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3章 战衣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姜妙“倒下”,田中还没怎么样,乔先扑了过去:“混蛋!别动她!”大有一副英雄救美的架势。

他甚至还用被捆扎的双手抡了那个推搡姜妙的小喽啰一拳,把他抡倒在地。直到头目掏出了枪厉喝:“站住!不许动!”

倒在地上的姜妙也顾不得装柔弱了,忙低声道:“乔!别冲动!我没事!”

乔担忧地看了她一眼,转过头来对绑匪们愤愤地说:“你们不许碰她!”

“头儿!这个家伙也要一起带走吗?”小喽啰捂着脸爬起来问。

头目说:“他不在名单上,把他扔出去,别给我们添乱。”

“要干掉吗?”小喽啰问。

“别惹麻烦。”头目说,“找个没人的地方扔出去就行了。”

顿时上来两个人过来架胳膊,乔左挡右推:“别碰我!混蛋!你们要干什么!”

头目过来照着肚子给了他一拳,乔当即便弯腰软了下来,才呻吟了一声,便被两个人拖死狗一样拖出去了。

“喂!”姜妙见势,着急爬了起来。

对方的枪口转向了姜妙。

田中冲过去用肩膀挡住她:“姜,别冲动,别冲动!”刚才听得很明白,乔应该是没有性命之忧。

姜妙才闭上了嘴。

绑匪们退了出去,金属门合拢。房间里只剩下姜妙和田中两个人。

姜妙这时候才问:“到底怎么回事?”

田中说:“别提了!我跟乔本来玩得很开心,后来遇到这一对年轻男女,我们就想四个人一起……”

“……”姜妙,“!!!”

她还以为4P什么的都是绑匪逼迫田中用来诱她前来的瞎话呢!

她果然太天真了!

“不不不,我们只是想,还没呢,就被绑了!”田中说,“那一对就是个骗子,收了他们的钱把我们骗来的!”

所以,如果不是骗子,你们现在就已经开心地4P了是吧。

“不,你关注重点错了啊喂!”田中只好转移了话题,“话说,你居然把‘无敌战袍’穿来了!”

“它叫作‘当我被绑架’,谢谢。”

“这个鬼名字根本连名词都不是!”

“万物皆可作名,不必在意词性。只要起名者的积分能赢过别人就行。”

田中顿时哑口无言。

就像严赫这种体力派怀孕的时候都还要打拳击一样,姜妙和田中这种脑(书)力(呆)派(子)自然也有属于他们这个群体的自己玩法。

高智商的大脑们聚在一起,难免就脑洞大开,鼓捣出各种想法和用途都匪夷所思的东西来。

这件名为“当我被绑架”的战衣就是这样一件产品。想法缘于某位博士说:“像我们这样有价值的人才,最怕的就是被绑架啊。”

别的人接口:“是啊,我们应该给我们自己搞点合适的防护措施。”

于是制作一件日常可穿的战衣的想法就诞生了。

在大家各自贡献了点子和相关技术之后,战衣诞生,博士们为了争夺它的命名权,人头打出了狗脑子。

“金刚铠甲!”

“无敌战袍!”

“至高王衣!”

最后,实在看不下去的姜妙一拍桌子:“按论文积分排名!分数最高的人命名!”

这就跟严赫他们在擂台上由拳头最硬的人说话是一个道理。

但大家听完之后全都沉默了,面面相觑之后,争先恐后地发言——

“只看三年之内的积分!”

“不不,应该按一个人的全部积分排!”

“应该只计算一作的!”

宛如古地球时代国际乒乓球联天天改变规则就为了限制华国一样,这些人提出的各种排行方式,目的也只有一个,就是限制姜妙博士。

遗憾的是,最后大家用了各种排行方法,姜妙博士的积分都稳稳坐在了第一名的位置。

更尴尬的是,姜妙根本没有他们那么中二非要争夺什么命名权,给这防绑架战衣起个尬破天的白痴名字,他们根本是枉做小人。

本来想说自己不参加排行的姜妙博士,被这些家伙的小算计气笑了。

“既然我是第一,那就由我来起名吧。就叫……”姜妙呵呵一笑说,“‘当我被绑架'。”

博士们:“……”

博士们炸了!

“这根本连名词都不是!”

“这有违起名规律!”

“妈呀,这个名字起得,我浑身都别扭!”

姜妙博士目光望着远方:“那就多发论文,夺回命名权。”

博士们哑了。

姜妙博士悠然眺望远方。

啊,六千年之后,竟然又找到了朋友圈发照片发七张,逼死强迫症的快感啊。

就是这么坏!

田中又一次哑了。他恼火地转移话题:“你那个七彩头发粉色睫毛是什么鬼?”

姜妙更恼火!

“要不是你们的审美这么恶劣,把这衣服做成这个鬼样子,我用得着把头发染成这样和衣服搭配嘛!”

她向来是黑色长发,工作的时候或者扎成马尾,后者盘成发髻,利落干练。在家的时候严赫喜欢看她将头发披在肩头,尤其喜欢在她刚洗完澡后抚摸那微涩的长发。

但那样的头发跟“当我被绑架”实在不搭,一看就十分违和,立刻就会让人起疑心好嘛!

姜妙博士可是牺牲了个人形象前来搭救田中博士的,请田中博士心里有点AC数!

好吧,田中萎了,问:“救援的人员呢?”

“在等我发信息。”姜妙说。

信号器刚才出于关闭并收到了屏蔽壳里,这样他们接头时,对方用扫描器扫描她,才没有发现。

“那赶快,先想办法把这个解决。”田中举起被扎带扎住的双手,“你身上有没有什么锋利的东西能把这个割……”

嘎嘣!

姜妙手腕一绷一分,扎带应声而断。

田中:“……”好叭。

扯断了田中手上的扎带,姜妙伸手抓住“当我被绑架”的第四颗扣子想要扯下来,田中却捉住了她的手腕,紧张地问:“确定是这颗吗?”

那些扣子只有一颗是信号器,其他……都是微型炸弹。所有的扣子外壳都是屏蔽壳,任你用什么型号的扫描器扫描,都扫描不出来。

“是这颗。”姜妙冷静地说,“你不记得了吗?当时大家为了到底把信号器放在第几颗扣子这件事吵翻了天。最后大多数人同意第一和第二颗太过显眼,而且很可能被绑匪揪住衣领行凶的时候会脱落,第四颗则是最最不显眼的,比较安全。”

“好像是,我那天喝多了,后来有点记不清了,就记得艾伦和鲍威尔为这个争吵后来打起来了,互相扯头发来着。”田中说。

姜妙扯下了第四颗扣子,一捏,扣子圆形的外壳便弹开了,露出里面一片指甲盖大小的信号器。

姜妙启动了信号器,信号器却发出了红色的微光。

“有屏蔽。”姜妙皱眉,“他们开了屏蔽,我们必须先把屏蔽关掉才行。”

刚说完,便觉得忽然身体微微一沉,如同坐电梯上升一般的感觉。

这房间四面无窗,两个人都是被蒙着眼睛关进来的,并不知道这是哪里。但此时姜妙和田中对视一眼,异口同声地说:“糟了!”

原来是在一艘飞船里!而且还升空了!

“快!必须赶紧关掉屏蔽,发出信号,军部的人才能找到我们的位置!”姜妙大步走向门口。

金属门紧紧合拢着,并从外面被锁定。

田中焦急地说:“可是我们怎么才能出……”

滋纽纽狃纽——刺耳的声音响起。

纤细单薄的姜博士,两手扒住中间的门缝向两侧发力,硬生生把两扇金属门扒开了一道缝。

田中:“……”

好叭。

这果然是一艘飞船,两个人才离开囚禁他们的舱室,在通道里走了没有多远,对面便转过来两个男人。

两个人大吃一惊,本能反应就是拔枪,将枪口对准了他们。

一个直径大约一米黄色的光罩亮起,将姜妙和田中罩在其间。

空间狭小,田中赶紧上前半步,从背后扒着姜妙肩膀,紧紧贴着她,紧张得大叫:“你开这个有什么用!这个东西没用的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