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春风少年

上一章:楔子 下一章:第二章 闲睛恨不禁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初春,空山新雨后,清新湿润的林间一片静寂。这时,轻快地驰来一辆马车,“嘚嘚嘚……”的马蹄声打破了山林的寂静,也惊起了树上的鸟儿。

“哇!小姐,快来看哪,那只鸟是蓝色的呢!”车厢中一个声音叫道,随即一张书童打扮、模样甚是乖巧的俏脸露了出来。

“唉,明月,不是早就说好了吗,现在我是公子,怎么你……”另一个更清脆柔美的声音叹了一口气,“我真是怕了你了。”车帘微动,现出一张俊美至极的精致面孔来。

明月对小姐的责怪丝毫不以为意:“嘻嘻,公子爷,事情我都已经办好了,你打算怎么谢我?”那“公子爷”瞪了她一眼:“这算什么办好了?等到了东京,那才算是办好了,到那时,本公子再谢你也不迟。”

明月瞪大了眼,不满地道:“什么?要到东京才谢?不成,不成!昨晚咱们俩不是说好了吗,只要我帮你从府里逃出来,你就重重地谢我?”

“小鬼头!其实论理……该你谢我才对。你已在后苑闷了六年了,若非本公子,你能跟了出来透口气吗?”

明月眼珠骨碌碌转动:“我不过才呆了六年而已,公子爷你却已被关在那里面一十七年了。在这一十七年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三门不踏,四门不踩,嘻嘻,也不晓得咱俩到底应该谁谢谁啊?”

“公子爷”忍笑轻啐:“去!等到了东京,见到……赵长安,本公子就让他赏一个王府里的侍卫做你的小女婿,以作谢礼,可好?”一提赵长安,她眼中立刻光彩四溢。

明月正要反唇相讥,一见她那模样,立刻偷笑:“公子爷,求求你,莫再念赵长安了,你再这样念,赵长安他非没命了不可。”

“咦,为什么?”

明月一本正经地道:“喏,你天天都要把这‘赵长安’念上个五六百遍。你这每念一遍,阿弥陀佛,那边他就要打一个喷嚏,一个人要是每天都打上五六百个喷嚏,那岂不是……”明月好容易说到这儿,再也撑持不住,“扑哧”一声,随即弯了腰,猛揉肚子。

“公子爷”面色绯红,斜睨着她,咬牙作凶狠状:“哼哼!大胆的奴才,竟敢取笑本公子?看我不……”作势扑将过去,挠明月腋下,顿时车厢中莺声燕语,笑闹作了一团。

耳听得身后动静,赶车的车夫亦笑了。今天天气不赖,又接了那么划算的一单大生意,无论是谁心情都会好的,何况这单生意并不难。车夫笑着,不由得又回想起二人雇车时的情景。

“把我和我家公子送到东京去,到了付你双倍车钱。”今天薄暮时分,他刚把车停在姑苏城西门外,一个极标致的青衣书童便过来,这样吩咐他。不远处,柳烟下、花影里,藏着一个书生打扮、手足不安的少年。

车夫打量了一下明月,问道:“客官是哪家府上的?”明月浑没觉得他这样问有何不妥,直接答道:“我们是姑苏晏府的,那是我家五公子。”一指树下的少年。车夫目光一闪:“好,二位客官请上车吧。”

正当儿口,一个蓝衣短打扮的中年人满面堆欢地凑了过来,自道姓陆,跟伙计收了一车生丝要贩往东京,想跟明月她们结伴同行。于是,一行十余人、六辆车便一起出发了。陆姓客商先走,说是先去安排好食宿,明月主仆只管自后跟来就是。所以她二人的心情好极了,没想到出门这么轻松如意,府中人常念叨,江湖路险人恶,原来是吓唬我们小孩子的。

二女正尽情享受这无拘无束的快乐时,车猛然勒住。刹车力量来得太急,二女双双前扑,险些跌出车外,虽勉强稳住了身子,但已被撞得浑身生疼。明月心火上撞,掀车帘要排揎车夫,却见他神情古怪地死盯着路左侧的树林里,不禁顺着他的目光瞧过去。

林中长草下影影绰绰地伏着一个灰衣人,除了一头乱蓬蓬的白发,其余皆看不清楚。此人相距山道甚远,又被林遮草掩,也亏了车夫眼力好,居然能在疾驰之中一眼就瞧见他。车夫跃下车辕,明月急叫道:“哎,哎,你这人怎么回事?不接着赶路,过去做什么?”

“明月,让车夫大哥过去瞧一瞧也好,这位老……人家好像不太好?天快黑了,刚才又下了雨,这样躺在湿泥里会生病的。”那“公子爷”也从车上跃了下来。

车夫笑了:“公子爷这么好心肠,日后一定会有好报的。”

“公子爷”抿嘴一笑:“车夫大哥,我们一道过去瞧瞧,好吗?”车夫正等这句话,当下二人径往老人那边走去。明月虽满心的不情愿,也只得嘟着嘴跟上。

待到老人身边,“公子爷”轻触老人后背,问道:“老人家,您病了?”老人倏地抬头,乱发下锐利的眼光犹如尖刀,倒吓了“公子爷”和明月一跳。“公子爷”望见老人右胸污血浸染,恶臭扑鼻,而手足上也有许多伤痕血渍,而自己方才远远望见,还以为是雨后的红泥,不禁问道:“老伯伯,您受伤了,是摔的?”老人冷笑不答。

明月心下不乐,这老头儿怎么这副德性?见老人左腿上有一道伤口,边缘整齐,深可见骨,这可不是什么摔伤,遂轻扯“公子爷”的衣袖。“公子爷”这时也看出老人情形有异,不禁踌躇,心想,看来老人伤势不轻,这荒山野岭的,自己若不管,只怕他就活不了了。

“公子爷”之母长年虔诚礼佛,她自幼深受影响,便是养的一对相思鸟死了,都要哭上大半夜,更何况一个大活人,还是位老者?遂对车夫道:“车夫大哥,不如我们载了这位老伯一路走,到了前面有人家的地方,找位郎中,为老伯治一治伤,如何?”车夫答应着就要去搀老人,老人却一摆手道:“要扶就要这两个小姑娘扶。”他一语道破二女身份,二女又惊又窘,但深草丛中,雨露湿衣,不宜久留,二人只得一左一右,勉力搀起老人。

老人一路走,一路连连冷笑,上车后一屁股砸在锦垫上,道:“有吃的没?老子饿了。”明月递过携带的肉干、米粽。老人也不客气,接过大吃大嚼,立刻扫了个精光,双目四下一扫,抓起车角的锡壶,拔开塞子,闻了闻道:“丧气,不是酒。”仰头“咕咚咕咚”,一壶水顷刻下肚。他一抹嘴,抛开水壶道:“喂,让开,老子困了。”“公子爷”忙与明月挤到车角。老人仰面躺下,随即酣声大作。“公子爷”与明月面面相觑:“咱们救的这是个什么怪物?”

旅途寂寞,二女低语:“公子爷,我们这次去东京,能见到赵长安吗?”“公子爷”智珠在握:“能,一定能。”听口气,好像赵长安此时已整肃衣冠,正在王府的大门前恭候她们似的。少女们的春梦,岂不都是这样天真烂漫的吗?

忽然,车后传来一阵纷乱杂沓的马蹄声,然后有人高呼:“喂!前面的车子,停一下!”“公子爷”、明月一惊:惨了!府里的人追来了!车还没停稳,几骑马已冲到车前,拦住了去路。

“吁!”车慢慢停下。明月偷眼一望,见有三十多个黄衣人,执着明晃晃的钢刀,将车团团围住,个个面目狰狞,杀气腾腾。

二女心惊肉跳:啊!糟了,糟了,莫非撞上了强盗?想起从前听家人说起过的那些强盗杀人如麻、奸淫抢掠的恶行,二女手脚瘫软,六神无主。

黄衣人中一个领头的中年人盯视车夫,喝道:“喂!赶车的,刚才来路上有没有见到个灰衣老头儿?五十多岁,大概这么高。”说时作势比划了一下。

不等浑身发抖的车夫答话,明月插嘴道:“这位大叔说的老头儿,是不是灰白头发,脸色发黄,手脚粗大?”中年人目光一闪道:“正是!小姑娘,老头儿现在哪?”

“你们找他干吗?”

“呃,那是我叔公,今天一早出门,一直没回来,后听人说在山里摔伤了,我就一路找来了。小姑娘,你是在哪见到他的?”明月眼珠转动:“方才在上山的第二个坡中的路边,我见一个老头儿正往树林里去,穿的正是灰衣。”中年人听罢,再无多话,对车帘一拱手,一勒马,众黄衣人遂往来路驰去。

骗走这帮人,明月甚是得意,吩咐车夫:“快!快走。”缩头回身,见“公子爷”正瞪着自己:“老伯的家人来找他,你个小鬼头干吗骗走他们?”明月不禁叹气:“奴婢的好公子爷呀,这伙人根本就是不怀好意,天底下哪有找自家叔公还拎着刀的?再说,这老头儿身上明明是刀伤,方才那人却说是什么摔伤,这不是明摆着骗人的鬼话吗?嘻嘻,许他们骗咱们,倒不许咱也骗一骗他们?”

“好丫头,真比你家小姐强得太多了。”那一直呼呼大睡的老人不知何时已醒了,正双目炯炯地望着车窗出神,二女吓了一跳。

“公子爷”大为惊奇:“老伯,您醒了?身上的伤感觉好点儿了吗?”老人不答,却看着明月叹了一声:“不过你的那点子小把戏,怎么可能哄得过常山派的一干狠角色?”倏地抬头,沉声喝道,“华老二,上面的冷风很好喝吗?”

二女正诧异,马声惊嘶,车又猛地一顿。二女又一次重重地撞在车厢壁上。明月恼火非常,一掀车帘就要骂人,却见车外一人当路而立,竟只用一只手便将急驰中双马所拉之车硬生生地勒停了。正是刚才问话的中年人。二女不会武功,不知他露的这一手“力遏沧海”,不但力道大得惊人,且出手的方位、角度、时机亦十分精妙,在江湖中已属凤毛麟角。

随即车顶上一声刺耳的长笑,然后一人轻捷落地。明月定睛一看,是名獐头鼠目的尖嘴黄衣人。

华老二挡在车前,道:“白老前辈,东逃西藏了这么些天,身上又挂了那么多彩,何苦来呢?我们众家兄弟不过是想请你到罗浮山盘桓几天,你老人家却就是不肯赏我们这个薄面。”说话声中,一干黄衣人从路旁树林中四面冒出,将车团团围住。而车夫蜷在车辕上,早吓得呆了。

老人冷笑道:“老子白云天这辈子独来独往惯了,爱上哪儿就上哪儿,你们常山派的耗子洞又脏又腥又臭,狗都不拉屎,是人去的地方吗?”

“公子爷”听老人自称白云天,不禁失声惊呼。她虽不会武功,但她家本是武林世家,耳濡目染,常听家人谈及武林中的人物、故事。“荆北大侠”白云天的大名,早不知听过几千几万遍了。他豪气干云的侠行义举,使她时时肃然起敬。她常想,若几时能亲睹这位“荆北大侠”的凛凛神威,那该是件何等快意的事情!不料却茌今天意外地见到了。

“白老前辈不愿屈尊前往,我们这些做小辈的又怎敢勉强?不过白老爷子既中了川西魏家的绝命散,胸口又被天虎帮的‘过山虎’常威戳了一枪,右腿又着了傅家兄弟的烂银钩,还带着那物事赶路,也忒辛苦,不如白老爷子把它交给我们代为保管,你也好趁早去找个郎中瞧瞧。”

华老二在说这番话时语气真挚,情意殷殷,“公子爷”不禁想道:“方才看这帮人好凶狠,不料听他说话倒是挺通情达理的。白老爷子不如听从他的劝告,尽早去疗伤治毒的好。却不知他说的‘物事’是什么?看白老爷子两手空空,并没什么需交与他们代为保管的‘物事’呀?”

白云天嘿嘿冷笑道:“魏家、傅家那群狗崽子暗算老子的时候,原来你们这群臭耗子就一直躲在旁边哪?为什么当时不出头来替老子‘保管’那物事呢?哦,是了,是了,常山派的耗子功不但又臭又腥,而且上不得台面,不敢跟老子当面锣、对面鼓地较量。现在看老子快不行了,你们这些臭耗子才敢来捡这现成的便宜,是不是啊?”

华老二脸皮甚厚,被他说破了图谋,却毫无愧怍之色:“白老前辈双枪神勇,大力开山掌也极是了得,要不是魏家、傅家他们先行下手,我常山派又怎敢来搅扰白老前辈呢?”

“那现在你们是敢来搅扰了?”白云天目光冷电般一扫众黄衣人。他虽遍体鳞伤,身中剧毒,但双目神光四射,不怒自威。众黄衣人见他在这种情形下犹有如此神威,俱是一凛,有胆小的弟子便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华老二暗忖:“老东西要是没受重伤,己方莫说这三十多人,就是再多加两倍,也绝不是他的对手。可现在正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若是不赶快抓住,那己方这十多天来,从沧州一路跟着这老东西,晓行夜宿、藏头掩尾的,为的又是什么?机不可失,时不再来!”心中计议既定,更不耽搁,冷笑声中,所握双刀便待出手。

“各位,且慢动手!”循着说话声,众人只见五丈开外的道旁松树下,不知何时已多了十来个人。这些人服色各异,形容不同,发话的人二女却认得,正是那陆姓客商。“公子爷”奇怪,他们不是前头就走了吗?怎么现在又现身于此?而且他的嗓音怎的又不哑了,还这么耳熟?陆商人微笑,徐步上前道:“各位,打扰打扰!抱歉抱歉!实在是对不住。方才你们的话,鄙人都听到了,按理不该过问……”

“展大爷,您是展大爷!”明月大呼。

“鬼丫头,好灵的耳朵,好大的胆子,竟敢私带小姐跑了出来?等以后回府去,看我再好好地收拾你!”陆商人手一抹,自脸上揭下了一张面皮。

“公子爷”大奇:“展伯伯,怎……怎么会是你?”那展伯伯笑嘻嘻地拱手道:“荷官,属下给小姐见礼了。”又对身后诸人一挥手,“不用装了,都揭下来吧。”诸人均笑着从脸上揭下面皮。

那扮作“公子爷”的荷官目光一扫,又惊又喜,叫道:“颜姨,你也来啦?”一美貌妇人抿嘴一笑:“淘气!老爷可被你气坏了。”

“怎么,你……你们?”荷官吃惊地问道,平时伶俐的口齿这会儿也不利索了。

“护送我们的大小姐去京城里逛一逛呀!你以为,凭你们两个小姑娘,就能到得了那几千里之外的东京?”荷官、明月对视一眼,原来两人的出逃之举,家里人早就察觉了,父亲还派人扮成客商前来护送。

一旁的华老二却阴恻恻地说道:“原来姑苏晏府也看中了这物事!居然出动了展铭、颜容两位高手。”

展铭转向华老二,正色道:“我们姑苏晏府对白老前辈身上的什么‘物事’并不感兴趣,今天不过无意间偶然遇到了常山派的各位师兄和白老前辈。本来嘛,华师兄、白老前辈之间的过节,不该我们这些外人过问,不过,”他顿了顿,接着说道,“白老前辈现既身受重伤,这时华师兄若向他老人家追讨什么‘物事’,鄙人只怕今天这事要是传扬了出去,却会坏了贵派在江湖中的名头。”

这一番话不卑不亢,说得又句句在理。华老二连连冷笑,焦躁恨怒至极,却无法辩驳。己方人虽多,可展、颜二人的功夫都不弱,况晏府四子在江湖中侠名素着,武功早登一流高手之境,现不知埋伏在这林中的哪里。对方既有备而来,又在他们的地盘上,强龙压,不过地头蛇,己方万不是姑苏晏府的对手。看来,自己这一个多月都白忙活了!

“我常山派是名门正派,怎会做那种落井下石、见不得人的勾当?你们姑苏晏府喜欢做,只管做,却反来说别人,好笑,好笑!”华老二说完“嘎嘎”干笑了几声,展铭等人听了,大觉刺耳。

颜容怒道:“姓华的,你嘴里不明不白地都在胡说些什么?什么喜欢做不喜欢做?什么意思?”华老二冷笑不答,一挥手:“走!”一时间,众黄衣人走了个干干净净。

一直斜靠车门旁,冷眼旁观的白云天见展铭向自己一拱手,他刚要开口寒暄,忽然一声惊呼,从车上一头栽了下来。展铭、颜容一怔,反应奇快,双双纵身掠了过去:“白老前辈,您怎么啦?”白云天伏在地上,低声呻吟:“老夫……胸口,疼得厉害。”

展铭、颜容手方触到他的衣裳,突然同时惊呼一声,疾往后退。展铭怒喝:“白云天,你干什么?”话音未落,已栽倒在地。颜容只叫得一句:“荷官小心!”也当即晕了过去。九名晏府家仆见变故陡生,均又惊又怒,虎扑过去。荷官、明月只见眼前人影疾晃,再定睛看时,九条壮汉竟都已倒在地下,呻吟不已。

二女尖叫声中,齐齐和身扑上前去。白云天反手一钩,食指已点中荷官的肩贞穴,与此同时,左肘撞出,正中明月左腰,明月仰身摔落车下。白云天手执颜容的长剑,一指早被这一连串变故惊得目瞪口呆的车夫,厉斥:“快走!”车夫愣了一愣,方扬鞭催马,直冲出去。

白云天适才倾尽全力暗袭,牵动了全身伤处,这时头晕目眩、浑身脱力,胸、臂、腿上的伤口一齐剧痛。他再也无力支撑,一歪身,软倒在荷官身侧。

荷官心中气苦,只恨自己为什么会一时心软,救了这个老恶人?怒骂:“老……老……”她自幼家教严谨,从未骂过人,这时竟不知该如何骂才好,只得问道,“你为什么不杀了我?”

“你个小女娃子,老夫……咳咳,杀你折面子!”

荷官悲愤已极:“你杀了展伯伯、颜姨,还有明月他们,我……要是还能动得一动,定一刀杀了你,为他们报仇!”

白云天刚才点她的穴道时,便察觉出她身上竟无丝毫内力,现又听她这样说,大为惊讶,道:“展铭、颜容只不过是被老夫用魏家的毒刺刺中,刺上的离魂散只会让他们昏迷,六个时辰后自会醒来,你个小女娃子居然看不出来?”

荷官哽咽不已,哭道:“我……我只恨我不会武功,不能杀了你。”

白云天一愕,忽觉事有蹊跷。晏天良有四子一女,而他对此女宝贝异常,江湖中尽人皆知。他不可能用不谙武功的爱女作套,谋夺自己所携的“物事”。且晏天良若存心抢夺,也不会只派展铭、颜容前来。晏家四子的功夫早臻一流,方才只须四子中的一子在,自己焉能轻易脱身?

他心惊不已,问道:“女娃子,你们今天真的是碰巧遇上了老夫?”

“当然是碰巧,莫非还有谁爱碰上你这个老……老……的吗?早晓得你是这种……我就让你死在那烂泥里头。展伯伯、颜姨他们好心救你,你却恩将仇报!”

“展铭、颜容怎么会来这里?”

“怎么会来这里?我从家里偷跑出来,想去东京,爹晓得了,就叫他们扮作商人,护送我去,早晓得会撞上你这个……什么荆北大侠,行侠仗义?都是……呸!”荷官越说越气,越想越悲,越思越悔,正寻思用什么恶毒的话痛骂对方,以一泄心头之恨时,突听白云天痛声长叹:“错了,错了,错尽错绝!”倏伸指解开她被点的穴道,“小女娃子,你好心撞上了老夫这个老糊涂蛋,老夫……错怪你和展少侠他们了。”

他这一用力,更觉伤处痛入骨髓,不禁喘得更狠了。荷官身体突然能动弹,一个翻身坐起,错愕地看着他,一时间不知该做何反应。白云天勉力撑起身子,愧疚地道:“女娃娃,老夫老昏了头了,错把你们晏府的好心……当成了……驴肝肺。这里……老夫,先行给你赔罪。”一语刚毕,已重重地磕下头来。

他一生行侠仗义,为人刚直豪爽。先只道荷官、展铭等人亦像川西魏家、常山派一样,意欲劫夺他所携的“物事”,故而一直对荷官白眼相向,恶语相加。此时醒悟错怪好人,大是不安,他可不像那些满口仁义道德的伪君子,错了就错了,也不推诿掩饰,重重地三个头磕下去,慌得荷官连忙去拦,但任她怎么拦也没拦住。

推荐热门小说缘灭长安,本站提供缘灭长安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缘灭长安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楔子 下一章:第二章 闲睛恨不禁
热门: 福尔摩斯探案全集:四签名 恶灵岛 玻璃钥匙 间谍课:黑色宣言 电子之星:池袋西口公园4 死亡飞出大礼帽 大人物 死了七次的男人 神秘火焰 千门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