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回 岳飞破贼酬知己 施全剪径遇良朋

作者: 钱彩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诗曰:

辕门昨日感深恩,报效捐躯建上勋。

白鹊旗边悬贼首,红罗山下识良朋。

话说那宗留守老爷,一人一骑独踹王善的营盘,满拚一死。不要说是众寡不敌,倘然贼兵一阵乱箭,这家老爷岂不做了个刺猬?只因王善出令要捉活的,所以不致伤命。但是贼兵一重一重,越杀越多;一层一层,围得水泄不通,如何得出?且按下慢表。

却说这昭丰镇上,王贵病体略好些,想要茶吃。岳大爷叫:“汤怀兄弟,你可到外边去,与主人家讨杯茶来,与王兄弟吃。”汤怀答应了一声,走到外边来,连叫了几声,并没个人答应。只得自己到炉子边去握了一会,等得滚了,泡了一碗茶。方欲转身,只听得推门响,汤怀回头看时。却是店主人同着小二两个慌慌张张的进来。汤怀道:“你们那里去了?使我叫了这半天,也不见个影儿。”店主人道:“正要与相公说知:今有太行山大盗起兵来抢都城,若是抢了城倒也罢了。倘若被官兵杀败了,转来就要逢村抢村,遇镇抢镇,受他的累。因此我们去打听打听消息,倘若风色不好,我们这里镇上人家都要搬到乡间去躲避。相公们是客边,也要收拾收拾,早些回府的妙。”汤怀道:“原来有这等事!不妨的,那些强盗若晓得我们在此,决不敢来的。恐怕晓得了,还要来纳些进奉,送些盘缠来与我们哩!”

这店小二呶着嘴道:“霹雳般的事,这相公还讲着没气力的闲话。”汤怀笑了一笑,自拿了茶走进来,递与王贵吃了。岳大爷便问:“汤兄弟,你去取茶,怎去了这许多时?王兄弟等着吃,惹得他心焦。”汤怀便将店主人的话说了一遍。岳大爷便叫店主人进来,问道:“你方才这些话,是真是假?恐怕还是讹传?”店主人道:“千真万确!朝廷已差官兵前去征剿了。”岳大爷道:“既如此,烦你与我快去做起饭来。”店主人只道他们要吃了饭起身回去,连忙答应了一声,如飞往外边去做饭,不提。

且说岳大爷对众兄弟道:“我想朝廷差官领兵,必然是恩师宗大人。”汤怀道:“哥哥何以见得?”岳大爷道:“朝内俱是奸臣,贪生怕死的,那里肯冲锋打仗?只有宗大人肯实心为国的。依愚兄的主意,留牛兄弟在此相伴王兄弟,我同着二位兄弟前去打探看。若是恩师,便助他一臂;若不是,回来也不迟。”汤、张二人听了,好不欢喜。牛皋就叫将起来道:“王哥哥的病已好了,留我在此做什么?”岳大爷道:“虽然好了,没有个独自丢他一个在此的。为兄的前去相助恩师,只当与贤弟同去一样。”牛皋再要开言,王贵将手暗暗的在牛皋腿上捻了一把。牛皋便道:“什么一样不一样,不要我去就罢!”

正说之间,店小二送进饭来。王贵本不吃饭,牛皋赌气也不吃。三个人吃了饭,各自披挂了,提着兵器,出店门上马而去!这里牛皋便问:“王哥哥,你方才捻我一把做什么?”王贵道:“你这呆子!大哥既不要你去,说也徒然。你晓得我为何生起病来?”牛皋道:“我不晓得。”王贵道:“我对你说了罢,只因我那日在校场中不曾杀得一个人,故此生出病来。你不听,如今太行山强盗去抢夺京城,必然人都在那里。我捻你这一把,叫你等他三个先去,我和你随后赶去,不要叫大哥晓得,杀他一个畅快,只当是我病后吃一料大补药,自然全好了。你道我该去不该去?”牛皋拍手道:“该去!该去!”于是二人也把饭来吃了,披挂端正,托店主人照应行李:“我们去杀退了贼兵就来。”出门上马,提着兵器,亦望南薰门而来。

且说岳大爷三人先来到牟驼冈,抬头观看,果然是宗泽的旗号。岳大爷叫声:“哎哟!恩师精通兵法的,怎么扎营在冈上?此乃不祥之兆。我们且上同去,看是如何。”三人乘马上冈。早有小校报知宗公子,下冈相迎,接进营中。岳大爷便问:“令尊大人素练兵术,精通阵法,却为何结营险地?倘被贼兵团绝汲水打粮之道,如何是好?”宗方泪流两颊,便将被奸臣陷害,不肯发兵。老爷满拚一死,以报朝廷,故尔驻兵于此,匹马单枪已踹入贼营去了,说与岳大爷知道。岳大爷道:“既如此,公子可速为接应!待我愚弟兄下去,杀入贼营内,救出恩师便了。”便叫:“汤兄弟可从左边杀进,张兄弟可从右边杀进,愚兄从中央冲入,如有那个先见恩师的,即算头功。”汤怀道:“大哥,你看这许多贼兵,一时那里杀得尽?”岳大爷道:“贤弟,我和你只要擒拿贼首,救出恩师,以酬素志,何必虑那贼兵之多寡?”二人便道:“大哥说得是!”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