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真的怀上了?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下午孙全打电话跟袁水清沟通了一下,她那边询问了一下家里的意见,很快就给孙全回了电话,说没问题。

因为今天是周六。

她姑姑和他姑父那边正好休息。

而她爷爷、奶奶早就退休,因此这次双方家长的会面,主要就是看她姑姑和姑父的时间,他们那边方便,其他人就都没问题。

会面的地点,是孙全订的,就是他春节期间住了一段时间的那家五星级酒店。

倒不是他习惯这样的高消费,主要还是为了显示自家对这次双方家长会面的重视,孙全想得很简单——至少在今晚会面地点这件小事上,别让袁水清姑姑和姑父挑出毛病来。

他是看出来了,今晚的会面,如果要出问题,多半会出在她姑姑和姑父身上,她爷爷、奶奶,他已经见过几次,挺好说话的。

而事实也没出乎他的意料。

这天晚上,两家人约定在那家酒店门口汇合。

一见面,袁水清那位姑姑就话里带刺。

“小孙呀!我听说你今天开过来的那辆捷达,是我们家清清出钱买的,是不是呀?”

“姑姑!”

袁水清碰了碰姑姑袁玉兰的手臂,提醒她别这么说话。

本来还笑脸相迎的孙志才和徐梅,表情都有点不自然了,特别是徐梅,欲言又止,被孙志才碰了下,制止了。

孙全笑容也滞了滞,这就是小苹果韩丽的老妈?

他第一次上袁水清家的时候,就见过一次,那次他还没感觉这女人喜欢搞事。

看在袁水清的面上,孙全呵呵笑了笑,忍了。

倒是袁水清爷爷袁木盛扫了袁玉兰一眼,咳了声,说:“你现在说这个做什么?他们都领证了,他们小两口的事,你别掺和!”

袁水清奶奶笑得很慈祥,笑呵呵地跟孙全父母打招呼。

这个小插曲算是暂时揭过。

两家人在孙全的招呼下,进了酒店餐厅,点菜、上菜都没出什么问题,但孙全看得出来,袁玉兰脸色一直不大好看。

脸上没什么笑容不说,还一直拉长着一张脸。

点完菜,孙全借着出去跟服务员选海鲜的时候,把袁水清也叫了出去。

一出门,孙全就低声问她,“你姑姑今天怎么了?在别的地方受了气,还是看不上我啊?”

袁水清扫了眼走在他们前面的服务员,低声说:“你多担待点吧!估计主要还是因为咱俩决定结婚领证的时候,完全没跟她商量,她在生闷气呢!”

孙全皱眉,“她又不是你妈,我们结婚,要跟她商量吗?”

袁水清微微摇头,轻叹一声,“但我爸妈不在了呀,所以我姑姑有时候,就很喜欢管我的事,说要对我负责,她也是好心,你别介意!”

孙全呼了口闷气,点点头,“行吧!反正咱们也不天天跟她在一起过日子,今天我就忍忍吧!”

袁水清笑了笑,主动握住他手,轻声说:“嗯,就当看我的面子了,别跟她计较!”

但……

酒菜上桌、两家人正式开吃不久,袁玉兰又开始搞事了。

“小孙呀!你和清清已经把结婚证领了是吧?”

她低垂着眼睑,筷子在剁椒鱼唇的盘子里翻找着,面色冷淡地问孙全,问话的时候,眼睛看着鱼唇,完全没去看孙全。

孙全嗯了声,“对!前两天刚领的。”

袁玉兰哦了声,忽然问:“那你彩礼给了吗?结婚证都领了,彩礼应该给过了吧?”

这话一出,席上每个人的表情都有点变化。

孙全眉头微皱,看了看面色冷淡的袁玉兰,又看了看身旁的袁水清、老爸老妈,以及袁水清的爷爷、奶奶和姑父。

所有人表情都被他看在眼里。

老爸老妈眉头皱着没说话。

袁水清的姑父轻笑一声,拿起酒瓶给老爷子斟酒,没说话。

老爷子浓眉皱起,一边说:“少倒点!少倒点!我老了,不能喝太多。”一边给女儿袁玉兰使眼色。

但袁玉兰根本没看任何人。

老太太似乎没有察觉到席上的气氛变化,一边给孙全老妈夹菜,一边笑呵呵地劝:“多吃点!这么多菜,别浪费了!”

袁水清眉头微蹙,轻吐一口气,脸上挤出笑容对袁玉兰说:“姑姑,是我说不要彩礼的,咱们家又不缺钱。”

孙全看她一眼,心里刚升起的一点闷气忽然没了。

其实他自己心里清楚,领证的时候,他和袁水清谁也没提彩礼的事。

他自己是没想那个问题,在他的潜意识里,只要结婚,自己的一切都会交给袁水清保管,钱什么的,都给她,所以,彩礼什么的,他潜意识里就没去想。

但这些他都没跟袁水清说,而袁水清此时跟袁玉兰这么说,显然是在帮他应对她姑姑的诘问。

因为袁水清的态度,孙全此时还能笑得出来,笑呵呵地跟袁玉兰说:“姑姑,彩礼的事好说,你们说个数,我回头就补上,您看行吗?”

袁玉兰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蹙着眉头的袁水清。

哂然一笑,微微摇头,道:“行,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说个数吧!咱们家清清这么漂亮,又是科技大毕业的高材生,要你十万彩礼不多吧?”

“姑姑!”

袁水清稍微提高声音,表情已经有点不豫。

袁玉兰盯她一眼,抬手制止袁水清后面的话,眼睛看向孙全,道:“十万有问题吗?”

孙全看她这姿态,心底到底还是有点来火。

表面上他笑容满面,说出的话却是:“十万怎么行?太少了,我估计韩丽以后结婚的时候,彩礼肯定不会低于十万吧?这样,我给二十万!姑姑您看行吗?”

他把袁玉兰说的彩礼数目翻了一倍,目的有二。

第一,是希望袁玉兰就此打住了,别在彩礼什么的问题上纠缠,他想用此举告诉她——我不差钱,所以别老在钱上做文章了。

第二,刚才那一刻,他心里确实闪过一个阴暗的念头,他倒要看看自己这么说了以后,以后袁玉兰的女儿韩丽结婚的时候,能跟男方要多少彩礼,要的少了,袁玉兰会不会觉得没面子,要的多了,男方能拿的出来吗?

“二十万?”

袁玉兰滞了滞,下意识看向身旁的丈夫韩国栋,韩国栋有点意外地看了看对面的孙全。

他忽然笑了笑,微微点头,说:“彩礼是小事,就像清清说的,咱们家又不缺钱,二十万就算了,就给十万吧!关键不在彩礼的多少,而是咱们家嫁姑娘,彩礼不说多少,得有!对不对?毕竟别人家姑娘出嫁,都有彩礼,咱们家清清也不比谁家的姑娘差,一点彩礼都不要,会让人家笑话的!小孙你说是不是这个理?”

今天之前,孙全听袁水清说过她姑父韩国栋,是他们县电力公司的一个领导,此时孙全就有点感受到韩国栋说话的水平。

至少,他说出的话就比袁玉兰说出的中听多了。

所以,孙全笑了笑,点头,“对!姑父这话在理,我完全同意!”

但,袁玉兰又开口了,“那孩子跟谁姓的问题呢?我听说你们家同意我们家清清以后生的孩子,有一个可以跟我们家姓袁是吧?那咱们就先把这事说清楚了,是第一个孩子跟我们家姓?还是第二个孩子?还是说不管是第几个孩子,只要是男孩,就一定要跟你们家姓?咱们别的先不说,先把这事给说定了!以后不许反悔!”

孙全:“……”

这一刻,孙全有点想骂人。

因为他感觉袁玉兰这的的确确在搞事,这个问题当着两家所有的长辈挑出来,一时半会儿能取得一致意见吗?

“要不,就第二个孩子吧!第一个孩子,不管怎么说,论理都该跟你们家姓孙,这一点我们完全理解,就第二个孩子跟我们家姓就行!”

老太太笑呵呵地发言。

孙全老妈急了,“这不行!让一个孩子跟你们家姓没事,我们家都同意,但如果只生了一个男娃的话,男娃肯定要跟我们家姓孙!要不我们老孙家不绝后了吗?”

老太太:“嗳,话不是这么说的,我们家也不是非要男孩跟我们家姓对不对?我们就说第几个孩子跟我们家姓,第一个还是第二个,不管男女的!”

老爷子:“对嘛!你们说第二个还是第一个,我们家都行的,但不能分男女!”

韩国栋:“所以啊,这个问题一定要提前说好了!我也觉得不能分男女,这都什么年代了?男孩女孩都一样嘛,孙全妈妈,咱们可不能重男轻女啊!”

……

孙全听得头大了,他就知道这个问题容易引起争执,本来他想着船头桥头自然直,以后等孩子出生了,再解决也不迟,万一两个都是男孩或者都是女孩呢?

但现在却被袁玉兰给挑破了。

他能理解袁水清爷爷奶奶为什么想争,也理解自己老妈为什么不愿让步。

但他不能理解的是——袁玉兰这是想干嘛?

我都已经跟水清领证了,你这么得罪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呕……呕……”

忽然,就在席上争吵声一片的时候,孙全听见身旁的袁水清吐了,但却只见她有吐的声音和吐的动作,却啥也没吐出来。

孙全转脸傻傻地看着还在干呕的她。

席上正在争吵的两家人也都忘了争吵,一个两个……全都表情精彩地看着正在干呕的袁水清。

一个念头闪过所有人脑海——真的怀上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