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为政篇 致诸弟·具奏言兵饷事

作者: 曾国藩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原文】

澄温植洪四弟左右:

三月初四发一家信,其后初九日,予上一折,言兵饷事,适于是日持以粤西事棘,恐现在彼中者,不堪寄此重托,特放赛中堂前往予折所言甚是,但目前难以举行,命将拆封存军机处,待粤西定后,再行办理,赛中堂清廉公正,名望素著,此行应可迅奏肤功①。但湖南近近粤西,兵差过境,恐州县不免借此生端,不无一番蹂躏耳。

魏亚农以三月十日出都,向于借银二十两,既系姻亲,又系黄生之侄,不能不借与渠,渠言到家后,即行送交予家,未知果然否?叔父前信要鹅毛管眼药,并硇砂膏药,兹付回眼药百简,膏药千张,交魏亚农带回,呈叔父收存,为时行方便之用,其折底付回查收。

澄弟在保定,想有信交刘午峰处;昨刘有信寄子彦,而澄弟书未到,不解何故?已有信往保定去查矣,澄弟去后,吾极思念,偶自外归,辄至其房,早起辄寻其室,夜或遣人往呼。想弟在路途,弥思我也,书不一一,余俟续具,兄国藩手草。(咸丰元年三月十二日)

【注释】

①迅奏肤功:意思指可迅速取得成功。

【译文】

澄、温、植、洪四弟左右:

三月初四发一封家信,以后初九日,我上了一个奏折,讲军饷的事,恰巧皇上因为广东西部的事情棘手,恐怕现在在那里主事的官员,难以担当这个重任,特地放任赛中堂到那里去,认为我的奏折所讲的很对,但是目前难以实行,命令把奏折封存在军机处,等粤西的事情平定后,再来办理,赛中堂清廉公正,名声威望素来有名,他这次去一定可迅速取得成功,但是湖南与粤西很相邻近,兵差过境,恐怕州官,县官以此为借口生出事端,不免有一番蹂躏。

魏亚农三月十三日离京城,向我借了二十两银子,既是姻亲,又是黄生的侄儿,不得不借给他,他说到家以后,便把银子还到家里,不知道还了没有?叔父前次信中要鹅毛管眼药、硇砂膏药,现寄回此药一百简、膏药一千张,交魏亚农带回,呈叔父收存,可以在平时行方便,折底寄回查收。

澄弟在保定,想必有信交刘午峰处,昨天刘有信寄子彦,而澄弟的信没有到,不知什么缘故?已写了信到保定查去了,澄弟去后,我很想念。偶尔从外回来,便到他住房里,早晨起来也去他住房处,晚上还派人去喊他,想弟弟在路上,使我经常想念,不一一写了,以后再写,兄国藩手草。(咸丰元年三月十二日)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