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6章 主脑

作者: 袖侧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旅游这个事,哪怕是到了星际时代,也跟从前没什么大分别。来自共和国各个星系的游客们成群结队地在国会山广场下了车,第一件事就是先以国会山为背景照相。

从游客一下车,便有导游球飞过来,进行面部识别确认了身份后,立刻便与该公民的随身智脑连上线,全程跟随。照相录像的事便直接由导游球来负责。

游客们从自己的随身智脑的光屏上可以实时看到照相效果。导游球毫无脾气,对游客们“高点”、“低点”、“靠左一点”、“靠右一点”、“把我身后那个人涂掉”之类的各种要求毫无怨言,一一照做。

“少校,要拍个纪念照吗?”姜妙回头问。

严赫扫了眼密密麻麻的人群,像所有的直男那样坚定地拒绝了。

“少校!”姜妙靠过来,中气十足地说,“至少合个影啊!”

严赫不及拒绝,姜妙已经靠了过来。她倒是没有伸手去挽严赫的手臂,只是人贴了过来,肩膀挨着肩膀,头微微向严赫歪过去,露出了灿烂的微笑。

导游球很智能地捕捉到这个微笑,咔嚓咔嚓地 从不同的角度连续抓拍了几张。

照片即时传送到姜妙和严赫的随身智脑上。姜妙打开光屏看了看,很满意:“好啦,走,我们去国会山里面!”

严赫也打开光屏看了一眼,照片中,女孩笑得比阳光灿烂。而在抓拍的那一刹那,他自己竟然也不知不觉地露出了一丝笑意。

严赫抬眸看了眼前面的那个身影,嘴角勾了勾,迈步跟上。

国会山日常是国家政府机构所在,但周末的时候对民众开放。

姜妙带着严赫跟随着人流,从广场进入国会山,参观了那些平时只能从电视新闻里看到的重要的议事厅、仪式厅和宴会厅,还有许多重要历史物品的陈列厅等等,甚至还可以隔着玻璃参观周末值班的公务员们的日常工作。

当然游览国会山的重头戏是参观吉他共和国的主脑。

国会山之所以体积庞大,便是因为主脑的体积庞大。姜妙和严赫登上的国会山的顶部的观光游览层,扒着栏杆从上向下眺望。

在这座巨大建筑物的正中心,是一片金字塔形的中空地带。

在这片空间里,缓缓氤氲弥漫的云雾不断变幻着形状和色彩。

“量子云。”姜妙凝视着那烟霞般的气体。

这就是掌控着吉塔共和国几乎所有数据的主脑的真身。

姜妙的声音里充满着喟叹,仿佛她才是那个第一次到国会山参观的外地游客。

严赫忍不住转头看她,发现这女孩凝视着量子云的眼睛里充满了神采,她的嘴角甚至是微微翘起的。仿佛她正注视的不是一台庞大的计算机,而是一位英俊的情人。

“这么喜欢主脑吗?”严赫笑着问。

主脑其实是一台量子计算机,这一台虽然是吉塔共和国最大的、最重要的,但单从性质上来说,其实也并不是独一无二的。一般游客也就是来看个新鲜。

像姜妙这样真情实感的表达出不同寻常的喜爱之情的,反倒是有点另类。难道是科研工作者与普通人不一样吗,会格外的热爱主脑吗?

姜妙重重地“嗯”了一声,勾起嘴角说:“我一年要来个好几回。”

“心情不好的时候会来。”

“工作上遇到瓶颈的时候会来。”

“感情上遇到挫折会来。”

“或者什么都没有,仅仅是感到孤单了,迷茫了,也会来。”

“然后呢?”严赫感到好奇,“来看看这团量子云,心情就会变好?”

“是呀!”姜妙转头,灿然一笑,“看到它,还有什么糟糕的心情不能变好呢?”

严赫:“……?”

姜妙笑笑,问他:“你知道六千年前的古地球时代是什么样子的吗?”

“六千年?”严赫想了想,说,“那是在拓荒时代之前了,我对星际殖民纪元之前的历史都没什么了解。”

这个时代从小学到中学的历史课,着重讲述的都是人类航天技术突破之后,逃离环境日益恶化的地球,开始宇宙拓荒、殖民之后的部分。而在那之前的历史,笼统的一句“古地球时代”就简单的概括了。

唐宋元明清,都属于“古地球”时代,非专业人士不会去深究。大部分人对古地球时代的认知用“落后”、“原始”就可以概括了。

“那个时代量子计算机只是个概念而已。”姜妙说,“从技术上来讲,比起现在,原始得多了。”

“一个人每天有大量的时间是被家务占据了,洗衣服拖地做饭洗碗,虽然那时候已经有了扫地机器人、洗碗机之类的原始雏形,但离智能化差得远,起码,远远达不到解放人类的程度。”

“在离家不到二十公里的地方上班,单程的通勤时间就要一个小时。哪怕是私家车,也会堵车。城市里的空气污浊得看不清远处的楼,雾霾天回到家都不敢开窗户,还经常会犯鼻炎。”

“这些都是技术上的,再说说人吧。你无法体会那种时代,不要说亲戚和同事了,就连学校里的导师都会说你年纪不小了,非要给你介绍个结婚对象。逢年过节被亲戚们堵在家里催你结婚生孩子,搞得年轻人过年都不愿意回家。”

“社交也是一件好累的事。那个时代的社交可比现在深得多了,没有现在这么懂得尊重别人的隐私和界限。”

“法律、社会规则,都由人来执行,不公平和不公正处处可见,哪像现在,主脑掌握着大多数的裁决,没有情面可讲,没有关系可走。”

严赫惊叹:“古人活得这么辛苦吗?”

“是呀,辛苦极了。”姜妙说,“我还没说到性别差异呢,那个时候啊,男人掌握着社会的话语权,经过几千年的积累,虽然女性们前赴后继的努力奋斗,可是在升学、就业方面,性别歧视还是无处不在。更别说社会上针对女性的犯罪,先天的体力弱势成了原罪,在一些变态和猥琐男眼里,女人就不该出门,出门了被人伤害了就活该。”

严赫听得眉头皱起。

两性平权史学校里还是有详细的课程的。毕竟在星际殖民时代的初期,人造子宫技术还没有成功,为了人口数量,女性也经历过一段极黑暗的历史,充满斑斑血泪,能走到今天的平权时代,也是无数女性不惜生命抗争得来的。

掌握了话语权的女性,不允许这段历史被埋没、遮掩。

“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了。”姜妙忽然话锋一转,“家务之类的事情,完全不会再占据你的时间,社交轻松了很多,也没人逼着你结婚生孩子。甚至,你要是想生孩子,还能找到最合适的人,生最棒的孩子。”

“这是个什么时代啊。”她喟叹,“这是个科技解放人类,公平,公正,只要努力就能收取回报的时代啊。”

看严赫挑眉有话要说的样子,姜妙赶紧竖起手掌:“嗯嗯嗯!我知道,我知道!任何社会任何时代都不能做到完全的公平公正,在我看不到的什么地方,肯定也有很多不公的、黑暗的事情发生。”

严赫原本微动的唇便闭上了。

姜妙说:“我说的公平公正是相对的,相对六千年前的古代。”

“所以,我每次来到这里,看到这团量子云,就会想:天哪我居然这么幸运,生在这样一个时代!”

“我有什么好沮丧好难过的?我有什么理由不努力?就算眼前的坎把我难住了又怎么样?我还能过得比六千年前更糟吗?”

“不,不能。”

“现在的生活对我来说已经太美好了,仿佛从前……我是说那些古人,古人梦想的生活我现在都拥有了。我对现在的生活太满意了,所以呢,我要好好的过好每一天!”

虽然无法理解六千年前的古人过得糟糕和姜妙有什么关系,但……这就是她每天活力满满、对生活充满期待的原因吗?

严赫不可思议之余,又忍俊不禁。

姜妙没看到他的笑容,她每次来国会山参观,都会为量子云的瑰丽之美惊叹,沉迷得无法自拔。

看到一片云气在她面前不远处变幻色彩形状,她忍不住伸出手去。量子云也分出一股,朝她的手飘过来。

二者当然不会相触,这中间隔着的透明物质,足足有一米厚。

“这不是玻璃,其实是特殊处理过的钢材。”姜妙摸着那像玻璃一样透明的“壁”说,“只有这种材料,能让量子云保持不逸散。你看它……”

她的手按在透明的防护壁上,一米厚的壁内侧,量子云也有小小一股飘到了那里,抵触着防护壁。

如果防护壁不是有一米厚的话,就是两只“手”贴在了一处了。

“如果不是三大法则约束,人为压制着人工智能奇点,它大概已经能成为生命了。”姜妙把额头都贴到了壁上,目光热切、语气缠绵地感叹,“我每次来看它,想到这些,就激动得浑身发抖。啊……少校,你能感受得到吗?”

很遗憾,严赫少校不能。

体力派很难理解脑力派会为这种东西激动发抖什么的。但这不妨碍严少校欣赏姜博士此时的模样。

姜博士看量子云像看着一个英俊无匹身体强壮的性感男人,这使得她自己也浑身都发散出了浓浓的荷尔蒙的气息。

以男人的眼光来看,十分美妙,十分迷人。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