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7章 休假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和张雅约定好以后再联系后,姜妙结束了这一通被耽误了许多年的对话,转身扑进了严赫的怀里。

姜睿被爹妈在外婆面前展(炫)示(耀)了一番,已经被放到自己的床上,被小娜运回了严赫的房间。

姜妙便将严赫扑倒在沙发上。

“这么开心?”严赫失笑。

“嗯!”姜妙眼睛闪亮,压住严赫亲了又亲。

严赫先还会轻笑,渐渐地没了声音。客厅里只听到两个人微乱的呼吸和交换口津的暧昧之声。

但当姜妙去扯严赫的皮带的时候,严赫按住了姜妙的手。

“严赫……”姜妙眸子潋滟,直直地盯着他,大胆地说,“我想要!”

太久了,拖太久了,姜妙已经迫不及待。

被姜妙这样漂亮的女人发出邀约,哪个男人会不开心呢。严赫的眼中全是笑意,却依然拒绝了她:“不行。”

姜妙不甘心,摸了几下。

严赫的运动量远超寻常人。他生完孩子虽然才不到一周,腰腹间那种微微松弛的状态已经消失了,变得紧实起来。

“已经恢复得很好了!”姜妙嘟囔。

“差得远了!”姜妙不嫌弃,严赫对自己却十分的嫌弃。

男人有时候也会吹毛求疵,追求完美,特别是对自己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地方。

严赫今天早上才刚测试过,腹肌的发力还不到从前的十分之一,肌肉虽然在恢复,但都根本还没有成型,嗯,至少没有恢复成从前让女人爱不释手的漂亮形状。

严赫不想给姜妙不完美的第一次。

姜妙不开心!

“不嘛……”她扭着身体,既是撒娇,也是引诱。

虽然跟这个家伙比起来,她的经验要少得多,才只是个位数,可毕竟也没白活两辈子。该会的都会,该懂的技巧也都懂。

严赫的呼吸乱了几分。

但他在男女事上毕竟老辣,翻身坐起,把姜妙抱在了怀里,顷刻间便反客为主。

“等不及了?”他咬着姜妙的耳朵轻笑。

热气灌进耳朵眼里,耳垂被轻轻地咬着,姜妙轻颤,感受到人类最原始的本能有多么汹涌强烈。

“嗯……”她搂紧严赫的脖颈,“想。”

她面颊绯红,眼波流动,严赫喉结滚动了一下,低头吻住了她。

严赫还不满意自己的身体状况,但他可以用别的方式抚慰姜妙。

他的手指修长,指节很有力。姜妙一向都喜欢他的手。

姜妙知道严赫可以徒手捏碎石头,但她不知道,他的手指除了有力,原来还可以这么灵巧。

仿佛在溪水边嬉戏的蝴蝶,翩然翻飞,在溪水里搅起点点涟漪,渐渐汇成层层波浪。姜妙失去了对自己的掌控权,从风平浪静,柔风抚动,到惊涛拍岸,风云变色,都在那手指的灵巧翻动间。

痉挛,绷紧。

严赫抽回手,怀中的人已经软成一滩水一样。

“今天一起睡吗?”他低声问。

姜妙闭着眼睛,睫毛还在颤,呼吸都还带着潮意,身体慵懒得连手指都不想动,只低低地“嗯……”了一声。

严赫亲吻她的嘴唇、脸颊,下巴轻轻地蹭着她的额头,直到她渐渐恢复力气,搂住他的脖子。

他含笑将她打横抱起,抱回了自己的房间。

爸爸、妈妈和宝宝,在同一个房间里安睡。

这房间里有淡淡的奶香气,还同时混着属于严赫的气味和属于姜睿的气味。姜妙这几天常睡在这里,格外地香甜。

半夜似乎是听到孩子哭了一声,迷迷糊糊睁开眼。

黑暗中隐约能勾勒出坐在床边的男人的背影。姜妙迷迷糊糊伸手摸上去,背肌硬得像铁,高低起伏。

姜妙柔嫩的掌心抚过,感觉到那皮肤上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她闭着眼,忍不住发出一声轻笑。

严赫“嘘”她一声。

姜妙蠕动着贴近他,额头抵着他的月退侧,耳朵上方便是他的手肘,肘间托着的是姜睿小小的脑袋。那喝奶声吨吨吨吨,强壮有力。

姜妙听着这声音……又睡着了。

作为生产者,第一个月的产假由他来休。

这种双方轮流按月休产假的传统已经无从可考,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形成的。但一定是前人逐步摸索出来的。

这样不仅方便双方工作的企业安排员工工作,而且两个人都有整月的时间可以相对有效、完整地完成工作中的事情,同时,据说也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时间长度的轮换,可以使双方都不感到精神疲倦。

在这里,因为各种辅助性的科技产品,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很少会被累到,辛苦到。会累的只有精神。

那些在男孩子七八岁万人嫌的阶段一冲动放弃了抚养权的,都是精神上受不了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