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0章 我是一只有背景的妖怪?(10月4800月票的加更)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孙全被覃老师教训得有点尴尬。

而和覃老师一起进门的中年男老师则笑着劝道:“覃老师!不是我说你啊,你这就有点不近人情了!听你刚才话里的意思,你这个学生应该已经毕业离校了吧?又不是在校生了,你这学生来看你,还能记得给你带礼物,你应该高兴才对!怎么还训上了呢?徐老师你说是吧?”

最后一句,他问的是之前陪孙全聊了大半个小时的徐老师。

徐老师:“对呀!就是嘛!王老师你知道吗?这位就是覃老师最近常念叨的孙全,她那位得意门生呢!”

王老师,也就是刚才劝覃玉心的中年男人,闻言很惊讶,目光上下重新打量孙全两眼,笑道:“哟?真的?唉!那覃老师你就更不该了!你得意门生特意来看你,给你带点礼物,你还让人带回去?两袖清风,也不是你这样的吧?孙全是吧?快坐快坐!别听你覃老师的!她太古板了!你别听她的!”

“谢谢!谢谢王老师!谢谢徐老师!”

孙全笑着跟两位帮腔的老师道谢。

而覃玉心被俩同事这么一劝,脸色也缓和下来,又恢复了笑容。

也叫孙全赶紧坐。

孙全这一趟来,是真的有点受宠若惊。

覃老师对他一如既往的亲近,他倒是不意外,但这徐老师和王老师,以前明明没给他上过课,都不认识,今天竟然也对他这么热情,他知道原因,只能在心里感慨老师果然都喜欢好学生。

学生在学校的时候,老师们喜欢学习认真、成绩好的。

学生毕业后,老师喜欢的就是那些混出点人样的了。

他敢肯定如果自己还是像上辈子那样扑街一枚、一副穷酸样,今天这徐老师和王老师,态度肯定没这么好。

“对了!孙全,你刚不是说这次来找你覃老师,还有点事情想请她帮忙吗?呵呵,现在你覃老师回来了,你有什么事就赶紧说吧?需要我跟王老师回避一下吗?呵呵。”

徐老师在覃玉心坐下之后,笑着帮孙全开了这个口。

而王老师也很配合,刚落在椅子上的屁股马上又抬起来,笑问:“是吗?那徐老师咱俩回避一下?”

孙全失笑,赶紧摆手,“不用不用!也不是什么私密的事,两位老师不用这么客气,你们这样,我很紧张啊!嘿嘿。”

覃玉心笑眼扫了扫他们,对孙全抬了抬下巴,“有事你就说!能帮的,我一定帮你,不能帮的,唔……我也帮你想想办法吧!快说吧!是不是什么着急的事?”

徐老师含笑催促:“快说吧!”

孙全也没扭捏,看了看他们,先苦笑了下,“老师们!我这次是来娘家搬救兵的!覃老师知道,我家不在本市,在这边我就是个无根漂萍,所以对我来说,母校就是我的娘家,所以有困难,我首先就想到来这里,覃老师!还有徐老师和王老师,你们可别嫌我烦啊!”

在他说到“我这次是来娘家搬救兵”的时候,三位老师都有点忍俊不禁,想笑,但都勉强忍住了。

等孙全说到“你们可别嫌我烦”的时候,徐老师先开口了,“对嘛!你是我们学校毕业的,这里可不就是你的娘家嘛!再说了,你是覃老师的得意门生,也是我们系的得意门生呀!你毕业才一年多,就在外面闯出一番自己的事业,别说覃老师,平时我们这些系里的老师走出去,也是脸上有光的!对吧?王老师?”

王老师笑呵呵地点头附和,“对!没错!我们做老师的,最想看到的就是咱们教出来的学生都有出息啊!呵,有句话怎么说来着?今日你们以母校为荣,他日,母校以你们为荣!说吧孙全!你有什么困难,正好我和徐老师也在,如果覃老师没办法,我和徐老师也可以帮你想想办法!别的地方不说,在本市,咱们学校咱们系,还是有些能量的!”

覃玉心嗯了声,认真地跟孙全说:“孙全!是不是工商、卫生那边有人找你的麻烦了?如果是这方面问题,你别怕!系里肯定能帮你!”

看看!娘家有人,就是这么爽。

这一刻,孙全心里真的挺感动的。

感动之余,他那写小说写久了,容易乱飘的思维,忽然就想到了《西游记》。

脑中闪过那些被孙悟空打败的妖怪,没有厉害背景的妖怪,全被孙悟空一棒子打死了,而那些在天庭有背景的妖怪,甭管之前作了什么恶,背后的主人一现身,就啥事都没有了。

而他现在好像就是一只有背景的妖怪。

别说,做这种妖怪还怪爽的。

所以他笑了,笑得有点腼腆,“嘿嘿,覃老师、徐老师、王老师!其实也没那么严重,我就是想来求老师们给我推荐几个餐饮方面的管理人才!嘿嘿,咱们系肯定出了不少这方面的专业人才,对吧?嘿嘿。”

“嘁……就这呀?”

徐老师失笑。

王老师也失笑摇头。

覃老师哭笑不得,却也松了口气,上身往椅背上一靠,好笑地看着孙全,说:“你呀!就这事呀?早说嘛!还以为你真遇到什么麻烦了呢!餐饮方面的管理人才?多!太多了!咱们系哪年不毕业一批优秀人才?

说吧!你具体要哪方面的?大概需要多少年的工作经验?你又能给人家什么样的待遇?这些都说清楚!

但我可先声明啊,给你推荐人才没问题,咱们系里都有答案,哪个老师手下都出过一些出类拔萃的学生,但越是优秀的,对待遇的要求肯定也是越高,你待遇要是许的不够,有些人肯定懒得搭理你!这一点你要有心理准备!”

什么叫底气?

孙全感受到了。

有人说,21世纪,人才最贵,人才难得。

可对一所高校来说,人才就太多了!你要什么样的,人家都能给你一堆人选供你选择,前提只需要你能开出足够高的待遇。

人家就是专门培养人才的地方!

孙全此时又感慨了。

而他这次感慨的是——学院派厨师的优势原来在这里,可惜,老子上辈子没把这个优势发挥出来,我那些同学,好像也都没发挥出这方面的优势,太可惜了!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孙全把自己的要求详细一说,再把自己这边能给的待遇一说,覃老师拿笔做了记录,放下笔的时候,就跟他说:“行了!给我几天时间,我帮你梳理一下咱们系里这些年毕业的相关学生资料,然后想办法跟他们联系一下,看看有哪些合适的,又正好对你这几个岗位感兴趣的,等我这里帮你联系好了,再打电话给你!行吧?”

“行!好、太好了!谢谢老师!太感谢了!”

……

等孙全告辞离开的时候,徐老师还对他说:“有空常来啊!”

……

从楼上下来的时候,孙全一路是哼着小曲的。

他的心情很不错,今天这趟过来,他觉得最大的收获应该是心里有了底气,从此以后,他再也不用担心随着自己公司的发展,缺少相关专业的人才了。

他开的是餐饮公司,而他母校就有相关的专业,因此他公司需要的每个岗位人才,他的母校都能源源不断地给他提供。

前提当然是他能一直在覃老师和其他老师那里受宠。

他已经在想——是不是等自己公司实力再雄厚一点,也学学那些大公司,偶尔给母校提供一点赞助?

比如给母校的烹饪专业赞助一二十台猛火灶?或者几十只大铁锅?又或者……一笔给学生练手艺用的材料费?

钱也不多,却能收获老师和系里的好感,包括那些学弟学妹们的好感。

只知来母校、来系里求援,却一毛不拔的铁公鸡,肯定是没人喜欢的。

这方面他还算有一点情商,坐进车里的时候,他已经决定回头就让邝龙飞先给母校赞助几台猛火灶。

话说,他当年在这里学习的时候,就一直觉得系里的猛火灶太少了,每次上实操课的时候,大家都要排队,几个人共用一个案台就算了,挤挤也没什么,但猛火灶的数量却严重不够,大家只能分成几批,抢先的人先上,落到最后的人,往往刚上灶,一道菜还没做完,下课铃声就响了,常常急得脑门冒汗,尿都快急出来。

而给系里赞助几台猛火灶,也要不了多少钱,一两万就差不多了。

他是个行动派,心里刚有了决定,他就一个电话打给袁水清。

本来是想直接打给邝龙飞,临拨号码的时候,他又临时改了主意,毕竟袁水清不仅是他女票,还是公司的股东,同时还是公司现在的总经理。

这种向自己母校搞赞助的事,他想想,觉得还是先跟她说一声比较好。

电话里,他把自己刚才去母校求援,以及想赞助系里几台猛火灶的事跟袁水清一说,袁水清没怎么犹豫,就同意了。

她是这么说的,“嗯,你这想法很好呀!咱们现在做餐饮,你们母校又正好有相关的专业,咱们偶尔给你母校赞助一点,把关系维持好,肯定是有好处的!行!这事我记下了,回头我就让邝龙飞在给新店采购猛火灶的时候,多采购几台送给你们母校!”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