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7章 渺小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当这磨人的会议终于暂时告一段落的时候,除了国安局方面发布了对乔·阿瑟或者说小鱼的通缉令之外,于别的事情上都完全没有进展。

特别是当国安局质询小鱼以乔·阿瑟的身份与艾利森之间进行的军火交易时,会谈更是陷入了僵局。

姜妙和田中趁此机会提出离开:“明天就是周一了。”我们可是上班族。

遗憾的事,国安局和军部的人都不同意他们离开。理由当然还是安全因素。

目前已经抓获到的吃人鱼的成员,根据刚才收到的汇报,才刚刚只醒过来一个人。且这个唯一醒过来的人还跟个疯子似的拿头猛撞墙,根本无法审讯。而且根据救援队员的汇报,其他那些还昏迷着的,就是醒来也大概是一个德行。

因此对吃人鱼组织渗透吉塔共和国到底有什么阴谋,绑架一个安全级别为S的科学家受什么人指示,目的为何,吉塔共和国的人完全没有一丁点头绪。

“伙伴们,我已经给了你们最好的建议。但你们不肯采纳,使我们至今没有获得更多的有用信息,真是让我遗憾。”海伦娜说。

军部的人皱眉。

国安局的人不客气地说:“即便对方是境外的星盗,您提供的技术审讯手段,也有违人道主义精神,如果我们真的采纳才,作为直接的执行人,在座的几位都将被问责。”

作为一个科{书}学{呆}家{子},姜妙并不特别关心政治。比起政治什么的,狗血电视剧不是更好看吗。

但与她前世的对政府官员的认知不同的是,在前世的影视剧里,政府,特别政府的安全部门,常被塑造成反派角色,为了实现目的没有底线,随随便便就可以杀人灭口什么的。但在吉塔共和国,主脑控制着绝大部分的决策和执法,政府部门相当精简,底线清晰,且极少见到官僚主义作风。

反倒是资本家在暴利面前,毫无底线。

海伦娜在提出那些“建议”的时候,一直都是笑吟吟的,仿佛讲的不是对人来的大脑做一些无法描述的残忍之事,而是在商议出游的野餐。

姜妙不关心这些,她只想快点离开这个气氛高压的、令人紧绷的会议室。她不停给田中使眼色,但田中也没有什么办法。

反倒是严赫瞥了一眼姜妙那了无生趣的面瘫脸,提出来:“姜妙博士和田中博士今天经历了不少,我建议请他们早点去休息。”

争吵戛然而止。

黑西服们和军装们碰了碰头,低声商议一番,准许了姜妙和田中先离场。但他们没有获得离开卫戍军基地的许可,田中被分配到了一个房间,姜妙住进了严赫在基地的宿舍,两个人暂时停留在基地。

严赫没能跟姜妙一起退场,他作为此处最了解“吃人鱼”组织的人,被留下参与接下来的抓捕行动。

姜妙和田中在基地被关了三天,打游戏打到快吐的时候,严赫才终于回来了。

姜妙忙丢下了目镜,过去拉住他的手:“你去哪里啦?他们说你执行任务去了,我也联系不上你,担心死了!”

严赫的眉间若说刚刚还残留着一丝从外面带进来的凛冽,听到姜妙诉说她的担心,即刻间便冰雪消融了。

“你放心,我不会死。”他说这话的时候,眼中有些不一样的东西闪动。

这说的什么话啊!莫名其妙!

“呸呸呸!”姜妙连呸三声,“真不吉利,快呸三声!”

严赫眼中带笑,被姜妙压着呸了三声才被放过。他去洗了澡,换了件和姜妙一样的袍子。

这其实是他从家里带到基地来的孕者装,这还是姜妙买的呢。姜妙看见孕者装虽然分男款、女款,但却都有肥大筒裙样式的袍子,便怀着一点暗搓搓的恶作剧的心态买了。

不料严赫穿上身毫无心理负担。

“在基地宿舍看见有一样怀孕的同僚就穿这样走来走去,看起来就很舒服。”他说。

但他却是个很少改变自己穿衣习惯的人,虽然觉得看起来不错,也没动心思去买。不料姜妙买回来了,四字真言——买都买了,那就穿吧。

“果然很舒服。”他说。

肚子大到这种份上,便是吊带裤也不会比袍子样式的服装更舒服了!

基地里的军官宿舍条件当然没法和家里比,但单人宿舍是个一室一厅的套间,也还不错。两个人便穿着一样的袍子,挤在沙发里说话。

“端掉了他在首都星圈的两处安全屋。”严赫说,“抓到几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小喽啰,但没有发现他的踪影。”

“我其实不关心这个。”姜妙抱着他胳膊,定定地看着他说,“你快给我讲讲小鱼这个人,他那个传输技术是哪里来的?我想知道人名。”

严赫却说:“人名没有。”

“唉。”

“不是你想的那样。”严赫却说,“不是哪个科学家突破了这项技术。吃人鱼是个什么都干的团伙,传说他们曾经在某个荒星上意外发现了那颗星球的史前文明的遗址。应该是曾经诞生过高等智慧种族,但后来又灭绝了。小鱼在那里得到了一些该种族遗留下来的技术,他后来之所以这么猖狂,跟他得到的这些技术有很大关系。”

“还不止一项吗?”姜妙眼里浮现出向往羡慕和嫉妒,“他怎么这么好运,荒星上都能发现史前文明。”

“是,简直狗屎运。”严赫非常赞同,“听说纳什那边追捕他追得很紧,但每次都被他逃脱。”

“纳什为什么……?”姜妙问。

“我们这边很少会听说他,因为边境封锁得力度很大,几乎没有境外的飞船能未经允许进入吉塔共和国的星域。”严赫说,“但纳什不一样,纳什的边境是开放的,持有护照的良民可以随意来往。”

姜妙有点呆。

“怎么感觉,跟以前的印象完全相反?”姜妙说,“我们很封闭,纳什却开放口岸?”

严赫微微一笑,摸摸她头顶:“你要是离开六大星区去边区看看,会发现很多现实都跟你的认知完全不一样。”

“是的,我发觉了。”姜妙叹气。

“怎么了?”严赫的手顺着头发滑下,温柔亲昵地抚摸着姜妙的后颈,“叹什么气?”

姜妙连连叹气,说:“就今天,突然觉得好像是一只井底蛙。”

“开始我以为,小鱼那技术是哪个境外的科学家发明的。我就觉得自己仿佛被吉塔关起来了一样。我自己觉得自己还不错,可原来在别的地方,在别的国家,有比我更优秀的科学家,有更先进的技术。而我竟然对他们一无所知。”

“然后,听你说这技术原来不属于现代人,而是什么史前种族的遗产。我……”姜妙幽幽地叹了口气,“我觉得我们真渺小啊。”

“你看,从人来逃离地球开始大殖民到现在,六千年了啊,居然还在打仗,战争难道是人类永恒的主题吗?如果现在有什么更高等的种族悄悄地观察我们人类,是不是就跟我们小时候蹲在大树底下看蚂蚁打架一样?”

“我现在沾沾自喜的每一篇论文,我们引以为傲的每一次技术突破,也许早在万年前,是万年前甚至百万千万年前,就已经被别的什么种族突破过,实现过了。”

“就这么一想,就觉得浑身颤抖,既冰冷又亢奋。心情实在复杂啊!”

严赫想了想,把姜妙往自己身上楼了楼:“这样不冰冷了吧?”

姜妙扑哧一笑,什么伤春悲秋感叹宇宙之大俯察品类之盛的渺小感都没了。

不管是孕妇还是孕妇,火力都异于常人,身上总是热乎乎的。姜妙避开那圆滚滚的肚子,从侧面抱住他胸口,把脸贴在上面,感受他的体温。

不管宇宙曾经有多少万万年,未来又还有多少万万年。

此时此刻,她事业成功,生活富足,抱着自己的恋人,注视着自己即将出生的孩子,对姜妙来说,宇宙间最大的幸福已经在这个时间点上凝固了。

每当姜妙发出这种对眼前幸福的喟叹时,严赫似乎总能心有灵犀般的理解她。他微笑着,温柔地拢着她的长发。

姜妙抬起头娇娇地对他笑,严赫便低下头吻她。

严赫身负千人斩,撩拨的技术高超。只靠唇舌,就能让姜妙情不自禁。

但是他有肚子!

在孕夫的这个阶段,受体型所限,真的是没有任何合适的体位。姜妙每到此时,就气恨得不行。

“老撩!老撩!明知道不能,还撩!”她气得骂一句,便咬他一口。

严赫低低坏笑,在她耳边说:“不能只有我一个人难受。”

他在她耳边呓语:“妙妙,你知道我有多想吗?”

进入,结合,摩擦,完整的成为一体。

不再觉得孤单,寂寞,不再畏惧明天,想每天和你一起醒来,听你发出晨起的第一声欢快的“嗯”,自喉咙间,自心底,听你对明天和未来的期盼。

因为我知道,在你的期盼里,除了有孩子,还有我。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