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四回 掘陷坑吉青被获 认兄弟张用献关

作者: 钱彩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诗曰:

几载飘零逐转蓬,年来多难与兄同。

雁南燕北分飞久,蓦地相逢似梦中。

上回已讲到那金国大太子粘罕统领大兵十万,离藕塘关十里,安下营盘,准备与岳元帅交兵,自有一番大战,暂且按下慢表。

话中说起一位好汉,乃是河间府节度张叔夜的大公子张立。因与兄弟张用避难在外,兄弟分散,盘缠用尽,流落在江湖上,只得求乞度日。闻得岳元帅兵驻藕塘关,特地赶来投奔。不道来迟了一日,遍地俱是番营阻住路头。张立便走到一座土山上,坐定想道:“我且在这树林中歇息歇息,等待更深时分,打进番营去,打一个爽快,明日去见岳元帅,以为进见之功,岂不是好?”算计已定,就在林中草地上斜靠着身子,竟悠悠的睡去。

不道那日河口总兵谢昆,奉命催粮到此,见有金兵下营,不敢前进,只得躲在山后,悄悄安营,差人大宽转去报岳元帅,差兵遣将来接粮米。那张公子在土山之上睡了一觉,猛然醒来,把眼睛擦擦,提棍下山,正走到谢昆营前,举棍就打。三军呐喊一声,谢昆惊慌,提刀上马,大喝:“何等之人,敢抢岳元帅的粮草?”张立抬头一看,说声:“啊呀!原来不是番营,反打了岳元帅的营盘,却是死也!”急忙退出,原上土山去了。谢昆也不敢追赶,说道:“虽被这厮打坏了几十人,幸喜粮米无事。”且说这张公子上山来观看了一回,自想:“不得功劳,反犯了大罪,如何去见得岳元帅?不如原讨我的饭罢!”又恐有人上山来追赶,只得一步懒一步,下山望东信步而去。

再说是夜吉青走马出营,吩咐三军:“少动!我去去就来。”家将忙问:“老爷黑夜往那里去?”吉青道:“我前回在青龙山中,中了这番奴‘调虎离山’之计,放走了粘罕,受了大哥许多埋怨。今日他又下营在此,吾不去拿他来见元帅,等待何时?”说罢了,就拍着坐下能征惯战的宝驹,一直跑至粘罕营门首,提起狼牙棒一声喊,打进番营。三军大喊道:“南蛮来踹营了!”拦挡不住,两下逃奔。吉青直打至中间,望见牛皮帐中坐着一人,面如黄土,双龙闹珠皮冠,雉尾高飘,身穿一件大红猩猩战袍,满口鲜红,身材长大。吉青大喜道:“这不是粘罕么?”把马一拍,竟冲上帐去。只听得哄咙一声响,连人带马,跌入陷坑。两边军士一声呐喊,挠钩齐下,把吉青搭起来,用绳索紧紧绑着,推进后营,来见大狼主。

那粘罕见不是岳飞,倒是吉南蛮,吩咐推出去砍了。旁边闪过一位元帅铁先文郎上前禀道:“刀下留人!”粘罕道:“是吉南蛮,留他则甚?那日某家几乎死在他手内。今日擒来,那有不杀之理?”铁先文郎道,“狼主临行之时,四狼主曾对狼主说过:‘若拿住别个南蛮,悉听发落。若拿住了吉南蛮,必须解往河间府,要报昔日爱华山之仇。’”粘罕道:“不是元帅讲,我倒忘了。”遂传令叫小元帅金眼郎郎、银眼郎郎:“你二人领兵一千,将吉青上了囚车,连军器马匹,一齐解往四狼主那边去。”二人领命,立刻发解起身。

再说到吉青家将,见吉青一夜不回,忙去报知岳元帅。元帅急传今合营众将,分头乱踹番营,去救吉青。一声令下,当时大营中汤怀、张显、牛皋、王贵、施全、张国祥、董芳、杨虎、阮良、耿明初、耿明达、余化龙、岳真、孟邦杰、呼天保、呼天庆、徐庆、金彪,并东西南三营内梁兴、赵云、周青等一班大将;岳元帅亲领着马前张保、马后王横,一齐冲入番营。只见番兵分为左右,让开大路。岳爷暗想:“番兵让路,必有诡计。”传令众将分作四路,左右抄到他后营而入。一声炮响,四面八方,一齐杀入,横冲直撞。番兵抵挡不住,往前一拥,俱各跌下陷坑,把陷坑填得满满的,听凭宋兵东冲西突。粘罕带领众元帅、平章分兵左右迎敌,那里当得起这班没毛大虫!声若翻江,势如倒海,遇着他的刀,分作两段;挡着他的枪,戳个窟窿;锤到处,打成肉浆;锏来时,变做血泥。但见:

两家混战,士卒如云。冲开队伍势如龙,砍倒旗幡雄似虎。个个威风凛凛,人人杀气腾腾。兵对兵,将对将,各分头目使深机;枪迎枪,箭迎箭,两下交锋乘不意。直杀得翻江搅海,昏惨惨冥迷天日;真个似拔地摇山,渐索索乱撒风砂。

正是:

迷空杀气乾坤暗,遍地征云字宙昏!

有诗曰:

餐刀饮剑血潜然,滚滚人头心胆寒。

阵雾征云暗惨淡,抛妻弃子恨漫漫。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