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人为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车祸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深陷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疑惑的看了一眼手机上的号码,确实是不认识的人打过来的,但是秦泽宇和穆云霞是秦父和秦母的大名,他们两个怎么了吗?

“对,我是他们的家属,怎么了吗?”我回道。

“你好,我们是京都第三医院,秦先生和穆小姐出了车祸现在送到了我们的医院,请您尽快过来。”那个声音说的很公式化,而我却一个惊雷砸在了我的脑门上。

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的冲到车库开走了自己的车,目的地就是第三医院,难怪秦父秦母他们没有来得及帮我辞职。

他们居然出事了!我必须马上赶过去看看情况。

从秦家赶到第三医院一直堵车堵到晚上才到,我真的气的不行,就想下车自己走路。

赶到医院以后率先找前台询问秦父秦母的情况,前台是一个护士小妹妹值班,她查了一下资料后把我带到了病房。

我一进去就看到秦家二老双目无神的躺在病床上,眼底有显而易见的恐惧。

“叔,姨,你们怎么样!”我连忙上去查看,秦父的手腕和腿都有绷带绑着,秦母的伤要轻一些,大部分都是皮外伤。

还好受的伤不重,不然我怎么和秦慕川交代!

但很快我就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秦父和秦母明显的在出神,连我已经来了都没发觉。

我心想这是车祸后遗症吗,我小心翼翼的喊道:“叔?姨?”

秦父秦母依旧没有回神,我这次伸手去碰他们,他们才有所反应。

但是他们的反应非常奇怪,尤其是秦父,他被我碰了一下以后才回头来看我,当看到我以后我明显能从他眼中读出害怕和慌乱的表情。

接着秦父拉着我的手很激动,一直啊啊啊想说些什么,还时不时指着门外。

原本一边没有什么反应的秦母都被秦父给弄醒过来,然后她也加入了这次混乱的拉扯中,我心中一惊,秦父和秦母在这样混乱的场面中居然一句话都没讲出来!

就是情绪再怎么激动也不可能全程一直发出无意识的乱叫,他们明显是失声了!但是车祸为什么会变成哑巴?

秦父和秦母也发现了自己发不出声音,于是情绪感觉激动,我拼命安抚着他们。

到底是什么事情会让一向冷静的秦家二老如此激动?他们很少会出现这样慌张的表情,让我隐隐有些不安。

而且他们激动的时候也不忘一直指着门口,还推我朝我摆手,意思是让我离开吗?

可是现在这种情况下我怎么离开?我越是留在这里秦父和秦母越是焦躁,一时之间我居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才好。

好在一直留在门口的医生突然进来帮忙,他叫来了几个医护人员把激动的秦父秦母拉开,然后先是和秦父秦母说着什么。

秦父秦母僵硬着脸拼命摇头,我看他们终于稍微安静了一会,正准备上去再问问情况。

这时一直没什么动作的秦母突然暴起把那几个医护人员推开,然后冲到我面前直接把我退出了病房,接着很快速的把门一关。

全程也不过几秒,我还没有动作的时候已经被拒之门外了。

这是什么情况?我的警惕升到了最高,秦母这明显保护的动作,还有二老一直想要和我说的什么,这些的最终目的都是要我离开病房或者说离开这间医院。

为什么?是医院里有什么东西什么人吗,在我思考的时候,病房里传出了些动静。

我一惊,如果这间医院真的有什么猫腻的话秦父秦母还在里面!他们会不会有事!

这么想着我顿时就觉得刚刚几个医护人员有些可疑,于是我疯狂的拍打病房的门:“开门!让我进去,你们把我叔和我姨怎么了!开门!”

里面的人完全没有理会我的意思,自顾自做着什么,我急得不行甚至想过破门而入的时候,门突然开了。

我低声问道:“你们刚刚在做什么?”

最开始的那个医生说道:“这位先生,你的亲人刚刚情绪过于激动,会影响恢复,所以我们给他们打了镇定剂,现在正在休息。”

我侧头去看,秦家二老现在确实是在病床上躺着,走到病床旁边仔细查看了一番,他们气息很正常,睡熟状态,安全。

我这才稍微缓了心情,然后问道:“他们现在是什么情况?”

医生翻了翻手上的资料说:“他们两个的情况算好,车祸以后只受伤了手脚,这样的小伤几个月就养回来了。”

“那他们为什么不能说话?这是什么原因导致的。”我连忙追问。

医生抬起了脸说道;“这种情况也很正常,应该是应激心理创伤,他们的语音能力没有缺失,只需要些时间恢复就可以了。”

“那他们……”我还想请问些什么的时候,那个医生却很不耐烦的摆手就出去了。

我的话卡在嘴边死活吐不出去,什么情况这医生这么嚣张?

但是知道秦父秦母他们不是真的不能说话以后,我又松了口气,走到了二老的身边,他们两个睡的很安稳,完全看不出之前的激动。

他们到底因为什么而激动,之前那些驱赶我的动作又是怎么回事?我百思不得其解,依照二老的愿望他们是要我走的,可是他们现在的情况我是不可能让他们独自待在这里。

算了,等二老醒了再仔细交流交流。

我先去付了医药费,然后和家里的保姆说了明天早上不用做早餐,交代好这些事情后,就准备再这边陪二老一整个晚上。

等周围都安静下来以后,我发呆一样的看着病房窗户外的景色,很多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才能想通。

比如秦父秦母这次突然遭遇的车祸,再比如秦父秦母他们明明想要对我说什么东西,可偏偏就突然间哑了。

这些说是巧合可未免也太巧合了吧,我想起昨天秦父秦母才刚给我透露的一些高层的消息,今天要去为我辞职时又突然出事。

这到底是有人故意为之还是真的只是巧合呢?

推荐热门小说悬棺古葬,本站提供悬棺古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悬棺古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一百六十五章 车祸 下一章:第一百六十七章 深陷
热门: 七杀碑 辽东轶闻手记:纸人割头颅 盗墓传奇 歌唱的沙 龙穴 恶灵国度 怨灵 尼罗河上的惨案 鬼吹灯之镇库狂沙 先秦凶猛:春秋侏罗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