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回归逢巨变

上一章:第五章 世外有桃源 下一章:第七章 江南可采莲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岛上岁月悠闲、平淡,不觉间已是繁荫匝地、碧草如茵的盛夏了。

这日晚间饭罢,二人闲话了一会儿家常,便各自安歇。尹延年正睡得朦朦胧胧中,忽听晏荷影一声尖叫。他一跃而起,两步便抢到了她铺前,问道:“晏姑娘,怎么啦?”却没有回答,只见长衫下的她在颤抖,尹延年情急中不暇多想,一把揭开了长衫。

只见她双目紧闭,面色通红,身上只穿了件中衣。

“晏姑娘,哪不舒服?生病了?”他十分踌躇,不知该不该去试一下她的前额,忽听“扑哧”一声,随即脖颈已被那白如玉脂、滑不溜秋的胳膊紧紧地箍住了。

“尹郎,今晚,倒要看你还逃不逃?”他胸中立时如巨鼓擂动,欲伸手推开她,终是不敢。眼前白影一晃,却是一段雪白的后脖颈,就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吓得慌忙将眼睛也闭上了。

“晏……晏姑娘,请……请先放手,有话好好说。”

她将脸在他的颈子里来回揉擦,吃吃轻笑道:“哼!我就是不放手,就是不好好讲,你个小冤家、大恶人,待要怎样?”

“嗯……”她对着他的耳孔吹气。一丝丝如兰似梅般的热气,又热又痒地拂过他的耳畔,直痒到骨子里去了。他遍体流汗,头大如斗,徒劳地挣扎道:“我……你……求求你,放手,晏姑娘,这个样子……确实不好……”

她轻咬下唇,慢慢地道:“什么样子?怎么个不好?你倒先说出个道理来我听听?”他走投无路了,只得道:“晏姑娘,请……请自重,莫要失了礼仪。”

她的脸颊火烫,恨恨地道:“我就是不自重,做了坏女人了,你这个恶人!我命中的魔星、该千刀万剐的……小坏蛋!”

他已快站不住了。而她就在耳边吃吃轻笑。柔滑的肌肤、销魂的香泽、令人意乱如麻的巧笑……他吃不住劲了,心一横,豁出去了!遂道:“好吧,我答应你!”

她一怔:“答应?答应我什么?”

“答应和你做夫妻。”

“真的?”她大喜若狂。

他苦笑道:“你先松手好不好?让我喘口气。”晏荷影一笑松手,这时方觉羞怯,忙拉过长衫裹住身体,欢喜得不知该如何方好,心自窃喜:却不料自己行险一试,居然奏效!

尹延年知她若非对自己爱恋得紧了,是断断不肯舍弃了少女的羞涩和矜持,行此出格的举动的。不禁深为感动:不知自己前世积了什么大德,今生方有如此厚重的福报!于是轻握那双白得近乎透明的柔荑,深情地道:“荷影,是我不好,把你逼到了这个分上!从今往后,我再不让你受一丁半点儿的委屈,更不会令你难堪。”凝檐着她,“今生今世,我定不负你。”

晏荷影如饮蜜酒,直甜到头发根里去了,她喜极而泣,无法用言语来表述心中的幸福和快乐,只抬头,痴痴地凝望着他。尹延年看在眼中,又怜又爱,于是将她揽在怀中,为她拭泪:“荷影,其实,我也……早就爱慕你了,可……”

“不准提别的!”她抢声打断,“尹郎,从今往后,只有我们两个在这里,看云卷云舒,赏花开花落,什么凡尘俗事也不准来搅扰我们。”

“好,就听夫人的,以后这世上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什么凡事俗务,都抛开不提了。不过,现在却还是有一件俗事,不能不说。”尹延年见她秀目圆瞪,轻笑道,“荒岛虽然寒僻,可也不能轻慢了我的好夫人,既是要跟夫人你同偕白首,自须好好地整修一下这里,”说到这儿,他倒觉脸上有些发烧,接着道,“才好做我俩的洞房。”听到这儿,晏荷影红了耳根,嘤咛一声,软倒在他怀中,尹延年拥着那柔软温暖的身子,心中无限欢悦。洞中虽然简陋,但此时在二人眼中,却是人间的天堂……

次日一早,尹延年兴冲冲地上山去,而晏荷影则在洞内除尘收整。一想到未来二人那相依相伴、月笑花欢的神仙日子,她便如沐春风。

近午时分,尹延年拽着一株伐倒的大树回来,打算做一些家什,晏荷影助他将树拖进洞内。只见树的切口光滑整齐,也不知他是拿何种工具办到的。他用小刀劈删树枝,她则在旁帮手清理。正忙得不亦乐乎,忽听洞外似有人在高声喊着什么,两人一愣,先只道是风吹,但侧耳细听,竟真的是人的声音!

尹延年皱眉,顺手拣了根树枝,嘱咐她不要出去,随即悄无声息地摸出洞口。晏荷影等了一会儿,终是放心不下,于是也拣了根粗大的树枝握在手里,顺着洞壁慢慢往外走。这岛自己和尹郎早不知来回翻找过多少遍了,根本就没旁的人嘛!

到了洞口,她偷偷伸头,见远处的海滩上,居然真的有人!还不止一个,竟有十余人之多!这些人俱做渔人打扮,尹延年正和他们说着什么,但相距太远,听不清楚。她一惊,不禁想到,糟了糟了,莫非是海王帮的那些恶人?但凝目细看,这群渔人对尹延年似乎并无恶意,相反人人喜笑颜开,如获至宝。

她正惊疑不定,见尹延年已转身,往洞口慢慢行来,他脚步迟滞沉重,似拖着千钧物事。她忙迎上去,见他面色发白,极其难看。

他抬头,见她满面惊惶,一怔,方悟是自己的脸色吓着了她,连忙安抚她,道是一群渔夫凑巧来此,刚才已答应他,等下他们走时就顺便带他俩一起回中原。

未待他说完,她如闻噩耗,霎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尹延年一把扶住她,满面惊忧地问道:“荷影,你怎么啦?”她定了定神,摇头,浑身发软,道:“尹郎,我,我们……”想说,我们不要回去,好么?但话出口却成了:“我们真的要离开这儿,回……回去吗?”

尹延年避开那双盈盈欲泣的眼睛,低应道:“是!”

良久,听不到回答,他强忍难当的痛楚,抬头见她正痴痴地凝视着自己,那模样,仿佛只要眨一眨眼,自己便会立刻从这个世上消失不见了。她凄然落泪,哽咽道:“尹郎,回去了……我……就又是宁家的人了?”他喉中哽咽,不能回答。

海风拂过,虽是盛夏,却带来了一阵彻骨的寒意。这寒冷吹进二人的骨髓之中、心海深处,一时二人竟都不知自己身处何方,此是何世!泪眼相对,都望见了对方瞳仁中的绝望、不甘,而又无可奈何。

良久,晏荷影万分艰难地放手,道:“你……叫他们稍等一下,我……去收拾收拾。”

尹延年茫然道:“荷影?”晏荷影转头,极是艰难地道:“尹公。子……还是叫我……晏姑娘……更……好一些。”疾步回洞,却不见尹延年眼中也是深入骨髓的哀恸。

没拿什么物事,二人就来到海边。众渔人忙迎上前来,渔老大姓华,虽人到中年,却英俊出众,风度翩翩,谈吐亦甚是文雅得体,令人油然而生出好感。而令晏荷影印象最深的,则是他左眉尖上的那颗朱砂红痣。

登船离岛,一路回去,中途也没停下捕鱼。华老大说是出海日久,恐家中的妻儿惦念,是以日夜兼程,仅只三天,船便到了一个名唤川头的大码头。

尹延年付了船资,谢过华老大,与晏荷影来到紧挨码头的大镇内。在静谧、安闲的无人小岛上待了四个多月,现又身处这人流如潮的市集之中,二人均觉吵闹喧嚣不堪,便是路旁小贩的吆喝声,亦如打雷一般刺耳。

二人先到沽衣店,买了两套书生长衫。在船上华老大倒是拿了两身渔人的衣裳给二人换过了,晏荷影也把那张假面又覆回了脸上。现上岸后仍着渔装,二人均感不自在。之后,二人寻了家客店,要了两间客房。

晏荷影在房内仔细梳洗了一番,又换了装束。望着铜镜中自己细眼方巾的样子,想起自上船后,尹延年便处处回避自己,话更几乎不说,再想想数月来的遭遇,颇有梦幻之感。正发怔,有人轻叩房门,启扉一看,是店伙计受尹延年之托,催请她到前面的酒楼上用饭。

晏荷影匆匆下楼。店伙望着她的背影,心中嘀咕:这两个家伙搞的什么鬼名堂?进房时还是打鱼的,出来倒都成了书生?莫非是巨鲨派的人,要来抢占海王帮空出的地盘?这他娘的什么世道哇!

晏荷影上楼,见尹延年坐在靠窗的一张桌旁,早已点好了四五个菜等着她。她刚坐下,二人还没举箸,楼梯“咚咚咚”作响,上来了六七个挺胸腆肚、敞腹露怀的短衣汉子。这帮人大马金刀地在一张桌旁东歪西倒地坐下了。

“他奶奶的,这贼娘日的孬熊天气,把老子的心气都弄没了。”一壮汉一边将两只臭脚板搭在饭桌上,一边骂骂咧咧的。一个同伴便阴阳怪气地嗤笑了:“海老弟,弄没了心气的,不是天气,只怕是夜香院的花港老四,那个骚娘儿们吧?”众汉子的大笑声中,尹、晏二人顿时倒足了胃口,虽饥肠辘辘,却再没了动箸的心思。

一尖下巴的壮汉“啧啧”咂嘴道:“听说那骚货一天要伺候十来个来钱的主,海狗你小子的胆子倒真大得可以,也不怕惹上一身的脏病?”

海狗瞪圆了铜铃大眼,道:“邪皮刘,老子的银子只够玩那些不上路的烂货,你老小子有钱,倒不去干干那个姑苏晏府的十万金小娘们?听说,她可还是个没尝过男人腥味的雏呢!”

尹延年、晏荷影先听这伙人出语肮脏下流,已是皱眉,不想脏话居然说到晏荷影身上了,二人恼怒非常,尹延年正待起身,邪皮刘吐了口浓痰道:“呸!这妞就是白送老子玩,老子也不敢沾,她根本就是这天底下的第一扫帚星嘛!”

一伙人不解晏荷影何以会是扫帚星,邪皮刘一扬眉道:“你们想啊,因为这妞,死了常山派的三十多人,连华老二这样的好手也没逃得了,又死了她自家府里的展铭、颜容。这展铭、颜容什么人物?不是老子灭咱们巨鲨派的威风,我们老大就是想去给他俩提鞋,只怕人家也还看不上眼呢。而白云天,更是乖乖不得了,白老头!当年的六大顶尖高手之一啊!啧、啧、啧,而且,听说正气君子跟他的崽子失踪,也跟这扫帚星有关联。”说着连连咂嘴,“晏老倌出十万黄金找她,你们想想看,”三角眼一扫同伙,“光是寻个人,犯得着出恁高的价吗?其中肯定另有缘故!”

“什么缘故?刘老大倒说来听听。”

邪皮刘白了同伙一眼:“老子要知道了,还会坐在这儿跟你们厮混?不过,”眼珠滴溜一转,压低了声音道,“你们说,这次老大叫我们来这儿,真的是要去抢海王帮的地盘?”

海狗一瞪眼道:“来以前,老大不就是这样交代的吗?”

邪皮刘冷笑道:“老子看不是,倒只怕……”说到这儿,声音更低了,“跟那个扫帚星有关联!”

一听此话,非但他的同伙动容,尹延年、晏荷影亦不禁皱眉:没想到自己二人才从荒岛回来,就已有这么多的江湖中人在恭候!

原来,当初王家父子骗晏荷影出海一事做得极其隐秘,虽然海王帮、圣火教探得风声,一路跟去,但海上一场恶战,众人全军覆没,中原武林几乎无人知晓个中情由。两个月前两帮各传凶讯,道是各自首领俱暴病身亡。江湖中各种仇怨纷争层出不穷,像这种“暴病身亡”,哪天不出个一起两起的?众人均认为二人是被仇家所杀。这种事真多得连让人听一下的兴趣都没有,谁又会想到其他?

但也有心思缜密之人,隐约猜到二人的“暴亡”似与晏荷影有关,于是就有巨鲨派帮主这样的“有心”人,派人悄悄前来,意图撞一撞大运,看老天爷能否开眼,令自己也能分得那“物事”的一杯羹。

邪皮刘虽猜得了一二分,但所知毕竟有限,故弄玄虚地说了几句后,便又开始污言秽语地胡扯,所说句句不离晏荷影,真正是不堪入耳。这群混人正热闹在兴头上,忽听有人冷冷地道:“没想到这巨鲨派里,尽是些不会说人话、只会放狗屁的畜生!”

邪皮刘、海狗勃然大怒,回头见楼梯口的一张桌旁;坐着一个英武青年,年龄不过二十一二岁,浓眉大眼,肤色黑里透红,双眼倒比刀锋还要凌厉,正用刀锋一般的目光,逼视巨鲨派众人。

海狗斜眼,偏头,撇嘴道:“嘿,老子们说话,打哪儿来的小杂种……”“啪、啪、啪”,一连串急响响起,海狗脸上早被不知何时已到了跟前的青年来来回回打了十几耳光。饶是他皮粗肉厚,也禁不起这样的伺候,立刻黑脸成了猴屁股,两股血从鼻中挂出。青年身手之快,真正匪夷所思,众人眼前一花,尚未反应过来,海狗已“扑通”一声,翻跌地下。

众混人惊呼,纷纷操家伙,将气定神闲的青年团团围住。邪皮刘眼珠子一转,一伸手,挡在同伙身前道:“这位好汉,敢问我巨鲨派何时得罪你了?”青年一笑道:“没有。可你们这群畜生,却不该胡乱放屁,侮辱未出闺阁的女子。”

“嘿嘿,现如今的江湖道,真是越来越窄了,而英雄好汉却是越来越多了,就连老子们谝几句闲天,也有人来多管闲事?只是,”邪皮刘拿眼一瞪青年,“你小子今天是不是一不留神,撑多了找不到茅坑?”眼风扫处,见青年身后的同伙对自己一使眼色,知他们已布置好了,倏地出手,“呼”,兜头一刀疾劈过去,“先叫你小子认得撑伤了乱拉的下场!”刹那间,四五样各式兵刃向青年的前胸、后背、下腹招呼过去,另一蓬泛着青光的毒针、一把色作惨绿的毒沙直袭他的面门。

巨鲨派众人看似粗鄙下作,但这一出手竟俱是不弱,霎时间,便将青年的全身围罩在了刀光剑影之中。七人合力一击,用招狠辣,出手阴毒,配合严密,并不输于江湖中一名功夫一流的高手。

晏荷影大惊,腾地跳将起来,叫道:“小心!”

青年微微一笑,左手一伸,划个大圆圈,掌风过处,毒针、毒沙便全改了方向,倒飞射出去。右手食、中指一探,已叨住了邪皮刘的右腕,向下一带。与此同时,他的双腿也没闲着,左脚前踢,足尖轻轻一钩,一柄刚要削到他小腿的渔刀就脱手而飞。紧接着右足一踮,疾掠八尺,已闪到了一敌手的身后右侧,“啪”,一掌击中此人后肩胛,只听“嗷”一声怪叫,这人腾云驾雾地上了半空,“砰”地摔在了一张饭桌上,“稀里哗啦”,桌倾碗碎,菜汁酒水溅得到处都是。

一连串的动作,这青年做得干净利落、潇洒迅疾之至。晏荷影的“小心”才出口,就已听见一连串的惨呼声接踵响起。定睛再看,

见毒针、毒沙都射在了海狗的前胸上,而邪皮刘的右臂则被一同伙的巨斧砍得飞出了窗外。一柄渔刀斫中了另一同伙的小腿胫骨,而第三名同伙的左肩上却插着一柄青钢剑,兀自在微微颤动。余下二人则一头破、一脸肿,俱怔在那儿发抖:俺的亲娘呀!这小子是什么怪物?天底下,竟还有那么快的身手?

邪皮刘死力捂住不断冒血的右臂,面色蜡黄,兀自强撑道:“好……好汉,敢不敢留个万儿?”

“搞清楚了本少爷的万儿,以后好再来讨教?”青年轻蔑地道。

邪皮刘居然还能咬牙道:“不错!”

“哈、哈、哈……回去告诉你们那个死不成气的雷老大,本少爷姓马名骅,青州人氏。要寻仇,只管到泰山中天门来,本少爷随时奉陪。”青年哈哈大笑道。

邪皮刘一听,对方竟然是赫赫有名的四海会五大护会堂主之一“铁拳”马骅,立刻双眼上翻,晕过去了。同伙忙抬了他和海狗,跌跌撞撞地逃下楼去。

“慢走,不送呵!”马骅随即回头,笑视晏荷影、尹延年,“刚才多亏这位仁兄出声提醒。”拱手道,“却不知小弟该怎样谢二位才好呢?”

晏荷影再不懂武功,这时也已明白,自己方才的那一声“提醒”,是多么多余。她感激地对马骅道:“马公子,你太客气了,其实论起来,这件事该我谢你才是。方才要不是马公子你,我真不知还要被那些恶人糟践……”

尹延年忙大声咳嗽:“咳、咳、咳……原来兄台你就是四海会的马骅马少侠?难怪四海会近年来的气势如此之壮,原来是有马少侠这样武功、人品俱为一流的人物在!”

马骅拱手笑道:“足下过奖了。实在是这帮混蛋太不成话,小弟才撵走他们,也好让耳根清净,有顿安稳饭吃。”

尹延年亦笑道:“不过,马少侠的这顿安稳饭,只怕还是吃不成了。”争斗初起时,客人便已溜了一大半,现整座楼上,除了他们三人,连掌柜、小二都没了踪影。

马骅不以为意,道是镇西头他有位朋友,媳妇烧得一手好菜,要是现在过去,正好赶趟,不知尹、晏二人肯不肯赏脸,跟他一同前往尝尝那位朋友媳妇的手艺?尹延年方要推辞,晏荷影已笑着答应了。

于是三人下楼,出酒楼往西。马骅步子很急,出镇后更是越走越快,风驰电掣一般。尹延年不动声色,轻托晏荷影左臂,与他比肩并行。三人穿林绕树,又过了两座小山岗,二十里路须臾即到。转出一块水田,便见在一片青葱繁茂的树林中,现出一座黑瓦白墙的清静房舍来。

马骅领着二人停在院子的黑漆小门前,屈指轻敲了四下,停一停,再敲四下。然后里面就有人应声问:“谁呀?”

马骅道:“是我!嫂子快开门,我已经闻到油炸茄盒的香味了。”

“馋猫!每次都是饭菜刚端上桌就来敲门!不开,馋死你这坏小子。”笑声中,小门开了,当门而立的却是位身材魁梧、仪表堂堂的中年大汉——粗布灰衣、剑眉虎目、不怒自威:“小马,还带了客人来?”

马骅笑道:“大哥,小弟算到大嫂今天的饺子准定包多了,就你们俩肯定吃不完,所以就请了两位朋友来帮助一起吃!”

大汉锐利的目光一扫尹、晏,笑道:“臭小子,八成是又把哪家的饭桌打翻了吧?还把别人的也打翻了,没法收场,却把人带我这儿来了。”说完对尹、晏抱拳行礼,一番客套后便往院里让二人。尹延年微笑还礼,请教大汉的名讳。大汉自称姓朱名承岱,也是青州人氏。

他话音方落,晏荷影失声惊道:“你就是一剑震五湖、铁面大侠朱承岱?”

朱承岱侧身引路,轻描淡写地道:“什么铜呀铁的,那都是江湖中朋友们抬爱,胡乱叫叫罢了,二位既是小马的朋友,就不要提这些,倒搞得我不自在。”

也难怪晏荷影惊异,十多年前,朱承岱的声名便已震动江湖。江湖传言,他从来都是一张冷脸,不苟言笑,所以才会有“铁面”之称,不意今天一见,竟是和蔼可亲、满面笑容的一个人。她心道,看来江湖的传言,有时还真不能信。

至院中,一美貌少妇盈盈含笑,当庭而立。马骅一见她,神色马上变了,像个顽皮的小弟弟看见了疼爱自己的大姐姐:“大嫂,才半天没吃到你包的饺子,可把我想坏了。”少妇板着脸,佯装生气道:“哼!今儿个不巧,我正好不想包饺子。”美目一闪又道,“不过,玉糊糊倒是刚熬好了一大锅。”

“玉糊糊?”马骅眼都直了。

“是啊,还下了地瓜。”少妇微笑着道。

“哇!”马骅一步冲进屋内。不但有一大锅黄澄澄、香气四溢的玉糊糊,热气腾腾的菜馅饺子也一盘接一盘地端了上来。这还是尹、晏二人四个多月来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吃顿像样的饭,二人也不客气,都敞开了吃个饱。

朱承岱的独生爱女仅三岁,生得粉妆玉琢,极灵秀可爱。大人们吃饭,她就攀上父亲的椅子,相缘而上,很麻利地就缠在了慈父的脖颈上。朱承岱一手护住被撕扯的耳朵,一手揽着她的腰,防她跌下来,同时柔声哄劝道:“月华乖,月华是最乖的乖娃娃,快下来,看,叔叔们都在笑你了。”

推荐热门小说缘灭长安,本站提供缘灭长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缘灭长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五章 世外有桃源 下一章:第七章 江南可采莲
热门: 三个人的双胞胎 消失的爱人 燃烧的法庭 来信勿拆:杀人鬼 恶月之子 七宗罪11:消尸世界 迷人的山顶 盗墓笔记7邛笼石影 策行三国(三国小霸王) 风生水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