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夜半私语时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今宵忆梦寒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覆地又翻天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娘!”赵长安心一酸,正欲设法岔开这个伤感的话头,忽然,“咯咯咯”三声轻响。母子二人一怔,不约而同地盯着那扇发出声响的殿窗。那扇殿窗,竟然真的被人连敲了三下!三声虽轻,但在这万籁俱寂的静夜之中,听来却是分外清脆响亮。

尹梅意面色大变:“他!是他来了!”赵长安一跃而起,正要冲过去,“吱呀”一声,窗子已被人从外推开了。窗外廊庑下,如水月色中,一个人着淡黄缂丝衮服龙袍,头簪帝冠,站在那里。炯炯清眸里,全没了平日那份凌厉逼人的气势,有的,只是满溢的柔情和怅惘,还有那浓得化不开的忧伤。

尹梅意低低地“啊”了一声:“嘉德?真的是你?”皇帝伤感地笑了:“梅意,二十七年了,足足二十七年了!直到今夜,直到这一刻,我才总算是明白了,当年你何以要拒绝我,让那两方玉佩永远分离!”

话音中,未见他如何动作,母子二人眼前一花,然后,就见他已站在了殿中。他注视赵长安,温和地道:“年儿,你和你娘要走了?要离开这里,离开我吗?我苦苦等了你娘二十七年,等了你三年,莫非,最后等来的就是这种结果?”

尹梅意摇头:“嘉德,你……何苦要来?你来这里,能做什么?”

皇帝却盯着赵长安苦笑:“我为何不来?来做什么?今宵七月初七,乞巧之节,我来这长生殿,夜半无人听私语呀!”

赵长安一惊,以他精湛深厚的内力,无论何人,只须走近他身周九丈内的地方,他都能发觉。可刚才他在听母亲回忆往事时,心神激荡,震惊万分,就忽略了周遭的一切动静。而皇帝的功夫亦极高,在靠近殿窗时又屏住了呼吸,是以赵长安竟未有丝毫的察觉。

他扭头,避开皇帝的视线:“皇上纡尊降贵,深夜来此,不觉着这样子做,太有失万乘之尊的身份了吗?”

皇帝亦淡淡地道:“身份?你还知道在这世上有‘身份’二字?朕有失身份?那你呢?你一跑三年,又不失身份?你是什么身份?朕的骨血,朕嫡亲的长子,大宋的国本,现在的储君!将来的天子!可你什么时候又考虑过你的身份?哈哈,现在居然还想逃!当娘的不愿做皇后,当儿子的不愿做太子!”他倏地转身,声音中已有了怒气,“朕就不明白了,究竟是在哪个地方、哪件事上,朕亏待了你们,你们就要这样时时、处处、事事跟朕作对?”

“不是我和娘要跟您作对,而是您自己在跟自己作对!您当初若是不弑父屠弟……”

“住口!”皇帝大吼,声音凄厉狞恶,显然,赵长安的话深深地伤害了他。

“你不是朕,没经历过当年的那场风波,哪知朕当时所处的情势有多么险恶?心里又有多么绝望?而在做那些‘事’的时候,又有多么无奈?”他痴望尹梅意,“梅意,你只看见、只记着我为了夺取皇位,做出的那些大逆不道的事情,可他不清楚,你却是晓得的。我当时,已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呀!那个畜生的冷酷狠毒,你又不是没领教过,我若任由其宰割,等他称帝后,你、我,哦,不,还有他!”他扫一眼不敢抬头的赵长安,“我们三个,会是多么悲惨的结局?可以断定,我们三个,都会被他凌虐得凄惨万分,也痛苦万分。至少不会像他那样,死得那么干脆利落!为了救你和我,我逼宫夺位,缢死亲弟,可……万万没想到,我虽得到宝座,却失去了你!梅意,早知道结局会是这样,当年还不如就让赵裕仁一刀一刀地剐了我,一寸骨头一寸骨头地折散了我,一点一点地剥了我的皮,让我慢慢地熬上三年五载各种非人的酷刑后再咽气,烂在那间石牢里……”

尹梅意已经状若疯癫:“求求你,嘉德,不要再说了!”

“不,我要说!若早知会失去你,日日夜夜备受这种相见不得、相聚不能、无穷无尽的煎熬,唉,真不如当年就听天由命好了,至少,那样的话,你还会记着、挂着、想着、念着我!”皇帝眼中涌出了大颗大颗的泪珠,而尹梅意已泣不成声:“嘉德,事到如今,再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至少,我要让咱俩的好儿子,这个死读书,读死书,食古不化,守规矩早把脑袋守坏了的好儿子听听,知道他的爹爹,亲爹!为了他今天能过上尊贵体面的好日子,当年曾吃过什么样的苦头,受过什么样的罪……”

赵长安心中叹息:当年父亲一点都没做错,太子之位被废,心爱的人被夺,又面临性命之忧,人生的种种打击、不幸接踵而来,在当时的那种情形下,若换作自己,就只为救心爱之人,让她不受凌虐和欺辱,也会拼死一搏的。可结果怎么又会成了今天这样?当年到底是谁做错了?先帝、赵裕仁、娘,还是……爹?还是都没错?错的只是命运?是那冥冥之中早有安排,人力无法抗拒的命运吗?想到此,他道:“就算当年,您有不得已而为之的情由,但您之后为什么要炮制出一块传世玉章来,枉害了许多的人命?”

“哼!朕称帝后打开国库,发现里面除了少得可怜的一点散碎银两外,竟然空空如也!而东泰殿保贮的所有玉玺也全没了!原来,朕英明神武的父皇和仁孝友爱的四弟早有预谋,把玉玺和所有的财富全不知移去了哪里!没了玉玺,朕成了个身份不明的皇帝;而没有银子,就连登基当月所有臣僚的薪俸朕都发不了,那些官员们凭什么还对朕三拜九叩,山呼万岁?凭什么还尽忠职守,帮着朕治理天下?”

“是以,”赵长安黯然,“您就编造了个传世玉章。一则,抛砖引玉,好让全天下的人都来帮您寻找真正的传国玉玺和惊人财富;二则,您利用了人的贪心和欲望,让江湖中人为了一块莫须有的传世玉章,自相残杀,好削弱武林的势力。这可真是个一箭双雕的好计谋呀!”

皇帝苦笑:“呵呵,那些所谓的大侠英雄,平日里口口声声地叫嚣行侠仗义,而实际上,又有几人真的行过侠、仗过义来?而他们在‘除暴安良、济困扶危’的时候,又有几个人,私心里没先为自己拨过一番小算盘?没名没利的事,天底下除了你这个傻孩子,还有谁肯做?就连宁致远,乍一看,他好像的确是个不计名利的侠士,可他现在不也是名利双收了吗?哼哼,搞点小恩小惠,收揽民心,藐视朝廷威严,祸乱天下的,不正是这些假仁假义、争名逐利的伪君子吗?朕不过略施小计,把传国玉玺更名传世玉章,甚至都懒得专门去做一块玉章来装装样子,只抛出个话头去,可笑那些英雄大侠们,就全都闻风而动了。二十七年前,传世玉章才现身一年多,武林就几乎灭绝,二十七年后,朕看那些英雄大侠们又要蠢蠢欲动了,于是就又抛出了这块狗骨头,让他们互相咬去!只是,再没想到,这次它会祸害到朕的亲人,年儿你的头上。”

赵长安硬起心肠,避开那爱怜横溢的目光:“皇上这话错了,我怎会是您的亲人?我们和陛下之间没有任何瓜葛,说真的,要不是念在往日陛下对我和娘的照拂还算……周到的分上,我此时真想手刃陛下,好为那些被陛下加害的冤魂报仇!”

“年儿!”一听他竟说出如此冷酷无情的狠话,尹梅意、皇帝齐声惊呼。皇帝一愕,不相信自己的耳朵,试探着低声问:“年儿,你……能把刚才,说过的那句话再说一次吗?”赵长安勉强控制自己,从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地往外挤:“我说,我恨不能一剑就杀了你!”

“啊?”皇帝的脸瞬间成了雪白,他踉跄后退,爱子的这句话,已如锋利无匹的一剑,狠狠地刺穿了他的心脏。半晌,他忽仰天大笑,可笑声凄惨悲苦至极,令人不忍卒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二十七年的无上尊崇,二十七年的殚精竭虑,二十七年的疼爱照顾,二十七年的苦苦等待,换来的,就是要手刃、报仇?”皇帝以手掩面,“杀我?你要杀我?为那些跟你毫不相干的冤魂?那你干吗还不动手?为什么?哦……对了,明白了,你是害怕了,是吧?因为,我是你不折不扣的亲生父亲,你再想抵赖也抵赖不掉的亲生父亲!对吧?嗯?说话呀,再接着说你那些大义凛然、气贯山河的狠话呀!说呀!”

尹梅意泣不成声:“嘉德,你……别逼他……”

“是我逼他,还是他逼我?普天之下,除了他,咱俩的这个好儿子,还有谁敢一而再、再而三地违拗、欺哄、愚弄朕——一国之君、至高无上、钦此钦尊的天子?”他怒不可遏,一抬手,一只汝窑雨过天青瓷瓶在殿柱上撞得粉碎,“当朕好欺侮?朕一忍再忍,只盼着做低服小,能让你回心转意,哈哈哈……至尊的天子,却要为了一个王世子而自甘委屈、低声下气,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的奇闻!而现在,你干脆就要逃了!”他微微笑着,上下打量爱子,“离开这里?远远地,离开名、利和欲望?想得多美呀!只须是人,只须他还要活着,就有欲望!吃的欲望,喝的欲望,睡的欲望!吃饱、喝足、睡够之后,就有想吃得更好、喝得更好、睡得更好的欲望,再接下来,就该想成名了!有了小名想大名,有了大名想不朽!这世上的人心哪一天有满足的时候?天下攘攘往来的众生,有谁不是为名利二字在奔忙?无论谁,要想在这个万般严苛的世上,让自己,还有别人,活得更体面、更有尊严、更有作为、更像个人,要达成这个最根本、最一般的欲望,没有金钱、权力,你怎么去满足这些并不算是过分的欲望?难道,你要带着你娘还有妻儿,去剥树皮、食草根、沿门乞讨、辗转沟壑?人只要活在这个世上,就是欲望的奴才!”他冷笑,“除非你死了,不然的话,你怎么带着你娘去逃离?你怎么就肯定,定能让你娘、你,还有你的妻儿衣食无忧、逍遥自在、不受胁迫、没有羞辱地过上一生?”

尹梅意拼命阻止他:“嘉德,别再说了,二十八年了,从我遇到你的那一天起,直到现在,我就从没求过你什么,今天,我就求你一次!”

“娘,”赵长安柔声阻止,“他不会放咱俩走的。不过,孩儿既然成心要带娘走,天底下,就没人能拦得住咱们!就算他是至尊至贵的皇帝,就算这殿外围了千军万马,也不成!”

皇帝笑了,揶揄地笑着,负手,用戏谑的眼光斜睨爱子:“好太子,你的功夫之高,为父早就知道,也早就想亲身领教一下了。现在,咱父子俩是不是就放手一搏,过上几招,好决一个胜负出来?”

赵长安将母亲扶靠在床上,深吸口气:“皇上,我……不想跟您为敌,可您若定要逼我,我也只能奉陪。我知道,您不但会武,且身手之高并不在我之下,念在……念在您年纪比我大的分上,我先让您十招。”

“扑哧!”皇帝撑不住了,显然,他是被逗笑的:“你要让朕十招?那十招之后呢?”

“十招之后,我……我不会再手下留情!”

“哦?”皇帝又笑了,但这次的笑容,却是道不尽的心酸凄凉,“你的意思是,十招之后,你就会杀了朕?”

“年儿,不可以!”

“梅意,别怕!”皇帝瞥了她一眼,“他伤不了我的!他也不会伤我!”他淡淡地笑,“承他的情,居然要让我十招!我赵嘉德没错爱你,也没错养咱们的这个好儿子。”

他转身,面对赵长安,脸上已无一丝笑容:“你的武功虽好,已近于完美,可是却自视太高,这是你致命的一个缺陷!须知一个人既学武功,就应该诚心静意,绝不能太过轻敌,甚至于一个三岁的孩童,你也不能低估了他。俗话说得好:小河沟里翻大船。轻敌最易造成疏忽,而当你在与敌手性命相搏之时,任何一点小小的疏忽,都会是令你丧命的根由。”他这一番话,是武学中极正的见解,“况且你若轻视对手,防守上就不免大意,对手就会乘虚而入,你在江湖上行走多年,这一点,想必你比朕更清楚。这些道理,说的不只是武功。你若能把为父的这番话铭记于心,那在你的一生之中,时时、处处、事事,都会因此而受益!”

赵长安心悦诚服:“是,我明白了!”

“其实,你还没明白!”皇帝又笑了,“你以为,高手过招,就一定是拳脚棍棒,大打出手吗?真正的高手,杀人于无形,御敌于千里,不须抬一根手指,对方就已消亡。事实上,在这个世上,真正绝顶的剑招,并不是月下折梅八式,最犀利的兵器,也不是缘灭宝剑,而是……”他瞟了神色专注的爱子一眼,“你已经明白我的意思了?”

赵长安点头:“是!您的意思是,这天底下,真正绝顶的武功,是计谋,而至坚至利的兵刃,则是心!”

“对!”皇帝嘉许地颔首,“不愧是我赵嘉德的好儿子!传世玉章就是一例,我深居宫中,足不出东京半步,运筹帷幄,就已让那些高手血流盈野,伏尸无数。但这也不过是对付庸人的一般招数,而若要对付孩儿你这般绝顶的高手,却须有绝顶的高招!”说到这儿,他笑瞅赵长安,“年儿,你早就中了我的招数,无还手之力了,难道,直到现在,你还没察觉出来吗?”

中招?尹梅意、赵长安一愣:没有呀,从他现身殿中以来,赵长安并没跟他有过任何身体上的接触,更遑论动手。难道……是下毒?可赵长安既没喝过一口水,也没吃过一点东西,毒自不会由口入,若是他令人暗地里施放无色无味的迷香,那尹梅意又怎会没有一丝中毒的迹象?

看着他那意味深长、胜券在握的笑容,一时母子二人均有莫测高深之感。皇帝端起桌上茶盏,啜饮了一口冷茶,看着爱子一脸的困惑,笑了。这时他的眼神,就是在看到自己最为怜爱的孩子,在犯了无心而幼稚的过失时,那种又好气、又好笑的眼神:“好孩子,你在这十几天里,没明没黑地伺候你娘汤药,一定很疲累了吧?看得出来,在这三年时间里,你过得也不好,身子本就赢弱,为了尽孝,又不好好吃睡,瞎折腾!唉!莫非,这些天,你就不会时时晕眩?身上,就没有倦怠乏力?”

尹梅意大惊:“嘉德,你早就对年儿下毒了?”

皇帝居然仍笑容满面:“嗨!梅意,不下毒,难不成我还跟他刀来剑往地真打呀?我若真的跟我们的心肝宝贝打成了一团,到那时候,你是想我赢呢,还是盼他输?”他笑眯眯地瞥了眼脸色开始渐渐发白的赵长安,“千里快哉风内功、飞龙在天身法、月下折梅八式,还有那柄被他一甩手就扔了的缘灭宝剑,哈哈,我要是跟他硬碰硬地真打,那才真正是脓包蠢材了,这岂是可临御天下的帝王的‘用心’之道?”

尹梅意仍不敢相信:“我和年儿的饮食,每次都经宫女亲口尝过,你是怎么……”赵长安已运过真气,却觉四肢绵软,没有丝毫内力。销魂别离花露!自己又中了销魂别离花露毒!

难怪这些天来,自己时时都会头晕目眩、四肢无力,先还以为,这是心忧娘的病情,又眠食俱废,以至心力交瘁所致,这时,他的心已明镜般清亮:“娘,毛病就出在汤药上!”

“哈哈,聪明,一猜即中!花露若放在饮食中,让宫女们吃了,暴殄天物。但那汤药,年儿每天却都是亲口尝过了才给你娘喝。你娘不会武功,喝这东西,既无害,也无益。而年儿你却每天都要喝上三口,这十几天下来,总已有五六十口下肚了。哈哈!这么多的销魂别离花露喝进去,别说是年儿你,就是神仙也只能干瞪眼!哈哈哈……”

“汤药中,放的怕还不只是别离花露吧?”赵长安恨恨地瞪着已笑得快背过气去的皇帝。

“当然,为了拖延时日,好容朕从容布置,朕还把当年赵裕仁放在父皇汤药中的那种无色无味的‘药引’也放了些许在里面。不过,赵裕仁的意图,是要制造父皇病情渐重,终于不治的假象,而朕却是要为我大宋寻一个好储君。朕这样子做,也是被这个傻小子逼的,不然梅意你的病若是一天就好了,那朕还怎么来得及立他做太子?”

赵长安胸口发闷:“无论如何,我就是不当皇太子!”

“哼,现在,这事可由不得你了!不但做皇太子,看在刚才你要让朕十招的分上,朕还要立刻禅位,让你择吉日登基,君临天下!”

赵长安、尹梅意全傻了,没料到他的心计竟是如此深沉厉害!他的反应之敏捷,下手之快,行事之周密,真正世所罕见。无怪乎当年的夺嫡之争,他虽处劣势,但到最后,却反败为胜,得竟全功。赵长安咬牙,手一扬,一枚火炮冲出那扇大开的殿窗,“啪!”在夜空中绽放出一个鲜红的“天”字。皇帝一愕,片刻工夫,就听见殿外由远而近,响起一连串的呼喝及兵器撞击声,紧接着,眼前一花,殿中已多了两个人,正是游凡凤和花尽欢。

赵长安喝令:“叔叔背上娘,花先生扶了我,我们一齐冲出去!”

“慢!”皇帝身形一晃,已挡在床前,笑容形容不出的狞恶,“想走?可以!且先过了朕这一关!”手一翻,赵长安已被他拍得飞出五丈开外,幸亏正落在一张软椅中,倒毫发无伤。几乎与此同时,游凡凤欺身上前,掌中已多了一柄长剑,可一剑尚未刺出,已急忙回撤,因皇帝的手已放在了尹梅意左肩上:“都给朕站好了,别乱动,朕倒要看看,你们四个,今夜谁能走得了?”赵、游、花三人未料事态在瞬息间急转直下,均愣住了,但投鼠忌器,却无奈其何。

皇帝好整以暇地欣赏三人脸上愤怒不甘的神色:“今夜朕已耗费了太多的时辰,现困乏了,只想回宫歇息。”眼角一扫三人,“怎么,还要朕亲自动手吗?花尽欢,先点了太子和游凡凤的穴道,然后,再封你自己环跳、合谷、膻中等穴。朕数三声,马上动手,不然……年儿,你就要做了没娘的孩子了——!”

赵长安大骇,急忙答应皇帝,只要他不伤害母亲,自己就留下不走。正当这千钧一发之际,忽听尹梅意悠悠地叹了一声:“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并立,微雨燕双飞。”

皇帝一愕:这三句词,是当年自己与她在尹府后的疏影苑里,自己脱口吟与她听的晏几道《临江仙》上阕的结句。绿萼华花树下,就要分别时,二人想象着,来年初春,两人再回到姑苏城外的寒山寺,并肩立于中庭的那株杏花树下,笑望花开,笑看花落,笑迎春燕归来。直至此刻,自己犹记得,那时她听了这三句词,低垂螓首,嫣然一笑,偷偷伸过手来,第一次,拉住了自己的手。

两人双手互牵,四目相对,一时多少浓情蜜意,尽在不言中。玉人春华远树般的清丽笑容,立刻在东京少年的心湖中荡起了一层层那终一生一世也永不会平复消散的圈圈涟漪……

此刻,在诸人俱面临生死存亡的危急关头,她为何要吟这三句词?他低头,见当年自己送与她的白玉双缠梅枝簪已被她握在了手中。她幽幽一笑,笑容飘忽、怅惘,一闪,梅枝簪已惊鸿般扎入了她的心口!

“娘!”

“梅意!”

撕心裂肺的惨呼声中,她微微喘息:“嘉德,你……就放过年儿,让他走吧!”皇帝五雷轰顶,一把抱紧她:“梅意!你这是怎么啦?”

赵长安一边猛扑过去,一边疾呼游凡凤。游凡凤纵身上前,伸指就要封尹梅意心口穴道。却见皇帝手指已然点下,但尹梅意抬手一拦:“不要……不然……我就拔簪!”三个人都不敢动了,簪一拔,心血涌流,她立刻就会气绝身亡。

推荐热门小说缘灭长安,本站提供缘灭长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缘灭长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十三章 今宵忆梦寒 下一章:第六十五章 覆地又翻天
热门: 武道狂之诗 造化之门 新世界 侦畸者 野性的证明 藏海花 死钥匙 白火 败者的地平线 被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