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3章 白家之谜(1)

上一章:第2102章 回归冷酷 下一章:第2104章 圣血惊变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血线在我的手中扭曲,我从梦境中醒来,缓缓睁开眼睛,心中一片震撼。

那团黑影是谁,鸿元为何和他对话,为何又说它已经死了?

还有,让我最在意的便是黑影嘴里所说的功法,我第一时间联想到的便是河图洛书内秘密,难道黑影嘴里所说的功法就是河图洛书内的秘密吗?

“你,你说过会放过我的,一定要守信……”

血线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考,我低下头看着这道大道规则,它非常害怕,因为我只要动动手指也许就会将它捏碎。

“我的确会放过你,我也不会失信,不过,他是不是会放过你我就不知道了。”

说话间,我将血线抛给了断情人,断情人一把捏住血线,冰冷的眼睛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

“端木森,你不守信用,你骗我!”

血线对着我大吼了起来,断情人已经回归了冷酷,杀伐对他来说不过只是消除眼前的一个目标而已。

对于血线的喊声我置若罔闻,背起地上昏迷的白羽,径直向外走,走到花园大门口的时候,停下脚步并不回头却高声说道:“断情人,慕容飞鸟和血线如何处置由你自己决定,但是有一点我要说明,下次如果慕容飞鸟还参与进这场混战之中,并且成为了我的敌人,我绝不会留手!”

贵阳的震动来的太突然,也太壮烈。

这一日死在花园里的人比我预料到要多一些,这些人的身份都不简单,作为贵阳乃至整个贵州地界上各门各派的继承人,这些人的死亡代表了这些门派重大的损失,也代表了这些门派希望的破灭。

每一个门派都想变成新的茅山,每一个家族都想成为第二个轩辕家族。

而这些继承人,就是他们的希望,可是今天,希望全都破灭了。

哀悼厅内正在举行白家的哀悼仪式,今日白家要送走两个人,其一是守护白家数十年的神长老,其二是白家这一代的大公子白孚。

两个人都死在了花园内,我站在最后一排,靠近门口,身后就是走廊,白家的人不少,我作为一个外人被挤到了门口的位置也不稀奇。

白羽站在第一排,这小子哭的稀里哗啦的,这眼泪里有几分是真的,又有几分是装的,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我没从这大厅里感觉到一丝一毫的悲伤和亲情,更多的只是冷漠。

如今的社会,眼泪不代表忏悔和伤心,有时候眼泪比笑容更加虚伪。

我默默地往后退了几步,站到了走廊的窗户边上,今天举办哀悼仪式的家族还真不少,下面一层楼的大厅也都被保了,远远地走过来一个人,修长的身子,黑白两色的道袍,被扎成一束的双色长发,只是脸上没有了面具,却多出了一张没有任何表情,异常冰冷的脸。

断情人缓步走到了我的面前,我笑着说道:“你不戴面具的样子帅多了。过去,有点恶心。”

天底下敢这么嘲讽断情人的人不多,我是一个,我师祖是另一个。

断情人并没有动气,当然我从他那张彻底没了表情的脸上看不出他是不是动气,看了看我后说道:“我过一会儿就会出发,带慕容飞鸟回老子那里,也会尽量不让她再参与大战。只是走之前,我有一些话想对你说。”

我笑了笑点点头,示意他继续。

断情人双眼深深地凝望着我,片刻后才开口道:“我曾经站在黑暗中,杀人,毁灭在我眼里不过只是弹指一挥间而已,但是我因为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所以走出了黑暗,如今,我却因为这个人而回归了黑暗。只是,比起你所在的地方,我所身处的黑暗就显得光明了许多。你放弃了很多,放弃了温暖,放弃了光明,放弃了美好的生活。可是,如果你放弃了这么多,最后却依然完不成逆天的使命,你又该何去何从呢?”

我一愣,旋即笑了起来,一边笑一边摇头道:“我早就想过了,你也不是第一个对我说这番话的人,要是逆天失败,我肯定会死,与其死不如一搏,不是吗?”

断情人却摇摇头,靠近了我后低声说道:“你明白的,我并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你身体里的黑暗真的只是黑暗吗?你是选择回归黑暗,还是选择了要成为第二个它……”

我一怔,猛地抬头紧紧地盯着断情人,断情人却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双手一挥,长袍在风中飘散,向着远处的出口走去。

留下一脸严峻的我,很多人都看出了我身上的问题,很多人都知道,其实我变强的原因在于那个我身体里的人的觉醒。

我伸出手,看着自己的手心,我左手的手纹已经几乎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我手心中央一块青色的斑纹,这是盘古之力造成的斑纹,但是却并非是我故意为之,而是盘古之力自己覆盖在我的手上,它,在等待我的彻底觉醒,或者说,它代表了某些我身体里让鸿元都害怕的东西的觉醒。

就在此时,哀悼大厅内传来一片哭声,此起彼伏的喊声打断了我的思绪,我抬起头,看见人们围着棺材大声地哭泣,倒是白羽眼圈通红地走到了我的身边,低声说道:“恩公,等送走我的大哥和神长老后,我会带您去白家禁地,里面就保留着我们白家世代相传的秘密。”

终于要见到河图洛书之谜了,但是一个让西方两教主,这么多圣人都无法解开的秘密,一个小小的人间家族就能够知道吗?

白家这么一个在圣人眼中不入流,甚至在江湖中也算不上超级家族的灵异家族,竟然保守如此重要的秘密,是真是假呢?

尸体盖棺火化,黑烟冲上天空,哀悼会结束之后,白羽立刻安排了车子带着我去了白家的本部大宅子,这是一所巨大的宅院,很是古色古香,在贵阳这么一个已经很现代化的城市里也算是少见的。

白羽带着我回来之后,家族内的人基本上都已经在门口候着了,这些人也都是见风使舵,过去白孚势力大就依附在白孚身上,如今白孚死了,白羽回来了立刻一个个开口喊白羽为家主,当然,如今白家也只剩下了一个继承人。

入了白家,跟着白羽一路走到了白羽爷爷的房间,整个房间有很厚的积灰,在家大业大的白家,老祖宗的屋子里不可能有这么多积灰,而眼前的状况唯一能够解释的理由只有一个,这间白家祖爷爷的房子是外人不允许进入的。

进了房间,白羽将房门一关,老旧的房间内扬尘不少,设施都没有移动过,我看了看四周,没瞧出什么奇特之处,故而奇怪地问道:“怎么回事?带我来这个地方干什么?”

白羽却笑着说道:“您请稍安勿躁。”

随后他走到了香炉边上,伸手抓住了满是灰尘的香炉,轻轻一拧,香炉的底座竟然被转动了起来,发出“咔咔咔……”的齿轮转动的声音,随后从香炉后面的案台上升起了一个小平台,小平台上放着一个小册子。

白羽很是郑重地将小册子拿了起来,接着双手捧着册子走到了我的面前,我微微一皱眉,结果册子之后仔细端详了起来。

这本册子很薄,总共只有十来页,看起来很老旧,纸张也很老了,不过不像是原本,更像是后世刻印复制的版本,其上都是一些我看不懂的文字,比古神语言更加古老……

第一百二十七章,白家之谜(2)

眼前的小册子入手捏起来的时候有一些硬,纸张已经风干。

看着上面的文字,这些古老简单,但是却蕴含着非常神秘丰富内容的符号,如果让月息看见了,这小妮子一定会感觉非常开心。

故人已经西去,只是徒留一个念想。

“这是什么东西?”

我回过神之后开口问道。

站在我身边的白羽低声说道:“这就是我们白家世代保守的秘密,这上面的文字记录着河图洛书之间联系,和这两件神器内所蕴含的神秘之处。”

我一皱眉头喝道:“你玩我呢?这些不知道是不是真的符号,也能被称为秘密?”

白羽一怔,见我眼中已经涌现出了丝丝杀气,全身都是一颤,立刻低声说道:“您,您别激动,当然没有这么简单。”

随后他从怀里掏出了几张隔音灵符,走到房间的四周将隔音灵符贴在了墙壁上,随后对门口守着的心腹保镖喝道:“别让其他人靠近,一只蚊子都别给我放进来。”

他如此小心,肯定是要说什么大秘密,我一挥手,道力和造天之力扩散开来,随后问道:“有什么话就快点说。”

白羽将小册子拿过来,随后摊平在了案桌上,自己走到了香炉前,点燃了三根香之后插进了香炉内,袅袅的烟雾飘散开来,一点点落在了小册子之上,小册子上的文字竟然开始转动起来,随着转动的不断变化,竟然这些怪异的符号不断地连接在一起,横连着横,竖连接着竖,我吃惊地发现,整本小册子都在此时变成了一张巨大的地图。

“这居然是一张地图!”

我颇为吃惊地说道。

白羽点点头,随后将小册子每一页都撕了下来,平铺在了案桌上,彻底变成了一幅巨大的地图,我双眼露出一片吃惊的神色,因为整个地图连接起来后竟然是一座巨大的岛屿的模样。

一座圆形的,巨大的岛屿,这是一副地图,却更像是一幅画。

“我的爷爷告诉我,河图洛书并非完整,只所以看不懂,是因为河图洛书之外还有一卷,此卷名为浔经,只是这浔经从未在世间流出过,更没有一丝一毫的名声显露在外,所以世人并不知道,甚至可以说连灵异圈都不知道。只有三卷经书齐全之后,才能开启真正的秘密。而这第三卷浔经就藏在这座仙岛上,不过这座仙岛在何方,我们白家一直没有找到过,而且我们白家自知势单力薄,若是真的将浔经带入灵异圈,难免会引起震动,惹来争夺,所以我们白家只是默默地保守了这个秘密,却不去触碰这浔经。”

白羽的解释让我开了眼界,河图洛书之所以看不懂,并非仅仅是因为它太过高深,还因为它们并不完整的缘故。

我围着地上的地图看了半天之后,眼见眼前的地图有一些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过了片刻后忽然双眼一睁低声说道:“方丈,这不是方丈仙岛吗?”

海外三座仙岛,蓬莱,瀛洲,方丈,蓬莱我已经去过了,瀛洲也是声名远播,可是唯有这方丈仙岛神秘莫测,别说是凡人了,就是灵异圈之人都没见过,更没听说过有什么人去过方丈仙岛。

“您,确定吗?”

我身边的白羽低声问道。

我点点头说道:“过去我曾经在九霄万福宫内住过一段时间,当时进入过茅山最大的藏书库,曾经在藏书库内看见过一本介绍三座仙岛的书籍,虽然书中对于蓬莱和瀛洲介绍的比较多,可是对于方丈仙岛的外貌,地理环境,还是给出了一些解释。其中描述,方丈仙岛形如大锅,中部高高隆起,孤峰独立,四周植被茂密,仙兽众多。每到夜间,月光照射之下,方丈仙岛便会如海中明珠一般大放光芒,然而,此岛却如浮萍无根,来回穿梭于大海之上,凡人不可见,因有仙气庇护。”

而我眼前的地图所形成的仙岛模样就正好如同一个反扣过来的大锅,两边还有两个把手撞的环形岛屿,中央更是有一座插天孤峰独立,连我都不得不佩服画出此画之人,如此巧妙地将图画分割,形成一个个如同文字一般的存在。

我伸出手将地图收起,随后低声对白羽说道:“此事,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明白吗?”

白羽也不少,此刻立刻点点头道:“那是自然,恩公的秘密,我一定不会说出去的。”

白家之事已了,关于白家的秘密我也已经知道了,也是时候离开。

我前脚刚走,白羽立刻开始筹备继承家主的仪式,只是入了夜,一个不速之客却进了他的房间。白羽正在床上休息,大哥的死和他心里即将继承白家家业的兴奋相比,很快那份悲伤就已经被冲淡了。

正在这时,感觉到人影在自己身边的白羽猛地转头,却看见一只大手已经落在了他的脸上,房间里灯光瞬间熄灭,白羽艰难地问道:“你是谁?”

对方却冷冷地问道:“今天,你和端木森都说了一些什么?白家的秘密是什么?”

声音里透出杀气,白羽感觉到了巨大的危险,立刻喊道:“没,没说什么,只是一些例行公事的询问,没有什么特别的秘密。”

白羽还在坚持,对方却猛地捏住了他的脑袋,喝道:“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我只有自己看了,你的脑袋里到底藏着怎样的秘密呢?”

数分钟后,白家的护卫听见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猛地冲向了白羽的房间,看见白羽神智不清地倒在地上,一个人影站在了他的床边。

“什么人?胆敢到我们白家闹事!”“还不束手就擒!”

护卫大喊了起来,对方却置若罔闻,低声自语:“方丈仙岛吗?原来藏在那里,哼……”

黑影慢慢转身,月光下,两个守卫看清了黑影的脸,顿时大吃一惊,其中一人开口喊道:“端木,端木家主……”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一道黑气已经刺穿了他的心脏,将他的话给硬顶了回去,而另一个人转身想走,可是还没走出一步,又是一道黑气打穿了他的喉咙,鲜血喷溅出来,护卫跌倒在地,鲜血溢了出来。

而黑暗中的人影也在此时消失不见。

此时的我,已经和黑蛋,阿呆会和,开始筹备前往方丈的事情,维也纳的庄园里,我隔了好几天才回来,却发现庄园内的情况似乎有那么一点不对劲。

一群人围在中间,而坐在众人中间的却是白绝之王,我站在门口看了白绝之王一眼,他身上已经开启了六成灵觉,也就是说他已经找到了第二把钥匙,可是即便如此也不至于让众人都围着他吧。

“小森,你总算回来了,快过来。”

莉莉安娜一见我立刻招了招手,我走过去后,她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看出白绝之王有哪里不对劲了吗?”

我盯着白绝之王看了半天,摇摇头说道:“没看出来,不就是灵觉开启了六成吗?”

莉莉安娜却摇摇头,随后说:“你看见他嘴边一直挂着的笑容了吗?”

我一愣,看向白绝之王的脸,不得不说此时的他脸上的确挂着平时不易看见的笑容,这老家伙自从清醒之后,目睹了自己的族群已经被灭的事实,就一直没有开心过,可是今天他的脸上倒是像开了花似的,难怪引起了一群人的围观。

“遇到什么好事了?”

司马天低声问道。

白绝之王笑了笑说道:“我,找到幸存的白绝一族了!”

推荐热门小说阴阳代理人,本站提供阴阳代理人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阴阳代理人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2102章 回归冷酷 下一章:第2104章 圣血惊变
热门: 国家之子 凶宅笔记 危险的财富 间谍课:最精妙的骗局 镇墓兽 此刻不要回头 十方界:幽灵觉醒 云南虫谷 七夜 京极堂系列05:络新妇之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