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8章 大话从头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黑暗尽头,一座宫殿耸立在那,泯灭了时光,断绝了今古,被混沌笼罩。

宫殿外,有一座古老的石拱桥,桥下是混沌长河,无数画面在翻转,好似一朵朵浪花。

那每一朵浪花,都是一位时代天骄,曾卷起诸天风浪。

石桥上,尸骨遍地,无生大帝趴在那,痴痴的凝望。

望着那个身影,望着那巍峨的宫殿,那儿太神秘,太吸引人了。

曾经,无生大帝不惜一切,只为想要进入那座宫殿看一眼,哪怕就一眼,死也无憾了。

可是,最后关头,他倒在了桥上,被前面那身影挡住了。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让我进去啊?”

曾经,无生大帝无数次询问,可是,那身影却不肯回答。

那身影仿佛恒古存在,永远站在那,永远背对着世人,永远挡住了前进的方向。

无生大帝不甘心,十万年,百万年,千万年,他就是放不下,一直想要弄清楚它。

然而,突然有一天,混沌散了,时光停下,一股恐怖的力量降下,强大如无生大帝,都露出了骇然的目光。

无生大帝吃力的回头,看着来路,只见一道绚丽的光芒,包裹着一道身影,就那样漂浮在半空上,不受混沌迷雾的影响。

一双恐怖的眼睛凝视着桥上的那道身影,如闪电一样,令无生大帝头痛欲裂,不敢仰望。

好可怕,这道光影太强,超出了无生大帝的想象。

“你费尽心机,终是枉然。”

光芒包裹的身影开口了,声音忽远忽近,飘忽不定。

桥上,那个如石像一般的身影,在屹立了千万年后也终于动了。

“若是枉然,你何须出现?”

声音很沧桑,蕴含着万古悲凉。

“我来,只是想要告诉你,一切都该结束了。你们终究是斗不过我们的。”

桥上,那身影大笑道:“从开始到结束,我们之间不一直就在争斗,谁敢说自己就赢定了。”

“欲是万物起源,黑暗不过是垃圾回收站。”

光影中,那声音孤傲而清高。

桥上,那身影反驳道:“欲是万物的起源,也是毁灭的起源。光明从黑暗中走来,开天辟地,重启纪元,将开启崭新的未来!”

“光驱不散黑暗,更别说毁灭欲念。你痴心妄想,以万古为局,设下这一切,到头来,终究还是枉然。”

“黑暗之源,永生重现。欲望之源,毁灭必见!我等万古,继往开来,你守万古,毁灭呈现。”

光芒中,那身影不屑道:“冥古,你太高看自己了。”

桥上之人,果然就是传说中的冥古天德大帝,他曾无比辉煌,开创了诸天万界,只为与欲界一争长短。

“欲天,你太小看我冥古了。”

豁然转身,冥古天德大帝露出了威严的一面。

他看上去并不年轻,五官威严,双目如渊,身上散发出无尽沧桑,有种难以描述的荒古气息。

面容在变化,似乎可化万千。

光芒中,欲天不屑道:“凡有所相,皆是虚妄。无论你怎么变,都逃不出欲之束缚。”

冥古天德大帝道:“你错了,欲之前,还有无,一切都是从无到有,所以,超脱欲望的方法就是虚无。”

欲天笑道:“说的轻巧,谁能虚无缥缈,谁能心无万道?”

冥古天德大帝道:“我或许做不到,但不表示别人做不到。”

欲天哼道:“你以为你选定的那人会成功吗?他即将死在半路上。”

冥古天德大帝淡然道:“如此,我们何不走着瞧。”

混沌中,一道光芒飞来,落在了冥古天德大帝手中。

天欲目光一扫,冷笑道:“原始之书的一部分,乱古重现,你终究不过是一场笑话。”

冥古天德大帝道:“这是太古仙经,等到原始之书凑齐,就是了结的时候了。”

无生大帝一愣,这话是说给他听的吗?

欲天冷笑道:“好,我就看你能玩出什么花样,看你最后怎么绝望。”

双方不在说话,混沌模糊了时光。

不知道过了都少万年,混沌再次散开,又是一道光芒飞来,落在了冥古天德大帝手上。

“太初仙经,原始黑域出现了。”

冥古天德大帝开口,目光遥望着远方。

不久后,第三道光芒飞来,同样落在冥古天德大帝手上。

“太始仙经,永恒黑域也来了。三大仙经齐聚,原始之书重现,永生大殿,尘封岁月,终将开启。”

无生大帝抬头,痴痴的望着冥古天德大帝。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本来,就该这样。”

冥古天德大帝看了无生大帝一眼,叹息的回答。

手中,三大仙经在绽放光芒,自动融合为一,封面上出现了‘原始’二字。

欲天没有阻止,冷笑道:“最后一战,即将打响,面对最后的失败,你不想说点什么吗?”

冥古天德大帝道:“有些过往,有些恩怨,是时候了断了。现身吧。”

随着这话的响起,四周迷雾散开,露出了两道混沌弥漫的身影,他们正无声而来,出现在那座石拱桥外。

“冥古,你干的好事!”

开口的乃原始黑域的原始之主,语气充满了愤怒。

冥古天德大帝看着原始之主,冷冷道:“我已经为我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

原始之主怒道:“代价!你违背了黑暗誓言,擅自盗走原始之书,导致欲界横移,诸天毁灭,你就是万古罪人!”

另一边,永恒之主问道:“冥古,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冥古天德大帝道:“我这样做,是为了重开纪元,为了万物起源。你们当初的方法是错的。”

永恒之主哼道:“胡说八道,我们依照古老的黑暗誓言,镇守原始之书。只要它不移动,欲界就永世不出,黑暗将永远存在。”

冥古天德大帝道:“永恒的黑暗,无边的欲念,那是两个极端。天地无光,万物不在,那样的黑暗有什么意义存在?不朽的时空,虚无的界限,那样的欲念有何用处?”

原始之主道:“平衡就是存在的关键,你打破了平衡,才会导致毁灭的到来。”

冥古天德大帝道:“你们错了。永生是天地间最残酷的惩罚,没有情,没有爱,没有公道,没有酸甜。虚无永恒,一片黑暗,那样的活着,没有未来。所以,我要改变它。哪怕最终走向毁灭,可曾经,诸天万界出现,万物万灵欢颜,他们有了生命,有了色彩,懂得了生的意义,死的伟大。这样不好吗?什么永生,你们真的懂吗?”

原始之主怒道:“你住嘴,我们还轮不到你这个叛徒来教训。你所谓的改变,无非就是毁灭。你亲手创造了他们,创造了万物,却又毁灭它,你不觉得很残忍吗?既然是这样,那当初就不应该让万物万灵存在。”

冥古天德大帝道:“生死离别或许是痛苦的,但我觉得,正是有了这种痛苦,万物生灵才会去珍惜它。懂得感恩,懂得博爱,懂得去拼搏进取,博得什么时候该放开。世界有了色彩,人生有了悲欢,融入了生老病死,爱恨情仇,这就是道的真谛,是法的体现。”

永恒之主哼道:“荒谬,你这样一来,永生何在?”

冥古天德大帝笑道:“永生,自然存在,只不过,你们没有领悟罢了。”

原始之主冷笑道:“少在这卖弄你的无知,你这样做,可曾想过如何对付欲界,如何阻止欲界腐朽黑暗?”

永恒之主道:“欲望不可战胜,所以原始之书才镇压在黑暗之地,为的就是平衡这股力量。现在,你破坏了这一切,不仅毁了你一手创立的诸天万界,还把黑暗也陷入了绝境,你就是黑域的不赦罪人!”

冥古天德大帝道:“纪元重启,一切从来,为什么还要留下黑域和欲界?我的想法很简单,打破一切限制,让黑域和欲界全都毁灭,重开永生之门,构建一个完美世界。不在有乱古时空,不在有欲望毒瘤,让天地祥和,万物和平相处,这样不好吗?”

无生大帝忍不住赞道:“好,真要有那样一天,我便死而无憾。”

欲天哼道:“痴人说梦,你觉得现实吗?”

原始之主骂道:“光是欲界这一关,你就过不了。”

冥古天德大帝道:“欲界三至天,一为欲天,二为界天,三为灭天,确实很难对付,可是我说了,虚无还在欲之前。永生之道,无字为高,欲字为先,暗字为边。或许,我们黑暗三主打不过你们欲界三天,可是,未来却掌握在另一个人手上。”

原始之主不屑道:“叶秋,你想指望他,恐怕是没希望了。他境界太低,能达到天帝境界便是尽头。”

永恒之主道:“叶秋孤战天下,仇敌遍天下,他是走不到最后的。一旦等他拔出诛天剑,完成了使命,就是他的死期到了。”

冥古天德大帝笑道:“生生死死,死死生生,不经历生死,他如何超脱?不经历痛苦,他如何懂得取舍?每个人都会死的,只有死了的人,才会永生!”

原始之主骂道:“你胡说,无稽之谈!”

永恒之主嘲笑道:“如果活在记忆里,也算永生的话,那永生就不稀罕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