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割袍断义

上一章:第259章 手足 下一章:第261章 聊聊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龙鳞匕首在地府经过千年蕴养,自带的阴气本就十分惊人,任山在赵家玩了几天,没有发生什么大事件,便把心思都放在研究这东西身上去了。

本身他修炼的就是八卦掌,善用阴阳二气,虽然这是很普通的灵气,但运用得好的话,也是相当厉害的。

孤阴不生,独阳不长,任山为了将龙鳞匕首发挥到最大的威力,便想出了这个办法来调和阴阳,达到生生不息的效果。

此时他手中的白色雾炁几近凝结成实质,周昊也没想到任山花了这么点时间,居然能想出这种办法。

匕首是短兵器中的短兵器,如此一来,不仅增加的龙鳞匕首的威力,更加长了攻击范围。

可周昊却是全然不惧。

你自身精血的阳气能有多少?

当这些阳气耗尽后,我可不认为你的阴气能胜过我的阳气!

这般想着,周昊一个转身,斜劈了下去。

任山会这么做,就不会怕周昊,他挥舞同样的一剑。

“叮!”的一声,由雾炁凝结的剑身,居然和周昊的玄阳剑发出了金属碰撞声。

同时,由两把剑发出红、白两种眼色的剑芒,正在不相上下地抵抗着。

教室内的二女都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这是她们没开阴眼的,若是开了之后,将会发现,此时整个教室内,几乎都被这两种颜色充斥着。

不仅如此,两把剑正在抗衡中,还散发出一道道劲风四处飞洒,二女的头发也都被吹了起来。

徐孙栋梁仍然是闭着眼睛,安心打坐,仿若周昊与任山的战斗和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五六秒过去了,周昊心中忽然传出元元的声音。

“不好!老大,龙鳞匕首在吸收玄阳剑的阳气!”

元元说完这句话后,周昊已然是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将剑一撤,一记鞭腿踢出。

任山没想到在这兵器战中,周昊居然会肉搏,一切发生得太快,他一个猝不及防,愣是被周昊这一脚踢了个瓷实。

倒飞出去的任山,撞到墙壁才停了下来,他忽然掏出一张符咒,攥在手里,结剑指竖于胸前,开始念咒。

周昊怒火顿生。

“操你妈!用我给你的聚灵符来开杀门打我!”周昊一个健步飞身上前,手持玄阳剑披头砍下。

任山的咒语也被周昊打断,他忽然对着周昊隔空击出一掌。

“八卦掌一人门,开!”

“砰”的一声闷响,从任山掌中,忽然飞出一只用真气凝聚而成的手掌印,其中还夹杂着些许阴阳二气。

这一掌落在周昊胸口上,周昊的胸口当场就凹陷了下去,他直觉嗓子一甜,喷出一口血来。

“周昊哥哥!”李萌萌喊了一声就拦在周昊跟前,此时她再也承受不住了,眼泪决堤,哇哇哭着。

“任山!你们不要再打架了!”

因为李萌萌的阻拦,任山也是停了手,因为在他眼里,今天和周昊打的这场架,毫无意义。

周昊先是乱七八糟嗑了一堆药,随后一把便将李萌萌拨开,推到了一边。

即便周昊受了伤,可身体娇贵的李萌萌仍然是受不了这个,一下子就摔倒在地。

“我的事你别他妈掺和!你以为你自己是谁?!我周昊需要被一个女人保护?!去你妈的吧!”周昊指着李萌萌骂道。

李萌萌听了周昊说出这些话,一时间连哭泣都忘记了,整个人就呆在那里,他感觉周昊变得陌生了。

眼见任山没有动手的意思,周昊又指向徐孙栋梁。

“还有你!彻头彻尾的一个废物!你爹死了和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你还要不要脸了?!别他妈想着往我身上赖!你爹死了纯属活该!”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没了声音。

郭怡文想着,栋梁的爸爸死了?什么时候的事情?

李萌萌也被这事儿有些惊住了。

赵武年这会儿还有意识,可身体实在是无法动弹,他咬着牙,握紧了拳头。

平时最冷静的任山,这会儿也气得胸口起伏着,他认为周昊说这话太过分了。

和你没有关系,可以,但为什么要说活该呢?

要知道,我们可是兄弟啊!

所有人的目光都汇聚在徐孙栋梁身上。

徐孙栋梁站起了身子,转身面对着周昊。

面无表情。

他抬起了手,伸向周昊,往上一提。

周昊的身体便不可思议地腾空了起来。

窒息感传来,周昊龇牙咧嘴的,说不出话来。

“废物在咆哮。今天,我徐孙栋梁和你周昊割袍断义,从此再也不是兄弟,日后千万不要让我看到你,否则,绝对要你死得很难看,记住了,废物。”

说完,徐孙栋梁两指一挥,便将自己的一处衣角给切断了,手一扬,周昊的身体也飞了出去,撞到了一片课桌,再然后,徐孙栋梁就走了。

李萌萌眼泪都没擦,便去扶周昊。

“周昊哥哥,我们去医院。”她想用自己孱弱的身体去扛起周昊。

周昊却抽开了自己的手臂,怒道:“你他妈恶不恶心?!我说了我的事情不用你管!你个表子给我滚!”

李萌萌整个人一怔,她从来没有想过,如此肮脏的两个字,会从周昊口中说出,而且说的还是自己。

周昊哥哥不是这样的啊!

到底发生了什么!

周昊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对着任山说道:“那个破宿舍我再也不回了,你和这个傻逼住去吧,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咱们兄弟也做到头了,再见。”

随后周昊便一瘸一拐地出了教室。

李萌萌今天受到了一生都未曾受过的委屈,坐在地上抱着膝盖哭了起来。

郭怡文从震惊中清醒,跑过去抱着李萌萌道:“行了姐们儿,为这种渣男伤心不值得,我真没想过他是这样的人,不哭了不哭了。”

任山也将赵武年扶起,将自己的真气灌输到赵武年体内为他疗伤。

疗着疗着,赵武年颤抖着身子哭了起来。

“为,为什么会这样,之前,之前明明好好的。”

任山叹了口气,道:“也许这就是命数吧,别担心,还有我。”

来福小区。

周昊给自己疗完伤后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翻着相册里的照片,一张张都是有关兄弟四人的。

周昊微笑、赵武年傻笑、徐孙栋梁狂笑、任山不笑。

“老大,你这样做真的好吗?”元元问道。

周昊按动手机侧面的锁屏键,屏幕一黑。

“没有办法,我只能这么做,张善末这个人太阴险狠毒了,栋梁一家三十二口,全部死光了,还想杀王兵全家,这是没得逞的,大年家也是幸免于难,任山家也是因为我,修为高的都受了重伤。”周昊叹息道。

想想也的确如此,说得好听了,自己是柯南,说得不好听了,自己不就是扫把星么?

元元思考的没有周昊那么复杂,它只认周昊,只要这个主人还在,怎么着都行,唯一不爽的是,以后想抽软中华,怕是有些麻烦了。

京城,密云,燕山中的茅屋内。

那名老者站在神坛前,神坛之上摆着一个铜制的脸盆,其中有水,水中有画面。

这应当就是周昊那传说中的师伯,张善末了。

“曾老三?我知道了,这个人该杀。什么?消息可靠吗?好,既然如此就不用管他们几个了,一切都按照原计划进行。”

晚自习的时候周昊没去,顾城也打来电话问是什么情况。

周昊实在没办法,只好说自己急性尿道炎复发了,现在人在医院。

顾城自然是以学生身体为重的,自己学生得了这毛病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做老师的可不能笑话人家,让周昊注意休息便挂了电话。

随后元元冷不丁地说道:“老大,你说息言家会不会也受到你师伯的迫害?”

推荐热门小说阴阳网店,本站提供阴阳网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阴阳网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259章 手足 下一章:第261章 聊聊
热门: 丈夫的诡计 赎罪 本源 谋杀启事 京极堂系列06:涂佛之宴·宴之支度(上) 湘西疑陵 与杀手为邻 南部档案 最后一个道士Ⅱ(道门往事) 追踪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