纣临 第五章 杀手也有假期

上一章:纣临 第四章 败者之宴 下一章:纣临 第六章 赌徒一无所有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十九世纪,曾有一位法国作家在他的作品中将伦敦的下水道描述为“一个可怕的大地窖”,以当时的情况来看,这话还是挺贴切的。

但到了二十三世纪,连下水道里都处处装上照明设备了,于是,这地方便不再有当年那种“可怕”的氛围,剩下的仅仅是恶心了。

如果我是一名漫画家,我会画一部把世界各地的城市进行拟人化的漫画,在那部漫画里,佛山会是一名身着长衫的武师、大阪会是一个表情浮夸的谐星、巴黎会是一位时髦善变的女郎、而伦敦……则会是一个肥胖拘谨的大叔。

这个大叔衣冠楚楚、大腹便便,表情严肃、不苟言笑;他把自己收拾得很干净,但还是无法完全消除那股子肥胖中年人的油腻感……所以他烟不离手,总是把自己藏在缭绕的烟雾当中,并拿着一张报纸,凝望着一些自己未必关心的消息,假装自己仍是世界的中心、众人的焦点,然后骗自己——他的意见仍然很重要。

很多人把下水道比作城市的血管,照这个说***敦的下水道应该就是大叔的动脉。

那里流淌的,与其说是血,不如说是油……厚实的、污秽的油脂。

这些凝固阻塞的肥厚污物不但养出了不少巨大的老鼠(当然也没有大到斯普林特老师的那个程度),还生成了大量让人难以忍受的恶臭气体。

尽管每隔一些年水务公司都会花费大量的资金给这里做“脱脂式”清理,但根本问题从来没有得到过解决,除非你能让那些活在中产阶级美梦中的傻瓜不再把那些能让他们在二十多岁就患上脂肪肝的食物冲进下水道,否则这事儿就会周而复始。

综上所述,至今为止,伦敦的下水道至少有80%以上的区域仍是彻底对外封闭的,是一般人禁制进入、也不愿意进入的。

稍有常识的人都知道,若不戴上氧气面罩、拿上气体监测仪就在下水道里乱走,遇上甲烷和硫化氢超标的地段,没准就会死人。

事实上,几乎每年都会有几则酒鬼或流浪汉误入下水道最后因硫化氢中毒而死的新闻。

而这种新闻……就像你偶尔会看到有人买彩票中了几千万大奖的那种新闻一样——未必是真的。

从逻辑上来说,制造“有人中了彩票大奖”的新闻是为了让看到新闻的人去买彩票,那么,简单地推理便可知,制造“去了下水道可能会死”这种新闻,是为了让大家不要去下水道。

谁会制造这种新闻呢?那肯定是盘踞在下水道里的人咯。

“杀手联盟”,就是一群把大城市的下水道当作据点的家伙;除了水晶郡以外,所有欧洲一线城市的下水道里都有他们的据点。

对这种以“杀人”为业的组织来说,偶尔干掉几个酒鬼和流浪汉,再买通当地媒体发点假新闻也是很容易的事。

他们这样操作已经有很多年了,虽然这个组织的历史并不如“阡冥”那么悠久,但他们的根基也绝对不浅。

今天,杰克就在一名杀手联盟的干部……即在公园和他接头的那个“假盲人”的带领下,来到了位于伦敦下水道中的杀手联盟总部。

因为走的都是“安全区域”和“暗道”,所以他们并不需要氧气面罩和监测仪,很快就抵达了目的地。

在穿过了几条走廊后,杰克进入了一间类似会客室的房间等候;房间里除了他以外,还有两名穿着夹克、身怀武器、且神情冷漠的杀手,他们分别站在门侧的角落和另一个对角处,而这个房间里的座椅和桌子都位于房间中间的区域,因此,杰克落座之后,便自然地成了一种“腹背受敌”的状态。

当然,杰克不在乎这些,更加险恶的环境他也能应付,这种只是小场面而已。

咔——

不多时,门被推开了,一个四十来岁的男人走了进来。

这个男人,长得非常像电影里那种常见的街头打手,他剃了个光头、满下巴都是胡渣子,长了张“莽夫脸”,身材也练得相当莽。

他上身穿了件紧身的短袖T恤、下半身是牛仔裤;下半身就不提了,单说上半身,那紧身的短袖下,他隆起的肌肉、魁梧的躯干、看着仿佛能倒拔垂杨柳的胳膊……都让人印象深刻。

有些人,你看到他的肌肉会问一句:“你有在健身吧?”,但这个男人,属于那种你根本不会问、直接就在心里认定他每天健身六小时以上的类型。

“你好,安德森先生。”这壮汉一进来,就顺手带上了门,颇为热情地跟杰克打了声招呼,并礼貌地伸出了右手,“久仰大名。”

“彼此彼此,古斯汀先生。”杰克不卑不亢地应了一句,并起身与对方握手。

两人的右手握住的刹那,古斯汀立刻就开始加力,他加了多少力呢……大概就是可以把苹果握碎的那种力道。

这并非是攻击,而是试探,他只是想试试被称为“杀神”的男人到底会对此有什么反应。

结果,一秒后,古斯汀除了拇指以外的四指都扎进了他自己那厚实的手掌中,捅出了四个浅浅的血窟窿。

他并未意识到杰克使用了“时停”,所以他也不知道杰克的手是如何收回去的,当然了,这都不重要……

“呵……有点儿意思。”古斯汀爽朗一笑,大大咧咧地在自己的裤子上擦了擦鲜血淋漓的手掌,随即转身在靠近自己的那张椅子上坐下,“请坐吧,安德森先生。”

“我可不觉得把初次见面的人的手骨捏碎是件有意思的事。”杰克坐下时念道。

“不不。”古斯汀回道,“有意思的从来都不是我做了什么,而是面对我的行为……别人做了什么。”说着,他晃了晃那只受伤的右手,“通过‘握手’这件事,我经常能试出一个人的性格、器量、有时候……甚至能看出对方有什么异能。”

“那我大胆推测一下……”杰克道,“你那只手应该经常受伤。”

“呵呵……”古斯汀道,“没错,像今天这种伤属于轻的,我曾经被人反过来握碎手骨、还有次整只手都被人瞬间砍了下来,当然……也遇到过一些奇怪的反应,比如曾有个家伙整只手都被我捏成浆糊了,仍是面不改色、语气如常。”

“那你有没有想过,仅仅是一次握手的试探,就有可能让你被杀?”杰克又问道。

“你要是以个人身份来见我,这种可能性我自然会考虑进去。”古斯汀道,“但今天你是代表一个组织来跟我谈,应该不会这样对吧?”

他说这话时的神态非常自信,而且思路也很清晰。

很显然,他只是看上去像个莽夫,实质上智商和城府都不差,要不然他也不可能当上杀手联盟这种跨国组织的首领。

“对,说得有理。”杰克道,“那我就代表组织,开门见山地跟你讲了……”他顿了顿,接道,“目前我们正在组建一个以‘逆十字’为核心的反抗军大联盟,希望贵组织可以以从属身份加入,听从我们的指挥,成为我们的羽翼之一。”

古斯汀闻言,愣了两秒,接着突然大笑起来,笑了好一阵儿他才缓过来,并接道:“安德森先生,我姑且认为你是认真的好了……请问对于这种要求,你们能开出的条件是什么呢?”

面对这略显敷衍的反应,杰克只是平静地回道:“待‘第六帝国’功成之日,自会对所有旗下的组织和参与者论功行赏、加官进爵。”

这句话,让古斯汀的脸色变了,他意识到,对方的确是认真的……非常认真。

“我明白了……”古斯汀想了片刻,正色道,“这么说吧……能端掉‘九狱’,说明你们确有实力,但那也仅仅是一次针对特定地点的小规模行动而已;‘战争’那是另一回事,我可不认为你们的组织能和联邦在正面战场上角力,况且……前不久刚刚发生了‘铁幕之炎’这样的事件,欧亚这边的反抗组织几乎全部覆灭,且民间还在对他们进行声讨;你现在跟我提什么莫名其妙的‘第六帝国’,还让我带着整个‘杀手联盟’来当你们的马前卒,根本就不现实,再加上你们给出的条件几乎就是在‘画饼’,我觉得……我们已经没有必要再谈下去了。”

说罢,他顺势起身,出门前还撂下一句:“送客。”

“等等。”杰克在对方走出房间之前,叫住了对方。

“还有别的事吗?安德森先生。”古斯汀没有回头,但停住了脚步。

“我需要打一个电话,和上头商量一下,希望你可以留在这儿等我打完。”杰克回道。

古斯汀叹了口气,重新转过身来,再度关上了门:“好吧。”

话音落时,杰克已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手机,速拨了一个号码。

“是我……

“是的,他在这儿……

“对,被拒绝了……

“要我说吗……

“嗯……有胆识、有谋略、不是个甘于屈居人下之人,但也……不过如此……

“好的……明白……

“明白……”

说到这里,杰克就挂断了。

虽然这次通话的时间不长,杰克说的话也不多,但整个过程中,古斯汀的神色却是随着那有限的信息发生了数次改变。

此刻,古斯汀后知后觉地发现,和他用“握手”这种方式来试探对手不同,今天这整次会面,似乎都是来自对方的试探。

“古斯汀先生。”杰克把手机收好,也站了起来,“你刚才说……如果我是以个人身份来见你的,你会考虑握完手就被我杀掉的可能是吗?”

这话,就算是房间内另外两名杀手都听得出来……是要“动武”的前兆。

古斯汀无疑是个能力者,而且是身经百战的高手,当近距离上有人释放出杀意时,他自是能感觉到的。

但,这一瞬,他什么也感觉不到。

杰克就站在他的面前,且明确说出了一些带有危险意味的台词,可是……古斯汀并没有察觉到哪怕一丝一毫的杀气,就仿佛杰克只是一个不具备任何攻击性的路人,即使放心地移开视线,他也不会做什么。

“原来如此……这就是‘杀神’吗。”那稍纵即逝的一秒间,古斯汀在心中暗忖道,“本以为立于‘顶点’的男人只是别人更加凌厉一些罢了,结果……是我肤浅了啊。”

念及此处,古斯汀提起120%的专注,做好了应对一切攻击的准备,毫不避讳地将全身肌肉绷紧,能量聚于体表,再回道:“是啊,我说了。”

“嗯。”杰克却还是那副淡定的样子,甚至还很随意地从上衣内侧的口袋里掏出一支烟来,给自己点上,慢悠悠地抽了一口,“呋——巧了,刚才上级跟我说,我可以下班了。”

推荐热门小说纣临,本站提供纣临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纣临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纣临 第四章 败者之宴 下一章:纣临 第六章 赌徒一无所有
热门: 扪虱谈鬼录(修订版) 黑鹰传奇 三少爷的剑 步步归途 千劫眉·神武衣冠(第二部) 中国历史的侧面 大宋之风流才子 超禁忌游戏2 飞羽天关 仙灵图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