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8章 节操不能碎(求月票)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之前《魔厨》获得黄金总盟后的待遇,出现在《不死龙戒》的头上,书评区不断出现的大量新鲜书评就不说了,最令人瞩目的就是《不死龙戒》的月票增速。

已经突破一万六千票的《不死龙戒》,月票总数还在快速上涨。

黄金盟的出现,激发出其他书迷投票的欲望。

孙全登上QQ,看见咸鱼群里的气氛很热烈。

邪童刘一刀:“六耳猕猴到底是谁呀?这也太猛了吧!10万块啊,就这么说打赏就打赏了,不行!我也去打赏一点,换一张月票送给咸鱼!”

石头少:“我还有两张月票,本来是打算投给老乡的,既然如此,就也给本书吧!”

韦ok:“之前看不到希望也就算了,现在咱们已经是第一了,今晚12点之前,一定得守住胜利果实啊!我去问问朋友还有没有月票!”

皇乾坤:“我是从老孙的上本书开始入坑的,没想到这才短短一年多,老孙就变成了咸鱼,而且竟然还冲到了月票榜冠军的位置,这速度太快了,我竟然亲眼见证了一个大神的崛起全过程……不说了,我也去打赏点,给咸鱼换几张月票买糖吃!嘿嘿。”

……

群里发言的人很多,孙全根本来不及看完群里的聊天记录,因为他看的速度,根本跟不上大家发言的速度。

他没去群里冒泡,此时此刻,他只想静静地看着。

看了一会,他回到《不死龙戒》的页面,果然在打赏框看见不少滚动的打赏信息,打赏金额不等,打赏100、200起点币的有不少,打赏1000、10000起点币的也不少见,还有打赏5万、10万起点币的。

他看见《不死龙戒》与《魔厨》的月票总数,已经拉开500多票的距离,并且,他相信短时间内,这个差距还会越来越大。

唯一不确定的只是今晚12点之前,《魔厨》那边还会不会突然发力?

比如再次出现一个黄金总盟?

这种事,如果放在别的作品上,孙全不会很担心,但《魔厨》是三少的作品,那就充满了各种变数。

实在是三少这些年积累的铁杆书迷太多了,其中有钱的书迷也不少。

孙全犹记得重生前N年,神基的新书出现百万人民币的超级大盟之后不久,业界其他大神都被衬托得黯淡无光,唯独三少的粉丝榜上,也突然空降一位百万人民币的超级大盟。

最令人惊异的是那位一次性打赏百万人民币的大盟,竟然在书评区自曝是一位刚刚退休的上班族,因为非常喜欢三少的作品,而将自己的退休金全部打赏给三少。

嗯,大致是这样。

所以,孙全不敢小看三少的书迷,谁知道今天会不会出现那样一位铁杆书迷?

但,担心好像也没用。

真要出现那种情况,他除了认命也没别的办法。

如今摆在孙全面前最大的问题是——该怎么给六耳猕猴加更?

他之前宣布的加更规则——一个盟主加更一章。

前几天,六耳猕猴突然给他打赏相当于两个白银大盟的钱,他一口气加更了20章,但现在六耳猕猴打赏的黄金总盟啊……

相当于10个白银大盟。

按他之前亲自宣布的加更规则——他这次得加更100章。

再按他每章3000字来计算的话,100章就是30万字。

而他手上的存稿,经过前几天的20章爆更之后,已经只剩下六七万字,20来章而已。

差得太多了!

至少差70多章……

想到这个数字,孙全抓了抓头、又抓了抓头,真切体会到什么叫幸福的烦恼,70多章啊,以他如今堪比触手怪的手速,那也至少要半个月才能码出来。

而这半个月内,他还得维持日常三四章更新。

因此半个也是不够的,至少得一个月。

或者……装死?装作没有给黄金盟加更这回事?

别说,这个念头从孙全脑中闪过的时候,他还真的有那么一股冲动,只要装死,只要脸皮厚一点,就不用爆肝多码70多章稿子了,多轻松愉快?

而且,他真的不加更的话,六耳猕猴也拿他没办法,反正他10万块钱已经打赏了,根本没办法收回去。

可……

孙全面露苦笑,他发现这个念头竟然过不了他良心那一关,他竟然还有良心?

“节操啊节操……做人为什么要有节操呢?唉!”

自语着、叹息着,苦笑着,乖乖打开文档,先加更10章,然后就关了QQ、关了起点网页,准备开始码字。

理智告诉他——想在这一行混得久的话,节操永远不能丢,否则他现在无论拥有多少书迷,也终究会有散尽的那一天。

没人会喜欢一个言而无信的作者。

孙全记得曾经有一个大神的书里有这么一句话——自己选的路,就算跪着也要走完。

他现在的是——自己说出去的承诺,就算累死累秃在电脑前面,也得将它实现。

以前扑街的那些年,让他领悟了很多道理。

比如人品……

人品这个东西,在当今这物欲横流的世界,越来越少在意了,很多人都觉得这玩意没啥用,还尽给自己拖后腿,讲人品,生活中就要承受很多难以承受的压力。

于是,很多人依然对别人谈人品,却很少再为自己攒人品。

初始,似乎什么都没变,生活似乎也变得容易了不少。

孙全也曾放弃过人品。

但后来他慢慢发现,自己的路越走越窄,自己说的话,做的承诺,越来越少人相信,体现在他的写作上,就是铁杆粉丝不断流失。

他不得不开始反思,再去看那些铁杆粉丝多的作者,慢慢发现人品崩塌、节操崩碎的作者,几乎都没什么铁杆粉丝。

铁杆粉丝多的,全是那些节操仍在、人品尚好的作者。

古人说:见贤思齐焉。

大意是:见到贤达的人,就想着要跟对方学习,以对方为标杆。

孙全意识到人品和节操的重要,就开始慢慢攒人品。

而重生后,他的节操依然是满的,这次给黄金总盟加不加更,是对他人品和节操的一次严峻考验。

他决定咬牙硬上。

他相信只要自己通过这次考验,必定能凝聚更多的铁杆书迷,有铁杆、铁杆多,才能走遍天下都不怕。

……

乐超,是孙全的一位高中同班同学。

相比孙全高中时期的默默无闻不同,乐超高中时期是一名学霸,而且是一名非典型的学霸。

何为非典型学霸?

就是那种平时玩得很疯,但考试成绩却总是很猛的那种学霸。

这类学霸的非典型,就体现在他们平时不怎么认真学习。

乐超高考的成绩很好,上了一本,如今也毕业几个月了。

工作表面上看,也挺光鲜,在一家大公司市场部任职。

但一份工作,舒不舒心,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了,乐超就干得很不开心。

作为一个学生时代的学霸,他的骨子里是骄傲的,作为一名非典型学霸,他的骄傲就更甚一般的学霸。

总觉得自己在智商上,碾压很多人。

走上工作后,他的骄傲就是他身上的刺,可能什么时候刺着他的上司、他的同事,他自己都没察觉。

因为他刺别人已经形成习惯,那种骨子里的优越感,就令很多人反感。

这不,工作几个月,他和上司的关系一直没有拉近,他经常发些上司偶尔看他的眼神透着一种奇怪的味道。

那眼神反复在说:你脑子是不是有病?

和其他同事,他也没拉近关系。

唯一和他走得比较近的,是同事里业绩垫底的那个,大概感觉和他乐超属于同病相怜,那位同事颇有和乐超报团取暖的味道。

问题是——乐超一点都不乐意和那人报团取暖啊!

他的骨子里是骄傲的,向来信奉的都是:猛兽从来独来独往,弱鸡才成群结队,唯一的例外是狼群,他乐超要做的是猛兽,就算与人成群结队,他也要和狼结队,他要做的也是头狼。

工作不如意的乐超,前两天和高中同桌在QQ上聊天的时候,受了点刺激。

那个刺激不是别的,是关于孙全的。

他从同桌那里听说,孙全那家伙现在发达了,刚毕业一年多,就月入好几万,而且是写小说赚的,轻轻松松,没人管!

这个刺激对乐超来说,有点大。

毕业一年多,就月入好几万?确定是人民币吗?

同桌告诉他,对!是人民币。

没人管?

乐超紧跟着又问出这个问题。

同桌给他回复一个笑脸,跟着回复:对!写小说嘛,自己对着电脑打打字就行了,谁管呀?

然后乐超沉默了好长时间,才问孙全的笔名和小说名。

之所以问这两个信息,不是他想去求证什么,而是他心里长了草,那根草的名字是——孙全那样的写小说都能一个月挣好几万,我乐超去写的话,还能不如他吗?

他的底气不仅源于他学生时代是一个学霸,主要还是因为高中时期,孙全的作文很少被老师点名表扬,而他乐超的作文多次被老师当作范文在课堂上念给大家听。

所以,乐超自信自己的文笔肯定是超过孙全的。

而这几天,他刚刚把孙全的新书《不死龙戒》看完。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