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4章 长发男

上一章:第423章 西装男 下一章:第425章 火灵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其实在短发男想要掏出符咒来的时候,以周昊的速度,是完全可以打断他的。

就像别人准备掏枪打开保险,周昊就有绝对的实力,在他把枪拿出来之前,阻止这个动作的发生。

不过周昊倒也挺想看看短发男能弄出什么玩意儿来。

但周昊看到蓝色符咒的时候,觉得事情变得有趣起来了。

在华夏道门中,符咒的颜色也分很多种,按照威力从小到大来排序,是黄色、蓝色、紫色、银色、金色。

红色的也有,其威力和黄符差不多,只不过用途不同。

金银符,一般不是人类可以使用出来的,因为想要发动这种符咒,以人类的阳火基本是不可能做到的。

至于金银符能有多少威力。

屠龙不是问题。

总而言之,日木阴阳道起源与华夏,看到短发男掏出蓝符,周昊是真的很想看看他们能弄出什么花头精来。

任天成和刘明贵的眼中,都闪过一丝惊恐,前天他们可是见识过这蓝符的威力,那两间如同废墟的房子,就是最好的说明。

赵武年回到了三人的行列中,任山也是俯视着短发男,他身为茅山子弟,一定也知道符咒等级的划分。

周昊的呼吸变快了起来,他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上前将那所谓的鸦天狗撕成碎片了。

原因很简单,在华夏,没有这种狗存在的空间。

下一秒,从那张蓝色的符咒自燃了起来,在蓝符化为灰烬的同时,面前出现了一只身高达四米左右的人形怪物。

看它戴着一只鸟头面具,身上穿着银色盔甲,手上还持着一把偃月刀。

威风凛凛。

不还是狗么?

“干掉他们好吗?鸦天狗。”短发男喘着气说道。

我的妈呀,你至于吗?

不就是被赵武年踢了一脚吗?这都喘上了。

那鸦天狗没有言语,只是双手握紧了偃月刀,往侧面跨出一大步,举刀对着周昊三人披头砍下。

哟呵,还挺聪明的呢,这样的话,如果这一刀劈了个结实,那他们三个人都得完蛋。

周昊吞下五颗烈阳丹,将阳火灌进玄阳剑内,举剑格挡,任山左手结剑指,在龙鳞箭上擦了一下,剑身又长了不少,他一跃而起刺向那鸦天狗的脑袋。

原本赵武年想要砸它的头,但任山抢先了一步,他只好以双锤同时砸向那鸦天狗的脚面。

四个字——惨绝人寰。

鸦天狗的偃月刀上,明显被周昊砍了个缺口,不过鸦天狗倒是躲开了任山的一剑,却也被任山用脚踢了脸,那像是塑料糊上去的面具也差点裂了。

赵武年的双锤更是将他脚砸成重伤,而且地面上留下了很多绿色的液体,估计是他的血。

一声空灵的惨叫,喊得所有人都不是很好受。

赵武年跳了起来,这次他可不能失手了。

“给我闭嘴!”

还真就失手了。

鸦天狗用没伤到的那只脚往后一蹬,身体向后快速退了出去。

短发男这会儿已经站了起来,看到那三个年轻人各显神通,吓得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要知道,这可是你妈的鸦天狗啊!

虽然在式神众多的日木来说,狗揽子都不算,但拿到华夏,怎么也不可能被打的那么惨啊。

西装男也露出惊讶的神色,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短发男先生吃过这样的大亏。

长发男……算了,他怕是已经睡觉了,这会儿正神游太虚呢。

在后退之时,鸦天狗反手持着偃月刀,对着周昊等人横扫而去。

周昊三人同时起跳,随后默契地踩了下去。

“铿!”的一声。

那五米左右的偃月刀,就从鸦天狗手上被踩下来了。

周昊从玲珑齿中拿出方天画戟,对着鸦天狗的脑袋掷了出去。

“我和它过两招,你们歇着。”周昊说道。

别看鸦天狗体型大,速度倒也不慢,他再次偏过脑袋躲开,并且还伸手抓住了方天画戟的杆子。

嘿,还真让它抢了过去。

鸦天狗拿着方天画戟,就像是普通人拿着一把宝剑似的,对着周昊戳去。

周昊驾起翱天轮飞了起来,对方天画戟全然不管不顾,举剑刺向鸦天狗那丑陋的面具。

忽然,鸦天狗张开了嘴,从它嘴里尽喷出密密麻麻的黑色乌鸦来。

周昊在这些乌鸦身上,能感觉到危险的气息,有点类似华夏的阴气。周昊立马一个后空翻想要躲开,却已经来不及了。

我擦,日木人可真阴险啊,日木的鬼怪就更加阴险了。

按照周昊后空翻这速度来说,那些乌鸦应该是撞击到周昊的背部,可当周昊后空翻完毕后,却发现自己一点事都没有。

低头一瞥,任山正操控着龙鳞匕首,施放着凌霄九剑。

一把把小剑将那些乌鸦贯穿,落在地上。

周昊直觉心头一暖。

有兄弟的感觉。

真是非常好啊!

同时,周昊也意识到自己一个严重的错误——轻敌了。

好像打周昊懂得使用刑天玉开始,自己就飘了。

似乎没把任何敌人放在眼里,有种老子天下第一的感觉。

这可是兵家大忌。

就和当初周昊在手机可以通地府上尝到甜头了似的,连左慈都敢骂。

要知道左慈不管是在地府还是凡间的时候,都不是随随便便哪个人,想骂两句就能骂两句的。

包括后期的吕布也是。

曾经要不是自己嘴贱轻佻,后来也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事情。

不过若是从来一次的话。

相信周昊还是会这样。

因为如果真的可以重来,周昊根本不知道会因为这件事而吃亏。

那么就尽情地展现自我,展现年轻人应有的活力吧!

得,把狂妄自大和年轻人的活力扯到一块去,这狗逼作者再一次没谁了。

重拾好心情的周昊,先是将方天画戟收进了玲珑齿。

这东西是个双刃剑,万一让鸦天狗拿着大杀四方了,那倒霉的可是自己。

随后周昊还把鸦天狗的偃月刀也收了。

看你怎么蹦跶!

最后,周昊用勾魂锁,将鸦天狗牢牢地困住。

勾魂锁是个厉害物件,看上去只有一米多长,但它可以随着被捆绑的东西而变长,变大。

短发男看到自己那所向无敌的鸦天狗被一条奇怪的锁链困住了,越是挣扎那锁链捆得越紧,一脸的着急,也在说着日木话提醒鸦天狗。

但现在的鸦天狗也该改改名字了,应该叫做鸦疯狗。

任天成摸着胡子满意地笑了。

没想到周昊居然这么厉害,以他这修为,怕是已经到了炼气化神之境了吧?

我儿任山也很是超然,刚才放出去的剑阵,估计是只有神仙才会使用的法术才对。

光宗耀祖啊!

鸦疯狗像是被念了紧箍咒的孙悟空,在地面上来回翻滚,青石砖都弄碎了不少。

操你个妈的,让你赔钱信不信?!

周昊吞下五颗烈阳丹,想要上前将这非人类给结果了,那鸦疯狗却也在危急关头保持了一丝冷静。

再次对着周昊喷出密密麻麻的乌鸦来。

根据周昊的推测,这些乌鸦的威力,应该仅次于凌霄九剑,所以周昊也不敢怠慢。

直接将那五颗烈阳丹的阳火憋在喉咙里,待到鸦疯狗的乌鸦都飞出来之后,一口喷了出去。

这尼玛,比盐汽水还酸爽的阳火,顿时将那些乌鸦燃烧殆尽。

趁着这个工夫,周昊双手合十竖于胸前念道:“八卦掌一人门,杀!”

白色的雾炁冲击波,悄无声息地喷发而出,其气势只能用一个成语来形容。

万夫莫开!

阴阳之气将那鸦疯狗的面具给打碎了,露出来的是一张丑陋无比的鸟头。

周昊将偃月刀放了出来,提刀一跃而起。

手起刀落。

短发男从来都没想过,自己的鸦天狗居然会以这种形式惨败。

不对。

惨死!

是的。

周昊的一刀下去,愣是将鸦疯狗的脑袋给剁了下来。

那比篮球大两倍的脑袋,就这么血淋淋地滚到了短发男面前。

短发男的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为了培养这个鸦天狗,短发男不知道投入多少财力物力。

华夏修道讲究一个财侣法地,钱是摆在首位的,在日木,就更是如此了。

就从一点来看就可以知道,日木的阴阳师,越是厉害的人,那就越是有钱。

为了修炼,他们可以不择手段,不管这些钱的来路是否赶紧,总是越牛逼的阴阳师,就是越有钱。

华夏就有些不同了,单说一个人就知道了——钟伟荣。

这家伙穷的时候一个月最多就挣八百块钱,要别人怕是一个月的烟钱都不够,他愣是能勒紧裤腰带将他儿子拉扯大。

婚礼过后,周昊便让钟伟荣回老家了,毕竟周昊也不怕张善末。

周昊在钟伟荣的行李中塞了十万块现金,他知道在微信上给他转钱,他不会收,而且自己的微信也限额了,所以等钟伟荣发现这笔钱的时候,他也到家了,再不济也是在火车上。

送钱都能送得如此费尽心思,周昊也真是太不容易了。

任天成眼见周昊这里大获全胜,一拍太师椅扶手站了起来,同时大笑道:“你们这帮无耻之徒还是滚回属于你们的地方吧!”

大快人心!

短发男又气又急,恨不得挤下两滴眼泪来。

他双指夹着一张符咒,对着任天成射了过去。

任山快步上前,挥剑斩下。

我特么好容易遇上我爹,还没多聊两句呢,你就想弄死他?

周昊背着手,说道:“你们若是来抢东西,我们这里绝对不欢迎,你们若是来作客,嗯……还是不欢迎,胜负已分,我等也并非贪杀嗜血之徒,你们就赶紧走吧。”

毕竟鸦天狗是周昊斩杀的,所以周昊也有资格说这句话。

起初照周昊的想法,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他妈整死你。

但经过刚才的事情,周昊联想到从前的自己,想想还是算了吧。

得饶人处且饶人,哪怕不是人,对待牲口,也应该如此。

上天有好生之德嘛,阿弥陀你个佛。

“八嘎呀路!”短发男气急败坏道。

原本他们接到任务走一遭华夏,还以为华夏到了末法时代,人人已经没有信仰了,那也没几个修道之人了,怎料居然一下子碰上这么多。

赵武年不爽道:“九个呀路你们也得走啊,我真的怀疑你们是不是傻逼,人家耗子都已经要放你们一马了,还搁这儿站着不动,脑子有病吧。”

话糙理不糙,周昊饶过你们,你们见好就收呗。

命重要还是面子重要?

在他们眼中。

任务最重要。

忽然。

那个留着长头发的男人转身走了,还打了个哈欠,慵懒地挥了挥手说道:“啊里嘎多~撒于呐啦~”

谢谢?

再见?

我操,大哥,你是来跑龙套的吧?

“嗷~”的一声,短发男和西装男同时对着长发男的背影跪了下来,叽里咕噜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

赵武年挖了挖鼻孔,不爽地喃喃道:“这些人还真是傻逼啊。”

随后赵武年感觉眼前一黑,同时倒吸了一口冷气。他不敢相信地看着面前。

只见那长发男子已经站在他对面了。

周昊看到赵武年背后伸出来了一只手。

“我忍你很久了。”长发男冷冷地盯着赵武年,脸上却洋溢着热情的微笑,用着流利的华夏语说道。

“我操!”周昊和任山同时怒吼,各自持剑斩向长发男。

长发男完全没把周昊和任山的攻击放在眼里,反而用眼睛瞥了一眼身体右侧方,抱怨道:“真是麻烦啊。”

随后长发男将自己的手从赵武年的体内拔了出来,身子一闪,回到了原地。

两声爆炸声过后,一只绑着符咒的箭矢斜插在地面上。

徐孙栋梁在不远处的山坡上,咬着牙骂道:“操你妈的!”随后眼睛一瞪,眼黑不再,双眼变得雪白无瑕。

周昊知道徐孙栋梁出马了,赶紧扶住了即将倒下的赵武年,一边将真气疯狂地灌输到赵武年体内,同时从玲珑齿中拿出大量的丹药喂赵武年吃下。

任天成激动了。

他紧握着拳头直发颤,若是按照他以前的脾气,怕是他早就冲上去干仗了。

但是现在的他十分冷静,他知道,以那长发男的速度和力量,完全不是自己能够应付的,他贸然上前,只不过是给孩子们徒增麻烦,自己只是一个累赘。

刘明贵也紧张得不行,双眼死死盯着长发男。

赵武年在丹药的帮助下,血已经及时止住了,不过胸口那骇人的大洞却还是摆在那里。

“八卦掌一人门,杀!”任山对着长发男使出白色雾炁冲击波。

长发男身形一闪,躲到了另一个地方。

他之前停留的那块地方后面有个围墙,冲击波仅用一个瞬间便将那围墙轰成齑粉。

短发男看着长发男那灵动的步伐,露出邪恶的笑容,用着日木语说道:“嘿嘿,田下君可是阴阳道的天纵奇才,更是我大日木的骄傲,今天这里所有的人都会死,哈哈哈哈。”

西装男也露出谄媚的笑容,一个劲地点头称是。

然而长发男的动作已经被徐孙栋梁的阳眼给捕捉到了。

徐孙栋梁快速地张弓搭箭,双眼包含愤怒地说道:“死吧!”

推荐热门小说阴阳网店,本站提供阴阳网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阴阳网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423章 西装男 下一章:第425章 火灵
热门: 夭折 独眼少女 使徒:迷失者的续命游戏 虫图腾2:危机虫重 黄河鬼棺之1:镇河印 恶魔的纹章 夜夜夜惊魂(第3季) 斜屋犯罪 布谷鸟的呼唤 风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