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章 解释

上一章:第244章 秘密 下一章:第246章 翻新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擦?

师父搞什么呢在?

居然还没回家?

死外面了?

起初周昊是这么想的,但没多久他便反应了过来。

五彩神鸡、地狱幼犬、孟婆汤。

上哪儿找这么巧的事情?

以师父的性格,怕是又干了偷鸡摸狗的勾当了。

“师娘你别着急,我这就找师父去,肯定让他给你一个交代!”

既然事情都已经解决了,那张善元也没有不回家的理由了。

除非他是真的不想过了。

不过照师父的脾气,应该不会这样子的。

“唉,随便他吧,反正你师父心里也没有这个家了,我收拾收拾就准备投胎吧。”

男人可以没钱、没权、没势,女人都可以陪着你一起打拼出来,但如果在你身上看不到任何希望,那距离挥手说拜拜也不远了。

说白了,物质、爱情,还有那方面,必须满足最少两种,才能换来一段稳定的婚姻。

张善元和姜老太都是鬼,那方面的要求并不是很强烈,物质可以算一些,毕竟地府也是需要用冥宝的,但摆在首位的还是爱情。

现如今张善元连家都不回了,还有个屁的爱情啊。

其实姜老太嘴上这么说,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她真要是吃了秤砣铁了心要走,还来和周昊说什么?

不就是希望周昊去和张善元说说自己的想法,随后引起张善元的重视,从而来挽回自己么?

女人呐……

“师父!你怎么还不回家?!你再不回去师娘都准备投胎了!”

张善元看了一眼,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有很久都没有回过家了。

并非张善元没心没肺,而是觉得都已经和姜老太成亲了,她又跑不了,自己做完这件事就回去,可事情做了一件又一件,根本没有停歇的时候。

之前因为吵架,他获得了短暂的自由,觉得还不错。

周昊这会儿一说,他还真是有些担忧了。

虽然事情不会像周昊说得那样,毕竟生死簿啥的都掌握在自己手里,我不同意,你想投胎都困难,但姜老太也是自己的结发妻子,实际上自己是在忙着帮周昊处理貂蝉的事情。

但说上去,从表面看来,你特么跟媳妇吵两句嘴就不回家了,你丫还是男人吗?

不行,得回去。

这么想,就这么做,反正这会儿没什么公务。

张善元路过奈何桥的时候被孟婆看到了。

“老大哥,来玩儿呀。”孟婆挥着手邀请道。

玩儿个屁啊,先前老子要用你的汤,这会儿我又不用了。

没空!

“大妹子,我摊上事儿了,你老嫂子在家上吊,我要去哄,先不说啦。”

随后张善元在奈何桥下的忘川河边,采了一把彼岸花,便加快了飞行速度。

周昊见张善元迟迟没有回复他,直接开了语音通话,张善元听了嫌烦直接关机。

嘿,师父你不是吧?

真不要这个家啦?

算了,懒得管你,就你这吊儿郎当的模样,师娘对于一往情深纯属浪费,你这种人活该单身一辈子!

张善元来到判官府门口,直接飞了进去,来到他们的房间外,看到房门紧闭,透过纸糊的窗子,能看到有人趴在桌子上,身子一抽一抽的仿似在哭泣。

就这么进去的话好像差点意思。

随即张善元打开了酷狗音乐,播放了一首极具浪漫主义情怀的经典老歌。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我的情也真我的爱也真,月亮代表我的心……”

悠扬的音乐冲击着姜老太的心弦,此时的她,没有半点万寿山庄大小姐的任性,唯有一颗受了伤的心,在等待着良人归来后去抚平。

“弑天……”

姜老太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她下意识喊出这个名字,打开了房门,想要去寻找音乐的来源。

可开了房门后,入眼是一束格外艳丽的鲜红色彼岸花。

从彼岸花后,忽然窜出一个脑袋。

“夫人,送你的。”张善元笑嘻嘻道。

姜老太喜出望外,接过花便一下子钻进张善元怀中。

张善元正准备解释之前的事情,姜老太忽然推了张善元一把。

“你去采彼岸花的时候,有没有和那个贱人说过话?”姜老太冷冷道。

张善元一愣,不以为然道:“说了啊。”

“花拿走,我不要,你也走,别回来了。”姜老太面不改色道。

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的弑天盼回来了,你倒是给他一个解释的机会啊。

作!

张善元死乞白赖道:“夫人夫人,你听我跟你说,事情是这样子的,我……”

姜老太捂着耳朵,说道:“不听不听不听,我不听,你都在外面有人了,你还想说什么?你走,走!”

得,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

想我张善元一生潇洒,这会儿却让个女人牵制住了。

没有孤独没有酒,爱特么哪走往哪走!

“拜拜了您嘞!”张善元转身就要撤。

姜老太急了。

你怎么还真走!?

“慢着……”姜老太轻声道。

就等你这句呢。

张善元刚走没几步,忽然转身冲着姜老太飞了过去。

当他抱住姜老太的时候,直接带动着姜老太,一同从屋外飞进屋内。

也就是一个进门的时间,张善元脸上的皱纹已然消失,一股稚气和男儿阳刚之气呈现在他的脸上,衣服也变回了年轻时,那破旧却很干净的打扮。

生气?

推!

吵架?

推!

闹变扭?

推!

姜老太知道张善元想干什么,眨眼间,张善元怀中的姜老太,也变成了年轻时如花似玉的姑娘。

仅凭张善元的一个意念,房门关了。

紧接着张善元便开始修炼一套只能和姜老太修炼的功法。

其招式复杂至极,简单来说,张善元压她,她压床,床压地,地动山摇。

当真是一套惊天地、泣鬼神的超级功法,成人可修,少儿不宜。

张善元当初可没有铸剑,精魄完好无损地留在身上。

一个多小时后,姜老太心满意足地依偎在张善元身旁,耐心地听张善元解释完,也是理解了张善元的做法。

“以后再有这种事情,你和我说嘛,我拿钱给你,咱们去买还不行吗?”姜老太说道。

张善元笑了笑,道:“这不能省一点儿是一点儿吗?以后怕是也用不到了。你放心,我的心里只有你。”

姜老太幸福地闭上了眼睛,将头靠在张善元肩膀上,道:“我知道的。”

随后姜老太怕周昊着急,也去和周昊说,张善元已经回来和自己讲清楚了。

见到师父和师娘好,周昊也很开心。

这就对了嘛,都是孤独的灵魂,凑在一起过日子很好啊,吵什么吵,有什么事儿不能好好解释清楚,真是的。

没多久也到下午三点了,周昊和徐孙栋梁便登上了飞机,小黑被周昊收进了玲珑齿,元元则是像个跳蚤似的蹲在周昊肩膀上。

它也没闲着,在周昊肩头走来走去,像是巡视着什么一般。

这里是我仅剩的地盘,绝对不能被那个小黑狗给抢了,我要捍卫我的尊严!

嗯,好。

一个多小时的工夫便到了尚海,随后打车回了江酥。

刚到吴工地界儿上,李萌萌发消息来了。

“昊哥,在不?你怎么还没回来呀,没几天要开学啦,人家还没约到你呢。[哭泣][哭泣]。”

好像也是,大家同学一场,也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况且李建国夫妇对周昊也不错,自己不去拜访一趟怕是不合适。

周昊刚准备和李萌萌说自己回来了,手机又响了。

一看来电显示,是王兵的奶奶,刘桂兰打来的。

周昊也挺奇怪,奶奶这个时候为什么会打电话给自己?

可能是因为王兵放假没回去,一个人太没劲了吧。

“奶奶,怎么啦?哦,我在吴工呢,啊?你家要重新装修,让我看风水?”

推荐热门小说阴阳网店,本站提供阴阳网店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阴阳网店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244章 秘密 下一章:第246章 翻新
热门: 最后一张录取通知书 不可能犯罪诊断书Ⅳ 异闻录:九重图阵 搞鬼:废柴道士的爆笑生活 死亡飞出大礼帽 坠落之前 我与谎言为邻 “蔷薇蕾”的凋谢 鬼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