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东室

上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斩杀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开门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玉棺的棺盖上有一拳大小的洞,我看着极为眼熟,不由得走到了玉石莲花座前。

走进了才发现莲花座其实也不是远处看上去的洁白无瑕,相反它的莲座上染了丝丝血液,这血液低落在莲花座上居然没有干涸的迹象。

倒像是刚滴上去的一样,我伸头去看两幅童子棺,棺内果然空空如也,除了散落的一些血迹就再也没了别的。

我大概已经知道了,这里就算两个孩子的棺木,司鸣从这里抱走了两个孩子,带出去抚养,所以这里才会空空如也。

按照我的猜测,燕歌一族的大土司好像是拥有着喂养两个孩子的职责,或者说是诅咒。

每过十几年就要来一个大土司进入主墓把自己的手伸入玉棺内,让两个孩子吸食自己的血液以保持孩子的生存。

燕歌一族确实是很奇怪,明明族人都极为健康强壮,但是被选做大土司的人却往往英年早逝,大部分才过二三十就支撑不住身体。

燕歌的族人为什么会和主墓有这样的联系我还不知道,这些事情的疑点过多,我想不通的地方也很多。

总之我可以确定的一点就是,这两个孩子一直是依靠大土司的血液生存下来的。

这太过于不可思议,且不说这两个孩子为什么只喝血液,单单是十几年才来一次的喂养也未免过于久了,两个孩子怎么可能在等待十几年呢?难道是燕歌一族的大土司血液有什么神奇的功效?像姬昭的血液一样是能够让人长生的?

我自个琢磨是琢磨不出来,这里没有过多的线索,而且我最终要到的也不是这里,这里不过是主墓室的西室,我真正要去的是东室。

东室才躺着姬昭的尸身,我要找的也是姬昭,我一定要确定一件事,我还要去寻找我的一线生机。

东室就在西室的正东方,也就是东方的那条玉石小道,我走了上去,发现东方的那么墓墙确实和其他三面完全不同。

其他三面墙都镶嵌着指头大小的夜明珠,用夜明珠绘制了漫天的星辰,而东方这面墙上的东西就较为简陋。

东方这面墙的正中心有着巨大的半圆,半圆上雕刻着九龙戏珠,那颗珠子是一颗比我脸大的夜明珠,夜明里面居然包裹了一颗银色的圆形物体。

这恐怕就是通往东室的门了,我还发现了在东室门的玉石台阶上坐着两具新鲜的尸骨,两个都是男人,那尸骨保持着生前的模样,看起来好像只是睡着了一般。

我瞧其中一个男人极为面熟,可确实是想不起来哪里见过他。

走上去前去,发现这两具尸骨被人摆的端端正正坐在玉石台阶上。

我越看越觉得这两个人好像是活着一般,忍不住伸手去试探有没有鼻息。

刚触到其中一人的鼻尖,我差点把手收了回来,居然还有些微弱的体温!

但是确实是没有了鼻息,连心跳都没有,我收回了放在他们胸口上的手,手上还残留了些温度,这两人确实是死了。

但是身上温度不消,好像才死了几分钟,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我想到滴落在莲花座的血液,血液也是带了温度,且没有干涸,也像是刚滴在玉石上不久。

是玉石的原因!这玉石可能拥有保护尸体不腐的功效,否则不可能解释这两个人为何死了这么久还能自带体温。

我也猜的出这两人的身份,其实之前我就有一个疑问,因为按照我的猜测,每一任大土司都要来主墓室喂养两个孩子,差不多喂完了也要死了。

燕歌他们不想这样下午便开始抗争,其中的转折点便是司鸣在身体健康的时候进了主墓室,还抱出了两个孩子。

这两个孩子就是导致每任大土司不得不去主墓的原因,那么我便有个问题,孩子既然已经被抱了出来,也成功让孩子改掉了喝人血的习惯,那司鸣最后为什么还是要进主墓?

包括司鸣的继承人兰越,也就是燕歌的上一任土司和燕歌,他们全都锲而不舍的来到主墓。

我面前的这两个人很有可能就是司鸣和他的继承人兰越。

这偌大的主墓室,最后却只有这两个人的尸体出现在东室门的面前,其他的尸体去了哪里?

我看着归墟水心底早就有了答案。

这两任土司的死法竟还算体面,还能保留全尸,尸身不腐,其他的土司怕早就祭了归墟。

他们死在东室门前毫无疑问便是想要打开东室的大门,目的燕歌之前也泄露了些,无法是毁灭姬昭的身体,让姬昭彻底消失。

只是下场我也看到了,止步于此。

我叹息着,司鸣和兰越也算是苗寨的英雄了,朝二人拜了两拜,便起身收回了视线。

我重新把注意力放在了半圆形的弧门上,发现这门想要打开用普通的方法绝对是不行的。

我第一想法就是这在门最中心的夜明珠可能便是开门的关键。

我尝试用手去按夜明珠或者旋转它,发现夜明珠异常牢固的黏在了石门上,居然只是个普通的明珠。

我转而看向了其他地方,很快我就发现隐藏在这幅图案之下有一条小小的暗槽,暗槽随着图案的走向而走,只看暗槽的图像,居然是一个繁体字,昭。

我心想这很符合姬昭的性格,傲慢,唯我独尊。

用手去摸了一下暗槽,发现有些粉末状的东西,用指甲扣了出了抹了抹,暗红色的,有些铁锈味,是干涸的血块。

我脑子一转,蹲在了司鸣身前,发现他的手上果然有一道伤口,因为血已经流完了,所以血肉泛着苍白。

再抓起了兰越的手,他的手上也有伤口,也是放血而亡。

难道要开门必须要放血?可是我如果学了这两人放完血了门还没开,我岂不是要失血而亡?

我把这个方法放在了最后,如果所以的方法都尝试了还是没办法再试试用血液能不能开门。

我重新再看了看弧门的其他纹路,毫无所获,除了有三个的圆形凹槽,其他什么都没有。

推荐热门小说悬棺古葬,本站提供悬棺古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悬棺古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八章 斩杀 下一章:第二百一十章 开门
热门: 邪风曲 大清风云4雍正王朝 大明武夫 天机·第一季:沉睡之城 心理罪 美第奇家族的兴衰 睡在豌豆上 葛洛根的最后一夜 大汉帝国风云录 贵婉日记(《天衣无缝》原著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