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大漠极乐宫

上一章:第十七章 莫厌金杯酒 下一章:第十九章 金殿遍生莲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红日西斜时,到了一个大镇,停车一问,此镇名怀远,是去西夏的必经之路。自此往兴庆,尚有两日的路程。赵长安将车赶到一家客栈门口,伙计迎出,将马牵去后院马厩。

二人入内,只见店内人头攒动,生意倒颇兴隆。到柜上一问,正算账的掌柜没好气地道:“没上房了,只剩一间客房。”

赵长安蹰躇,想换家客栈。掌柜头虽未抬,却已看到了他的心里,不耐地道:“镇上就我一家客栈,你倒是住不住?不住快些让开,少矗在这儿妨碍我生意。”

赵长安没奈何,只得要了这间房。掌柜这才抬头,斜瞄了一眼。只一眼就瞅见了后面的子青,他冷眼打量了一下她的衣着,见衣襟上用金线绣着一个小小的“金”字,他目光一闪,道:“小三子,快来,领两位客人到西六号房去。”

进房,赵长安沉吟片刻,嘱咐子青,一会儿若有人来找,她不可出声,他要出去了,她就待在房内,千万不要离开。话音刚落,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个伙计,说掌柜的请赵长安过去,有事讨教。

赵长安一边答应,一边对伙计说道:“麻烦这位小哥,为我兄弟送一荤一素两个不辣的菜、一碗汤、一碗饭上来,赶了一天的路,早饿了。”子青想问,公子不吃饭了吗?可她谨记赵长安的叮嘱,遂缄口不言。

赵长安随伙计款步下楼,直入后院,上了一道长长的楼梯,转过两条走廊,便到了一座面向后山的敞轩中。只见掌柜的正坐对无垠的漫漫黄沙出神,听人进来,也不回头,一挥手,伙计悄然退下。

赵长安徐步上前,作揖为礼,自道姓沈,不知掌柜的召他前来,有何指教。掌柜侧脸,盯着他,左手举起,亮出掌中一块铁牌:“天上地下,唯我金龙!你在会中,五行为几?”

赵长安亦亮出一块一样的铁牌,应声而答:“天上地下,唯我金龙,我是水贰,你又是五行第几?”掌柜一愣:水贰?这麻子在会中的座次竟比自己还高!这才起身,深深一揖道:“原来是水堂的沈公子!属下是火堂的老九,给沈公子请安。”

赵长安淡然以应:“噢,你是火玖?那对外人又怎么称呼?”

那掌柜恭敬地道:“外人都叫属下唐哥。”

赵长安在一张椅中坐下,唐哥趋身过来,目光闪烁:“属下记得,上面交待,沈公子你们今天一早就该到的,属下本来已为你们备好了上房,可……”

赵长安轻描淡写地道:“哦!我们昨夜就出来了,可半道上迷了路,把时辰全耽搁了。”

“呃……另外,这次去兴庆,上头说的好像是三个人?”

“本来钱三也要来的,可临走前主人又有别的事交给他办。怎么,你对我们……嗯?”赵长安不耐烦了,“小心是应该的,可你是不是也太那个了?”

唐哥连忙低头,口称不敢,但神色中,对赵长安仍深具戒心。赵长安心思:得想个什么法子打消他的疑心,方好从他口中套出少年等人此次西夏之行的目的及金龙会的内幕。

他游目四顾,见这敞轩一面临山,三面粉壁,正中墙壁上,悬着两幅人物山水画,竟是南唐的珍品。见他凝目那两幅画,唐哥问:“沈公子也喜欢这些小玩意吗?”赵长安瞟了他一眼,发觉他言不由心,遂笑道:“小玩意儿?这么珍贵的南唐字画,在唐哥口中,竟只是‘小玩意儿’吗?”

“哦?莫非……沈公子识得这两幅画?”

“这左首的一幅名《阆苑女仙图》,是南唐时吴越人阮郜所作。此图‘有瑶池阆苑风景之趣,而霓旌羽盖,飘飘凌云,萼绿双成’。此画的人物衣纹,勾描细密流利,略带转折,面相趋于细秀,山石空勾,兼染青绿,仍属青绿勾研一体,而这画上的树法多蟹爪,已呈我大宋初年李成画风之端倪。”唐哥听他对此画如数家珍,眼睛立时亮了:“原来沈公子懂画?”

赵长安微微一笑,指了指另一幅画道:“这一幅更是了得,名《勘书图》,是南唐翰林侍诏王齐翰的名作。王齐翰擅画人物、山水,尤长于道、释人物,画风独具。我朝刘道醇的《圣朝名画评》说他的画是‘不曹不吴,自成一家,其形势超逸,近世无有’。此卷亦名《挑耳图》,无款,前有我朝先帝徽宗题签,人物衣纹圆劲中略带顿挫,设色细润清丽,画中屏风上的山水几乎不用勾皴,既不同于唐之青绿山水,也有别于五代带皴的水墨山水,确是‘自成一家,近世所无!’”

唐哥笑逐颜开:“啊呀,兄弟,原来你竟是鉴评古画的高人哪!”他喜得抓耳挠腮,“正好,哥哥我这儿还有一幅画,得了有些年头了,也曾找好多高人看过,可没一个说得清真伪的,今天要借重兄弟你的法眼,为哥哥我鉴一鉴此画。”此时他对赵长安已佩服得五体投地,不觉间,连称呼都改过了。

两人挽手进到里间,唐哥斟了一盏茶奉与赵长安,然后打开多宝橱,小心翼翼地抬出一只四角包金的楠木箱,将其搁在大方桌上,启盖捧出一卷轴,放在桌上,慢慢摊开。才看到卷轴展开的一分,赵长安便惊喜赞叹了:“这是《韩熙载夜宴图》!”

随着画卷的徐徐展开,一幅长卷呈现在二人眼前。赵长安后退两步,专注鉴赏,然后上前,凝神细观,边看边解说:“此画乃南唐后主时的画院待诏顾闳中所作。顾闳中擅作人物,与周文矩齐名,后主曾命顾、周潜窥韩熙载夜宴情形,归后依据记忆,分别作《夜宴图》,至后代,周本遗失,今仅存顾本。此图,即是顾本。”

唐哥连声催促他快看看此画的真伪。他俯身,凝目细视道:“这画无款引,引首有篆书题‘夜宴图’三字。此图描绘了南唐大臣韩熙载纵情声色的夜宴生活,分‘听乐、观舞、休憩、清吹、送客’五景,画中的衣冠服饰、室内陈设和各种器乐均吻合南唐之形制。嗯,看起来倒确似顾闳中的真迹。”

唐哥不懂了:“确似?依兄弟的意思,这画不是顾闳中的真迹?”

赵长安点头道:“此画的形神刻划及用笔设色都十分高妙,可惜……唐哥,你来看……”他一指画上的那些人物,“此图上众人面相的描染细腻精致,那时的人还达不到这样的水平。故小弟判定,此图是我朝近人的摹本,不过,能临摹到此等地步,也极其难得了。此画仍是一幅不可多得的珍品!”

唐哥紧握住他的双手不放,连道与他相见恨晚。赵长安笑称为时不晚,只可惜他上命在身,须赶着去办,不能跟唐哥尽夕长谈,等差使完成后,他定会及早赶回,与唐哥好好地聚上一聚,不聊他个三五月的,绝不罢休。

听他如此诚挚,唐哥的两眼笑得眯成了一条缝。却见赵长安忽蹙眉道:“唉,只是……去西夏还有两天的路程,兴庆小弟我人地两生,到时,现找人,现办差,肯定耽搁时日,就是想快些回来,也快不了。”唐哥略一思索,慨然允诺,派一个得力下人陪他前往西夏办差。赵长安趁机进一步探问,前些天,是不是有一位着白袍、簪金冠的美少年也途经怀远,去了兴庆。

唐哥奇道:“咦?万圣法师喜欢白袍金冠的美少年,这事,兄弟你没听说过?”

赵长安心念电转,顺口说道:“嗯……多多少少的,倒也曾听说了些,可……我们做下人的,主人不说,又怎敢贸贸然地去问,那不是自己作死吗?”他这话,唐哥深以为然。

他又小心探问唐哥,是否有这么个美少年,已去了西夏?“那当然,他早到法师跟前了。怎么?主人有事找他?这有何难,这次你们不也是要去见法师吗?到了兴庆法师处,自然就能见到你们要找的人了。”

赵长安又惊又喜,没想到无意中已探明了昭阳公主的下落,今晚的这个收获可真是不小。嗯,自己对个中的情形不甚明了,可不能再问了,若一个不慎,说走了嘴,那可就要捅娄子了。当下他又足尺加三地奉承了唐哥一番,并承诺这趟差事若办得漂亮,上面有了封赏,绝不会忘了唐哥的一份。

见他如此识相,唐哥越发高兴,叫了满满一桌酒菜,两人谈画论文,逸兴横飞,直待酒足饭饱,夜色墨黑,赵长安方作揖辞出。回到客房,子青迎上前来,低声招呼,话没说几句,已双颊晕红。

赵长安眼一扫,不禁一怔:桌上两菜一汤、一饭,整整齐齐地放着,一点儿都没动。不禁奇道:“你还没吃饭?”

“世……公子没吃,奴婢……我怎么能吃?我等公子回来一起吃。”

“嗨!”赵长安心疼了,“等我做什么?我早吃过了。”一摸碗沿,是冷的!开门唤来伙计,问店里还有没有什么可吃的。伙计都已被唐哥吩咐过了,要好好款待这位沈公子:“这会子灶上煨的有上好的鸡汤,还有包子,要不要来一点儿?”

“成!来一碗汤,三个包子,要快!”

须臾,汤、包子送来,子青一边吃,赵长安一边要言不烦地将刚才与唐哥交往的情形均告诉了她。

子青喜出望外,正要细问究竟,却见他微蹙了眉,从怀中掏出那封信,掂着凝思,自言自语道:“不清楚这……里面都写了些什么?”子青提议拆开来瞧瞧,赵长安沉吟道:“拆倒是好拆,可拆过之后,怎么复原呢?”子青抿嘴一笑:“公子,奴……我有法子。保准您既能看信,又能把它完好如初地交到那个万圣法师手里。”

“哦?”赵长安探询地看着她。她起身,走到盆架边,犒巾浸湿,拧至半干,然后将面巾贴在信的封口处。待见纸已被水洇透,便用长长的小指指甲剔开封口一角,然后极小心地将封口一点儿一点儿揭开,待全打开后,取出字笺,然后把封口处的糨糊拭净,再把濡湿的信封贴在火炉上坐着的那个铜铫子上,不过片刻工夫,信封封口已然干透。

赵长安接过信封一看,夸奖道:“真不赖,跟没用过的一样!看来,这次太子殿下挑你跟我来,还真是挑对人了。”得他褒奖,子青又是得意,又是开心,一双美目闪闪发亮。他不禁想:嗯,又是个绝色的佳人!不过,此时他的心思却是在字笺上。他将字笺打开,见上面只写着七行字:

万圣法师容禀:

法师阅信之时,赵长安已至贵处。余素知法师欲得此人之心,亦非复一日,今余既已将之拱手奉上,完结法师平生之所愿,则余前所奉恳之事,乞速为办妥为荷。信中不尽之意,可详问来使,该使自会代余尽心竭力,侍奉法师。

知名不具

看罢,赵长安心思:看来太子殿下还真说对了,这个什么万圣法师,居然也对我有兴趣!昭阳扮作我的模样,却被金龙会误劫了,送给了他,唉,这可真是……他又百思不得其解:万圣法师是什么人?怎么他的平生所愿就是要得到自己?一个和尚,要自己有什么用?难不成把自己也剃度了做小和尚?不过,此时倒也不须多想,待到兴庆,见到那个万圣法师后,这些疑问自会迎刃而解。不禁自语道:“却不知……”

子青见他说了半句,便没了下文,不禁出声相询。“却不知万圣法师可认得这人笔迹?”他一抖信笺,“要不识,我倒有个计较,想重写封信给万圣法师,到时候再编一套说辞,好将公主殿下兵不血刃地带回中原。”说完又连连摇头,“不成,不成!从信中的语气看,万圣法师跟这人相识已有一段时日,他们之间书来函往,对彼此的笔迹已十分熟稔,这个法子行不通。”

子青抿嘴笑了:“怎么行不通?奴婢正好会摹仿各种字体,通常情形下,倒也能照着描个八九不离十。”

他一怔,注视子青。见他半信半疑,子青解释:“家严是私塾先生,自奴婢幼时就教奴婢读书写字,拿了好多名家法帖让奴婢照临,天长日久,奴婢倒是无论什么人的字体都能照着描上一描。”

赵长安抖搂精神,让她略等一下,自己开门下楼,片刻就已回来,手中拿着全套的笔墨纸砚。他掩上门,研了浓浓的一砚墨,一指那张摊开在桌上的字笺,让子青写几个字给他瞧瞧。

子青拿起字笺,凝目细视:“这人学的是二王体,字倒也写得笔正锋中、合乎法度,可笔画粗细失调,粗者臃肿,细者纤弱,终非善书之作。且这个‘师’字,起止使转,拖泥带水,最后一笔抽锋更是写得笔连意断,显然运笔之人神浮气躁,量小心窄,胸中定有阴暗不可告人之事,才会有这等运笔之作。”

赵长安听呆了:“啊呀!原来子青姑娘竟是书中的大家,我以前可真正小觑你了。”

被他一赞再赞,子青不禁面罩红霞:“这不过是奴婢的一孔之见,公子莫再谬赞奴婢了。”说完拈起狼毫,蘸了浓墨,随意浑洒,竟是一眼都不再看那张字笺,片刻间就又写了一张出来。

才搁笔,赵长安就迫不及待地将她写的字笺拿起,又拿了原稿,两相对照,看看左,又看看右,目瞪口呆,半晌方喃喃道:“天!若非这一张墨迹未干,我可真分辨不出,哪一张是原稿,哪一张是摹写的!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了!好,这下就好办了,子青姑娘,我要借重你的如椽大笔,为我重写一张书简。”

却见她微笑摇首:“世子殿下,不成的!”

赵长安奇而询之。她指了指那张字笺,道:“这纸……却不是那纸!公子请看这纸!”

赵长安凝目那张字笺,不禁在心中喝了声彩。只见这纸莹白轻薄,滑如春冰,纹理细密,竟像丝绸。子青请他再摸一摸。他方才倒也曾摸过了,但并未留意纸的质地,此时再一摸,不由得就点头了:“嗯,此纸当得四个字:光、轻、滑、白,比金栗山藏经纸好太多了。”

子青笑了,将字笺一角捏作一团,然后松开,再将被皱折的一角用手捋了捋,又抹了几下,纸角立刻恢复原状。

“好!”赵长安皱眉笑了,“我懂你的意思了,这是澄心堂纸!”

“此纸乃南唐后主李煜御用,从不外传,在当时就已珍贵难觅,到如今,世人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实。公子既要造假信,光字像还不成,纸也必须一样是澄心堂的纸。”说到这儿,子青叹了一声,“可在这种荒野小镇,怎么会有澄心堂纸?”

赵长安微一蹙眉,随即展颜,请子青再等他一会儿,然后二次开门下楼,待回房时,手中已拿着一张澄心堂纸。这回轮到子青惊喜了,连连问他从哪儿找来的,他得意洋洋地卖了个关子,没说。

子青一笑,也不再追问,将这张澄心堂纸铺放桌上,拈毫蘸墨,侧头问他这封书简怎么写。他端一盏茶,凝神想了一会儿,道:“嗯……就这样写。”绕着桌子,一边踱步,一边啜饮茶水,言简意赅地口述了一封信,痛责下人办事不力,错将一女送至法师处,现想恳请法师将此女交他带回中原,对法师的盛情不胜感激云云。

他说一句,子青写一句,待他说完,子青也写完了。他踱过去一看,字迹与原作毫无二致,任谁也看不出这是一封假信。

待墨迹干透,子青折好书简,放入信封中,再将口封好,递给他。他将信放入怀里,看看窗外,早已月上中天,于是伸了个懒腰道:“呵……夜深了,我们也该歇息了。”

子青的心顿时突突乱跳,偷眼一瞥,见他打开行李,取出一袭大袖衫,不禁奇怪地想:快睡觉了,他还要换衣衫?却见他走到窗前,将一张椅子拼到另一张靠椅前,坐下,双腿搁在椅上,往后一靠,手一扬,覆上大袖衫,惬意地叹了口气:“子青姑娘也早些安歇了吧,明天一早还要赶路呢!”说完合上双眼。

子青这才反应过来,他要在硬木椅中坐上一夜!她不觉暗愧自己方才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脸上发热,支吾道:“公子,这……怎么可以?怎么能睡?”

他闻着眼道:“怎么不可以?怎么不能睡?别再说了,我早乏了。”她情知再争也没用,只得吹灭烛火,和衣上床。虽然困乏,但她心中却有无数个念头在此起彼伏,许久方迷迷糊糊地睡着了,但睡不踏实,倏忽一个念头过来,她当即惊醒,还凉嗖嗖地出了一身的冷汗。

她侧脸,却见不知何时,赵长安已披衣伫立窗前,望着夜空中那一轮皎洁的明月发呆。她轻声问道:“公子睡不着?在想事情吗?”

他摇摇头,怅惘以应:“只是……心里有些难受罢了。子青姑娘也没睡着?”看着他那落落寡欢的样子,不知为何,子青的心也是一酸。她急欲摆脱这伤感的气氛,忙道:“要不,公子,奴婢给您唱支曲子吧?不定听了曲子,公子一开心,就能睡着了。”

赵长安被这孩子气的话逗笑了,自己的愁苦,岂是这么容易就消解的?但他不愿拂了她的好意,遂点点头,问她要唱支什么曲子。子青倚在床头,想了想道:“奴婢就唱支奴婢家乡的《采莲曲》吧!”说完,轻启朱唇,曼声歌道:

“棹歌一曲过南塘,惊起叶底睡鸳鸯。青青莲子送与哥,哥知奴家把谁盼?盼得花残叶也落,盼得尘满合欢床。盼得青丝做白发,盼得清泪满南塘……”

歌声婉转幽怨,引人情思,赵长安痴了,呆望如水月华,喃喃道:“盼得青丝做白发,盼得清泪满南塘……只是不知,荷影现在在做什么?她有没有像我想着她一样地想着我?”

赵长安却不知,此刻的金城内,月华如水,撩人愁思。晏荷影倚在床头,也望着皎洁的明月,万般愁怅。

“怎么还没睡?”突兀的声音响起,她一惊,回首,见床边不知何时,已影影绰绰地多了一个人,正含笑望着自己。晏荷影吃惊地道:“太子殿下,您……您怎么来了?”

“因为,本宫跟姑娘你一样,也想找点儿乐子呀!”赵长平一边轻佻地调笑着,一边脚步移动,向床前靠了过来。晏荷影又怕又怒,叱令他停步,不然她就要喊人了。“喊人?”赵长平失笑,显然觉得她痴傻,“那些人都是本宫的奴才,你却是要喊谁?”

情急中,晏荷影直言自己并不喜欢他。“哦?”赵长平眯了眼,反问道,“不喜欢?不喜欢,那今天早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你怎么那么骚情地跟本宫发嗲?莫非……你的种种浪样儿,都是做给另一个人看的?”晏荷影咬牙道:“你……滚出去!不然……”话未完,已被赵长平抱了个满怀:“大美人儿,现在不喜欢不要紧……”将死命挣扎的她按倒,口喘粗气地道,“等下开荤以后,你别死皮赖脸地缠着本宫‘还要’就行了……”

晏荷影侧头,热烘烘的嘴巴按在了她的脖颈上,一股令人欲醉的香泽直扑赵长平的鼻孔,顿时,他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他腾开一只手,去撕那薄薄的中衣。

忽然,雪亮的一道光在黑暗中闪过,这光如此清寒明澈,如夏夜划过长空的一颗流星。

刀光!他大惊,本能地往后疾闪,饶是如此,左肩仍被割伤了。惶急中他不觉疼痛,只是觉得凉凉的,淡淡的,如一声午夜不寐时无人听得见的叹息。

“扑通!”他栽翻地下。捂着伤口,他惊怒咆哮:“贱货,敢行刺?作死啊你?”

晏荷影手持明亮如水、不沾一丝血渍的缘起小刀,清泪夺眶而出:“我……怎敢行刺太子殿下?可婚姻大事,岂可草率?太子殿下要是真心喜欢我,那就更应该尊重我才是,岂能……岂能深更半夜的,做这种事情?”

赵长平面肌抽搐,怒道:“你心里面,根本就还在想着那个人!他有什么好?莫非,你还在喜欢一个杀你爹的畜生?”她拼命摇头,坚决否认他的话,咬牙切齿地赌咒发誓,要亲手杀死赵长安。

推荐热门小说缘灭长安,本站提供缘灭长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缘灭长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十七章 莫厌金杯酒 下一章:第十九章 金殿遍生莲
热门: 羽系列 饮罪者 湖底女人 宜昌鬼事3:大宗师 雪地上的女尸 罪案斑驳 茅山后裔之传国宝玺 同级生 茅山鬼道之尸道 缘灭长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