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8章 回家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一个人过新年本来也不是那么难熬,毕竟这时代娱乐项目多多。而且很多根本看不到服务人员,都是直接跟机器或者AI打交道。所以哪怕是一个人自娱自乐,也不怕别人异样的目光。

这些年,姜妙都是这样过来的。

唯独今年,感觉难熬。

其实前些天问严赫要不要去二十四区看雪,也不过是假模假式装装样子而已,姜妙早就提前做好了新年计划,却不料遭遇了严赫要登船轮岗的打击。

计划作废,她跟着田中混了两场派对,感觉累又没意思,她本来就从来不是派对女孩。田中也累,光替她挡桃花,把自己的桃花都错过去了。

顺带说一嘴,田中之前和某个EX复合了,感觉多年之后两个人都成熟了许多,颇是甜蜜了一个多月。而后又发现在中间分别的这些年里,两个人都变了很多。重逢的激情过后,又发现共同语言少了很多,最重要是为人处世价值观的分歧。

于是两个人昏天黑地的狠狠欢爱了一场之后,再次分手。

田中又恢复了单身的状态。

(姜妙:……)

总之,跟着混过两个派对之后,姜妙把必须应付的社交都应付了之后,就宅缩在家里。她的多功能室集娱乐休闲于一体,倒也不怕无聊。

就是晚上寂寞得厉害,总觉得屋子里太空,太安静。

说到底,还是因为……想严赫。

人和人之间的关系真是难以说清。

严赫出现在她的生命中才不过三个月,她对他就生出了难以割舍的依赖。

姜妙心底隐隐知道,严赫……和她生命中经历过的男人们都不一样。“Mr. Right”这个称呼自然而然地就浮现在脑海里。

但这个时代,这个时代啊,让姜妙不敢期盼。

半夜睡不着,抱着自己的枕头去了严赫的房间,睡他的重力床。意外的,睡眠竟比在自己卧室还好。

这一定是因为高倍重力是她从在子宫里的时候就适应了的环境。

肯定不是因为那床单上沾染着的淡淡的属于严赫的气息。

假期的最后两天在家里待烦了,姜妙跑去逛街购物。

这时代在首都星圈范围内,买任何日用品几乎都能在二十分钟到一小时内到货。只有特别定制的东西才需要多花些时间。

但商场这种场所依然存在,环境优良,服务设施齐全,主要就是为了满足人类依然保存至今的“逛”的欲望。

买了东西也并不需要自己拎着。刷瞳膜付款的时候,商家就拿到了送货地址,直接包装派送。

人还在街上逛着,东西已经被送到了家,由AI签收了。

逛街从来都是又解压又愉快的事情,特别对女性来说。

手上不用拎东西,就更不觉得自己买了很多。以姜妙的经济能力,也没觉得花多少钱。

于是逛累了,找家精致的咖啡店吃了下午茶,再回到家,便被客厅里堆成小山的包装盒惊呆了。

“博士。这些全部是您今天收到的货物。”小娜说,“购物一定很愉快吧。”

愉快也算愉快,但姜妙甚至已经不记得自己到底都买了什么。只好一个个拆包装。

嗯,这个是她的新裙子,这个是给严赫的护腰枕。

这个是她的,这个是严赫的。

这个是她的,这个是严赫的。

这个是严赫的,这个还是严赫的。

严赫的,严赫的……

姜妙:……

总觉得好像不知不觉暴露了什么。

唉。

好容易挨到了新年假期都结束了,大家都萎靡不振地上了三天班了,终于到了严赫下船的日子。

中午的时候姜妙接到了严赫经过中转发过来的信息:【下午下船,还要去基地开会。晚饭不用等我。大概会很晚,你先睡。】

严赫不知道因为这条短信,姜妙领导的项目实验室的人这天都过得很痛苦。

经过了一个假期的狂欢派对的洗(荼)礼(毒),假期萎靡综合征都还没过去,大家都希望boss能松松手,让他们缓缓。

可姜博士的可怕之处就在于,这才上班第三天,别人还萎靡不振着,她就能精神抖擞地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

属下们时不时地偷瞄一眼,只看到姜妙博士戴着虚拟目镜在数据台前,伸着手在空气中写写画画的。

心无旁骛,无比认真。

大家使劲给二老板田中使眼色,发信息。

田中却因为也在数据台边,近距离感受姜妙的低气压那感觉更酸爽,此时此刻,决生不出牺牲自己幸福大家的奉献精神来。

无视了同事们哀怨的眼神,田中博士把目镜从脑门上撸下来戴好,陪着勤勤恳恳的姜博士一起加班。

……

姜妙长长地吁了口气。

果然全心投入到工作中,可以有效地排解生活中的烦闷。

一转头,不由呆了:“怎么都还没走?这几点了?怎么还不回家?需要加班吗?田中,进度不是很好吗?不会误了deadline的,大家怎么突然这么勤奋起来?”

姜博士莫名。

田中众人:……

掀桌!

姜妙回到家的时候严赫果然还没有回来。姜妙洗了澡换好衣服出来,客厅依然空荡荡地,而且黑乎乎。

姜妙没有设定感应式灯光。她不喜欢人走到哪里,灯光就亮到哪里。房子里的灯依然是古老的声控式的。

看看墙上的时间,有心给严赫打个电话,却又想到他留言说了要开会到很晚……姜妙一个人窝在沙发上打开光屏随便看了看。

时间一点点过去,不知道怎么地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睡梦里还想着,等严赫回来,她一定得在沙发上摆个高贵冷艳的姿态给他。

她就连到时候跟他说什么台词都想好了!

就说:“听田中军官俱乐部的猛男派对十分有趣,少校怎么不给我也弄一张邀请呢?”

说这个话的时候,还要配着了然于心的、矜持的微笑,好整以暇地欣赏某人被拆穿后表情的变化。

梦里计划得好着呢。

会醒过来,是因为听到了阳台登车门开合的声音,迷迷瞪瞪就“噌”地一下坐了起来。

登车门还开着,停车平台地灯的光映出了一个修长的剪影。姜妙揉揉眼,看出了制服肩章和大檐帽的轮廓。

什么高贵冷艳,什么好整以暇,都丢回梦里。

台词全忘了,喉咙不知道怎么地就发不出声音,连他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自己还没反应过来,就已经踢飞了拖鞋,扑进了那个人的怀里。

揪住他的衣襟深深地嗅了一口,啊,就是这个气味!

1号卫星就是最大的红色月亮,它和首都星的距离非常近,近到肉眼可以隐约看到人工建筑痕迹的距离。

严赫下了战舰回到基地开会,稍稍侧头就可以透过会议室的大玻璃窗看到首都星被晨昏线分割成白天和夜晚两部分。

姜妙在夜晚那部分。

好容易开完会,准备搭短途飞船回首都星。

严赫在登船平台上抬头望了望天上那颗巨大的行星,察觉到了自己那份异样的心情。

很陌生,既无法描述,也无法剖析。

奇异的,兴奋中夹杂着惶恐,惶恐却压不下急迫,急迫中抬头看到那颗星,心中便悸动。

严赫日常便是搭乘短途的飞船往来于首都星和1号卫星的卫戍部队军事基地之间。行程很短,只有四十分钟。

不过是恍惚了一下,便已经在首都星的泊船处降落了。

带着那奇异又复杂的心情,严赫取了自己的私家车,升入云霄,化作一缕青烟奔着奈斯花园而来。

在停车平台上下了车,看阳台登车门张开的时刻,严赫忽然便懂了自己心里那复杂奇特的心情是怎么一回事。

若拆开来,便是“期待”和“回家”两件事。

若合起来,便是期待回家,一件事。

原来如此。

严赫才一步跨进门里,便看到他思念的那个人迷瞪瞪从沙发上爬起。头发乱乱的,眼睛似乎被停车台的光照得睁不开,还使劲揉了揉。

他想说别揉了,那么漂亮的眼睛,揉红了怎么办。

可动动嘴唇,没发出声音,便被那个人扑进了怀里。

低头深深地嗅一口,嗯,就是这个气味。

严赫把帽子丢到一边,捧起了姜妙的脸……

谁也没说一句话。

自相识以来,还是第一次分别半个月之久。再见面,再拥抱,才发现相思已入骨。

谁也不想说话,只想从对方那里得到慰藉,只想让自己和对方没有间隙,融为一体。

踉踉跄跄地,从客厅到了餐厅。帽子和制服随意地掉落在地板上。家居服已经被剥掉揉成一团。

这时候,谁还记得那些不要谈感情的建议、不发生关系的约定呢。

肌肉富有弹性,皮肤灼灼有热度。

像饥饿时渴望食物,像干渴时乞求一滴水。

姜妙坐在餐桌上,纤腰一握,肌肤莹莹生光,急切地只想解开严赫的皮带!

====

因净网要求,删除部分内容,望谅解。

因净网要求,删除部分内容,望谅解。

因净网要求,删除部分内容,望谅解。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