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司白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改变 下一章:第七十九章 重合的身世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此后,阿玲再也没有嫁给别的人,她的心已经随着司鸣死去了而那两个孩子,尽管她再不愿意承认,不可否认的是那两个孩子确实已经在她心中有了一席之地。

她对那两个孩子的感情极度复杂,她恨这两个孩子间接害死了司鸣,害怕他们是怪物,但长久以来的相处也让她对这两个孩子有着很深的羁绊。

把孩子抛弃了以后,她像是卸下了自己的使命,只是这一段经历也给了她很深的伤害,所以她失去了再去爱人的能力,就这样一直孤独到了如今。

苗寨里的人都是十分善良淳朴的,他们没有嘲笑玲婆婆,相反非常尊敬这个经历了三代土司更换却已经活着的人。

到了燕歌这一代,这两个孩子的事情已经没有人知道了,唯一知道的人也只剩下玲婆婆了

玲婆婆到了现在这个年纪已经很多东西记不清了,只有这一段记忆还深刻在她脑海里,有时候她也会想起那两个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她想如果再见到这两个孩子她一定会让出来这两个孩子,因为她陪伴了这两个孩子十五年之久,也因为她会记得那个爱闹爱哭的叫司白的孩子的手肘上有一块青灰色的胎记,也会记得那个安安静静不爱讲话的叫司臣的孩子肩胛骨也有同样的胎记。

她本以为在直到她死去都不会再见到这两个孩子,然后于洋就出现在她面前,刚开始她只觉得这个孩子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尤其是那一双非常有特点的眼睛,让她生出了些许恐慌。

只不过这双眼睛里不是她熟悉是神色,相反于洋的眼神十分干净,就是一个入世未深的孩子才会拥有的眼神。

如果不是于洋不经意间拉开了手上的袖子,玲婆婆也行仅仅只把于洋当成一个普通人,但是命运就是这么奇妙,于洋的胎记完整的出现在了玲婆婆的视线里。

是那个她想了无数遍的模样,眼神会变,举止会变,但是这块胎记从小到大都不会变!

那两个孩子居然回来了一个!这不可以,他们一旦回来他们就会死,不仅如此苗寨全族的人都会死。

我刚听完这个故事觉得非常不可思议,先不说这个故事发生了五十年,而于洋如今看起来也才二十出头,怎么可能会是玲婆婆说的司白?

这其中还有之前老婆婆所说的姬昭,还有为什么一定要把孩子送走,孩子和姬昭有什么关系。

只是我问出这些问题的时候,玲婆婆只是摇头什么都不说,我急的差点想骂人,她讲了一大堆结果到最后最重要的却闭口不言。

我承认这个故事让我脊背发凉,我震惊于两个婴儿居然是从遗址里带出来的,而且这两个孩子的生长非常缓慢,一切都在说这两个孩子的不正常之处。

我可能还是把这个遗址小看了,这个遗址里面什么都有可能!

把这个故事整理下来以后我的心情也稍微安定了一些,转头的时候看到了萎靡不振的于洋,似乎他对于自己居然是司白这件事情非常震惊。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已经认定了自己就是司白,虽然有那么一瞬间我也觉得他是,可是认真推理下来就会发现这个故事逻辑并不完美。

于是我准备安慰安慰于洋“于洋,我觉得那个玲婆婆其实实在唬人的,哪有什么婴儿可以活五十年还是二十岁的样子?况且你不是有父母吗?”

于洋抬头看了我一眼,缓缓摇了摇头说道“陈哥,我不是我父母亲生的。”

我不明所以,然后看着于洋赤红的双眼听他缓缓的说道。

于洋有一段很模糊的记忆,他不知道那是什么时候的记忆了,他只记得他的童年非常漫长,各地辗转,印象最深的就是有人说他得病了,他长不大。

后来那些人都死了他还没死,他一直留在了孤儿院里,直到有一天他的父母领养了他,刚来不久的院长一直劝说他的现任父母不要领养他,因为他有病。

好在他的父母是真的心地善良并没有被说服,已经领养了于洋,神奇的是被领养回去了以后,于洋能像正常的孩子那样长大了。

一直到现在,于洋一直以为他是五岁被领养的,到现在也才二十多岁,原来他印象中漫长的童年是真的漫长,足足有二十年。

而他也是到了养父母家才开始记事,所以他一直以为童年的模糊印象只是错觉。

“原来是真的吗,原来我是怪物吗?”于洋把脸埋在了双手里,他的声音带着颤音,我看得出来这件事对他打击非常深“难道我现在已经五十多岁了?”

我又依稀记起于洋曾经说过他的老家在山东,这和玲婆婆的话也对的上,我不禁毛骨悚然,难道于洋真的是司白吗?

“这怎么可能呢……如果按照玲婆婆所说的,那两个婴儿是从墓里面带出来的,在此的情况下又过了五十多年,那那两个婴儿应该早就有上百年了!正常人怎么可能活的过上百年!”我下意识反驳道,眼前这个人明明就是活生生的人,看着就是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怎么可能已经上百年了?

“不对不对!你父母应该带你去体检过吧,如果你是怪物的话,体检出来的结果应该非常诡异,你还记得你的结果吗?”我急切的问道。

被我的话问道的于洋一愣,然后才说道“对啊,陈哥你说的是啊,我从小到大的体检单都是正常的,没有异常啊,连我都父母都是当时的院长欺骗他们。”

找到了自己可能是正常人的理由,于洋连忙抹了一把眼泪连忙开始分析自己和玲婆婆口中司白的差异。

我期待的看着于洋,于洋皱着眉头思考者,良久他缓缓摇头,竟然再也找不出其他正常的地方了。

“这怎么可能呢,我一直一直都是以正常的姿态活着的,我的思想我的身体都是正常的,我怎么可能是那个墓里面那个怪异的孩子?”于洋的精神状态不太好,我看他随时要奔溃。

推荐热门小说悬棺古葬,本站提供悬棺古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悬棺古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七十七章 改变 下一章:第七十九章 重合的身世
热门: 识骨女法医 刺心6·无冕之王 坠落之上 我做盗墓贼那些年 震旦1·仙之隐 我的盗墓生涯第六卷 西域惊梦 崔老道传奇:三探无底洞 天下无极 三少爷的剑 墓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