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为政篇 禀祖父母·报告荣升侍讲

作者: 曾国藩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原文】

孙男国藩跪禀

祖父母大人万福金安。三月初六日,奉上谕于初十日大考翰詹,在圆明园正大光明殿考试。初闻之,诚惶诚恐,盖久不作赋,率亦生疏。向来大考,大约六年一次,此间自巳亥岁二月大考到今,仅满四年,万不料有此一举。故同人闻命下之时,无不惶怕!

孙与陈岱云等在园同寓,初十日卯刻进场,酉正出场,题目另纸敬录,诗录亦另钞出,通共翰詹一百二十七人,告病不入场者五人,病愈仍须补考。在殿上搜出夹带,比交刑部治罪者一人,其余皆整齐完常十一日,皇上亲阅卷,二月十二日,钦派阅卷大臣七人,阅毕,拟定名次,进呈皇上钦定。一等五名,二等五十五名,三等五十六名,四等七名。孙蒙皇上天思,取二等第一名。湖南六翰林,二等四人,三等二人,另有全单。十四日引见,共升官者十一人,记名候升者五人,贷缎者十九人,升官者不贷缎。

孙男蒙上格外天恩,升翰林院侍讲,十七日谢恩。现在尚未补缺,有缺出即应对。其他升降贷资,另有全单。湖南以大考升官者,从前雍正二年,惟陈文肃公,一等第一,以编修升侍讲。近来道光十三年,胡云阁先生,一等第四,以学士升少詹,并孙三人而且。孙名次不如陈文肃之高,而升官与之同,此皇上破格之恩也。

孙学问肤浅,见识粗鄙,受君父之厚恩,乃祖宗之德荫,将来何以为报?惟当竭力尽忠而已。

金竺虔于廿一日回省,孙托带五品补服四付,水晶项裁二座,阿胶一斤半,鹿胶一斤,耳环一双,外竺虔借银五十两,即以付回。昨天竺虔处寄第三号信,寄函信里,管写银四十两,发信后,果又借去十两,前后二信不符。竺虔千五月半可到省,若大弟九弟在省城,可百交。若无人在省,则家中专人去取,或请弟有高兴到省者托带。

今年考差,大约在五月中旬,孙拟于四月半万国用功。孙妇现已有喜,约七月可分娩,曾孙兄弟并如常。寓中今年派用一老妈,用度较去年略多,此次升官,约多用银百两;东扯西得,尚不窘迫,不知有邯郸报来家否?若其已来,开销不可太多,孙十四引见,渠若于廿八日以前报到,是真邯郸报,赏银四五十两可也。若至四月始报,是省城伪报,赏数两足矣。但家中景况不审何如?伏思示悉为幸!孙谨禀。(道光二十三年三月廿三日)

【注释】

①贷:赏赐。

【译文】

孙儿国藩跪禀

祖父母大人万福金安。三月初六日,奉了谕旨初十日大考翰林詹事,在圆明园正大光明殿考试。孙男刚开始听了,心里又惊又恐,因好久不作赋了,字也生疏。

向来大考,大约六年一次,这次自从巳亥年二月大考到今天,只满四年,万万没有料到有这个举措,所以同人等听到谕旨下的时候,没有不感到惶恐惊悚的。

孙儿与陈岱云等在园同祝初十卯时进考场,酉正出场,题目另外用纸敬录,诗也另外抄了,总共翰林詹事一百二十七人,告病未入考场的三人,病好了仍旧要补考。在殿上搜查出夹带,则交刑部治罪的一人,其余都整整齐齐考完。十一日皇上亲自阅卷。二月十二日,钦派阅卷大臣七人,看完,拟定名次,进呈皇上钦定。

一等五名,二等五十五名,三等五十六人,四等七名。孙儿蒙皇上天恩,拔取二等第一名,湖南六个翰林,二等四人,三等二人,另有全部名单。十四月引见,共升官的十一人,记名候升的五人,赏缎的十九人,升官的不赏缎。

孙儿承蒙皇上格外天思,升授翰林院的诗讲,十七日谢思。现在还没有补缺,有缺出马上由孙儿补。其他升降贷资,另有全部单子。湖南因大考升官的,从前雍正二年,只有陈文肃公,一等第一名,以编修升侍讲。近来道光十三年,胡云阁先生,二等第四,以学士升少詹,加上孙儿,只三人罢了。孙儿名次不如陈文肃公高,而升官与他相同,这是皇上破格的思典。孙儿学问肤浅,见识陋鄙,受君父的厚思,蒙祖宗的德荫,将来如何报答?只有竭力尽忠罢了。

金竺虔于二十一日回省,孙地托他带五品补服四付,水晶顶戴二座,阿胶一斤半,鹿胶一斤,耳环一双,向竺虔借的银子五十两,也付给家里,昨天在竺虔处寄了第三号信,上面写的都是银子四十两。发信之后,他又借去十两,所以前后两信不符。竺虔在五月半可以到省城,如果六弟、九弟在省城,可面交。如果没有人在省城,家里可派专人去龋或者弟弟们有高兴去省城的,也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