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5章 你说的那个朋友是不是你自己?(感谢盟主—浩浩—)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把罗娜送回福临美食城,孙全开车回老店那边。

路上,他眉头一直微微皱着,罗娜今天的表现,尤其是刚才她莫名其妙说的那些话、开的所谓玩笑,都令他心中生疑。

他开始怀疑袁水清之前的判断是不是对的?

莫非罗娜真的喜欢我?

他没有为此而高兴,反而有点担心,他开始后悔自己安排罗娜帮袁水清盯着别墅那边的装修了,如果罗娜真的对我有意思,我把她和袁水清凑一块,不是隐患吗?万一她俩发生点什么矛盾……

如果是以前,他得知罗娜对他有意思的话,他说不定会有点意动,毕竟从各方面来看,罗娜的条件都不算差。

但现在他心里有袁水清了,别说罗娜,外面的花花世界、形形色色的女人,他都已经没什么兴趣。

打电话让罗娜不用帮忙监督别墅那边的装修了?

这么做的话,罗娜会怎么想?袁水清那边又该怎么解释?

孙全一时间有点头疼,就这么回到老店,来到二楼打开电脑,他依然没想到什么好办法解决这个烦恼。

这方面,他真的没什么经验。

重生前,他是谈过几个女票没错,但三十多岁的人了,除了极少数的家伙,谁还没谈过几个女票呢?

问题是他那些女票都是一个一个谈的,也从来没女人在他有女票的时候,还对他暗送秋波啊,他没那么吃香。

所以如今面对这样的局面,他完全没有以前的经验可以借鉴。

再来一次祸水东引吗?

帮黄友亮或邝龙飞追到罗娜?用这种方法来解决自己的麻烦?

这个念头只在他脑海中闪了一下,就被他摇摇头,甩出脑海,他终究还是做不出那么没品的事来。

罗娜应该对黄友亮是不喜欢的,否则黄友亮追她那么久,没道理她一直都不接受。

至于邝龙飞?

邝龙飞在唐唐那里受的情伤,可能都还没好,把他和罗娜凑在一起,会有好结果吗?

不能这么对罗娜!

可是,不用手段的话,怎么排除罗娜这个隐患?

把这件事告诉袁水清?

袁水清会怎么想?

觉得我坦荡无私?还是觉得我太没主见?这种事自己都处理不好,还要告诉她?

点了支烟,孙全半眯着眼睛想了好一会,决定换一个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如果我笔下的主角遇到这种问题,我该怎么处理?

还别说,他这个角度一换,还真的被他想到几个主意。

这大概就是他能写小说的原因?

在心里反复把刚想到的那几个主意在脑海中斟酌几遍,他拿起手机打给袁水清。

“喂?刚分开怎么就给我打电话了?是想说装修方面的事吗?”

电话接通,袁水清轻柔的声音传过来。

孙全轻咳一声,“呃,水清,是这样的,我有一个朋友刚刚跟我咨询了一个感情方面的问题,我自己有点不知道该怎么给他建议,呵呵,要不,我说给你听听,你脑子比我聪明,你帮我想想该怎么给他建议?行吗?”

袁水清:“哦?呵,你什么朋友呀?感情方面的事都跟你请教,跟你关系很好的朋友吧?”

孙全:“嗯,是很要好的一个朋友!我前两天不是跟你说过嘛,我大学的一个室友,最近他女朋友不是在跟他闹分手嘛,他很着急,想到我是写小说的,脑子可能比他好用,所以他就打电话向我求教了,但天地良心,我是写小说的,但我不是写言情小说的啊!所以……嘿嘿,我就只能向你求救了!亲爱的,你可一定得帮我啊!”

神行电脑培训学校,某办公室里,袁水清把手机换到另一只手里,看了看办公室里的两位同事,她微微笑了下,起身往外面的走廊走去,边走边说:“好呀!你说吧!我听着呢!”

孙全:“咳,事情是这样的,我那个朋友也是个棒槌,他在跟现在的女朋友交往之前,并不知道他们班曾经有一个女生可能暗恋着他,本来这也没什么,暗恋嘛,人家没说,他也不知道,所以对他的生活毫无影响,就这样,他后来就谈了现在这个女朋友,但他这个棒槌,最近却忽然发现那个女同学好像对他真的有点意思,所以他就慌了,亲爱的!你快帮我想想,面对这种情况,他该怎么办啊?”

听到这里,神行电脑培训学校,刚刚走出办公室门的袁水清脚步微微一顿,眨了眨眼,嘴角忽然微微上扬,眉眼里也现出淡淡的笑意,她又继续往前走,走到走廊尽头,望着外面的蓝天白云,轻声问:“他慌什么呢?只是发现别人对他可能有意思,他自己对那个女同学有那方面的意思?就慌?再说了,你刚才不是说他女朋友正跟他闹分手吗?跟这件事有关系?”

孙全眼珠在快速转动,连忙解释:“嗯,对对!就是因为不仅他察觉到了那个女同学对他有意思,就连他现在的女朋友也察觉到了,以为他跟那个女同学有点什么,所以才会跟他闹分手啊,亲爱的!情况就是这么个情况,我那同学跟我说他绝对对那个女同学没半点意思,现在他燃眉之急的问题——他该怎么去跟他现在的女朋友把这件事解释清楚,或者说他怎么才能洗清自己身上的嫌疑……”

“让他亲手去杀了那个女同学,这样应该就能洗清他的嫌疑了!”

电话里,袁水清忽然说出这么一句。

孙全当时就惊呆了,一脸懵逼地愣在那里。

这是袁水清说的?

女魔头啊!

这是什么社会?杀人这么随便的吗?咱俩到底谁是写小说的?这么敢想?

“扑哧……”

电话里忽然又传来袁水清的笑声,“呵呵,你当真了?你不会真的当真了吧?你这个傻子!”

她在电话里打趣他,孙全无语抬头望天花板,哭笑不得,这妞是越来越调皮了,再继续这样下去,真有可能往女魔头的方向进化啊!

“你呀!刚真的吓我一跳,我……”

孙全放松下来,刚说到这里,袁水清就突兀打断他,忽然问:“孙全,你说的你那个朋友不会是你自己吧?”

孙全:“……”

她练的这是什么剑法?出剑的角度为何这么刁钻?不按套路出牌啊,我故意编出这么个故事,我知道你应该能听出来,但你应该会心一笑,然后心照不宣地心领神会啊,你这么公然挑明,你让我怎么接?

尴尬不?

我知道你智商很高,但你不能这么欺负人吧?你的情商呢?

“怎么不说话了?被我猜中了?”

电话里又传来袁水清的声音,很冷淡的声音。

而实际上呢?

此时此刻的神行电脑培训学校,那条走廊的尽头,袁水清死死咬着自己的樱唇,才让自己没笑出声来。

但她的肩膀已经开始发抖,她忍得很辛苦。

可悲的是——孙全此时隔着电话,根本看不见她的表情,所以听见她很冷淡的质问,他很没出息地紧张了。

吞吞吐吐地说:“我、水清……你、你生气了?你相信我!我心里只有你,真的!你相信我!”

袁水清:“你说一句‘月亮代表我的心’,我就相信你。”

孙全:“月亮……”

“月亮”二字刚出口,孙全就是一怔,眉头忽然皱起,眼里泛起狐疑之色,“袁水清!你在逗我?你没生气对不对?对不对?你给我说实话!”

“哈哈……”

电话里,突然传来袁水清的大笑声,在她的笑声中,孙全一脸黑线,变得面无表情。

他这次真的很无语了。

有种终日打雁、却被雁啄了眼睛的心情。

阴沟里翻船、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一句句类似的话,从他脑中乱七八糟地闪过,他也不知道自己这一刻,脑中为什么会闪过这些乱七八糟的话。

但大概能代表他此刻的心情。

好一阵无语,直到电话里袁水清好不容易笑完,问他:“哎?你怎么不说话了?生气了?你不会真生气了吧?嗯?”

孙全撇撇嘴,“袁水清!你变了!你的冰山女神范呢?你这样子我很不适应啊!你不能得到我的人之后,就这么放飞自我了吧?你就不怕失去我吗?我很抢手的好不好!”

电话里又传来她的笑声,“你、哈……你别逗我笑了,我已经笑得肚子疼了,你刚才……哈哈……你刚才不是很紧张嘛,我这都是……嘿嘿……都是为了缓解你的紧张情绪呀!唔……怎么样?你现在还紧张不?还在担心有一天我知道那种情况后,会跟你分手不?嗯?”

这次,初听她的笑声,孙全还翻了个白眼,但听她说到后面,渐渐的,他表情就变得正经起来,一股暖暖的感觉在他心间慢慢滋生。

他知道自己又被她感动了。

所以他嗯了一声,跟着又说:“不紧张了,也不担心了!亲爱的,谢谢你!我爱你的,唔,月亮代表我的心!”

电话里,袁水清的笑声已经没有了,听完孙全的话,她轻声说:“孙全,你以后要对我有点信心!有什么事、有什么话,你都可以跟我直说,不用像今天这样拐弯抹角的,你不是说我的脑子比你的好用吗?你要相信……只要你足够坦诚,我一定可以明白你的心意,罗娜那里你不用担心!只要你没那个意思,她就动摇不了我们之间的感情,只要你的心在我这里,我就无所畏惧。”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