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崇陵祾恩殿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惊待解天刑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碧血天地红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炎夏清晨,刚刚下过一场小雨,清圆的水珠仍在枝头树叶间闪烁着晶莹圆亮的光泽,三五蓝尾白腹黑翅的小鸟,在碧绿的树丛间轻盈地翻飞着,时不时发出一阵悦耳的叽啾声。

窗外,空气清新而湿润,带着木叶清冷气息的晨风,从很远很远的山谷间吹送过来。柳絮一样柔软的风,杏花一样细腻的雨!

赵长安倚坐在一张湘妃竹榻围子上,贪婪地注视着这雨后的初阳、浓绿的树荫,嗅着清冽的空气,喃喃道:“今年为什么直到现在,茉莉花还不开?”

没人回答他的话,他也未期望别人的回答,他只是心头有一缕淡淡的惆怅:花儿当开不开,这清润的空气中,就少了些许本应有的馨香,和随风飘送而来的馨香所给予自己的那种空灵恬淡的感觉,这未免就使得他的心底泛上了些许淡淡的失落。

王子仁坐在榻旁十步远一张铺着锦毛貂褥的圈椅中,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打量他。

远游冠,是由二十名手最灵巧的金匠,花费了整整七天七夜的工夫,用一百五十根最细的金丝才编织而成的金冠,上有两条精致的金龙,盘旋蜿蜒,聚于冠顶。整顶冠重不过一两。团龙丝袍,用今年最好的新丝织成的雪白的轻纱丝袍,袍前袍后以金丝及五彩丝线共织绣有九条腾云驾雾、栩栩如生的团龙。

精美的远游冠,此时就簪在赵长安的发髻上,华贵的团龙丝袍,此刻就穿在他的身上。他手持一盏金镶玉飞龙纹酒盏,盏内盛着西域进贡的葡萄酒,泛漾着红宝石般璀璨艳丽的光泽。轻拥薄衾,斜倚竹榻,一缕阳光透过碧绿的合欢花叶的缝隙,正投射在他的右膝上,使得他整个的人都散发出灿烂的光芒,辉煌如一轮正冉冉升起的朝阳。

望着光彩照人的他,一时间,王子仁不免疑惑:到底,是阳光、金冠、白袍映衬得他无比的清华高贵,还是赵长安自己,使得金冠、白袍,还有太阳都在闪闪发光?

赵长安仍痴望窗外的浓荫,忽道:“已经半个多时辰了。”王子仁一愣:“半个多时辰?”赵长安轻抿了一口葡萄酒,徐徐咽下,然后满意地吐了口气:“你盯着我看,已经有半个多时辰了。”

“哦,也不怪老夫会这么失态。从前,老夫曾听人说,殿下衣白袍、发金冠、手持金盏、斜倚危栏时的姿仪,最是优雅闲散,今日一见,果然所言不虚。”

赵长安苦笑:“怎么我听你说的,我倒更像是位绝色的佳人?”

“佳人?绝色?天底下,从来就没有一个女人值得老夫拿正眼瞄上一眼。”

赵长安又啜饮了口酒:“你一大清早就把我掇弄来,沐浴香薰,又换上这身行头,该不会就是为了要看我怎么优雅闲散地喝酒吧?”

王子仁笑:“当然不是,老夫只是要把殿下琢磨得仔细通透了,三天后用刑时,才清楚该如何措手,才能让殿下和老夫都满意。”

赵长安轻笑:“你初到的那天夜里怎么不动手?”

王子仁摇头:“殿下水晶心肝玲珑剔透,怎会问出这么粗蠢的话来?试问殿下,你若是要杀一只鸡来吃,是挑奄奄待毙的病鸡呢,还是活泼健壮的好鸡?”

赵长安愁眉苦脸地笑:“该罚!书没读好,比拟不伦!照你的说法,我却成了一只快蹬腿咽气的病鸡?”他轻轻晃动盏中的酒浆,“所以,你就去除铁链,包扎我右手的伤口,治好我已不能动弹的手脚,又天天用最好的补药来调理我,等我活泼健壮起来之后,你再宰杀,才更刺激过瘾?”王子仁又笑了:“万金易得,知音难求,殿下果是老夫的知己!”

他一笑,赵长安就恨不能将双耳捂住。那鸱枭般的笑声,比地狱中的鬼嚎还要疹人,若不是来自地狱的恶鬼,又怎会有如此凄厉恐怖的笑声?

显然,王子仁很愿意在赵长安面前卖弄一下自己,开始夸夸其谈。按照他的说法,受刑者仅只身体强壮还嫌不够,更要紧的,是要心情好!只有心情好了,体格才会强健,而在受刑时撑持的时间也才会更长一些。说到这儿,王子仁摇了摇头:“可惜……这样内外俱佳的对手,老夫活了七十多年,一个都没遇见过,不过,老天保佑,今天总算是见到一个了!”

他又仔细端详了一下对手清新动人的笑容,满意点头,认为赵长安的心情恢复得比身体还好,进境之快大大出乎他的意料。本来,他还打算用半个月的工夫调理赵长安的身体,一个月的时间安定他的心境,现在看来,不须那么长的时间了。

赵长安在明媚的阳光中笑着,连阳光在这种笑容中都失去了颜色。王子仁不禁叹息:“像你这种笑法,哪像个死囚?”赵长安笑而不答。

“快一个时辰了。”

赵长安目光一闪:“一个时辰?”

王子仁毒蛇样的眼珠逼视对手清澈的双眸:“殿下到祾恩殿里来,已近一个时辰了!在这一个时辰里,殿下一直在笑。难道,殿下真的不怕老夫?”

赵长安失笑:“你很可怕吗?”望着他那淡定的笑容,王子仁一愕:“殿下是否明了老夫的从前?”

“听说过几句,但都语焉不详。”

“三十五年前,老夫虽在刑部做事,却并不是刑吏……”一天,王子仁路过刑堂,见号称天下第一刑吏的董恩泽,正在拷掠一个卷入康王谋逆重案的县令——曾逸行。曾逸行官职虽卑,骨头却是奇硬。董恩泽用尽了十五种大刑,竟仍不能令他服罪画押。最后,黔驴技穷的董恩泽恫吓曾逸行,要活剥他的皮。曾逸行神色从容,仰天大笑:“纵然剥皮只一张!”王子仁当时就被激怒了,不是因为曾逸行无畏的气概,而是因为董恩泽的无能。于是,他越众而出,说他可以从曾逸行身上剥下两张人皮来。董恩泽半信半疑,命他马上动手,倒要看看,两张人皮,倒是怎么个剥法?

剥两张人皮的要诀,在于剥第一张人皮上。王子仁先让董恩泽传来最擅长剥人面皮的快刀牛,令他剥第一张人皮。可快刀牛不乐意,说他只会剥人面皮,不会剥人全身的皮。后来还是董恩泽威吓了一番,他才动手。剥时,把曾逸行绑在刑柱上,堂内生大火,火上坐大铁锅,熬着滚烫的桐油。快刀牛每剥离一小块皮,王子仁就往新露出的肉上浇一小勺油,让肉立刻收口止血焦透。就这样,花了足足一个时辰的工夫,第一张皮才剥下来了。而这时,曾逸行一身的肉,全结了黑红的一层焦痂,这不就又是一张人皮了?

剥第二张人皮,却是王子仁亲自动手,因快刀牛瘫了。第二张皮只花半个时辰就剥下来了。而曾逸行却仍神志清楚、能说能听。

说到这儿,王子仁对面色雪白的赵长安遗憾地笑:“殿下是没听到那叫唤声,那种声音……”他回味,“就像韶乐一样,真正是余音绕梁,三日不绝。人生一世,要能天天都有那么美妙的音乐听,那该是多么惬意的一种享受呀?”

虽是炎夏,膝上又拥着一床薄衾,赵长安仍觉手足冰冷:“你……你就用这么……惨无人道的手段,逼得曾大人屈服了?”

王子仁脸上的得意劲儿倏然消逝了。曾逸行熬刑不过,点头愿意招供,可画押之前,却想吃一碗城东菜市口的凉皮。沉浸在狂喜中的王子仁这才发现,大堂中除瘫在地上的快刀牛外,一个人都没有了。不知何时,剥皮前还如云的观者现全没了踪影。再一看,才发觉快刀牛不是瘫了,而是死了。他往外走,想找个人去买凉皮,才出二门,就见方才助自己剥皮的两名刑吏横倒在地,屎尿齐流,全没了气。直到出了刑部的大门,他也没找到一个活人!正午的刑部,已成了荒山坟场,静得可怖。没奈何,他只得亲自到菜市口买来了凉皮。后来他才得知,董恩泽在才开始剥第二张人皮的时候就跑掉了,还没到家,半道上就成了个疯子。还有三名衙役则冲到街上,一个一头撞死在了刑部大门前的石狮子底座上,另外两个,一个拔佩刀抹了脖子,另一个跑出城去,十多天后,从河里捞起了他腐烂的尸体。而围观众人全得了各种疯魔癫狂的古怪毛病,于短短一年间,上吊、服毒、撞墙、投河、剖肚、绝食……陆续死了个干净!

买回凉皮,松开曾逸行的绑缚,王子仁把碗和筷子递给他。不料曾逸行将竹筷一端支在地上,另一端顶住下巴,头死命往下一磕,竹筷就戳穿他的下颌,直达脑髓。王子仁再要阻拦,已然不及。“哼!白白浪费了一个下午,还是没能拿到他的画押。”

赵长安舒了口气:“谋反大罪,招或不招都是一死,又何必一定要那一张纸?”

“殿下此言差矣,老夫看重的,并不是那薄薄的一张纸,而是意味着囚犯低头认输的画押。没有供状,朝廷怎么处置他们?”

赵长安冷笑:“如此说来,你倒成了个忠心事主的良吏了?”王子仁亦冷笑:“哼!什么忠心事主?老夫不过是喜欢听那些人受刑时的叫声和看他们脸上的表情罢了。”说到这儿,他又沉醉了,“殿下是没试过那种滋味,当一个人刚才还桀骜不驯,满脸的视死如归,满嘴的威武不屈,可才一上了刑,马上就眼泪鼻涕地大声哀号,把头都捣出血来低头认罪时,你的心里会是一种什么样的享受?曾逸行一案后,老夫声名震动天下……”

从此凡有死不低头的罪犯,都交由他动刑。但那么多人当中,像曾逸行的却是再也没有了。往往王子仁方才用刑,囚犯就意志崩溃,争抢着在供状上画押。到后来,索性只要告诉那些囚犯们,若再要硬扛,就把他们送到王子仁处。一听这话,没一个还敢犯倔的,全都立刻低头认罪。就这样,两年的工夫里,王子仁一直投闲置散。

王子仁的神色变得落寞而凄凉:“武林中人功夫臻至绝顶之时,常有寂寞无敌之叹,而老夫又何尝不是如此?”

直到一天,押来了一名叫做林沧风的罪囚,他也被牵涉进明王的谋反大案中。他不过是王府中的一个小幕僚,却极坚韧顽强。王府中的上千人都招认了谋反大罪,就连明王都在供状上画了押,偏偏林沧风却坚持自己平生做人有一是一,有二是二,没做过的事,怎么能承认?而依常情判断,亲王谋反,定会和府中的幕僚密议,没有他的供状,这桩谋反案子就不能办成一桩干净漂亮的铁案了。林沧风才押来,王子仁就清楚,刑部在他身上确实已手段用尽,因他当时连个人形都没有了。可他一醒过来,开口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晓得你就是王子仁,天下第一酷吏,世上没一个人能熬得过你的酷刑,可林某就不信这个邪,偏要来躺一躺你的火匣床,过一过你的滚钉板!”

“好!”赵长安脱口赞道,“其人虽已没,千载有余情。好一条汉子!只叹我不能亲见此人,与之结交。”

“好汉子?好汉子都是在老夫动手之前,一刑用过,还有谁是好汉?”当时王子仁一听林沧风这话,喜心翻倒:好!等了足足两年,总算是又等来了一个像样的对手。于是,他先把林沧风调养得身康体健,神完气足,然后才开始用刑。林沧风倒也还算厉害,竟一连熬过了他的八种大刑,仍苦撑不招。连王子仁都以为兴许他还能再支撑几天,但就在受完第八种大刑的那个深夜,林沧风却挣扎着一头撞死在了牢房的石墙上。他输了,可直到死,他也没有画押。

没有取得他的画押固然令王子仁愤怒,但更令他愤怒的,却是失去了最后一个对手。再留在刑部供职已毫无必要,于是王子仁挂冠而去,到金陵做了个拿脉问诊的郎中。他本以为,这一辈子就要白白地蹉跎掉了。直到四年前的春天,他见到了登门求医的赵长安,只看一眼,他就抖擞了精神:真正的对手来了!不过,赵长安虽能与他匹敌,可只要不犯事,二人的这一役却仍是打不起来。但天道难测,几番轮转,终于让二人狭路相逢了。

赵长安忍不住笑了,但却是讥讽地笑:“你已经做了三十多年的神医,就好像一个习武之人,已三十多年没练过功一样,你的一身本事只怕早荒疏了个精光,现在,你却拿什么来和我一战,且还要赢?”

王子仁报以同样的笑:“你怎知老夫就撂荒了行刑的本事?在这三十多年的时间里,老夫没一天不在琢磨新的刑法。以郎中的身份作幌子,在创制新刑招方面,却有很多意想不到的好处。殿下可知,老夫已作好了充分的准备,来迎接和殿下的这一场精彩之战!”

八月十五,辰时二刻,崇陵祾恩殿,振衣千仞冈,濯足万里流。

八月十六,辰时二刻,崇陵祾恩殿,欲归忘故道,顾望但怀愁。

八月十七,辰时二刻,崇陵祾恩殿,骨肉缘枝叶,结交亦相因。

八月十八,辰时二刻,崇陵祾恩殿,远望悲风至,对酒不能酬。

望着玉版笺上这四行字,赵长平称心快意地笑了:“这就是行刑的日子、时辰、地点和刑名吗?听说,为收拾那人,王子仁特地赶制了一批专门的刑具?”

赵长平的笑意愈发浓了:“告诉王子仁,八月十五他动手的时候,朕要亲临监看。”一想起那夜在地宫废掉赵长安武功时的情形,他就兴奋不已。那夜费了足足两个时辰的工夫,才把赵长安手足中的八根筋剔出抽掉,再将四根铁链穿通他的双肩、足踝,最后才剁掉他的右手手掌。在这个漫长熬人的过程中,赵长安无数次地昏死,又无数次地被弄醒。整整两个时辰中,他只听到赵长安在昏迷时一声低低的痛哼。

平生第一次,他发现,别人极端的痛苦,竟能给自己带来如许巨大的刺激和快感,啊!这实在是太诱人了!直到这一刻,他才明白为什么王子仁会狂热地喜爱酷刑,并已到了痴迷的地步。

八月十五,中秋。一大早,天气就特别晴朗,空气夹带着远山木叶清香的空气,也特别的清冽。

花尽欢步履轻快地走向祾恩殿,一想到再过半个时辰,就是辰时二刻,他就忍不住要笑出声来。整整十三年了,他等了十三年,也忍了十三年,现在,总算等来了梦寐以求的复仇时刻。一跨进殿门,他就看见金冠白袍,袖手倚坐在圈椅中正闭目养神的赵长安。

花尽欢问:“太子殿下,要不要臣为您斟一盏茶?这样,待会儿,您的精神气色才会更加得好。”

“呃,那就劳烦花先生为我斟一盏雨后眉尖来。”赵长安不睁眼,淡淡地道。等茶盏递到他左手中,花尽欢瞟着他右边袖管近腕处空着的那一截,不知为何,心中突然起了一阵小小的愧疚。

赵长安问:“听说……王子仁已将刑具都安置好了?”两人的目光不约而同地齐望向殿正中一个用白布覆盖着的巨大物事。

“要不,太子殿下,臣去把它揭开来,给您瞧瞧?”不待回答,花尽欢已过去,一把扯落了白布。其实,他比赵长安还急于想看到这具刑具。想看看,三十年前名震天下的王子仁亲手所制的刑具,到底有什么特别之处。但仅仅一眼,他的脸就“刷”地变了颜色,而四肢也僵硬了。看他那样,如被雷殛。

赵长安忙道:“花先生,快转身,来这儿坐。”

“是!是!是!”花尽欢梦游般转身。望着他那顺鼻翼两侧涔涔流淌的冷汗和死鱼般定住的眼珠,赵长安心里叹了一声,等他坐定,方道:“等下行刑时,你就回避吧……”

“又不是高手过招,有什么好看的,臣当然不会看!”脸色已恢复过来的花尽欢深为自己方才的失态而羞恼。赵长安微微一笑,端起茶盏,吹开浮在上面的一片茶叶,啜饮了一口。看着他那闲雅从容的姿态,花尽欢心中一酸,眼前浮现出另一个人的影子,一个如他一般俊逸、一般高贵、一般淡定的人的影子。他的牙不由得咬了起来:“太子殿下,您恨不恨臣?”

“恨?”赵长安惊诧抬眼,不明何以就这片刻间,他的眼神又如此狞恶。

花尽欢道:“臣为了钱和女人,先出卖太子殿下,后又出卖了文宗景皇帝,莫非……您心里,就一点都不恨臣?”花尽欢期待他眼中显出对自己的憎恨、鄙夷、厌恶,甚至是冷漠。可是,他失望了,对方的目光安详沉静,清澈如水,没有一丝杂质。

“我知道,花先生不是为了几个小钱和女子就出卖人的人。”

“哦?”花尽欢一愣。

赵长安道:“花先生之所以如此,定是别有隐情。只不过,一时间我还没想出,那会是什么。现在想来,四年前的夏天,金龙会之所以那么快就得知我回到川头,这消息,是花先生您透露的吧?”

“是!”

“第二年春,在太白峰刺杀我的那六个人,他们的‘丽人行’步法,也是你事前就教会他们的?”见他点头,赵长安眼中掠过了一丝忧伤,“是不是我在对待花先生的什么事上做错了,花先生才会这样?”

花尽欢道:“第一桩事,太子殿下没做错什么,要说错,那也是文宗景皇帝做错了!”

赵长安目光一闪:“我明白了,十三年前,爹不该把你抓来,强迫你做我的侍卫。”

花尽欢恨声道:“花某自由自在惯了,可你爹却硬逼着我做你的侍卫,还要我传授毕生的绝学给你。我虽无奈答应了他,可想我花某是什么人,竟被强逼着降志辱身,做了一个奴才!这口气我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是以就有了川头朱宅的血案!”赵长安痛楚皱眉,“仅仅为了这个,就害死了两名无辜的妇幼。第一桩和我爹有关,那第二桩,就该跟我有关了?”

花尽欢道:“是。你知不知道,当年,你爹让我臣服的手段是什么?三十年前,我初涉江湖,一心只想着干一番轰轰烈烈、可名垂后世的伟业出来。但很快,我就遇到了一个女人,一个改变了我一生,也害了我一生的女人。当时,我是真心爱她,我爱她爱得神魂颠倒、死去活来。可就在我放弃了雄心大志,要带着她一道归隐深山、白头相守时,这个我最爱的女人,马上就要成为我妻子的女人,却突然不见了。”

赵长安眼中现出了同情,因为他也曾经历过同样的事情,经受过同样的震惊、茫然和痛楚。只有他才明白,当突然间,发现自己将要倾注一生去爱、去呵护、去与之携手百年的爱侣不辞而别时,那种心痛如绞、直欲发狂的滋味。

几欲疯狂的花尽欢跑遍整个大宋境内,最后终于找到了她。“呵呵呵!”花尽欢仰天惨笑,“这个女人,居然已经成了皇贵妃,文宗景皇帝的父皇最为宠爱的女人!这个贱货,她居然一点都不羞愧地告诉我,她虽然爱我,可却过不了那种平淡清贫的苦日子,是以,她就选择了金钱和权势。”

听了那厚颜无耻的话,悲痛、绝望、愤怒的花尽欢当时就想把她掐死,然后自尽,可女人却叫出她的儿子来救她。只看一眼,花尽欢就明白,那是他的儿子!他在这个世上,唯一的一个儿子。然后,女人眼泪一把、鼻涕一泡地对他说:“花郎,你现在应该明白了吧?为什么我要入宫?因为只有在这里,生儿才能穿上这么好的锦袍,系上这么漂亮的宝带,簪上这么华贵的玉冠,吃上这么精美的食物,住上这么气派的宫殿!可我要是跟了你,那生儿岂不是也要像你现在一样,穿件麻布衣服,拿根粗布系腰,睡在四面漏风的土坯房里,一天三餐都吃青菜糙米?你要是真的爱我,爱我们的孩子,那是不是就应该多为我们娘儿俩想一想呢?”

推荐热门小说缘灭长安,本站提供缘灭长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缘灭长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惊待解天刑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碧血天地红
热门: 惊天诡鼎 奥杜邦的祈祷 倒计时 爱因斯坦的预言 心理追凶:血泊之下 楚留香新传3:桃花传奇 女法医手记之破译密码 耳语娃娃 碎便士 燃烧的电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