信皆言坚地后派,可保无虞,但能坚守十日半月之久,城中粮米必难再支,可期克复矣。

徽州六属俱平安,欠饷多者七个月,少者四五六月不等,幸军心尚未涣散。江西省城戒严,附近二三十里,处处皆贼,余派鲍军往救。湖北之南岸,已无一贼,北岸德安随州等处,有金刘与成大吉三军,必可口有起色。余癣疾未痊,日来天气亢燥①,甚以为苦;幸公事勉细能了,近日无积压之弊。总督关防,监政印信,于初四日到营,余即于初六日开用。

家中雇长沙园丁已到否?菜蔬茂盛否?诸子侄无傲气否?傲为凶德,惰为衰气,二者皆败家之道。戒惰莫如早起,戒傲莫如多走路,少坐轿。望弟留心儆戒,如闻我有傲惰之处,亦写信来规劝。(同治元年七月十四日)

【注释】

①亢燥:极其干燥的意思。

【译文】

澄侯四弟左右:

这边的军事,四眼狗纠合五伪王教授安庆,他们充先锋的,已到了集贤关,九弟几次来信都说坚守原来濠沟,可以保证没有事。但能坚守十天半个月之久,城中粮食一定难以支持,有希望攻克。

徽州六属都平安,欠军饷多的七个月,少的四、五、六个月不等,幸亏军心还没都散。江西省城戒严,附近二、三十里,处处是敌。我派鲍军去救。湖北南岸,已没有一个敌人。北岸德州、随州等处,有金、刘与成大吉三军,一定可以一天天有起色。我的癣疾没有好,近来天气极其干燥,很不好受。幸亏公事勉强可以处理下来,没有积压的公文。总督关防,盐政印信,在初四送到营,我马上在初六日启用。

家里请的长沙园丁已到了吗?菜蔬长得茂盛吗?子侄们没有傲气吗?傲是凶德,惰是衰气,二者都是败家之道。戒惰没有比早起更好的了,戒傲没有比多走路,少坐轿更好的了。希望弟弟留心儆戒。如听到我有傲、惰的地方,也写信来规劝。(同治元年七月十四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