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疯狂的想法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重合的梦境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出山

亲,手机与电脑自适应www.guichuideng1.com打开就能访问,非常方便,记得收藏哦。

我可以肯定这张画就是我梦里的那间墓室!

我死死捏着这薄薄的一片纸,这一块信奉科学的我都内心产生了极大的动摇,开始想起各种怪力乱神的东西,我楞了很久都反应不过来,最后还是尤扬拍醒了我,我才缓过神来仔细研究手上的画。

白维画的这间墓室无疑要比我梦境里面的要华丽的多,各种金银珠宝堆在了那小小的方寸之地上甚至有些都都掉到了黑水里,而中心的棺椁也雕刻的很精致,无他,白维又在这幅棺椁上面写着精致两个字,还画了很多脸大的不规则图形,然后里面写着宝石。

这次我却没有心思再去嘲笑他这种幼稚的行为和拙劣的画技,我们目光被这张画牢牢的吸引住了。

神秘人此时已经躺在了棺椁里,他的眼睛是睁开的,在这一整张凌乱的线条中,只有神秘人的眼睛是灵动的,好像下一秒就会眨巴一下眼睛。

白维画的是有些俯视的视角,可以看到棺材内数不胜数的鲛珠。

除了这些多出来的财宝,这个地方和我梦到的并无二差,我还记得我当时的梦,我是被一只完美的鲛人迷惑了心神,所以才自己爬进了棺材里。

画中的神秘人又是为什么自己躺进去的呢,也是被那只鲛人所迷惑吗,我觉得不太可能,因为神秘人的眼神很清明,看起来他是自愿躺进去的。

同时我又有一个发现,白维在第四张画里面的水也写了两个字,浑浊。

之前白维画的画里面有关于水的部分全都写了浑浊,我还单纯的以为可能就是水质浑浊,但是在我梦中的主墓室里,那一整个墓室里面的水都是黑水!

那么是不是说这整座墓里面其实都是黑水?那么这整座墓岂不是弃鲛的天下?

“这里面的水是一种水吗,为什么都写了浑浊?”自己一个人想破脑袋都瞎猜,还不如问一下白维这个看过帛书的人。

“是同一种水,帛书上是用黑色的墨水画的,我觉得涂起来太麻烦了,就直接用浑浊顶替。”白维看了一眼自己的画,然后点点头。

我已经基本确定了,这个墓室里面的水就是黑水。

“只有这些了吗?”我研究完了以后,一抬头发现白维已经罢笔了,摆在他面前的纸什么都没有,一片空白。

白维点点头说“只有这些了。”

我把这四张画整合了一遍后,发现少了最重要的一个部分,缺少了去第三座墓室的提示,墓主人既然愿意把这么多故事以壁画或者帛书的形式记录下来,那么以墓主人这种性子应该会把去第三座墓室的办法留下来。

而且第一幅画和棺盖上面的最后一幅画完全链接不起来,棺盖上最后一幅画是说神秘人带着怪物一路上往西南的方向走,突然之间没有任何过度和衔接,神秘人就到了第三座墓前,肯定少了两至三幅画。

我没有再去问白维这个问题,因为他还是很有嫌疑的,很有可能关于去第三座墓室的画他知道,但是他知道却不告诉我们,显然就是不想让我们也知道这件事情,那么问他就得不到结果。

他不说还好,我们最多花更多的时间自己去摸索,如果他故意误导我们的话,我们很有可能会导致被团灭的结局,这两种情况我都不想看到,索性就不问白维这间事情。

还有可能就是他真的不知道,那就是有人在他来之前拿走了那几幅有关于通向第三个墓室的花,但是这个人是谁呢?为什么不想让我们进第三座墓室?

燕歌!我突然想起了失踪了很久的燕歌,其实在很久之前,在古宅的时候,燕歌就劝过我让我不要进山,到了后面也一直暗示我不要进山,她跟着我们来到这座遗址,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增加生存的可能性。

她一直都不想我们进古墓里,所以等到她达到自己的目的以后,就抛下了我们,但是她确实留给了我们很多很重要的线索,让我们不至于损伤惨重。

如果说线索是被燕歌拿走,目的是为了不让我们找到第三座墓的话,我觉得其实还是很有这种可能性的,他对这个墓的了解比我们要深得多。

有一点很奇怪的是,我到现在也不知道燕歌到底去了哪里,按道理来说,我们已经把这两座墓都翻过来了,不管是酆都还是昆仑,我敢说,我已经具有一定的了解。

可是我们走到了现在连燕歌的影子都没看见,这让我非常疑惑。

在酆都的时候,我和高长青他们一直在探索着酆都,而且我们还发现了酆都与昆仑的连接通道,但是燕哥却并不在酆都。

白维他们这对一直守着昆仑,就算燕歌比我们先一步通过了酆都与昆仑的链接通道,那她也一定会遇上白维的人,所以无论在这两个古墓中的哪一个,燕歌都一定会与我们碰上一面。

事实却是我们两队找遍了酆都和昆仑都没有遇到燕歌,那么燕歌到底去哪了?

我其实是有这样一个想法的,燕歌早就知道了这座遗址的构造,所以她知道第三座墓的,也知道第三座墓进入的方法,很有可能她现在已经在第三座墓里。

而且我可以肯定,第三座墓的入口就在酆都或者昆仑里面,为什么我这么肯定?想一想,酆都还是昆仑都是圈养异兽的地方,如果墓的入口不在酆都或者昆仑的话,燕歌何必多此一举进来这个遗址。

再加上我之前那个诡异的梦,在那个梦里面我是从弃鲛的老巢里掉到了主墓室里,这个梦让我有种危险且疯狂的想法,我想去弃鲛的老巢那边看看,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下水看看。

我知道我的想法有多疯狂,连我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

我甚至不敢对高长青讲我的想法,因为我一定会被骂成神经病的,可是这个疯狂的想法却怎么也不能消失在我脑海里。

推荐热门小说悬棺古葬,本站提供悬棺古葬全文免费阅读且无弹窗,如果您觉得悬棺古葬这本书不错的话,请在手机收藏本站www.guichuideng1.com
上一章:第六十六章 重合的梦境 下一章:第六十八章 出山
热门: 广陵剑 刺局6:刺王局 马普尔小姐最后的案件 诡案罪7 那时汉朝(贰):汉初平乱·吕后篡权 人性记录 弄假成真 御手洗洁的旋律 H庄园的午餐 圆月弯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