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9章 袁水清的资金来源(9万推荐票的加更)

作者: 木子心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签吧!求你了……”

孙全笑吟吟凑过去,拿起合约上的签字笔塞进袁水清手里,这态度就像是在哄骗小女孩签卖身契。

只看他这表情和语气,谁能想到他是在“骗”她签别墅的合约?

他是个骨子里很有赌性的人,当年他一脚踏入网文这个行业,之后那么多年起起落落,多数时候都是扑街,他也一直没离开那个行业,如果说他骨子里没有赌性,估计鬼都不信。

当年他赌的是自己的未来,他赌自己不会一直扑街下去,直到他写出《我十项全能》,他才发现自己好像没有彻底赌输。

而在袁水清这里,他一开始只是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试试看能不能追上,追上了之后,也是抱着试试看他俩合不合适,那时候他心里想的是——反正我重生了,我才21岁,我还有大把的时光可以浪,就算在袁水清这里碰了壁,也无所谓,调整一下心态,还是一条好汉,还可以去追其他女孩。

出乎他意料的是——她比他想象得还要好很多,在不知不觉中,他就越陷越深,到了现在,他已经不想再给自己留后路。

他又想赌了,而这次,他赌的是自己的感情、自己的心。

玩梭哈,堆上自己所有的赌注都愿意。

现在他的想法是——如果最后的结局是输,那……伤在她手里,我心甘情愿。

就像袁水清之前不要他给的股份合约时候说的话:如果有一天我们真的分了手,这些股份你给不给我,你觉得我还会在意吗?”

此时此刻,孙全也是差不多的想法,如果有一天他们真的分了,那这套别墅,分不分给她一半,甚至全都给她,他也不会在意了。

袁水清看着他的眼睛,孙全含笑与她对视着,这一刻,她没在他眼里看见眼屎,她看见的是坦诚,是一颗心。

她感知到他的心意,于是,她脸上的羞红慢慢淡去,微微笑了笑,微微点头,轻声说:“好吧!我签!”

说着,她果然准备签字,微微偏头问身旁的阚玲玲,“阚小姐!签在哪里?麻烦你指给我。”

阚玲玲目光异样地看了看仍然笑吟吟的孙全,答应一声,赶紧上前翻开购房合约,殷勤地指着该签字的地方示意袁水清。

她此时总算有点明白袁水清这样出色的美女,为什么会看上孙全这样其貌不扬的男人了,刚才孙全求袁水清签字的表情,特别是眼神,阚玲玲看在眼里,心里忽然觉得很羡慕,特别特别羡慕的那种。

当时她心里就想:如果这个男人这么对我……就算他再丑一点,我也会爱上他吧?

而孙全呢?

此时他看着袁水清在购房合约上,签下一个又一个名字,他笑得有点“慈祥”,也许在售楼中心的几个人看来,他送出的是半套别墅,值很多钱。

可在他眼里,这是一份保障。

当袁水清的名字和他的名字一起出现在这套别墅的合约上,那以后就算他俩因为什么,而闹出矛盾,一时怒火冲头,发展到要分手的程度,但有这份合约在,有这套别墅在,他俩就会分得很不顺畅,到时候别墅的产权总要分一下吧?

而分产权的时间,就是他挽回她心的好机会。

看看!这家伙有多阴险?

为了给他们的感情加一道保险,这完全是不计血本啊!

“我签好了,该你了!”

片刻后,袁水清把签字笔递给他,孙全接过笔,在阚玲玲的指点下,唰唰唰,一分钟不到就把需要他签字的地方全签了。

然后就是给钱!

孙全很痛快,掏出银行卡递给阚玲玲。

“孙先生,首付40万对吧?”

阚玲玲向他确认,这是他们事前在电话里说过的。

“嗯,对!”

孙全心思没在她身上,已经伸手牵住袁水清的一只手,如果不是他和袁水清年龄还不大,他都想今天就跟她求婚算了。

……

回去的车上。

袁水清忽然说:“既然今天的合约上,我也签了名字,那我借给你的15万,你就不用还了!回头装修的时候,我再给你拿5万,算是首付款,咱俩一人出一半。”

孙全哑然失笑。

袁水清眉头微蹙,“你笑什么?”

孙全:“因为我早就猜到你会这么说啊!嘿嘿。”

袁水清白他一眼,“那你同不同意呀?”

孙全:“你猜!”

袁水清撇嘴,“同意!”

孙全:“恭喜你,你猜错了!”

袁水清轻笑一声,“你不同意也没关系,反正我知道你银行卡号,回头我直接把钱汇进你账户里,你也别想着回头再汇给我,因为我比你空闲时间多,你汇回来一次,我就汇回去一次,你汇回来两次,我就汇回去两次!你现在天天码字任务那么重,你能玩得过我吗?嗯?”

最后一句反问的时候,她瞥向孙全的眼里,已经满是笑意。

孙全:“……”

他想了想,意识到袁水清如果真要这么干的话,他好像还真玩不过她。

他忽然苦笑。

他又一次发现,袁水清想对他好的时候,他总是拒绝不了。

“行吧!你开心就好!”

他妥协了,心里想着反正她这20万投在这个别墅上,以后会升值很多倍,她终究不会吃亏的,再说了,等以后结婚了,计较这些就更没意义了。

“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装修呀?找装修公司吗?”

袁水清见他不再谈钱的事,就换了个话题。

孙全:“唔……等两个月吧!今天首付款,已经掏空我的稿费,还让邝龙飞从公司的账上拿了一些资金出来,等我攒两个月的稿费,咱们再找装修公司!”

袁水清蹙眉,“等两个月?”

想了想,她说:“要不……装修的钱,我先垫上吧!房子既然已经买了,咱们就早点装修,现在装修的话,过年之前,咱们还能住进去,最迟明年年后,咱们也能搬进去了,你说呢?”

“呵,又是你垫?”

孙全讶然转脸看了看她,语气好奇:“水清!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还有多少钱啊?我怎么感觉你的钱用不完呢?你……你家境这么好吗?你别告诉你那么多钱,都是你大学期间你自己挣的!”

袁水清:“……”

这次袁水清沉默的时间稍微有点长,就在孙全犹豫是不是收回自己刚才那问题的时候,忽然听见她轻轻一叹。

“孙全……”

袁水清这声呼唤很轻,孙全扭头又看了看她,发现她此时的神情和平时很不同,双眼半眯着望着前方,神情中,透着几分哀伤。

“嗳!”孙全轻轻应了声。

袁水清没有转脸来看他,仍然半眯着眼睛望着车子前方,轻声说:“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其实……其实我爸妈已经……已经在三年前……过世了,是一场车祸……”

“吱……”

孙全下意识踩下刹车,将车停在路边,然后伸手过去抓住袁水清的手,他不知道这时候他该怎么安慰她,他只知道她这一刻心里肯定是难过的,所以他一边紧紧抓着她的手,一边轻声说:“水清!水清……你别说了!我知道!我都知道!你表妹韩丽跟我说过了。”

袁水清闻言,眨了眨眼,表情意外地转过脸来,看着他,蹙眉道:“她跟你说过了?什么时候?”

“去年!去年她刚知道我和你开始交往的时候,她就在电话里把你的情况跟我说了,所以我知道,我都知道!”

袁水清眉头蹙着没有舒展,表情有点无奈,“她跟你说这些干嘛?她怎么这么多嘴……”

孙全笑了笑,声音轻柔,“你也别怪她!她也是好意,她知道你跟我开始交往以后,就担心我这个混蛋会伤害到你,所以她警告我如果我不是真的喜欢你,就别招惹你,否则就要对你好一点、再好一点!她告诉我……你不能再受伤了。”

袁水清与他对视着,眉头终于慢慢舒展开,表情依然有些无奈,但这次她脸上稍微有了点笑模样,轻声叹道:“她呀!瞎操心。”

顿了顿,她又说:“孙全,你不是一直好奇我怎么有那么多钱吗?其实我之前没骗你,我之前给你的钱,真的都是我大学期间挣的,我参加过一次计算机大赛,冠军有一百万奖金,我是亚军,奖金有50万!除了那个大赛,我还在外面接了一些活,也挣了一些,除此之外……我爸妈过世后,也给我留了不少钱,其中一部分我爷爷帮我存着,也有一部分,爷爷交给我自己在打理,所以……你现在明白了?”

孙全:“……”

听了这些,孙全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他一直知道她是一个学霸,但他没想到她就算是在学霸中,也仍然是学霸。

计算机大赛的亚军?

“你……你父母三年前,不是刚过世吗?你那个时候还有心情参加计算机大赛?”

哑然好一会儿,孙全忽然对这个问题产生疑问。

袁水清淡淡笑了笑,淡淡地说:“我也不知道韩丽告诉过你没有,我爸妈过世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晚上都是睡不好的,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所以……那段时间,别人在睡觉的时候,我经常都是在看书,或者在电脑上学习各种计算机技术,可以说,我现在的很多技术,都是在那段时间练出来的,后来参加那场计算机大赛……也是我们老师多次劝说,让我参加的。”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