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杀子覆东宫

上一章:第四十七章 血泪相和流 下一章:第四十九章 哀哀莫如死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模糊的泪眼中,只见子青好像轻轻地动了动,还笑了一下。他一怔,随即狂喜:青儿没事,她只不过是受了那么重的伤,叉淋了雨,又冷又困,睡着了。哦,我不能再大声叫喊了,会惊醒她的。他柔声低语:“青儿,好青儿,不等天亮了,现在我就带你下山,回京城去。你撑着点儿,等回到王宫,一切就都好了!”说着,已被巨大的悲恸刺激得失去理智的他,抱着爱人,勉力站起。

“害我们在山底下好找,原来,殿下是跑山顶上来了!”阴恻恻的声音中,五条模糊的身影将他围牢,“人嘛,总是要死的,”一个人影嘎嘎阴笑,晃晃手中泛着寒光的钢刀,“殿下又何必那么伤心?哭得地动山摇的,倒好像怕我们听不见。既然舍不得世子妃,那……我们兄弟几个就也来做一回好人,恭送殿下上路,哈哈哈……”六七件兵器俱已高高举起,“想来世子妃还没走远,殿下一定还能追得上,到了阴曹地府,倒正好可以跟她再快活快活。”

五人慢慢围拢上来,这一次,赵长安无论如何也逃不掉了。这里是山顶绝壁,他身后是万丈深渊,他已无处可逃。除非从悬崖上跳下去,可这一次,他们就连这种机会也不会给他。因赵长平已下了死令,杀了他,然后提头来领赏!

五人齐踏前一步,唇边都露出了一丝微笑。办完这最后一桩差事后,太子的封赏已足够他们锦衣玉食地享受一辈子了。就像眼前将死的这个人曾经享受过的一般,从此不必再去过那种心惊胆战、刀头舔血的亡命生涯了。

黢暗的夜色中,比闪电还要亮的光一闪,那是七件兵刃挥出之际发出的光。凌厉的杀招,狠辣的出手,完美的配合,不留余地的攻击,天底下,没人能躲得过五人联手的一击!

单刀劈出的一刹那,五人的头领已在后悔:不该让老秃去斩赵长安的脸!双钩一挥一错,会把他的脸搞得血肉模糊,无法辨认。到时,如何向太子殿下交待,这颗面目全非的头颅就是赵长安?但不容他多想,七件兵刃已要斩中赵长安。

但五人却微微一愣,他们仿若听到了一声自遥远的某个地方飘来的清冷的叹息,随即,五人眼前便有一痕水气飘起,伴着这痕水气的是花,万千树清丽如梦、美逸如云的花,不是杏花,而是梅花!在五人眼前,在如银的月光下、昏暗的夜色中,静静地绽放!

瞬间,万千树清绝、丽绝的梅花,一层层、一树树、一片片、一丛丛,绽放出在这个世上无以伦比、美绝人寰的姿韵。但在这美轮美奂的万千花树之间,却有一痕清冽的水气在缭绕。这一痕水气,隐隐的,淡淡的,若有似无,是被寒风吹斜的雨丝吗?那么惆怅,那么凄伤,那么无奈,透着彻骨的悲苦和哀凉。

紧接着,正被这平生从未见过的美景所迷醉,被那深入骨髓的悲苦所黯然的五人,均觉咽喉已被这种悲苦轻轻地抚触了一下。犹如午夜情人充满了柔情的指尖,又似远方高楼上那一缕渺茫的歌声……

这就是“月下折梅八式”予人的沉醉,销魂的沉醉!这就是世间无两的缘灭剑拥有的温柔,致命的温柔!

世间无论何人,只须看到这万千树美逸如云的梅花,和那在花树间萦绕的一痕清冽水气,便再没有了忧伤,辞别了孤独,更远离了痛苦。有的,仅仅是那一抹令人痴迷、沉醉、销魂的怅惘和清凉。

六个死人凌乱地横在地上,浓烈的血腥味弥漫在清冷的风中,让人窒息。但赵长安无所谓见,无所谓闻,只抱着爱人,僵直地跨过这些尸体,往山下行去。

才出去不远,他就被块山石绊了一下,身一倾,子青就要脱手。他大惊:啊哟,不能撒手,那样会摔痛她的!急忙搂紧子青。于是“砰”的一下,他自己重重地摔倒了。这一来,背上和左肩的创口又流血了。但他并不觉痛,先忙看子青:“青儿,我没摔疼你吧?”见她面色虽然苍白,但却十分安详,唇边挂着一丝笑意,这才舒了口气,心想:青儿睡着了,自己得小心些,像方才那样莽莽撞撞的,若再摔上一跤,弄醒了她,那可怎么得了!

于是,他小心翼翼地留神脚下,绕开那些坑洼不平之处,同时,还要时不时抬头,看一看那些饱蘸了雨水的花枝,以防积雨滴下来,打湿子青单薄的纱裙。这一来,费的工夫可就多了。就这么深一脚、浅一脚地,直待东方天边一丝晨曦显露,他才走到了半山腰。

饶是他万分小心,还是又摔了几跤,还好,每次都没摔到子青,更没将她惊醒。他虽早已疲惫不堪,但当人到了极累、极痛苦、极虚弱时,反而却不觉着累,不觉着痛苦,也不觉着虚弱了。他只是紧赶,想快点儿回王宫去,等回到王宫,就好了!

正吊着一口气挣命时,路边似有人在唤他。他侧耳,是风声?苦笑摇头:唉!今夜自己得与青儿重逢,太过欢喜,却误把那风过花林声当作是人。这时,声音又响起来了:“殿下,歇歇吧,这样赶路,不累吗?”

又是风声!他不理会,仍笔直前行。唤他那人一怔:咦?怎么啦?他居然会听不见自己的声音?

其实,方才当赵长安离他尚有百步之遥时,他就已望见赵长安了。他早算定,若要逃离,赵长安就只能走这条唯一的下山之路。是以,他并未上山去搜,而是守在这儿,以逸待劳。同时,又安排了二十名好手候在山脚下。谅赵长安再厉害,也决计不可能过得了自己的这一关,就算他冲过去了,山脚下还有二十个人在等着他呢!

尽管一切如他所料,当赵长安才一出现时,他仍吓了一大跳。一时不敢确定,这个头发披散,满身泥浆血污,眼神狂乱,怀中抱了个死人,一步一跌正向自己走来的人是谁。反正,无论怎么看,这个状若疯子,濒于崩溃边缘的人,都不是赵长安!

他以前见过赵长安,即使是在他最沮丧、颓废、绝望的时候,亦是风姿高雅,气度雍容。可……那人怔怔地看着对方呆滞地向自己走来,他根本没看见自己!若不是自己赶快往旁迈开一步,他就要撞上自己了,然后……他就过去了。

他不禁贸然开口,叫了一声,可见赵长安不过犹豫了一下,复又前行。一时间,他倒疑惑了,这是玩的什么名堂?莫非……蓦地一惊:他早就发现自己了,故意装出这么一副狼狈万状的样子来,好诱自己轻敌上当?可……自己若就这么放他走了,却似乎更加的不妥。他心一横,不管了,今天就算两人同归于尽,但日后江湖中一提起来,能与赵长安浴血死战的,竟是自己,能留下这万世不移的名声,就是死也值了。

一念及此,他不再踌躇,“呼”,一记大力开山掌疾拍赵长安后背,这一掌只用了五成的力。在出掌的瞬间,他心又虚了,怕对手会借力打力,反击自己。

但这一掌顺利极了,“啪”,如击败革,赵长安往前飞跌出两丈远,在半空之时勉强侧身,右肩肘撞地,然后“吧唧”一声,摔在一摊泥水中。

那人一愕之余,大喜。从这一掌中,他已察觉对手绵软虚乏,的确是油尽灯枯了。见对手在泥泞中挣扎,慢慢撑起身子,还喃喃地说着什么,凝神一听,竟是:“青儿,你看我多笨,又摔了一跤,还好,没摔到你。”

他大奇,上前两步,试探地问:“殿下,您看不见老夫吗?”却见赵长安侧耳,望着一株在晨风中簌簌轻摇的杏花树,笑:“唉,这山上的风真大,老往我的耳朵里灌!”举起污脏不堪的袍袖,小心去揩子青脸上的一点儿泥迹,“我怎么老是会惹得你哭?好青儿,莫再哭了……”

“嘭!”那人狞笑,一脚踹中跪坐的赵长安。赵长安倾倒之际,一口血喷了出来。他虽倒下了,双手却仍牢牢地抱着子青,且仍十分小心地不让她的头触到泥水。

那人不禁停手,他虽惧怕赵长安,但所惧的是他高超的武功和无双的智计。是以在奉命来截杀赵长安时,已存了必死之心。但未料到,赵长安竟已成了这副模样!他一生中杀人无算,而为了完成主子交付的差事,再狠毒阴险的手段他都使过,妇人、小孩也没少杀。但望着此时脚下侧卧泥浆中,已与白痴毫无分别的赵长安,他却下不去手了:这样左一掌、右一脚地殴辱一个无一丝还手之力又神志昏聩的将死之人,算什么本事?

他颇觉气沮,一踢赵长安:“喂,起来,亮你的缘灭剑,用你的‘月下折梅’剑法,跟老夫像模像样地较量!发癫当不了死。”

赵长安痴望子青,一言不发。

“再不起来,老夫就卸掉你的膀子!”那人挥舞长剑,作势便要斩落。

“哈!好了得的身手呀!原来,当今天下武功第一的,并不是赵长安,而是陆擎天陆大侠!”

那人一惊,身形陡振,长剑疾划一个大圆圈,护住身前五尺处,同时已向后飞掠三丈:“谁?滚出来!鬼鬼祟祟的,算什么好汉?”

“我当然不是好汉了,好汉才不会左一脚、右一脚的,猛踢一个快死的白痴。”

那叫做陆擎天的杀手游目四顾:周遭静寂无声,清冽的晨风中,只有万千花树在簌簌轻摇,一阵风过,离枝而飞的万千花瓣漫天而舞,飘飘洒洒,如当空下了一场花雨,那风致,说有多美就有多美。

陆擎天比刀刃还要锋利的目光,在树间枝头、草中石后一寸一寸地搜索,他暴喝:“滚出来!”

无人应声。他深吸一口气,猛然前扑,一剑疾刺赵长安咽喉。夜长梦多,不能再心慈手软了!

但就在剑尖刚至赵长安咽喉前三分处时,一团黑影“呼”地直奔他手腕。陆擎天一剑刺出之际,已高度戒备,此时冷哼一声,剑尖反撩,已到了赵长安的额头,剑尖距赵长安的喉咙尚有三分,可距他的前额,却只有一发之隔!

但黑影竟也当即改变方向,突然下沉,“啪”,铁器相击,陆擎天虎口剧痛,再看时,自己的长剑已只剩下剑柄、剑锷,剑身已不翼而飞!

他大喝,掌力疾吐,剑柄、剑锷疾砸赵长安脑门,蕴含了他十分内家真气的剑柄、剑锷,此时力道之狠,已不下一方重逾万钧的巨石。只须砸实了,赵长安的头颅就会粉碎。他抛出剑柄、剑锷的同时,双足猛踹赵长安胸腹。这一连串动作,快似闪电,疾如惊风,今天,一定要杀死赵长安!这是主人的命令,他还没有过完不成命令的时候!

在陆擎天的大喝声中,一道灰影一闪,紧跟着他的双足被什么物事一托,身子已不由自主地向一侧倾倒。但他反应奇快,身形离地尚有六尺,便一掌击向灰影,同时左手一拍一株花树,凌空转身,飞掠四丈,已稳稳地立在了一块青石上。

这时,他方见一个灰袍中年人站在赵长安头旁,看着自己。他虽然在笑,但一双眼中却满是厌恶轻蔑。他身后,还有三四十人——装扮各异,形容不同,但人人俱英气勃勃,精神抖擞。

陆擎天怒问:“你,你们什么人?为什么要救这个大魔头?”

“嗯?”中年人一怔,“救你?没有呀!”

陆擎天怒极:“你?”

中年人犀利的目光一闪:“看来,陆大侠好像有点儿不高兴,不太喜欢大魔头这个称呼。可看阁下刚才的所作所为,我倒以为,大魔头这个称呼配陆擎天陆大侠你,真是再合适也没有了!”

陆擎天咬牙冷笑:“老夫是大魔头?”

“是啊!除了大魔头,又有谁会对一个重伤晕迷的人,左一脚、右一脚地踢个没完?”

陆擎天眼珠一转,自道之所以如此行事,是为了替义兄谢赫清报仇。对赵长安这种大魔头,犯不着讲什么江湖中的道义规矩。中年人冷笑,先不理他,令众弟子速将赵长安送下山去救治。

“是!”七八人抬起赵长安、子青,拔步下山。陆擎天又惊又怒,便要阻拦。

中年人迈前一步,看似随意,却已拦住了他的去路:“陆大侠,莫急,莫看他们走了,等下,殿前司、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三衙的数千官兵,还有六部九卿的百官,就都要赶来这里,陪你一道,聊那诛除恶魔的大道理了。”

“你?”陆擎天大惊失色。“哦,对了,我还忘了。”中年人屈中指一敲额头,“皇帝老儿也要来,御驾启跸,本是件很麻烦的事,可他好像特别特别宠爱宸王世子,一得到我递的信,说他的心肝宝贝游春遇险,他马上倾朝出动,领了全京城的禁军,十万火急地往这儿赶……”话未说完,就见陆擎天脚步移动,他忙大呼,“喂!别急着走呀!”身形闪动,挡住对方。

陆擎天咬牙:“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居然勾结官府势力,助纣为虐?”

“哼!我们堂堂四海会,从来不仰仗何方的势力。”

陆擎天一愕:“你们是四海会的?”

中年人干脆地答:“对!我是四海会东京分会堂主张涵!”

“你一个小小的分会堂主,竟敢擅自……”

“是我家少掌门令我暗中保护赵长安的。”张涵冷冷地截断了对方。

“老夫不信,宁致远竟会事先得知,昨夜赵长安会来这儿?”

张涵鄙夷地看着他:“哼,我奉令保护赵长安,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今几个一早,我得到讯息,说有人把赵长安诳到这儿,就马上赶来了。只是刚才在山脚下,料理你的那二十个人费了点工夫,差点就让你们的诡计得了逞!”

陆擎天脸色阵青阵白:“好!好!好!想不到,四海会居然也会跟朝廷同流合污,干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

“到底谁在干见不得人的勾当?”张涵怒视神情猥琐的陆擎天。这时,送赵长安、子青下山的七八人空手跑回来,道朝廷大军到了。同时,众人俱听见山脚下金鼓齐鸣,喊声震天,隐隐地还可见万千旌旗在飞舞。

张涵问道:“赵长安呢?”

“属下们已把他跟那位姑娘放在路口,被先到的官兵抬去了。”

陆擎天心一沉,再不走就麻烦了,心念急转,道:“张堂主,现在不是分辨谁对谁错的时候,等下山被围死了,我固然走不了,可张堂主跟手下的兄弟也难脱身,官兵的不讲理是出了名的,到时候眉毛胡子一把抓,大家都没好处。现在,你我也不要再扯皮耽搁了,就快些一起走吧!”

张涵不禁犹豫,就思索的片刻,山下的鼓噪声越发近了。当此紧急时刻,已不容他多作考虑,不管怎样,陆擎天的话至少有一句是对的:官兵不讲理,且皇帝又深恨四海会,这时再见到赵长安那凄惨的模样,雷霆震怒,必会出以狠酷的报复手段,四海会可不能去触这个霉头。

陆擎天见他目光闪动,知自己的一番话已生效用:“张堂主,情势危急,你我就此别过,如何?”张涵冷哼一声,挥手,领着众兄弟匆匆进了花林。陆擎天长出一口气,忙折转身,一溜烟钻进了草深林密的山坡。

春细柳斜斜,烟雨暗千家。那一阵阵自远方白云深处吹送而来的清风中,夹带着一丝丝令人陶醉的木叶的清香。但,东京北郊十里的一块空场上,却是凄风凛冽,笼罩着酷寒的肃杀之气。

空场其实不空。此时在场上,一列列、一队队,整整齐齐地站满了人。近万人将这块平日冷寂荒凉、人迹罕至的空地已拥塞得几无立锥之地。

但那么多人挤在场上,却一点都不乱,更不吵。无论穿了多么暖和轻软的狐裘锦袍,每个人却仍面青唇白,有人甚至牙齿相击,发出“咯咯”的响声,不是冷,而是怕,不是一般的怕,而是深入骨髓的恐惧!

虽已怕成了这样,却无人敢不来,更无人敢偷偷溜走,以远离此时场中令人窒息的气氛。因为场的四周已被三千禁军围住了。三衙的殿前司、侍卫马军司、侍卫步军司都来了。禁军倾巢出动,为的是助刑部、大理寺、都察院三法司的差吏、衙役,看押好场中两千多待决的囚徒,并维持刑场的秩序。其实,秩序是无须维持的,虽要杀这么多的人,且是以酷刑处死,却无一介平民可来观看。来的,是整个朝廷上下、六部九卿的所有大小文武官员。

此时,众官员、王侯公卿分成三路,列队侍立在刑场的东面,死囚则押在西边。南面是一座以明黄绣龙锦缎张搭的巨大帐幕。帐中地铺九龙明黄软毛毯,上面并排放置两案两椅,分别是金丝楠木雕飞龙御案,九龙戏珠金交椅。

皇帝坐在正中的金交椅上,面黑似铁,目光如出鞘的钢刀,冷冷地望着前方。他身侧,形销骨立的一个人被包承恩抱扶着,斜靠在宝座上,这人着雪白的绣六团盘龙的轻纱丝袍,头簪缠龙远游冠。

帐前是五座木柴堆成的高台,高台上设木架,架装辘轳,垂下麻绳。每张台旁均靠着一张长梯,五张台中,以正对皇帐的那座最高,比其余四座足足高出了三十尺。

所有人都望着五座高台及台东侧那个长逾六丈、宽四丈五、深、达三丈的大坑——埋尸的深坑。这个与皇帝并坐的青年,却目光恍惚地望着那两千多将死的囚犯。

死囚被分成五大列,最外面是东宫的四翼侍卫长及侍卫一千一百人;中间是东宫的官员二百余人;距这些人不远处,是东宫的太监、宫女、杂役六百人;再过来,则是赵长平的妃嫔;除奉皇帝特旨,被另行关押的晏荷影外,赵长平所有的妃嫔都被押来了,而距御帐最近的,则是孩子,十六个赵长平的子女!

这群孩子最大的不过九岁,而最小的两个还是襁褓中的婴儿。此时,两婴被乳娘抱了,亦候在死囚的队列中,等着那可怕一刻的到来。

两千多死囚中,以这十六个孩子的情形最为凄惨可怜。虽然都未上绑,且仍衣绫罗、佩金玉,但尽管年纪幼小,却也大多明白,他们马上将迎来多么可怖的命运。孩子们眼中流露出来的惊悸和恐惧,令铁石心肠的人看了亦会堕泪。是以,没有一个人有勇气去看一眼这群将死的孩子们。

除了赵长安!实际上,从被半抬半抱地撮弄在宝座上后,他的目光就一刻没离开过这群孩子们!可……他真的是在看吗?他的眼神空洞洞的,与一个死人没有分别。他像是在看,可……又不像是在看。

皇帝一瞥如被抽筋断骨、勉强侍立御案一侧的赵长平,嘴角牵动,阴森地笑了:“传旨,把犯人押上来。”一太监出帐,尖声宣示他的口谕。押上来?犯人不都在场中了吗?还要押谁上来?

静寂如坟场的刑场北边传来一阵车轮辗压地面的隆隆声,然后,四辆囚车缓缓进来了。一见车中情形,刑场上顿时传出一阵潮水般的惊恐之声:众人全骇坏了!

车内四囚,竟都用一个生铁钩穿透背肌,悬吊在车栏上!铁钩锈迹斑斑,显然,四囚被这样吊挂着已非一日两日了!虽未衔枚,但四人却连一丝呻吟都没有。他们的嗓子,因日夜嘶喊,辗转哀号,早都哑了。此时,柳随风、杜雄、安同诚、倪太医已无人形,如同四块形状奇异的干肉,偶尔抽缩一下手脚,转动一下畸形的身子。此情此景,令观者无不丧胆。

推荐热门小说缘灭长安,本站提供缘灭长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缘灭长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四十七章 血泪相和流 下一章:第四十九章 哀哀莫如死
热门: 鬼缠铃(幽铃缠) 暮光之城5:午夜阳光 七宗罪1:冰箱藏尸 卸岭盗王 绝代双骄 解密 亡灵书系列03 背「面」 同级生 不死神皇 杯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