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1章 底线与媳妇之间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孙全刚回到家,就接到老妈的电话。

“你中午来店里吃饭吧!想吃什么,来店里妈给你做,我就不回去给你做了啊!”

“我已经吃过了,你们吃你们的吧!”

“啊?你自己在家做的?”

“不是,出去见了个朋友,和朋友一起吃的。”

“哦,这样啊,那行吧!那你晚上来店里吃?”

“嗯,知道了。”

……

接完电话,随手把手机扔在书桌上,孙全按下电脑开机键。

在等待电脑启动的时间里,他有点头疼地按了按太阳穴,面现苦笑。

袁水清还真给他出了个难题,再拿一次总榜第一?

真是看得起我啊!

要不要给她刷一个第一呢?

这个念头拦都拦不住,在他脑中冒出来。

这应该是最简单最快捷的方法了,花点钱,想拿几个月总榜第一,都没问题,问题是他得干得出来,得先过自己内心那一关。

重生前,他扑街那么多年,都没刷过一个数据,之前,11月份,他争月票总榜那么辛苦的时候,他依然没刷。

不刷数据,是他心里的一道底线。

或许,在这方面他的精神上有洁癖,很不愿意用刷数据的方式来玷污自己坚持这么多年的职业。

可这次不同。

只要刷一个第一,如花似玉的漂亮媳妇就能娶回家,这相当于在用美人计诱使他去刷啊!

对他这种向来吃软不吃硬的性格来说,美人计真的很难抵挡。

一边是漂亮媳妇,一边是自己多年坚守的底线,选哪一个?

心中的天平在一点点向漂亮媳妇倾斜,他终究还是一个有异性没人性的无耻之徒。

但……

当电脑启动完毕,当他打开起点中文网,在月票总榜第六的位置看见《不死龙戒》的书名,他内心那已经倾斜得很厉害的天平,又一点点倾斜回来,最终,他还是无法说服自己现在就刷数据来拿总榜第一。

“三个月……我先拼三个月试试,真不行的话……再说!”

看着榜单上的《不死龙戒》,孙全闭了闭眼,轻声自语。

这是他给自己的期限,他决定堂堂正正地拼三个月,如果三个月拼下来,还是拿不到一次总榜第一,那……为了媳妇,说不得就只有卑鄙一次了。

在底线和媳妇之间,他最终还是有所倾斜。

别指望他为了自己内心的某道底线,而不要媳妇,那不现实!

他能为了保住底线,决定拼三个月,已经是他的极限,相比媳妇,底线算什么?

底线能陪他睡觉吗?

底线能给他生孩子吗?

不过,看着目前总榜第一的《星变》月票总数比他的《不死龙戒》多了一倍多,而今天已经是元月27,孙全心里就决定这个月不争了。

难度太大,不用盘外招,想成功的可能性太低。

还是趁这几天多存几章稿子,下个月从月初就全力以赴。

争取拿下2月份的总榜冠军。

而且,争2月份月票榜的话,难度应该也会小很多。

因为2月份就是春节,按照往年的惯例,很多大神在新年期间都是随缘更新的,争月票榜的斗志不强。

心里有了决定,事情就好办了。

孙全打开文档、大纲和细纲,酝酿着情绪,准备开始码字了。

从今天开始,接下来的很多天,他码字的时候就多了一股动力,一切为了媳妇!

码字的时候,他还在想也许上辈子我之所以一直是手残党,就是码字的时候少了这样的激励。

如果起点所有单身的写手,都有这样的激励,日更万字,就有人奖励一个如花似玉的媳妇,那估计起点所有单身的手残党都会背叛手残党的阵营吧?

接下来的时间里,斗志旺盛、火力全开的孙全就进入异常状态了。

两天后的晚上。

老妈徐梅端着一盘切好的苹果敲开孙全的房门,进门时,看见孙全还坐在电脑前,噼里啪啦地打字,头也不回。

她就诧异问他,“阿全,现在放假回来了,你还这么天天坐在电脑前面?也不出去放松一下吗?”

孙全仍然头也不回,仍在盯着电脑,噼里啪啦地码字,随口回道:“没事,妈!努力使我快乐,你知道我每天多写一章稿子,能多挣多少钱吗?”

徐梅将苹果放在他桌上,有点好奇,“能多挣多少呀?”

孙全:“最少几百块吧!”

徐梅微微咂舌,“这么多呀,那你继续写吧!是要多写点,那行,妈就不打扰你了,我出去了?”

孙全:“嗯。”

等她走了,孙全随手拈了块苹果扔在嘴里,随意嚼着,双手继续噼里啪啦地打字,似乎努力真能使他快乐。

深夜。

他还在码字,他手机响了下。

他随手拿过来,见是袁水清给他发的信息。

点开一看——“这两天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了?在干嘛呢?也没见你这两天的更新变多,你是不是生我气了?”

孙全失笑一声,随手回复:“没有,我在存稿呢,这个月是没希望拿到第一的,加更干嘛?多存点稿子,下个月爆更。”

回完信息,他继续噼里啪啦地敲击键盘,抓紧时间码字。

之前,他以为自己重生后,码字已经很努力了,多少次都把自己感动了。

但最近这两天,在媳妇的激励下,他才发现之前的自己仍是一条咸鱼。

他明明还可以更努力的。

几分钟后,袁水清回复:“这样呀,那你这两天写了多少字呀?”

而就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孙全已经码出几百字。

收到她的回复,他抽空回复:“昨天写了八章,今天已经写了七章,正在写第八章,怎么样?还可以吧?”

回完,他又继续码字。

片刻后,袁水清:“你这也太拼了,还是悠着点吧!注意劳逸结合,我要你拿一次第一,没要你这么拼,如果真拿不到第一,等一两年,我也会嫁给你的,你急什么呀?”

孙全轻笑一声,回复:“一两年太长了,再说了,娶媳妇的事怎么能等?没事!你放心,我会注意休息的。”

又过了几分钟,袁水清:“行吧!但你每天要给我打一个电话,这个不能少!”

孙全这次没有回复短信,而是直接拨通她的电话,打开手机外音,随手把手机放在桌上,一边码字一边等着她那边接通。

电话接通了,袁水清首先听见的就是一片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声音。

“亲爱的,想我了吧?嘿嘿?”

这是她随后听到的某人贱兮兮的声音。

袁水清靠在床头,无奈翻了个白眼,嘴角微撇,“你还在码字呢?一边码字一边给我打电话?”

孙全:“嗯,没事!每个人都长了两个脑子——大脑和小脑,我现在在用大脑码字,小脑跟你聊天,嘿嘿。”

袁水清:“……”

一阵无语之后,她发话了,“停!我现在命令你停止码字!你停不停?”

孙全打字的十指忽然顿住,语气有点委屈,“亲爱的,你干嘛呀?我可以一心两用的。”

袁水清:“要注意休息!现在你别盯着电脑了,老是盯着电脑对眼睛不好,也别坐着了,起来走两步,你房间应该有窗户吧?拿着手机走到窗边,打开窗户,对着外面看看夜色,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快点!”

孙全眨了眨眼,微微失笑,“行!遵命!呵呵。”

他当真起身拿着手机走到窗边,手肘拄着窗台,望着外面黑乎乎的夜色,放松地呼了口气,问:“怎么样?我听话吧?”

袁水清眉眼、嘴角都浮现笑意,“这还差不多!看来我接下来,每天都要多给你打几个电话了,我估计我不监督你的话,你不会想着休息的,对吧?”

孙全皱眉,“别呀!亲爱的,我会注意休息的,真的,你老是打我电话,容易打断我码字状态的,我有空的时候,会主动打给你的。”

袁水清:“不行!我现在已经有点后悔跟你做那个约定了,你要是不让我打电话监督,我就取消那个约定。”

孙全:“啊?不会吧?你想食言?”

袁水清:“不行吗?不是有人说女人天生就有食言的权利吗?古人说的什么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还有什么男子汉大丈夫,一口唾沫一颗钉,说的可都是你们男人,没包括我们女人吧?呵呵。”

孙全:“……”

脸上有点发黑,孙全忽然问:“谁说的女人天生就有食言的权利?你告诉我是谁说的!”

袁水清忍笑,“怎么?我告诉你的话,你还能去找人家拼命呀?”

孙全闭了闭眼,语气软下来,“没,我就是想问问他,能不能把这句话改一下。”

“噗嗤”

袁水清被他逗笑。

这个电话,她跟他通了半个多小时,孙全几次提议就说到这儿,明晚再聊,都被她无情拒绝。

她的理由都没换一个,一直是:“不行!你还没休息好!咱们再聊几毛钱的。”

但这个电话打完,孙全肯定这次的电话费绝对不止几毛,这年头的手机费可贵着呢!

转眼,元月份结束,《不死龙戒》在月票总榜上以第六的名次定格在最后一分钟。

2月份开始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