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回 退妖魔周郎配偶 换假银张妇完贞

作者: 佚名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诗云;假托妖魔却是神,只因作合结成亲。

可怜世宦官家子,为骗钱财丧了身。

话说陈登说明神人指点,今日幸遇贵人,总求大发慈怜,请去救活侄女,收了妖魔,不但侄女儿感谢,就是我兄弟合家人口,也沾二位大贤莫大之恩。说罢倒身下拜,叩头不止。圣天子不待说完,连忙扶起,心中十分惊疑,答道:“不瞒陈兄,我实在未曾学过收妖之法,若论武艺功夫倒还懂些,只是妖魔鬼怪,云来雾去,你不见他,他能见你,有力也无处施,这就难以效劳,请你另访高人,收此妖怪,免误大事。”陈二员外一听此言,疑是他推却不肯,只得又跪下哀求道:“贵人到此,是神人的指引,如此应验,更叫我去什么地方另访高人,断不肯当面错过这个机会,误了侄女的性命。”说完,伏在地下痛哭哀求。

早有跟随陈登的家人,飞跑回来,报知大员外,陈青一闻此言,即刻备了两顶轿子,亲自带领赶到跟前,也就跪下,叩头哀求。过往的行人,看见这个光景,不知是何缘故,就围了一大堆人,其中有知陈家被妖怪扰害的,想必是请他们去收妖。有不知的,议论纷纷,十分挤拥。倒把圣天子弄得没了主意,只得把陈氏兄弟极力扶起。便道:“你们且站起来,再为商酌,不必如此。”正欲用些言语宽慰,以为脱身之计。不料旁边周日清,到底是小孩子脾气,不知妖怪厉害,年纪又小,心肠又热,禁不起人家哀求,他早已流下泪来。说:“干爹向来肯济困扶危的人,为何不允许了他,同孩儿到他家,拼力会一会这妖怪,或者能把妖怪捉着了,给他家除了一害,也未可知,何必苦苦推却,望寄父亲应许他罢。”话未说完,早把陈氏兄弟二人喜得跳了起来,说道:“令郎已经恩准了,万望上轿到舍下去罢。”当下不由分说,把圣天子推进轿内,周日清也坐了一顶,跟随在后,望陈家庄而来。

到庄上早有手下人,把中门开了,一直抬到大厅下轿。此时天子只得说道。“我们本不会法术捉妖怪,因见你们这样哀求,我的小孩子又应承了,只得去会一会妖怪,捉得来,是你家的造化,捉不来,可不要见笑。但不知道妖怪藏在什么地方?望你们带我二人去看一看,方好动手。”陈青道:“现今天色尚早,妖怪还未曾来,小女的卧房,在后花园牡丹亭内,大贤请宽坐一刻,待小人备杯薄酒,与贵人助威。”天子道:“既然如此,可请令爱到别处躲藏,这席酒可就摆到令爱房内,我饮着酒,守候妖怪来。”陈登问道:“不知贵人要用何物?请吩咐下,我们好预备。”天子道:“你备一根铁棍给我做兵器,其余多挑几个有胆力的庄丁,随着我儿,一见妖来在亭后鸣锣放枪炮,高声喊叫,以助威风,门房各处多设灯球火药,另把上好玻璃风灯,多点几盏,防备妖风吹灭了灯火。妖怪是个陰物,最忌阳气,那有火药的东西,最宜多烧,能够避邪,你们有惧怕的,只管请便。”陈氏兄弟随即就命人办齐了应用各物,把酒席设在女儿房内,随请天子父子到后花园。来到了房中,只见摆着一桌满汉大席,天子父子二人坐了客位,陈氏兄弟主位相陪。时已到未牌,天子见事已如此,也就放开酒量,开怀畅饮,与陈氏兄弟高谈阔论。

看看吃到黄昏时候,酒也有了几分醉意,随即用了晚饭,撤去残席,另换果碟下酒,慢慢等候妖怪。闲谈时已交二鼓,一轮明月,照耀如同白昼。大家又谈了许久,天子将身离席,下阶解手后,复同日清陈氏兄弟,在阶下小步。举头望月,将及三更,忽见东北角上,来了一朵黑云,如飞直奔亭中而来。霎时间起了一阵狂风,飞沙走石,遮得月色无光,四处灯火,灭而复明。众人知是妖怪来了,都皆躲入后座。

天子龙口一看,只见半空中落下一个道者,约有三十多岁,面白无须,身穿蓝袍,头戴角巾,脚蹬云鞋,腰束丝绦,身旁佩剑,手执尘拂,到了亭中喝道:“谁敢在此饮酒?扰吾静室。”天子大声骂道:“何方妖道,在此兴妖作怪,滢污良家妇女,好好听我良言,早早收了念头,改邪归正。如迷而不悟,就要五雷轰顶,永受地狱之苦,那时悔之无及。”道者闻言,大吼一声道:“你好大胆,敢管闲事,想是活得不耐烦了,我与陈素春有宿世缘,他家也曾请过许多高僧高道,奈何我不得,我因他们都是哄骗钱的脚色,才饶了他们的狗命,你有多大本领,敢如此出言无状,得罪贫道?快快避开,若再多言,恐你的赏钱就得不成了。”这一番话,只激得天子气冲斗牛,大喊道:“我高天赐若不把你这妖道劈为两截,也不算好汉!”说着就举起铁棍,照头就打。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