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回 奏凯臣同蒙敕赠 纯阳子指点前因

作者: 佚名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话说胡小姐自丈夫去后,不知安危如何,又不知他翁婿得见面未曾,好生挂念,未免伤感。夫人却劝解他道:“孩儿,你若这等忧煎,恐害起病来,如何是好?今早你哥哥问卜回来,说你爹爹与你丈夫时下就有好音。且自消遣则个。”小姐道:“军旅之事吉凶未定,好生挂怀,如何消遣?”胡公子急急走来,说:“母亲、妹子,爹爹同妹夫擒了刘豫,得胜回朝来了!”夫人、小姐道:“如此谢天谢地。”正在说话,忽报老爷同状元爷回来了,进后厅相见。夫人道:“老相公经年戎马,今幸凯旋,军中事儿老身不知端的。”胡招讨道:“夫人,那日承王命前去,被兀术、刘豫围困,幸赖女婿兵到,又是仙姑雪夜策应。”夫人、小姐道:“哦,又是仙姑娘娘去到那里显圣了。”胡公子听得,缩头伸舌道:“啊也,古怪古怪。”胡招讨问道:“贤婿,只不知仙姑怎生模样?老夫待画他一幅神像,好得焚香礼拜。”夫人、小姐道:“正该如此。”龙状元道:“与令爱一般形影,画幅喜容,便是仙像。”胡招讨道:“哦,有这等事?”说到此处,只见龙兴急急跑来,说:“禀爷,朝廷差白爷赍恩诏到了!”胡招讨、龙状元说:“快排香案迎接。”龙兴道:“晓得。”

只见白爷捧诏前来说:“长班先去禀胡爷宅里,快排香案。”长班道:“报过多时,俱已齐备了。”招讨、状元迎出拱手道:“元来如此。”白爷对胡公子道:“胡大兄快挽冠带。”胡招讨道:“小儿何故有冠带?”白爷道:“自有时典,开读便知。”胡公子换了武时衣带,自己说:“列位贺喜,这是天上掉下来的纱帽。”众人一齐跪到,方才开读,诏曰:

顷者胡尘纷扰,国步多艰。矢志勤王,功成翁婿;陰谋助顺,力借神仙。兹时进尔都招讨胡章为兵部尚书;妻朱氏封韩国夫人;子胡连授锦衣卫正千户。状元龙骧进翰林学士,妻胡氏封秦国夫人。所奏天目山仙姑封白衣元君,有司立庙崇祀。逆贼刘豫凌迟处死。一应效劳将士,俱以次论功升赏。钦哉。谢恩。

众拜道:“万岁万岁万万岁!”胡招讨道:“龙兴看酒过来,正留白爷饮酒。”有人报道:“权臣秦桧一朝安静。”众公问道:“怎么说?”那人道:“昨夜三更时分,被岳爷爷一顿铁鞭打死了,喜杀了满城百姓。这时候才上下始安了。”众公道:“快哉快哉!”

白爷已自告别回去不题。却说吕洞宾大仙领着长春子说:“那龙骧功成名遂,夫贵妻荣,好不受用,好不快活。既是你成就他事业,我岂不可指点他后日终果?今日他合宅到湖上赏雪,你可仍作弱妹模样,使他父母兄弟相见之时,把那花园晚会的事儿一朝冰释。只是一件,偌咱天气严寒,彤云密布,雪繁风狂,路僵冰冻,那龙骤未必到湖心亭畔。不免叫柳树精指引前来,有何不可。柳树精何在?”柳树精走来说:“师父有何遣差?”吕仙道:“柳树精,你可仍变旧日枯椿,站在西湖岸上。待龙骧系船之时,即用一阵好风带到湖心亭来见俺,不得有误法旨。”柳树精道:“领法旨,俺即去也。”吕仙道:“长春子,你道那龙骧弱妹前身是什么样人?”长春子道:“这个弟子不知。”吕仙笑道:“你还不知道?龙骧是王母烧香童子,弱妹是王母执拂侍儿。因他两人动了一点凡心,滴在尘世。王母又恐他堕落泥尘,转身不得,又使你撮合姻眷,复归正道。”长春子道:“呀,元来弟子根本都是王母指化。”吕仙道:“你那时正果不明,仙凡两味,那里知道?又一件,大凡世上之人,只要成自己功业,那管他人利害?汝乃山木之妖,一点仁心,如珠在腹,既利龙骧之有,复念龙骧之无,伉俪功名,桩桩替他成就,故吾辈与你一粒金丹,了完你的正果。虽则是仙家功德,亦是上天报应。”长春子道:“敢问师父,不知龙骧日后也可超升到洞府来么?”吕仙道:“这个你不要管他便了。”长春子道:“不知弟子怎么修为才到上乘?”吕仙道:“你听着,再休想芭蕉变罗帕、蔷薇做影戏,把这方寸之地时常料理,便是上乘-基了。”长春子道:“曾与他明珠作聘,又替他雁塔题名,又帮他奏凯旋归,这都是长春子的气力。至于上乘法儿还望师父扶持。我同师父在湖心亭等候他去也。”

却说龙兴承主人分付,说:“俺龙爷同着合府宅眷要到湖上赏雪观梅,叫俺备下两船在清波门伺候。我想俺老爷只管自家快活,那管我们受苦,这等大雪怎生行走?且喜船已备下,不免到前面酒铺上沽他一壶,伺候上船便了。正是,受他衣食凭他管,不顾天寒与天暖。”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