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9章 生产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姜妙过去隐藏自己的种种想法,是因为深谙这社会的规则,知道想要过得轻松,就不能与主流价值观和道德观唱反调。

她并不是怯于开口和面对。

此时此刻,她看着自己喜欢得不得了的这个男人,终于开口,问:“严赫,如果我说‘永远’,你会怎么想?”

她话说得简练,但严赫完全明白她想表达的意思。

所以她刚才会问他的应激反应障碍症。

严赫完全不是初相识时那副冷肃淡然的样子,不知不觉姜妙就习惯了他温柔似水的目光,并习以为常。

他修长的手指拢拢姜妙的额发,指尖轻轻地描绘她的发际线,柔声说:“未来的事,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我不想作出超出自己能力的承诺,以免将来发生了预料不到的情况,让你失望。”

不用将来,姜妙现在就失望了。

但严赫停了停,又说:“但是,我承诺你,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努力过好,努力让明天可以延续今天。”

姜妙心中一动,试探地问:“严赫,是有什么人给过你承诺……又让你失望了吗?”

严赫没有回答。但他的沉默说明了一切。

是什么人啊?在严赫的心底留下了这么深这么深的影响?

身边的同事同学朋友,动辄都是百人斩千人斩,这个社会就是这样子的,姜妙知道严赫的经验比她丰富得多,但她从来都没在意过。

直到今天。

在意识到严赫的生命竟存在着这么一个人的时候,姜妙在意了起来。

这种在意,大约是酸溜溜的羡慕,夹带着小小的嫉妒,又隐隐怨她不能遵守承诺带给严赫这样的伤害。

是多么大的失望,才能让严赫这样沉稳的男人影响到这种程度啊。

“我……”姜妙犹豫地问,“我能问问关于她的事吗?”

相识半年,姜妙从来没追问过严赫的“过去”,这还是第一次开这样的口。

严赫抬眸,看到姜妙严重复杂的神色,忽然醒悟,失笑:“不是你想的那样,她虽然是位女性,但和我并非是男女关系。”

笑完,他目光的聚焦远了起来,像是在回忆。

“她是位非常年长、令人尊敬的女性。那时候她的年纪就足矣做你我的祖母……我是说父母的父母那一辈。”他还特别解释了一下。

毕竟在吉塔共和国,什么叔伯舅舅,大姨小姑之类的称呼,早就消失了。亲戚谱系这种东西,小学的课本里倒是会学一点。但即便学过了,很多人还是对其毫无印象,完全分不清母系亲戚和父系亲戚在称呼上的区别——因为他们根本用不到。

我听得懂啊——姜妙内心OS,不用解释的。

“而我那时候,还是个孩子。”严赫说,“她给我的承诺太过美好,让我在那个时候非常幸福,对未来充满期望……”

姜妙很是奇怪在吉塔这个社会形态下,一个小男孩和一个足矣做他祖母的女性怎么会产生交集?但她此时不敢插嘴打断,只眨着眼睛听。

严赫的声音却停在了这里,似乎变得艰难了起来。

姜妙等了片刻都没有等到后续,忍不住问:“她为什么没有做到呢?”

这一位女性不管多年长、多令人尊重,就凭她承诺又不做到,给年少的严赫带来如此大的内心阴影这件事,就已经令姜妙很生气了。

如果知道她是谁,姜妙很想当面去跟这位女性谈一谈。

做不到你就不要瞎承诺啊!

严赫却轻轻地说:“她死了。”

姜妙一呆。

所有的胡思乱想都散了,她鼻尖微汗,心里面为刚才对那人的埋怨羞愧了起来。

严赫像是被勾起了很多回忆,眸子又变得淡漠起来。缓缓地,像是讲着与自己根本无关的人和事。

“她的年纪真的大了。”他说,“她有一位挚爱的伴侣,那一位先去世了。她随后也跟着谢世。”

他出了一会儿神,说:“说起来很玄妙,不过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她就离去了。仿佛是,生命和灵魂都被那一位一同带走了。”

姜妙问:“他们在一起很久了吧?”

严赫回忆了一下:“大概……应该超过七十年了。”

姜妙又是一呆。

在古地球,人的寿命也就在七八十岁上下。环境恶化,成天各种污染雾霾什么的。姜妙要不是因为意外的爆炸事故提前死了,就算认真地活着,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活到七十岁呢。

所以星际时代,人的寿命变长,对时间的概念真的会改变。

“妙妙,两个人在一起七十年,这算不算是永远?”严赫忽然发问。

姜妙叹息:“这要还不算,我都不知道什么叫永远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