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 前景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白银星这个时节不知道到底是春天还是夏天还是秋天,总之花园的灌木丛中花朵开得繁盛,空气却有点微微的凉,然而阳光打在皮肤上,又暖洋洋。

吉塔的首都星人工控制气候,导致姜妙对四季的认知已经很模糊。

姜妙在微凉的空气里怔了片刻,抽出了自己的手:“等我气消了再说。”

她说“再说”,没说拒绝,贺炎毫不气馁,反而很高兴。他起身,就势把姜妙抱了起来,眉间一片阳光灿烂:“好,那就等你气消了……等多久都行!”

姜妙无语,撸了两把他的头发,被他抱着回到了卧室里,忍不住又问:“戒指呢?”

贺炎不解:“什么?”

姜妙忍着气说:“求婚不用戒指的吗?”

虽然她没答应他,但终究是她人生里第一次被人求婚,若连戒指都没有,很是让人怀疑诚意。

贺炎诧异:“求婚为什么要戒指?”

姜妙:“……”

两个人对视片刻,意识到肯定有哪里不对。

“那个,古地球时代,”姜妙说,“求婚的话,要拿一枚戒指来求,这枚戒指就是求婚戒。”

“古代是这样的风俗吗?”贺炎恍然大悟。吉塔那边普通人都不结婚的,一般人对求婚、结婚都没概念,怪不得姜妙会拿古地球时代的风俗说事,他笑着给姜妙解释:“我们这里没有求婚戒,只有结婚戒指,用激光刻在手指上。”

设计好的花纹以激光刻在手指上,然后填以新人们自己选择的材料。

材料视自己的经济水平,可贵可贱。既有白银、黄金的,也有把名贵宝石磨成粉屑填进去粘合固定的。

完成后,“戒指”跟手指是一体的。

虽然知道以现在的技术肯定不会太疼,可姜妙听着还是觉得疼!

她的表情把贺炎逗笑了。

“不会太疼,但会稍微有点疼吧。”他说,“在我们这里,婚姻是一件非常慎重的事情,所以戴戒仪式也很庄严,是为了震慑人心,让人用疼痛记住要尊重婚姻。”

姜妙木着脸:“单身汉说得挺像那么回事。”

贺炎勾起嘴角:“不是我说的。”

“嗯?”

“是伊芙琳。”贺炎说,“她带我参加别人的婚礼时告诉我的,我一直记得。”

贺炎和这位养母缘分太浅,相处的时间太短。那次婚礼算是他们在一起时参加的比较重要的一次活动,所以贺炎对伊芙琳说过的话一直记忆很深刻。

“人不是非得结婚不可的。”贺炎抱着姜妙坐在床边给她科普,“有同居协议,有伴侣协议,对大多数人来说已经足够了。决定走入婚姻,那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人才会做的。”

经过贺炎的科普姜妙才知道,在纳什共和国婚姻实质上被分了层次,恋人相爱同居久了想长久在一起,可以签同居协议,内容涵盖了从经济到抚养孩子的责任分工等内容。

再深,就是伴侣协议,几乎已经接近实质婚姻。

真正的婚姻与这两种协议不同的地方在于共同财产权和遗产继承权。只有结婚才百分百婚后财产共享,也才能拥有对方的遗产继承权。

所以对大多数生出了感情想在一起的男女来说,同居协议,或者了不起签个经济关系更深的伴侣协议,已经足够用了。真谈及结婚,就得加倍的慎重了。

因此在纳什,大多数的婚姻相当稳定,离婚率极低。

“母亲比父亲大了三十岁,那时候她在战场上遇到一些事,因为PTSD暂时休假调养。”贺炎给姜妙讲古。

身患PTSD的女军官独自去旅行调节状态,遇到了年轻贫穷的音乐家为了生活在咖啡馆外卖艺。

女军官被年轻音乐家的音乐治愈并爱上了他。他们也是先经历了同居,一步一步签订了同居协议、伴侣协议,最后……他们结婚了。

他们在一起生活了七十年,直到年轻了三十岁的丈夫先去世,女上将极快地便跟随而去了。

姜妙以前听过结局,但还是第一次听到故事的全貌。

贺炎凝视着她,问:“这样的婚姻,是你想要的吗?”

姜妙目光落在空气的尘埃中,喃喃地说:“大概吧……”

贺炎不满,勒住了她的月要:“什么叫大概?”

姜妙哎哟一声,掰他手臂:“我又没结过婚,我怎么知道。伊芙琳上将不也是先同居,再伴侣最后才结婚的吗?都是一步一步摸索着来的。”

卧室的门忽然打开,姜睿一头汗地冲进来:“粑粑麻麻!出去玩嘛!”

小家伙不满足于只跟陪伴机器人玩耍,他想要粑粑麻麻的陪伴。谁知道一进来就看到妈妈裹着薄被被爸爸抱在怀里,顿时不干了:“睿睿也要抱抱!一起抱抱!”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