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覆地又翻天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夜半私语时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惊待解天刑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皇帝突然想起,赵长平早就被废,圈禁在东宫的后院,他这时怎么可能到这里来?赵长平居然不像从前一样回避他凌厉的眼神:“哈哈,今晚七夕,宫人们望月乞巧,都睡不着。我也一样,干脆就到这儿来,也想向皇上乞一点儿巧!”

皇帝冷眼一斜,轻蔑地道:“呵呵,原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可是……弑君篡位的大逆之行,天底下也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犯的,你不觉得,就凭你的那点子微末道行,想犯这种大罪,还嫌太嫩了点儿吗?”

“哦?是吗?”赵长平施施然看了看尹梅意安详的遗容,连连咂嘴,“啧啧啧,果然美绝人寰,只可惜死了。本来,我还想在登基后,把她收做我的一个才人呢……”

皇帝怒气勃发,叱令他住口。赵长平根本不怕:“那么绝色的美人,也难怪皇上会把皇后之位一空就是二十七年,只为了等这个永远也不可能来的女人!”

皇帝被他轻佻的语气、神态气得面色铁青,急传花尽欢。花尽欢应声而入,但他对赵长平突然现身殿中似乎并不惊奇。皇帝命他将赵长平拿下,但花尽欢面色如板,立在原地,一动不动,对谕旨置若罔闻。

皇帝怒喝:“你怎么还不动手?”

“动不了啦!”赵长平嘶嘶地笑,“如果父皇也像他一样,收下了孩儿送的几十个绝色美人的话,父皇也会动不了的!”他慢步走到一张椅前,姿态潇洒地一撩袍襟,坐下。皇帝错愕不已。

“父皇送他的,不过是买笑的千金,可孩儿的法子,却更直截了当!”赵长平睥了形容猥琐的花尽欢一眼,“花尽欢,我送你的绿嫔,怎么样啊?”

认识赵长平的人都知道,绿嫔是他最宠爱的一名嫔妃。花尽欢的腰越发弯得厉害:“嘿嘿,谢皇长子的恩典,她令臣非常满意。”

皇帝冷眼旁观,神色镇静,但心里已隐隐地生了不安,这不安,不是为自己,而是为才被送走、不能动弹的赵长安。

赵长平道:“一个人既能出卖他的第一个主子,那再出卖他的第二个主子,也就再稀松平常不过了。这个道理,想来父皇要比孩儿明白。”

“孽畜!你以为,就凭你和这个贪财好色的无耻小人,朕就会怕了吗?以你的那点子斤两,想跟朕动手,实在是滑稽,你竟然只靠着这个小人,就想篡位夺权,朕看你真是想当皇帝想疯了!”

赵长平轻摇折扇:“哦?父皇以为,儿臣今天晚上要靠他?”他笑了,对垂手肃立的花尽欢沉声道,“出去!我今晚上不靠任何人,也一样能让父皇输得心服口服!”

看着他那骄狂模样,皇帝心里不由得一阵发冷:以他的武功,对付赵长平,那可真是不费吹灰之力,可不知为何,他却有一种浓重的不祥之感。他尽力抑制自己,不去想这些。高手过招,一丝一毫的疏忽分心都会带来致命的后果,这是他刚才才对赵长安说过的话。

他慢慢站起:“多说无益,动手吧!”赵长平坐在椅中,潇洒地笑:“跟父皇动手?儿臣哪敢呀?且父皇早就中了儿臣的招了,您这时身无还手之力,还能跟儿臣动手吗?”

皇帝一怔,但未等细思这话中的深意,口口声声说不敢跟他动手的赵长平却忽然动了!他左足一撑,跃起两丈,折扇疾挥,在半空虚虚划了个弧形,扇尖直击皇帝前胸,正是“天阳擒龙手”的第七式“龙潜深渊”。皇帝只随便瞥了一眼,就冷笑了,轻蔑已极的冷笑。他不闪不避,这种身手,实在是不值得避!

他掌一翻,向左一切,中、食、无名指向前,余下二指合拢,如下围棋时推动一颗棋子般向前一戳。这一式,分寸、方位、速度、力道、时机都拿捏得极其精妙。赵长平身在半空,再想变换身形闪避已然不及,而皇帝这致命的一戳,已到了他的心口。

那骈起的二指成龙形,疾如惊风,快逾闪电,就在这瞬间,折扇仍距皇帝前胸有三寸之遥,但赵长平已能感觉到自己心口那一戳的凌厉杀气已疾刺而至。虽隔着三层衣袍,仍像柄快刀般刺入,他心脏一阵剧痛,当即眼前发黑,就要晕厥。可就在这电光石火的一刹那,皇帝突觉一阵酸麻感倏地从腰间升起。

这一阵酸麻感是如此迅疾强烈,弹指间已传遍了全身,而自己已触到赵长平心口的右指指尖所贯注的深厚真气,刹那间已消散得无影无踪。

“啪!”半空中两条人影乍合即分,皇帝凌空向后飞跌,撞在床沿,然后摔跌地下,身子软软地斜倚着,像个被掏空了的麻袋。而赵长平则在空中轻盈转身,折扇一挥,如跳舞般,动作煞是灵动优美,又坐回了椅中。

变生不测,皇帝惊怒交集。赵长平微笑:“父皇,瞪儿臣干吗?您该瞪的,是那个您一万个瞧不起,连眼角都不想瞟他一眼的贪财好色的无耻小人,花尽欢!”

其实刚才,在混乱中封了皇帝穴道的不是游凡凤,而是花尽欢。他先点了皇帝的穴道,再在为他解穴时,顺便按了一下,他的手法十分巧妙,只要皇帝一运转真气,奇经八脉马上就会阻滞,不但内力丧失,而全身穴道也会自行被封。所以,赵长平刚才才说皇帝已中了他的招数了。

愣了半晌,皇帝神色惨然,但随即就哈哈大笑了:“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只恨当年太手软,没早早翦除了你这个阴险狠毒的畜生!”

赵长平已无法自制:“阴险?狠毒?还不都是被父皇您给逼出来的?打从我懂事的那一天起,就没见您拿正眼瞧过我一眼,更没见您对我笑过。虽然我是您的皇长子,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可在您眼里,我却永远也及不上那个王世子的一根小手指指尖!那个人算什么?一个私养杂种!一个见不得人的野货!可是,打小,他过的是什么日子?锦衣玉食,高贵尊崇,起居服御都像个皇帝,而我过的又是种什么日子?残羹剩饭,破衣烂衫,就像条被抛弃的野狗,不,就连野狗都不如!你为那个杂种请最好的师傅,找最好的宝剑,你听听,你都叫了他些什么?年儿?嘿嘿,年儿,你什么时候也这样叫过我一声?现在,你居然要让那个野杂种来承继帝位,乱我大宋的血统……”

“够了!”皇帝厉声打断,“野杂种?到底谁才是野杂种?”皇帝斜睥面色突然阴晴不定的赵长平,“你以为,你还真是朕血统纯正的皇长子?二十四年前,朕何以突然对你娘,那个淫贱的女人施以严惩?那是因为她不守妇节,秽乱宫闱,竟跟赵裕仁私会,生下了你这个野种!这事她瞒了朕整整五年,可毕竟纸包不住火,还是让朕得知了真相,这才把她和你撵到了那间小破屋里去,本打算第二天再行处置,可这贱人自觉羞愧,当夜就自缢了。这样倒也好,省得朕再动手!你竟敢骂年儿是野种?你算什么皇子?朕的长子?你才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种!”

赵长平怔在当地,面如死灰,良久,嘴角一牵,居然笑了:“天纵英明的父皇,直到今夜,直到现在,您才说出真相,就不嫌太迟了点儿吗?其实,二十四年前的那天半夜,娘在吊死之前,就把什么都告诉我了!我当然不是圣上您的亲生儿子!赵裕仁,他才是我的亲生父亲!”

二十四年前,恐惧、无助、孤独的赵长平就站在地下,看着万氏解开裙带,搭到房梁上,把脖子伸进了绳套里。

在蹬倒那张凳子前,她拿那种鬼一样的眼睛瞪着他,拿那种鬼一样的声音对他说:“平儿,你一定要记住娘的话!你不能让娘白死,你一定要当太子,当皇帝!不然的话,娘就变成个厉鬼,夜夜都来找你!”

看着半空中母亲的身体一来一回地晃悠,从那一刻起,赵长平就下定了决心:今生今世,无论受什么样的罪,用什么样的法子,自己也一定要听娘的话,当太子,然后再当皇帝!

“真是可笑呀!赵裕仁的儿子做了父皇的皇长子,而父皇最心爱的儿子却成了宸王世子。哈哈哈……”鸱枭般的笑声隐隐传到殿外阶下,令所有等候的人听了无不汗毛竖立。

皇帝凝视赵长平,一缕寒意从足底直蹿全身:“原来,你早就知道真相!天哪!”他仰天痛呼,“朕好糊涂哪!当年竟会对一个五岁的小儿下不去手!养虎遗患,终于酿成了如今的这场巨祸!”

“巨祸?父皇您把儿臣看成什么人了?儿臣怎会有父皇您说的那么差劲?天下交给孩儿,父皇只管放一万个心,儿臣自问有能力把我大宋的江山社稷治理得比秦皇汉武、唐宗宋祖都更强盛富庶百倍。您在地底下只管好好儿地看着吧,儿臣会证明给您,还有这天底下所有的人看!”

“是吗?”皇帝凄凉地笑了,“既然朕马上就要龙驭上宾了,在撒手人寰之际,有一个请求,望朕的皇长子,明日一早的嗣皇帝能够允准。”

赵长平一愕,在他的记忆里,皇帝还从未这样低声下气地求过谁。他以为皇帝是想与尹梅意合葬,他当即抬出祖制礼法一口回绝了。尹梅意将与赵裕仁合葬一穴,而皇帝会和马上被迫封为文德皇后的万氏同葬。赵长平佩服极了自己,不是天纵英明,怎么能有这么妥帖的处置?报复竟能带来这么痛快舒畅的感觉,他浑身热血奔涌,飘飘欲仙,等着欣赏皇帝痛苦绝望的表情。

但皇帝的表情非常平静,甚至可说是漠然,他的请求,竟是让赵长平一索子绞死赵长安,给他一个痛快的死法。

赵长平一愣,盯视皇帝,神气极其古怪,片刻之后,“哈哈哈”捧腹大笑,似听到了天底下最最滑稽的笑话:“一索子绞了他?”他笑出了眼泪,“我被他折磨了这么多年,天天吃不下,睡不好,今天好容易老天开眼,教他落在了我手里,父皇您……您却要儿臣一索子绞了他?”

疯狂的笑声中,皇帝浑身冰凉:“你莫忘了,他曾三番五次地救过你!”

“三番五次?”赵长平翻了翻白眼,攒眉苦思,“有吗?有那么多次吗?除三年前,他神志不清时发过一回癫外,儿臣还真是想不起来,他几时又曾救过儿臣?”

皇帝气极:“你以为十三年前的冬夜,朕真的分不清,是谁偷吃了那块福祚?”赵长平一怔,脸上闪过了一丝羞恼之色。

“四年前,又是谁在金城外的玉桂山庄,救了那个误落辽国太后之手,差点就要被用来勒索朕钱财的人?”

“哼,他曾答应过,不向父皇您透露半个字,可暗底下还是全告了黑状!”赵长平咬牙切齿。

“呸!狗眼看人低!你以为,他跟你是一路货色?天天就忙着干这些阴暗见不得人的勾当?难道他不说,就不会有别人禀告朕?”

“不管见得人见不得人,反正,成王败寇!现在是我赢了!”赵长平轻摇折扇,“该怎样处置这个大逆不道、意图篡位谋反的乱臣贼子,已不劳父皇费心了!”转头高声叫道,“来人啊,把金屑酒呈进来,恭送皇上升天!”

九龙缕雕的黄金酒盏,醇香甘美的太液酒水,在烛光映照下,折射出瑰丽绚烂的光华,那璀璨诱人的琥珀光,令人一见,只觉荡气回肠,心驰神往。赵长平将长柄黄金小勺放入盏中,轻轻一搅,沉在盏底的金屑就都飘泛起来,上下左右地沉浮转动,酒液立刻金光闪烁。

金屑酒,皇帝才可享用的御酒,夺命的毒酒!就是亲王,在获罪赐死时也不配饮用。望着那星星点点惑人的金光,皇帝绽颜笑了:“三十年来山河,五万里地家国,原来,都不过是南柯梦一场!而今,春梦既醒,我又何须再淹留?只是,我的这一场春梦,却害了梅意,也害了年儿!”他端起金盏,徐徐饮下毒酒,神情平静而又怅惘。就在这一瞬间,他耳畔又响起了悠扬婉转、清幽动人的玉笛声,眼中一又见到了袅袅婷婷、循笛声而来的玉人……

她伫立在一株月影斑斓、花荫匝地的杏花树下,长发及地,冰肌胜雪,身后,朦朦胧胧,仿佛有淡雾萦绕,轻云伴随。一阵清风徐来,拂动了流水边、花树下、月影中玉人的层层衣袂,飘然飞举,令得那人儿犹如一个渺茫的春梦般,刹那间,牵动了东京少年那颗孤独寂寞的心,勾起了他无限的柔情,引发了他无尽的遐想……

皇帝痴望正向自己含情凝睇微笑的爱人:“梅意,等一等,我马上就带着年儿来陪你,一道去往那无思无苦的地方,一家人过那快快乐乐的好日子去!”

时正酷暑,明亮刺眼的阳光下,树丛中那一阵阵周而复始、无休无止的蝉噪声,吵得人心烦意乱。东京城东二十里大慈恩寺后院禅房中,宁致远烦燥地踱来踱去,他嘴唇干裂,眼中也布满了血丝。

昭阳怜爱地看着丈夫,她眼中也同样满是血丝,形容亦如丈夫一般焦躁,甚至比他还焦躁,双眼都凹陷下去,显得一双大眼睛越发地大了。

见她进来,宁致远停住脚步,焦急地问:“小马回来了?三弟有消息了?”不等回答,就沮丧地摇了摇头,跌坐椅中。就是一个傻子,只须看一眼昭阳那样子,也知没有任何消息送来。

昭阳柔声安慰他:赵长安不过才五天没派人送信来,许是宫里太后的病又有了反复;何况,马骅、章强东已领着会中兄弟赶进城去打探情况了;张涵也很得力能干,有他们内外照应,赵长安肯定不会有事情的。

听了劝慰,宁致远越发焦躁。也难怪他方寸大乱:赵长安不送信来,马骅、章强东也一去不回,他昨天又派西门坚等人去找他们,不料回报说五天前的半夜里,东京的十二座城门全都关闭,禁绝一切人等出入。西门坚冒险从永嘉门缒进去后,只飞鸽传书送了一张纸条出来,说全城戒严,士兵封锁了所有街道,大小商铺关门歇业,通往宸王宫的所有道路严禁通行。他正设法和马骅、张涵联络,看看城中究竟发生了什么大事。

宁致远起身,又开始在地上疾走:“要不是你已有了八个月的身孕,行动不便,我真想亲自去一趟,看看到底城里发生了什么事,以至于三弟、小马、西门大叔他们都不递一点消息出来?”

昭阳比他更焦急,但见他这样,也心疼不已:“你这样不吃不睡的瞎折腾,顶什么用?没消息也总比有坏消息强呀,平常你一向最稳得住,怎么现在却这么蝎蝎虎虎的?”

宁致远心烦意乱地摇了摇头,正想劝妻子回房歇息,忽听门外脚步声杂沓:“少掌门,小马、章老堂主他们回来啦!”

他大喜,一步就向房门冲去,不料一人已从门外奔了进来,两人收势不及,迎头撞了个满怀。宁致远一把抓住对方胳膊:“小马,三弟在哪儿?他跟你们一道回来啦?”

没听见回答,宁致远心中奇怪,抬头,见马骅满面尘土,脸色蜡黄,最可怕的是那双眼睛,充血红肿,状如疯癫。他心一沉:“小马,怎么回事?你倒是快点说话呀!”用力摇撼马骅,恨不能给他两个大耳刮子,好让他开口。

马骅怔怔地道:“少掌门,不好了,太子殿下……太子殿下,他,出大事了!”话方出口,昭阳轻呼一声,就往后倒。宁致远、马骅忙伸手扶住,幸好她并未昏晕,只是身子发抖,连连追问马骅赵长安出了什么大事。宁致远让她先回房歇息,有关赵长安的详细情形等一下他会告诉她的,但昭阳用力摇头,执意不走。

“昭阳!你这个样子,小马怎么敢说?快回房去!”昭阳从识得宁致远,还从没见他这样声色俱厉地对待过自己,心知他是挂念自己的身体,不忍让自己再受刺激,遂依顺地由一名仆妇扶出了房去。

这时,章强东、西门坚等人才慢腾腾地蹭进来了,人人面色灰暗,如丧考妣,都低了头不说话。一看他们这副模样,宁致远怒火上撞:“出气呀,到底出什么事了?都哑巴了?”

章强东从怀里掏出两个明黄卷轴,递给他。他接过打开一看,是两道圣旨。第一道上书:

敬天昌明英武睿智文德圣功至仁至诚纯孝章皇帝建元二十七年七月八日上谕:

朕忧烦国事,圣躬不豫,今既已大渐!皇长子长平秉性仁孝聪、明,岐嶷颖慧,克承宗祧,居心孝友,人品贵重,深肖朕躬,朕于诸皇子之中,最为钟爱,自幼抚养宫中,恩逾常格,其必能钦承付托,克承大统,现著立为嗣皇帝,继朕登基,即皇帝位。钦此!

第二道圣旨是:

敬天昌明英武睿智文德圣功至仁至诚纯孝章皇帝建元二十七年七月八日上谕:

现有大臣上奏:皇太子长安,宫舍殿宇穷极华靡,饮食器具备求工巧,跋扈不臣,种种悖谬,咆哮狂肆,目无君上,悖逆情形实堪发指。其罪大恶极,莫此为甚,逆天悖义,德行败坏,谬险谲诈,阴险恶毒,僭越不臣,觊觎帝位,包藏祸心,欲图谋逆之事,悖逆不敬,靡思僭窃之愆,辄肆窥觎之志,性残忍甚于虎狼。朕甚痛恨之,查其骄奢罔实属罪不可逭,为国法所不宥!现褫去其太子位,贬为庶人,交刑部会同大学士、九卿、翰、詹、科、道严行议罪,并由嗣皇帝处置。

其大逆不道之行,已属万恶至极,不配再为皇室宗亲,现将其逐出宗室,改姓为桀,名枭,生生世世,永不撤消。钦此!

宁致远头脑轰鸣、手足俱颤,勉强坐到椅中:“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马骅道:“五天前深夜里,京城殿前司三司的两万多人突然包围了宸王宫,禁绝出入,如有违者,格杀勿论!我和章伯伯、朱大哥第三天赶到东京城外时,城门就已经关闭了,后来还是朱大哥一百两黄金买通了守城的一个佐官,这才进去了,可宸王宫却无论如何也进不去。第四天西门堂主也来了,可还是打听不到一点消息。那街上到处是兵,不准人走动,跟座空城一样。直到今早,张堂主才从一个翰林院编修那儿花三千两黄金,弄到了这两道圣旨,眼看着再留下去也没用,又怕少掌门你惦记着急,我们就都赶回来了。”

宁致远手捧圣旨,只是发怔,却听外面脚步声疾,一人满头大汗地冲了进来。众人抬头一看,是张涵,他不及擦拭额上汗水:“老皇帝死了,赵长平已当了皇帝,明天一早就举行登基大典。”

“三弟呢?”

张涵垂下了头:“听说被关在天牢里,有重兵看押,还……”他声音发抖,“被抽去了手筋脚筋,废了功夫!”众人如雷轰顶,宁致远身子一晃:“这消息怎么来的?确实吗?”

“属下把城东的一座大宅子送给了天牢的管狱押司,是他亲口告诉属下的。他还说,等明早举行完登基大典之后,就要把太子殿下在狱中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宁致远用力撑扶桌面:“为什么不在刑场处决,明正典刑?”张涵又举袖,这次拭的却是满眶热泪:“赵长平怕有人劫法场,所以就在狱中行刑。直娘贼,这个禽兽,真正禽兽不如!”

宁致远强迫自己定下神来:“事情紧急,不能耽搁!章伯伯,你发布我的命令,令四海会大宋境内所有的分会堂主和弟子,除必须留下守卫的外,通通全部赶来京城;另再通传武林中所有的门派帮会,让他们各派会中好手,速来京城,鼎力相助!”

“是!”章强东一拱手,大步出门而去。

宁致远又吩咐道:“西门堂主,我跟马堂主、杨堂主、朱堂主马上进城去,你在这儿守护夫人和晏姑娘,不,你马上送她们回泰山去,不要在此逗留。”

推荐热门小说缘灭长安,本站提供缘灭长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缘灭长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十四章 夜半私语时 下一章:第六十六章 惊待解天刑
热门: 元年春之祭:巫女主义杀人事件 千门之雄 圣诞夜惊魂 真相推理师:复仇 笼鸟 崇祯窃听系统 守夜者 电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园4 天机·第三季:大空城之夜 星期五有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