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章 损友相见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月底最后一天,冲上总榜第7到底有没有用?

孙全不清楚。

但他清楚地看到12点半的时候,他再次刷新起点的月票总榜,他的《不死龙戒》排在总榜第五的位置。

第一名是西红柿的《星变》、第二名是鬼舞的《邪气》、第三名是陈东的《神冢》、第四名是三少的《魔厨》。

而他的《不死龙戒》就排在《魔厨》下面。

再下面就是九五的《回明》。

有人可能会问:三少的《魔厨》不是被《不死龙戒》爆了吗?为啥又跑到《不死龙戒》上面去了?

原因是9月份已经结束,这是10月份的全新排名。

就像麻将,一圈打完,重新洗牌重新开局了。

孙全点开《魔厨》的书页看了两眼,发现三少刚刚更新了一章,顺手还发了一个求保底月票的单章。

以他的号召力,一个求票单章有这样的威力,孙全一点都不觉得奇怪。

看完月票榜,孙全又去看了眼作者后台的数据。

《不死龙戒》上架半个月,章节平均订阅已经有8200多,单章最高订阅订阅已经有15000多。

这么漂亮的数据他看着就开心,自己终于不再是个扑街了。

这天晚上他睡的很香,还做了一个美梦,梦中他和袁水清结婚了,可这个梦也有点操蛋,因为梦到他和袁水清在酒店舞台上互换戒指的时候,关键时刻,他的手一抖,竟然把戒指给弄掉了,之后就怎么也找不到那戒指掉去哪儿了。

就在他急得满头大汗,快要从梦中惊醒的时候,一个小男孩笑嘻嘻地跑到他面前,递过来一只亮闪闪的钻戒,问他:“爸爸,你是在找这个东东吗?”

“爸爸?”

梦里,孙全一脸懵逼地看着眼前酷似自己小时候的小男孩。

清晨梦醒的时候,他还有点懵。

怔怔地靠在床头,胡思乱想着昨晚那个梦到底是什么意思?

是预示着我和袁水清结婚不会顺利?还是上天在用这种方式提醒我……该让袁水清奉子成婚?

问题是……梦里那小男孩也太大了,脖子上面都系着红领巾了,我和袁水清才结婚?

想了许久,除了把他自己的脑子搞的有点乱,屁结论都没得出来。

如果不是想到他年龄还不够法定结婚的年龄,他今天就想去跟袁水清求婚算了,免得夜长梦多。

因为这个梦,起床、洗漱、吃过早餐后,他换了身干净衣服,出门开车直奔青龙湾的别墅园。

他想去看看别墅目前装修到什么程度了,他估计水电可能都还在安装中,但就因为昨晚那个梦,他一时心血来潮,就忽然想去别墅那儿看看。

那是他和袁水清不久之后的窝,他想着去那里看看,顺便在别墅里畅想一下不久后,他和袁水清在那里的生活,心里应该能慢慢平静下来。

一路很顺利地抵达青龙湾别墅园,也很顺利地进到别墅里面,果然看见两名水电工在里面安装水电。

见到他的时候,两名水电工有点诧异,问清他身份后,就没再管他,继续干他们的活,任由孙全在里面自由观看。

孙全楼上楼下看了一圈,最后站在二楼阳台上,点了支烟,放眼眺望别墅园对面的青龙湾水域和燕崖。

这里的风景还是那么好,看着看着,他心中的不安感慢慢就散了。

当他面露笑容的时候,身上的手机却忽然响了。

掏出手机一看,却见是几天没联系的吕文艺打来的。

“喂?这次去找黎晓萍结果怎样啊?”

电话接通,孙全开口就问。

其实他心里清楚,如果自己的重生没有影响到吕文艺那里的话,这次吕文艺去见黎晓萍,应该就是他们正式分手的时候。

因为他重生前的记忆里,那两人差不多就是在这个时期分的。

果然,电话里吕文艺沉默数秒,声音低沉地开口:“分了,碧眼儿!我和她这次真的分了,我正在来M市的火车上,再有一个小时,差不多就能到了,你现在在哪儿呢?能来陪陪我吗?”

孙全淡淡笑了下,笑容略显感慨,自己这只重生的小蝴蝶,到底还是没影响到吕文艺和黎晓萍,他也不确定自己心里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火车是吧?那你等着,我现在开车去接你!等你出车站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到了,咱们见面再说?”

一边说,孙全一边已经转身准备下楼。

吕文艺:“行!那你过来吧!不过你暂时别告诉大宝,他大大咧咧的,看见老子失恋,他肯定不会安慰我,还会笑话我,就你一个人来吧!”

孙全莞尔一笑,心说:你想多了,不仅大宝会笑你,我也会笑你。

当然,嘴上他倒是说的好听,“嗯,我懂!放心吧,就我一个人过来!”

……

一个多小时后。

当孙全在火车站的出站口,看见胡子拉碴、一脸败犬气息的吕文艺拖着行李箱,萎靡不振的样子走出来的时候,他忽然发现自己一点都笑不出来。

心里竟然还真有点同情他。

大学期间,这家伙是怎么讨好黎晓萍,他和董川他们可都看在眼里。

因为大家都是学烹饪的,所以大学期间,吕文艺没少亲手给黎晓萍做好吃的,但那时候他们都是住校,课余时间也没机会去学校的烹饪教室使用教学用的锅灶,而吕文艺为了能有地方给黎晓萍做菜,那可真是赔了不少笑脸。

今天跟在食堂兼职的学长说好话,在学长不忙的时候,借用一下锅灶;明天跟宿管大妈耍宝卖萌,帮忙扫地、抹桌子,也是为了借用一下宿管大妈的锅灶;后天可能又偷偷在宿舍插上电锅,冒着整个宿舍被宿管大妈断电的风险,悄悄给黎晓萍煲汤……

除此之外,平时给黎晓萍买些水果、屁颠屁颠地送到她宿舍楼下;省吃俭用,就为了周末能带她出去吃一顿好的;月底的时候,跟大家蹭吃蹭喝,在黎晓萍面前的时候,却又打肿脸充胖子,继续好吃好喝的带她去浪……

类似的事,孙全看得多了。

以前他和宿舍其他人,也没少拿这些事笑话吕文艺。

但此时他看着败犬一般向他苦笑走来的吕文艺,脑海中再想起吕文艺曾经为了讨好黎晓萍而做的那些事。

孙全忽然有点理解吕文艺为什么会舍不得黎晓萍了。

说来说去,还是在她身上付出了太多的感情和精力,可能吕文艺早就把他给感动了,或许在吕文艺的心中,他和黎晓萍是真爱、爱得很深吧?他可能把他俩以后的孩子名字都想好了,早就以为他们不会真的分手。

所以真正分手的时候,吕文艺才会那么放不下?

胡子拉碴的吕文艺拖着行李箱走到孙全面前,松开行李箱,张开双手,一脸苦色,却露出笑容说:“碧眼儿!给兄弟一个安慰的拥抱吧!黎晓萍不给我抱了,就只能抱抱你了!”

“麻蛋!当老子是什么?备胎还是抱枕?”

孙全白他一眼,嘴上表示着不满,人却上前一步,张手抱住吕文艺,右手还在吕文艺背上拍了拍,叹道:“没事!不就是一个妞嘛!你要相信国家,早晚会再发一个给你的!”

吕文艺被逗得笑了声,也叹了口气,“碧眼儿!吴王!你知道吗?我的心里空了,空空荡荡的,我以后可能不会再爱上任何女人了,黎晓萍伤得我太深了,我们三年多的感情啊,她说分手就真的分手了……”

孙全又拍了拍他的背,继续安慰:“没事!那以后就不找女朋友了,找男朋友也行!”

“噗嗤”

吕文艺又被逗笑,然后一把推开孙全,没好气道:“滚蛋!你个畜生说的是人话吗?我你才找男朋友呢!行了,不跟你扯了,你陪我去学校看一遍吧!我想再一眼我和她曾经约会的那些地方,就算是跟过去坐一个彻底的告别吧!过了今天,我就回去好好上班,然后努力挣钱,将来我一定要再找一个比她更漂亮的!”

孙全嘿嘿笑了声,招招手,示意他跟自己走,方向是停车场。

路上,他说:“别做梦了!接受现实吧!你是不可能找到比黎晓萍更漂亮的!”

吕文艺:“……”

什么叫死党?什么叫损友?

孙全现在这样应该就是了。

明明刚才看见吕文艺的时候,他心里还同情着吕文艺,但一跟吕文艺搭上话,他就总忍不住想损他几句。

而这,就是他们大学期间的日常交流方式。

两三年下来,已经形成了本能。

一阵无语之后,吕文艺爆了句粗口:“奶奶个熊的!你再这样我跟你绝交了啊,有你这么安慰人的吗?早知道你也是个德性,我还不如喊大宝来接我!”

孙全嘿嘿直笑。

等到他打开捷达的车门,示意吕文艺上车的时候,吕文艺呆了呆,看着九成新的银灰色捷达,他狐疑地看了看孙全,“你踏马还真有车了?大宝电话里说有一个小富婆送了你一辆车,你不是说假的吗?这车哪儿来的?你别告诉我你真傍上富婆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