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边城聚双龙

上一章:第二十章 一恸莫相哭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苟能制侵陵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赵长安一愣,喜出望外,但又疑是耳朵饿出了问题:竟是冯由的声音!他急忙抬头,黑暗中,影影绰绰地,只见一根绳子垂了下来,冯由急道:“快!把缘灭剑系在上面,我拿它来削断这铜锁。”

他忙依言照行。随后“铮铮”两下,铜锁应声而断,铁栅打开,冯由将绳子一端抛下来,他将绳子系在腰上,抱紧子青:“子青,叔叔来救我们了,你再撑一会儿,千万别睡着了!”

冯由一扯绳子,他深吸一口气,足尖使劲一点,身形凌空拔起六丈。冯由在上面看得真切,猛力往上一提绳子,他借力又跃上三丈。这时冯由左手疾挥,另一根绳子飞出,卷住他左臂,向后疾退两步,双臂齐举,赵长安左臂一搭井沿,已与子青出了井口。

只见稀疏暗淡的烛光下,殿内殿外,横七竖八,满地都是被迷晕的西夏武士,人数总有八九百之多。他佩服坏了,问道:“叔叔,你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么多人全放翻的?”

“先出去,有话待会儿再说!”冯由接过子青,向东掠去,他在后紧紧跟随。三人夜行无声,清风般横掠过一排排的殿顶屋脊。行出约五百步远,冯由折身改向南行,片刻间,三人已越过了欢乐宫的朱红宫墙。

进了一片黑黝黝的树林,冯由左穿右插,飞掠而过,显是对这里的地形非常熟悉。约莫又奔出八九里地,在一道山岩后,隐着一辆四马拉的大车。冯由停下,将子青放入车中,待赵长安进到车内,他解缰跨辕,一拨马头,顺手一鞭,向南疾驰。一边赶车,他一边告知赵长安,车内有食物、水和治发热的药。

赵长安急忙找着药,扶起子青,小心翼翼地喂她服药,又将盛水的皮囊凑到她口边。子青如得甘露,一气喝下大半袋。他又拣了个软和的面饼,撕碎,一点点喂到她口中。她直吃了一个,方摇摇头,示意饱了。

赵长安大为宽心,柔声道:“子青,好好睡一觉,等到明天,你的病就会好了。”子青微微一笑,合眼,须臾睡熟。

他遂倚在车厢壁上,左手拿水,右手拿饼,一口饼,一口水,狼吞虎咽,大咬大嚼,顷刻间五张大饼落肚,伸手又去拿第六张饼。冯由忍俊不禁,笑道:“够了,够了。仔细撑坏了,等下又嚷肚疼。”

赵长安笑道:“好叔叔,让我吃了这一张吧。前面那五张都是不作数的,只有这一张,才能吃得饱肚!”

“那你方才就不该吃那五张,只吃这一张就够了!”

“嘿嘿嘿……”他死乞白赖,“好叔叔,救苦救难的活菩萨,一等御前侍卫大人老爷,您就可怜可怜小的,发发慈悲吧,这几天,真把小的的魂都饿没了……”说话间,三日两口,这张饼又迸了肚。这时,他方心满意足地拍了拍肚皮,“烦劳叔叔驾车,我困极了,先睡一会儿。”

冯由讥诮道:“抱着小姑娘的时候倒不困?有说有笑的!”他吐了吐舌头,扮个鬼脸,也不接话,兜头躺倒,立时便进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实在舒服,等他醒转,只觉四肢百骸无一处不畅快。赵长安揉了揉眼睛,坐起,发现车已停住了,子青、冯由都不在车上,自己身上却覆了一袭袍宽袖大的银蓝丝织长衫。

他穿衫下车,见车正停在一个群山环绕的溪谷中,清风习习,草气氲氤,车旁一条清澈见底的小溪,“哗哗”流向远方。一只黄尾巴山雀正在溪中突兀的岩石上蹦蹦跳跳地享受着和煦的阳光,溪边点缀着零星小花,整个溪谷因为几棵胡杨树而亮丽了起来。

车后远处有人轻声说话,他施施然绕过去,见冯由、子青正坐,在溪边的大青石上闲聊。子青脸色虽仍苍白,但目光灵动,语笑晏晏,显然病已好了。

见他过来,冯由打招呼,他不答反问:“叔叔,我们到哪儿了?”

冯由答道:“安塞。离兴庆二百多里地了,再走两天一夜,就能出西夏边境。”子青奇道:“冯先生,您怎么一直往北走?”

赵长安笑道:“没藏氏见咱们跑了,一定以为我们会往东回中原,现在,说不定有上万的精锐骑兵正急三火四地向东追赶呢!叔叔就反其道而行之,那女人做梦也想不到,我们居然会往北走,自然也就追不上我们了。”他转向冯由,问道,“叔叔,你怎么来的?是太子殿下派你来接应我们的?”

冯由嗤鼻道:“赵长平派我来?你小子就会青天白日地乱做春梦,尽想美事!我是自个儿偷偷跑来的,你们前脚才出金城城门,我后脚就跟着来了。”

赵长安吃惊地道:“那……你不好好地随侍太子殿下,你……你……”

冯由忽一瞪眼:“你什么你?天底下,也只有你,才会把那条狗放的一个……都当圣旨。在怀远镇你使的好掉包计,让我跟着唐哥,巴巴儿地多跑了一百多里的冤枉路!”

“啊?原来……”赵长安一怔,随即反应过来了,一手指住他,一手直挠后脑勺,笑得差点背过气去,“原来盯我们的梢的,就是你呀!”

冯由板着脸笑:“哼!你个混小子,真是越来越能了,居然连我都甩得脱!那个唐哥就是当年中原武林人人恨得牙痒的八方大盗——唐惊才!”

赵长安大吃一惊:“啊?你把他杀了?嗨!本来我还指望日后再从他那探问金龙会的内情呢,这下可好,全砸锅了。”

冯由一听,自悔孟浪,但嘴上却不肯服输:“你小子就是佛经看得太多,读得也太透,才会次次杀人的理由没有,饶人的理由一堆。就像灵目子,你当时要一剑把他杀了,又何至于后来被他两掌打落井底?”

“咦?”赵长安可算是捉到他的话把儿了,“原来,当时叔叔你就在一旁啊!可你为什么……”

冯由气呼呼地道:“为什么不救你们?哼哼,我倒是想救来着,可也要手长,够得着才成啊!你让唐哥把我引到八里台,等我再多绕三百多里地赶回来时,早没你们俩的影子了,等我赶到兴庆,也只能在城里四处打探,却往哪儿救你们去?”

“那后来你又怎么知道我们在欢乐宫?”

“那还不是灵目子大肆炫耀的结果!”冯由摇头道,“他两掌把你打下井,开心得整个人都迷糊了。在这三天里面,他每天最少要对三百个人说上九百遍,他是如何把你打败的。也亏得他四处显摆卖弄,现在整个兴庆城里都传遍了他和你血战八百回合的经过,我听了这惊天动地的‘欢乐宫决战’,这才赶了过来。”

“嘿嘿嘿……”赵长安左手指天,右手划地,调侃道,“我上知天文,下通地理,能掐会算,早就算定了,叔叔你放心不下我这个昏头昏脑、粗手笨脚的憨货,定会十万火急地赶来救我们脱困的。”

冯由又一瞪眼,但嘴角却在笑:“唉!才一出井,就这么惫赖?早知如此,我又何必着急上火?索性就等殿下您做了莲花六郎,再等太后娘娘为您诞育圣躬,生下两个小皇帝来,臣再来接殿下回汴京省亲。这样既促进了大宋、西夏两国的邦交,且两国的帝位也都后继有人。皇上、王太后见了,不知会有多么欢喜呢!没成想,这事关两国千秋万代的一桩雄图伟业却让臣给搅黄了!唉!千古罪人!千古罪人哪!”他一边说,一边不住摇头,一副痛心疾首、懊悔万分的样子。

赵长安被调侃得耳朵根都红了,回身便走:“惹不起,躲得起,我再去吃点儿东西。”

子青直看得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又好笑,又不解:这二人名为主仆,赵长安却只要没外人在场的时候,便唤冯由为叔叔,而两人的关系轻松随意,更像挚友,神态亲密,倒如父子一般。但赵长安在随意中又透着对冯由的尊重,只有对师父,才会有这样的态度。

冯由起身,对子青道:“子青姑娘,歇得差不多了,我们走吧,前又记面还有老长的一段路要赶呢!”二人上车,子青见赵长安在脸一覆了一张面皮。这张脸平常得要命,随你是谁,就是用尽全力去记!,也是万万记不住的。

子青笑谑他怕见人。赵长安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我要是亮着那张脸,一路上若遇到个人,终究不好。且这西北看着荒凉,实则藏龙卧虎,我们的相貌打扮,还是越不起眼越好。”他这一张口,声音都变了,变成了地道的官话,略带一丝江南的口音。

子青忍不住两眼发直,着实恭维了他一番。他一笑,追问冯由是怎么把那八九百武士全弄晕的。冯由却气呼呼地道:“哼哼,这两天我在上面急得发疯,你小子倒还有闲情,在下面唱小曲哄人开心!我凭什么要告诉你这看家的本领,卖身的本钱?”

赵长安招架不住,连连作揖告饶。子青忙解围,问道:“冯先生,奴婢有件事不明白,何以不杀了没藏太后?”

赵长安笑道:“傻孩子,这你就不懂了。这女人阴险狠毒,淫荡无耻,起居服御又奢华糜费,像这种以天下养的太后,真是西夏的祸水。杀了她,对我大宋没一点儿好处,留着她,却等于为西夏留了一个劲敌!况且,做母亲的这种样子,那她的那个儿皇帝定也好不到哪儿去,西夏落在这种人手里,还会有好国运?只可怜了西夏的老百姓!”

当夜,冯由找了个避风的山凹停下,在车旁生了一堆火,让子青睡在车上,他与赵长安则和衣在火堆旁将就了一夜,次日一早又接着赶路。到晚间,他又让子青睡车上。这回,子青却死活不干了:“奴婢怎能让冯先生和殿下睡在地下?又冷又硬又脏的。”

“那依姑娘你的意思,难不成倒让我们两个大男人来这车里头睡,你一个女孩子家倒躺在地下?”

赵长安忙打圆场:“叔叔,叔叔,睡哪儿倒没所谓,可……”他苦着脸,“叔叔可不可以快点儿找个有人烟的地界去?吃了两天的面饼,真吃得我一听见个‘面’字,就肝肠寸断,好歹先换了口味再说。”

“哼!吃了山珍想海味,你小子要还在井里,恐怕就不会想着要换口味了吧?这才几天的工夫?就胳膊肘向外拐,帮着小姑娘说话?”赵长安听了只得苦笑。

次日又赶了一天的路,傍晚,冯由遥指前方一处山峦起伏的地方:“喏,前面就到辽国的地界了,那座城叫静塞,看着很小,却是去西域波斯等国的必经之路,商旅来往,最是繁华富庶,殿下要换口味,没有比这更好的去处了。”

三人驱车入城,赵长安、子青一望,便知他所言不虚,城中各色奇异诱人的物品触目皆是。往来穿梭的人流衣饰华美,裹锦披绸,头巾罩面的僧侣、沙门络绎不绝;响着悦耳铃声的骆驼,背上驮着石榴、葡萄、瓷器、丝绸与佛像,在大道上川流不息。这异域的风情,看得赵长安目眩神迷,不禁赞叹了一番。

冯由将车赶到一家阔大的客栈前停下,三人下车,自有店伙计上前,牵马去后院。三人进店,冯由要了两间客房,到房中放下行李,三人来到客栈前面的饭堂,寻了张角落里的僻静桌子坐下。

正是晚饭时分,片刻工夫,堂中便坐满了人。冯由、赵长安一看,十停人中,倒有九停是中原打扮,且无论男女老幼、胖瘦高矮,人人均眼冒精光,神完气足,竟都是武林中人。再扫一眼窗外,来来往往的路人中,三三两两的,或佩剑,或持刀,或提棍,就算有三五个空手的,腰间、腹部亦是鼓鼓囊囊的,一望而知,内中藏着各式兵刃。

冯由、赵长安俱暗暗称奇,静塞与中原武林素无瓜葛,怎会有如此多的中原武林人士齐聚于斯?二人对望一眼,心道,闲事少管,明日一早,就赶紧驱车上路,远离这种是非之地!

片刻,饭菜上桌,赵长安、子青一见了那红的肉、绿的菜、黄的蛋、白的豆腐,俱垂涎欲滴。赵长安一筷子便夹住了一块豆腐,忽听旁边一桌人愤愤然大骂:“赵长安这王八蛋,也不称称自己的斤两,仗着缘灭剑到处杀人,奶奶的,他当这天底下的人都是好欺负的?”

子青吓了一跳,偷眼相觑,见那张桌亦坐了三人,东首是个老汉,老汉旁边一个白衫青年,说话的则是西边末座的那个愣头愣脑、一脸浊气的汉子。老者皱眉,沉声低喝他住嘴。

“嗤!”白衫青年冷笑,“冯老大,你向来威风八面,怎么一提这姓赵的就胆小起来了?他名头虽响,可天底下欺世盗名的混混儿多了去了,姓赵的只是没撞上本公子,不然的话,本公子的无敌剑一出,最多六七十招,他就得跪地认输!”

话音未落,旁边桌已有人冷笑接口:“你这厮真那么想撞上赵长安?依老子看,你这厮还是离他远一点儿的好,最好是一听见个赵字,就赶快找条地缝钻进去,不然真撞上了,嘿嘿!只怕你会死得非常难看,姓赵的留给老子来收拾还差不多!”

白衫青年怒发冲冠:“鬼见愁何雄,你这话什么意思?”

何雄面无表情:“贾人星贾老二,没什么意思!”忽然身形一闪,贾人星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头顶一凉,众食客忽然失声发笑。而何雄已坐回座位上,端起一盅酒,一饮而尽:“就这两爪子,还想跟姓赵的过上六七十招?好笑,真是好笑死人了!”说完“嘎嘎”干笑了两声。这时贾人星才发觉,自己头顶的一片头发已被他一剑削掉了,是以众人才会发笑。

他又惊又怒又怕,自认为天资聪慧,在剑术上已有很深的造诣,近几年在辽东一带也闯出了名头,怎地今天才一个照面,便在这许多的人面前被何雄弄得出乖露丑,倒是想去跟他拼个死活,好歹寻回一点儿颜面来,但自知技不如人,这一上去,岂不是找死?一时间僵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才好。

跟他一伙的冯老大、曾六一路过来,早就看不惯他那副老子天下第一的嘴脸,只不过三人既被称作“辽东三霸”,自己人要是闹将起来,未免惹人笑话,这才隐忍不发,此时见他被折辱,两人一个看天,一个望地,竟只作未见。

南面的一个中年头陀叹了一声:“阿弥陀佛!大伙都是要去诛杀那个魔头,好为武林除害、为天下降妖的,却如何自己人先打起来了?”

何雄侧目道:“咦!两天前,老子看古头陀不是去兴庆方向的吗?怎么现在又坐这儿来了?”

古头陀道:“三天前夜里,不清楚怎么了,西夏大举烽火,出动数万大军,把从兴庆到我大宋边境的所有关隘、路口都封锁了,洒家有事要赶去兴庆,没办法,只能绕道这里。”

何雄不屑地道:“有事?你个秃驴,除了会念两声阿弥陀佛,骗一点儿吃吃喝喝,还能有什么事?嘿嘿,敢情你一个出家人也动那传世玉章的脑筋?”

冯由暗暗皱眉:怎么才几天工夫,就有这么多人知道传世玉章在赵长安身上?且还知道他在兴庆?

古头陀被何雄一语说破心事,恼羞成怒:“姓何的,你放的什么臭屁?什么传世玉章?你拿它当亲娘供着,洒家却只当它是一坨屎。”忽然眼前人影疾晃,百头陀早有防备,及时缩颈,同时戒刀出手,“当”的一声,火花四溅,已格住了何雄疾风般的一招。

与古头陀同来的四名弟子见师父与何雄动上了手,俱跳起来,各提戒刀,在一旁掠阵,同时也防再有人偷袭古头陀。一时堂内刀光耀眼,“砰砰”地打得十分热闹。

子青浑身发紧,手足发硬。一直大口扒饭、大口吃菜的赵长安,用竹筷轻敲她的碗沿:“二弟,发的什么愣?菜凉了不好吃,这家常豆腐不错,你尝一块。”子青答应一声,不敢多言,低头吃饭。

说话间,何雄、古头陀已斗了五六十回合,毕竟古头陀的修为要高一些,三招一出,已将何雄逼到了死角,紧跟着右腕上翻,挥刀横削,“嚓”的一声,将何雄顶上的头发也削去了一绺,然后还刀入鞘,再不看对手一眼,回到自己桌旁坐下。他这一连串动作干净利落,一气呵成,便有些人喝了一声“好”,其中倒以贾人星的声音最大,拖的尾音也最长。

面皮涨成了猪肝色的何雄一言不发,回到自己桌旁,忽然手一挥,单刀刀锋已到了贾人星的咽喉!众人一愕:这竟是个睚眦必报的小人!

眼见贾人星立刻便要身首异处,这时,堂中拂过了一阵清风,接着何雄的单刀已被吹得离手,飞到了窗外。但未等落地,已有一只手迅捷地一抄,捞住了刀。众人一看,只见是一个灰袍道人,正握着何雄的单刀。

贾人星、何雄仍在发怔,贾人星是被何雄狠辣快捷的出手吓怔的,而何雄则是被那一阵清风吹怔的。这时,何雄看见道人,喜极道:“三师叔,您老可来了!这群龟儿子,刚才居然敢嘲笑您,说您的‘绝云三十六式’都是狗屁!师侄听不下去了,本想代师叔您教训教训他们,可他们仗着人多,居然五个打我一个,还使暗器偷袭,这才打得师侄我的单刀脱手。”说完一指古头陀等人。

道人脸色本是蜡黄,此时听了这一通胡说,面上立时青气大盛。堂中有识得道人的,一凛:“绝云圣士”甘秋人的“青冥神功”已修练到第七层了?

甘秋人慢慢踱进堂来,距古头陀五人还有三尺远,但一股劲厉的杀气已迫得五人不寒而栗。古头陀知他心胸狭窄,又最是护短,自己方才路见不平,此时却惹火上身了,忙起身赔笑:“甘道长……”一语未了,眼前青光大盛,甘秋人一语不发,一连六式绝云刀已当头劈来!

一样的“绝云三十六式”,何雄使出与甘秋人使出,高下岂可以里计?古头陀大惊,双足力蹬,撞倒了一张饭桌,“稀里哗啦”,饭菜、碗盏、汤汁、酒水溅了满地,情形极为狼狈。

未待他爬起身来,又是六式绝云刀当空罩下,刀光如电,青光似网,在众人的惊呼声中,眼见他的四肢便要被斩断了!古头陀的四名弟子大惊失色,急忙踊身扑来,但四人眼前青光大涨,只觉一股大力涌到,尚未明白过来,已“扑通扑通”被弹出三丈开外,跌在地下,动弹不得。

劲利的刀锋,已划破了古头陀的衣服。突然,一点暗弱得令人无法看清的黄影,穿破了凌厉的青光,没有一丝声息地在刀锋上一撞,竟将刀撞得偏离了准头,“哧”的一声,刀斩进了一张饭桌桌腿。

甘秋人定睛一看,黄影竟是一片黄焖羊肝!众皆哗然,这救古头陀之人,竟能以一片小小的羊肝,撞偏附着了七层“青冥神功”的单刀,这人出手之准、速度之快、内力之雄浑,均令人瞠目。

甘秋人看了看地上的羊肝,然后抬头,一扫堂中。食客虽多,但争斗初起时,客商便全都溜之乎也,剩下的十多桌人中,只有三张桌上放的有黄焖羊肝。而刚才甘秋人明明看到,羊肝是从左边飞来的,而吹飞何雄单刀的风也是来自那个方向。那边只有两张桌,但是只有左边桌上放着一盘黄焖羊肝,在那张桌旁,坐着四个人。

甘秋人斜眼看了看四人,见面对自己的,是一个花白头发、衣衫敝旧、目如冷电的红脸老者。老者左边坐着一个中年人,四十多岁,面白神清,气色从容。老者右边那人,宽额广颐,脸上一团和气,乍看倒像个教书先生。老者对面是一个年轻人,背众人而坐,衣光履净,发髻整齐,虽只是一个背影,入眼亦令人觉得有形容不出的清朗洒脱。

推荐热门小说缘灭长安,本站提供缘灭长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缘灭长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十章 一恸莫相哭 下一章:第二十二章 苟能制侵陵
热门: 憎恶的化石 重生之鬼眼神瞳 圣洁之罪 华丽的丑闻 火并萧十一郎 大黄蜂奇航 拉普拉斯的魔女 超·杀人事件 茅山道士传奇 低智商犯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