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故人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留下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报酬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看渊虽然活了这么长的岁月,处世竟然颇为单纯,看渊也没有因为我第一次拒绝而生气,反而还想用鲛珠留我下来。

“我不能留下来,不过还是谢谢你的好意。”我斟酌了一会才开口,潜意识里还是觉得渊不会那么轻易生气。

燕歌躲在我身后疯狂的拉着我的衣服,想要我别这么直白。

我回头朝燕歌笑了一下,然后小心翼翼看着渊,毕竟我也不知道渊心底到底怎么想的。

“真不愿留下?”渊毫无表情又问了一遍,我很确定的点点头,心跳却如擂鼓。

“……不知汝是否记得,这是汝第二次拒绝我了。”渊直起了身子,把散落在石板上的鲛珠全部挥回水里。

一颗颗鲛珠落入水里,我有些不安,难道渊还真的计较了?

“上次还是百年之前。”渊盯着我的眼睛自顾自讲着,我和燕歌是听的一头雾水,百年之前?我第一次进主墓啊。

“不可能,我第一次来这里!梦里那次不算。”我不着痕迹瞥了一眼燕歌,匆忙反驳道。

渊摇头:“汝忘了,此次确非汝第一次来。”

我拉着燕歌的手后退一步,颤抖道:“你不用再说了,我还是想要出去,你能帮我吗?”

燕歌用手按了按我的手背示意我放松,然后才恭恭敬敬对渊道:“我们冒昧前来打扰是我们不对,但是还望您能帮我们。”

渊用极美的眼眸看了燕歌一眼,复而有回头来盯着我,我们的气氛有些僵持,渊不说到底帮不帮,我们也不敢再贸然开口惹它发怒。

“……吾允,报酬吾来决定。”差不多几十秒的时间,渊妥协了。

能得到渊的妥协我和燕歌自然开心,只不过我对渊所说的报酬还是有些在意的,上次燕歌出去了渊取走了一瓶血,我被渊救了渊也取走了我的血液,那这次的报酬无非还是血液了,只是剂量的问题。

我斗胆靠近了渊:“你想要的报酬是我和她的鲜血?”

渊梳理着自己黑色曲卷的长发,不甚在意的点点头,而后又察觉到我真正想问的才淡淡开口:“吾并非嗜血之兽,分寸吾知。”

我还是愿意相信渊的话,它很好说话,救了我不说也不强迫我,它对我们的耐心好像很好,虽然我和燕歌频频冒犯它,它也没有生气过。

“谢谢。”想了想还是对渊道谢,我也不可能理所当然的接受渊对我们的善意,所以我纠结了很久还是说出了这样一句话:“等到我不再留恋外面的世界,我就留下来陪你。”

燕歌大为震惊,拉着我的手腕:“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这话乱说的?”

我这次真的很严肃做下了这样的决定,所以并没有敷衍燕歌和渊:“我是认真的。”

燕歌手在微颤,她喃喃着很想说出什么,到最后也只是沉默。

与之相反的是渊,它非常的高兴,甚至连说了三个善:“善!善!善!汝不可欺我。”

“不欺。”我认真的看着渊,然后指着归墟水道:“现在我们有事在身,送我们出去吧。”

渊真的很兴奋,在我面前打了好几个转,然后轻轻点头说:“吾一次只能载一人过去。”

我把燕歌推到面前:“她先。”

我怕怕燕歌的肩头睡到:“对面等我,就来。”

燕歌还沉浸在我刚刚的发言,久久不能回神,只是含糊的点头然后跳进了归墟水里。

归墟水无浮力,燕歌掉下去的速度很快,不过渊的速度更快,它准确无误的拽住了燕歌的手,让燕歌勉强能浮现在水面上。

燕歌有上次的经验所以也并不是很慌张,可能因为这次渊给她的印象不是那么凶恶,所以她这次胆子大了不少。

有时快下沉时还敢直接拽着渊的手臂让自己保存平衡。

渊移动速度很快,把燕歌送去对面的墓壁面前,然后手快速的运动着,原本毫无缝隙的墓壁突然出现了一条很狭窄的道路。

此道和归墟水的水平面齐平,燕歌熟门熟路的爬上了小道,然后在遥远的对面朝我挥手。

把燕歌安顿好了以后,渊迅速返回,第一次上它带着燕歌游过去,所以速度比返回慢了几倍的时间。

它花了几分钟时间就游到了我面前,然后心情很好的浮在水面朝我打开了双臂,好像下一秒就要拥抱我。

我不明所以,为了不耽误时间,选择了和燕歌一样的下水方式,渊眼疾手快的抓住了我,然后选择用一只手抱着我,另一只手空出来赶路。

渊一路上不停的说着话,我听了一听,发现它居然在说百年之前的故事。

“汝百年之前不愿留下,吾不强求,因汝带了许多尘世之物与吾分享。”渊说这话时表情变都没变,但是这些一听就是很美好的记忆,它用这么平淡无奇的表情说出来有些违和感。

“汝还为吾修了此处让吾生长,何曾想百年之余,再见汝,汝之面容皆是不同。”渊凑过来在我之前伤口的地方轻嗅了一口,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虽然我早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从渊的嘴里说出来是我依旧极为震惊,结合了我自己的猜测,颤颤巍巍的问出了那个积压已久的问题:“百年之前的我,所唤何名?”

渊向前游的速度不见,声音低沉:“吾想想……姬昭,不错,是姬昭,汝现今何名?”

我手脚发冷,我就说!我就猜是这样的,再加上渊刚刚问我的话,他问我现在叫什么,它知道姬昭想要做的事情,否则它不可能这么问!

我没有及时回话,渊也不再追问我的名字,但是我却有许多话想问,这些话决不能被燕歌听见,已经到了这里接下去的路我是不可能让别人破坏了!

我自觉靠近了渊然后低声问道:“为什么问我现在的名字?如果我不是姬昭我可能是谁?”

渊神色不变:“当汝给予吾渊字时,吾便知道了无论现在汝是何种模样最后都会是他罢了,何苦纠结?”

推荐热门小说悬棺古葬,本站提供悬棺古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悬棺古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二百零三章 留下 下一章:第二百零五章 报酬
热门: 暗夜下的墓葬 大唐辟邪司3:天局之战 鹿鼎记 一份不适合女人的工作 盗墓贼:南域蛇宫 紫极舞 谋杀禁忌 推理作家的信条 唐朝那些事儿5藩宦祸乱卷 老间谍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