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2章 我嫁!我真的答应嫁给你了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2月26日。

下午。

酒店房间里,孙全双眼泛着血丝,脸色发白,但他仍在噼里啪啦地码字,手速依然很快。

只是旁边的烟灰缸里,已经堆满了烟头。

如果他的头发够长,此时他的发型应该是很有创意的鸡窝状。

之所以搞得这么惨,罪魁祸首就是大禹和那本《家丁传说》,本来这个月,他的《不死龙戒》坐稳总榜冠军,应该是没太大难度的。

但就因为《家丁传说》突然诞生了一个黄金盟,激起了大禹想拿冠军的心,于是最近这些天,这两个私交还算不错的家伙就算是杠上了。

君不见西红柿的《星变》这个月八千来票,却稳坐钓鱼台,轻松写意地坐在总榜第三的位置。

而已经打出真火的《不死龙戒》和《家丁传说》,各自都已经超过一万五千票,都还打得难解难分。

今天孙全发一张新式求票单章,好不容易把《家丁传说》干下去,明天《家丁传说》的男主角就再推一次那个女主,月票榜上,又把《不死龙戒》踩下去。

双方你来我往,昨晚孙全和大禹视频的时候,发现这新年刚过,大禹这家伙也累得一脸沧桑、双眼无神。

两人当时相视苦笑。

孙全苦笑说:“老哥,别争了,我真要用月票换媳妇啊!你就让我一次不行吗?这个月之后,你说你想争哪个月的月票榜,我保证不捣乱!”

大禹苦笑说:“兄弟!我真没拿过总榜冠军啊!这个月是最有希望的一次,黄金盟不是每个月都有的啊,你就让我一次不行吗?咱俩打成这样,你知道群里那些家伙笑得多开心吗?这个年你没过好,我也没过好,何必呢?”

孙全敛去脸上笑容,沉声问:“这么说,是没得商量了?”

大禹依然苦笑,“别啊!有的商量有的商量!咱们商量一下,你怎么才能让我一次呢?”

孙全无语。

大禹苦笑看着他。

两人隔着视频,互相干瞪眼。

最后,孙全叹道:“算你狠!那就继续拼吧!就是便宜那些书迷了,他们最近看咱俩拼命加更,应该开心坏了!”

大禹也叹气,“唉!兄弟,我真是服了你了,你这个月一直说拿月票换媳妇,这鬼话你说多了,现在你自己是不是也信了?”

孙全给他一个不爽的眼神让他领会,无奈说:“我也服了你了!我说了一个月实话,你为什么就不信呢?”

大禹失笑,“别说你说一个月,这种鬼话,你就算说一辈子,我也不信!”

所以谈判失败,两人继续硬干。

然后,孙全的惨样就是现在这样了,眼里泛着血丝、脸色发白,整个人都像一只被霜打过的茄子——蔫蔫儿的。

而他们这两本书的书迷们,最近确实很开心。

本来以为新年期间,自己追更的作品更新要拉稀,哪想到这两本这个月更新量比之前每个月都足?

不就是想要月票吗?

多数书迷都不吝啬几张月票,手头宽裕的,更是不断打赏换月票,来进一步刺激作者的更新。

连带着,之前一直白嫖的一些读者,都按捺不住想凑热闹的心,来到起点注册账号,充值订阅、打赏、投月票。

为的就是这种参与感。

这也是这个月,《不死龙戒》和《家丁传说》月票越飞越高的一大原因。

月票战对作品的成绩有明显的拉升效果,这早已是不争的事实。

有些大神,甚至在私下约好,两人故意制造出“矛盾的假象”,然后鼓动彼此的书迷和对方的书迷打月票战。

因为彼此都清楚,无论这场月票战打到最后,谁胜谁负,对双方作品来说,都有明显的好处。

订阅会涨、月票会涨、打赏也会涨,两本书全方位的数据都会涨。

孙全没和大禹约战,打到现在,实非他所愿。

但他有必须要赢的理由,大禹也很想拿这个月的冠军。

这就是他俩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

谁也不愿意前功尽弃。

孙全噼里啪啦的打字声仍在响着,他心里的紧迫感迫使他不敢放松,更不敢偷懒。

因为今天2月26了,留给他的争榜时间不多了。

因为2月份只有29天啊!

而今天大禹的《家丁传说》又把他的《不死龙戒》干了下来。

他现在很急切想要夺回第一的位子,他怕大禹突然再放一个什么大招,短时间内将两本书的月票差距,拉开得更大。

更怕自己的书迷在看见两本书的月票差距拉得太大之后,就没了斗志,然后就放弃他了。

所以,他要趁自己现在还能抢救一下,尽快把榜首位置夺回来。

这个月拼到现在,他已经精疲力尽,如果这个月拿不到第一的话,他真的没劲再拼下个月的月票榜了。

奋起余勇!

这是他此刻心中最强烈的信念。

他相信大禹也快拼不动了,因此这最后三天时间,就看谁能坚持拼到最后了。

“咚咚、咚咚”

忽然有敲门声传来,孙全飞舞的十指忽然停下,皱眉扭头看去。

“咚咚、咚咚”

房门再次被敲响。

是水清来了吗?

她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孙全皱着眉,呼了口气,起身走过去,之前袁水清每次来来看他的时候,他都很开心,但月票战打到现在这个时候,他反而不希望袁水清来了,因为会影响他码字,影响他夺回总榜第一。

而根据他的经验,她每次过来,都会在他这里待两三个小时。

而现在这个关键时期,两三个小时,月票榜上,《家丁传说》可能就彻底拉开与他的《不死龙戒》的差距。

心里不欢迎,但听见敲门声,他还得过去开门,并且,还得在开门之前,让自己脸上堆上开心的笑容。

他不能让袁水清看见他不欢迎她来。

他是爱她的!

任何时候。

门开,门外站着的果然是袁水清,她脸上有浅浅的笑容,双目如寒星一般明亮有神,她手里还提着一袋子水果,孙全扫了眼,看见葡萄和香蕉,还有梨子。

“快进来!来!”

他满脸笑容侧过身子,让她进门。

袁水清走进门,却在孙全关门后,准备往书桌那边走去的时候,伸手拉住了他的手臂。

“怎么了?”

孙全诧异回头询问。

袁水清放下手里的水果袋,双手捧着他的脸,蹙眉仔细看了几眼,表情变得不渝,轻声问:“我几天没来,你怎么把自己搞成这样了?你昨晚睡了几个小时?你看看你眼睛里都是血丝了。”

孙全怔了怔,然后失笑摇头,“没事!我昨晚睡得挺早的,真的,就是可能昨晚睡觉之前,喝了杯咖啡,所以失眠了没睡好,嗯,真的!”

袁水清狐疑地看了看他,放开他的脸,迈着两条长腿,走到他书桌、电脑那儿,当她看见烟灰缸里那满满一堆烟头的时候,她表情更不渝了。

她指着烟灰缸里的烟头,回头问他,“你确定你昨晚真的睡得很早?”

孙全表情尴尬,他本可以嘴硬坚持刚才的说辞的,但看见她不渝的眼神,恼怒的表情,他忽然心里就虚了,到嘴边的谎话硬是说不出口。

他怕她更生气。

“我、我错了……”

他低头认错,低头之后,还悄悄抬眼偷瞄她的反应,他希望自己认错后,她能微微笑一下,笑一下就好。

但他失望了,袁水清没有笑。

她沉着脸走过来,初始很快,很快又放缓脚步,缓步走到孙全面前,她微微低头,伸手拿起孙全左手,将孙全手掌翻转,掌心朝上。

五根手指头都在,但五根手指头指尖处都开始脱皮了,她眼睫微微一颤,双眸里忽然蒙上一层水雾。

她又伸手拿起孙全的右手,将他的右手也翻转过来,掌心朝上。

这只手的五根手指头也都还在,但五个指尖同样也都脱皮了。

袁水清忽然紧紧咬住漂亮的樱唇,眼眶里却忽然掉出一颗颗眼泪。

她缓缓抬起头,泪眼婆娑地看着表情有些慌张的孙全,孙全此时确实慌了,这是他第一次看见她哭。

所以他没有应对的经验,他手忙脚乱抬手去帮她抹脸上的泪水,却发现越抹越多。

“你怎么了?水清……亲爱的,你、你别哭啊!没事的,真的,我以前码字也经常掉皮的……”

他慌乱地安慰着,袁水清却忽然上前半步,将他紧紧抱在怀里。

那一刻,要不是孙全个头还可以,真会出现小鸟依人的画面。

“我们结婚吧!孙全……我嫁!我嫁!我真的答应嫁给你了,这个月的月票榜,咱们不争了好不好?好不好?你答应我!答应我呀!”

带着哭声的话语从袁水清口中说出,传进孙全耳中,落到他心底。

那一刻,他忽然不慌了。

不仅不慌,还咧嘴笑了。

笑得像个傻子。

他紧紧抱着袁水清,一边轻轻拍着她的后背,一边轻声说:“好!不争了,我不争了!你别哭了,媳妇!你知道吗?我看不了你掉眼泪,特别特别看不了你为了我而掉眼泪,你放心!我不争了,真的不争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