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我们把结婚证领了吧?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老妈的反应在孙全的意料之中,但看着老妈此刻的反应,他还是笑了,有趣!好玩!

老妈显然是被袁水清的容貌和身高给惊着了,类似的反应,孙全在太多人脸上看过了,几乎每一个初见袁水清的人,都会有类似的惊艳表情。

太漂亮!个子也太高了,看着就像电视上的维密超模走出电视,直接走到你眼前。

关键是袁水清的颜值比很多维密超模都高多了。

“妈!你在发什么呆呢?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女朋友袁水清,你叫她小袁或者水清都行!”

孙全笑呵呵地说着,给了袁水清一个眼色。

袁水清此刻也没给他掉链子,当即就面露微笑,略带几分羞涩喊了声:“阿姨您好!初次见面,这是我给你们买的礼物!”

说着,她上前将手里的礼盒递给徐梅。

徐梅终于反应过来,赶紧手忙脚乱地伸手去接,一双眼睛还是直愣愣地盯着袁水清的脸和身材看,显然她还没完全回过神来。

而厨房里的孙志才,听见前厅的说话声,带着几分好奇走到厨房门口,腰间系着一块大红围裙,围裙上印着几个广告字——太太乐鸡精。

双臂套着护袖,手上拿着一把斩骨刀。

当他看见袁水清的时候,也有点懵,嘴巴微张,看看袁水清,又看看袁水清挽着孙全的手臂。

看见老爸露面,孙全也没放过他,笑吟吟地说:“爸!你未来的儿媳妇!袁水清,怎么样?没给你丢脸吧?”

“叔叔您好!”

袁水清脸红红地微微点头打招呼。

孙志才勉强挤出一副笑脸,赶紧点头说:“你好你好!小袁是吧?坐!快坐快坐!哎呀,小梅,你还不快给小袁泡茶?你还愣着做什么啊?”

他催促徐梅。

徐梅如梦初醒,赶紧去倒茶。

袁水清客气表示不用,但徐梅热情的态度已经被激发,根本停不下来,笑容满面地给袁水清倒了杯茶。

小小的店里,气氛变了,变得热情与客套,孙全老爸老妈都变得很热情,泡茶的泡茶,洗水果的洗水果。

期间,夫妻俩又是激动又是好奇地旁敲侧击袁水清的情况,比如她今年多大了?比如她身高多高?比如她家是哪里的?家里有几口人?和孙全认识多久了?交往又有多久了?

说真的,他们旁敲侧击的技术很烂,查户口似的,令袁水清有点尴尬,但她还是微红着脸,微笑着一一回答。

孙全坐在一旁笑呵呵地看着,不时喊她喝茶、吃水果,偶尔也提醒爸妈一句两句,别老是问个没完。

袁水清第一次上门,按规矩肯定是要留她吃饭的。

为了招待她,孙全提议今天店里暂停营业。

老爸老妈只是稍稍犹豫就痛快答应,大概是袁水清太让他们满意了吧?

徐梅提议在店里做好饭菜,带回家里去吃,顺便让袁水清认认门。

这一提议得到一致通过,孙全和老爸孙志才去厨房忙活,徐梅在前厅陪着袁水清。

在厨房忙活的时候,孙志才悄声问孙全,“阿全,这姑娘也太漂亮了吧?你吃得住不?而且她个子还那么高……”

这样的忧虑,他刚才当着袁水清的面并没有说出口,此时只有他们父子俩的时候,孙志才才皱着眉头低声问出来。

而他话里的“吃得住”,并不是字面上“吃”和“住”的意思,而是这边的土话,大意是“降得住”、“压住”。

农村里娶媳妇,很多人家都比较在意这一点,给儿子娶媳妇,多少会考虑一下要娶的姑娘,自己儿子能不能压住。

否则,儿媳妇娶回家,完全不把自己男人放在眼里,一点都不怕,你还能指望这样的儿媳妇会安心在家好好过日子?还能指望她尊重、甚至孝敬公婆?

孙全好笑地瞥老爸一眼,手上切着菜,随口道:“放心吧!你儿子厉害着呢!不是我吹,平时我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让她往东,她不敢往西,我让她追狗、她不敢撵鸡!放心!我能把她吃得死死的!”

某人嘴上说着不吹,实际上已经吹得没边。

孙志才将信将疑,“你真没吹?”

孙全自信一笑,点头,“当然!你儿子你还不了解吗?什么时候吹过牛?”

孙志才给他一个白眼,“你可拉倒!你牛逼吹得还少?”

孙全:“……”

无言以对,他干脆转移话题,“嘿,爸!别的不说,我就问你这样的儿媳妇,你满意不?”

孙志才嗯了声,小声说:“满意是满意,我就怕你吃不住。”

这话题怎么又绕回来了?

孙全有点无语,撇了撇嘴,又问:“那,我和她结婚,你也没意见吧?”

孙志才脸色复杂地看了看他,吐了口气,说:“你自己喜欢就好,这么漂亮的儿媳妇,我还能有什么意见呢?别的不说,以后你们生出来的孩子,肯定好看,就算以后出现什么变故,那受苦的也是你自己,生出来的孩子,她总不能再塞回去。”

孙全:“……”

哑然片刻,孙全干脆再转移话题,“爸,那……如果我和她生两个孩子,让其中一个孩子跟她们家姓袁,你有意见吗?”

孙志才闻言皱了皱眉,又看了看孙全,低声问:“她爸妈提的要求?”

孙全摇头,“是她爷爷、奶奶提的,她爸妈前几年出车祸都去世了。”

孙志才有点惊讶,呆了数秒,轻叹一声,微微点头,“这么说,这个小袁还是个苦命的孩子,唉,行吧!既然她家是这么个情况,你们如果真生两个孩子的话,那让其中一个跟她家姓就跟她家姓吧!我这里没问题,不过有一点啊,如果生的是一儿一女,儿子必须跟咱们家姓!”

孙全有点头大。

“这个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啊!嘿嘿。”

孙志才看出他在打马虎眼,瞪他一眼,倒也没有继续就这个问题再说什么。

……

中午吃完饭,孙全找了个机会,趁老妈落单的时候,也把孩子姓氏的问题跟她说了。

徐梅同样有点意外,但在了解了袁水清家的情况之后,她也爽快同意了,倒是有一点她和孙志才的意见是一致的。

那就是如果以后生的是一儿一女,儿子必须跟他们家姓孙。

对此,孙全依然是一个“拖”字诀应对。

对他来说,当务之急,是先跟袁水清把婚结了。

现在婚都还没结呢,孩子都还没影,就考虑哪个孩子跟哪家姓,太早了!

先把婚结了,姓氏的问题,等孩子出世了再说!

万一以后生的是两个女儿呢?

现在就为男孩跟谁家姓,而争的面红耳赤,有意义吗?

再万一,生的两个都是儿子呢?到时候哪个孩子跟哪家姓都一样,现在争这个问题,不也同样毫无意义?

反正,于他而言,孩子的姓氏是无所谓的。

只要能协调好两家老人的意见,他自己怎么都行。

还是那句话,孩子不管姓孙还是姓袁,不都是他孙全的崽吗?

袁水清临走之前,孙全故意当着他爸妈的面,把孩子姓氏的问题提了,早就经他沟通过的孙志才和徐梅纷纷表态,一个孩子姓袁,完全可以,木问题!

袁水清笑了笑,对他们表示感谢。

她回去,孙全自然要开车送她。

上车之后,孙全启动车子的时候,她轻呼一口气,忽然说:“孙全,其实……孩子以后姓什么,我自己是无所谓的,但我知道我爷爷、奶奶心里一直有遗憾,所以我提前没跟你商量,就跟他们说了,你……介意吗?”

孙全失笑,随意摆手,“有什么呀?我和你一样,我也无所谓的!又不是让我把孩子送人,只是有一个跟你们家姓,孩子还是我们自己的,没事!真的。”

袁水清微微点头,轻声说:“谢谢你。”

孙全哂笑。

……

车子行驶在县城的大街上,车载音乐令车内的气氛很舒服。

袁水清靠在座位上,忽然问:“既然我们两家长辈这里都同意了,那我们挑个日子去把结婚证领了吧?”

孙全有点意外,转脸看了看她。

“真的?这事你怎么这么积极啊?呵。”

袁水清伸手覆在他右手手背上,轻声说:“你最近求月票的时候,不是说了要结婚,要把结婚证和婚纱照晒到群里给大家看吗?书评区和咸鱼群里的评论我看了一些,好像所有人都以为你在骗人、在吹牛,咱俩早点把结婚证领了,你就不用被他们笑话了呀,怎么?你不想吗?你要是不想的话就算了。”

“别呀!想!想!我怎么不想了?领!既然你没意见,那我们这两天就去把证领了?嘿嘿,媳妇!你真好!”

一听她说算了,孙全马上就急了,赶紧就表态,表示他很想。

然后他就瞥见袁水清嘴角的笑意。

他其实知道她刚才在故意逗他,但他还是很开心。

袁水清:“嗯,那就明天吧!明天2月28,日子应该还行,你看呢?”

孙全这一刻变身应声虫,“嗯嗯,行行!没问题!你说明天就明天!嘿嘿。”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