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7章 坟葬万古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叶秋悲啸,如折翅的孤雁,在晚霞中悲歌,在逆境中逐流。

一次次飞起,一次次被压下,如此反常,数万年从未停过。

叶秋干枯的身躯燃起了火花,一朵朵黑色的花儿,就像世间最可怕的诅咒,从他的生命中爆发出来,燃烧、焚化,最终,无踪。

“杀!”

炽烈战神杀声震天,手中的长矛都碎裂了,但却掩盖不了他那惊天的杀气。

枯血天尊眼中含着痛,厮杀六十万年,他号称枯血无敌,也撑不住了。

这一天,剑气弥漫,这一年,血河浮现。

叶秋血肉腐朽,仅剩下乌黑的骨架,还紧握长剑,浴血而战。

“我心无念,断绝尘缘!”

无悲无喜的声音传遍黑暗之地,伴随着一缕黑色的剑光,劈开了枯血天尊的胸膛。

“叶秋,随我远去吧。”

枯血天尊悲啸,死死的抱着叶秋,开始燃血焚天,想要与叶秋同归于尽。

“无欲无念,何来牵绊。无我无天,生死不见。”

叶秋在超脱,大战六十万年,他终于斩断了尘缘,斩断了牵绊,无我无天,生死不见。

叶秋身上泛起了乌黑之光,蕴含着生与死,光与暗,理与法,地与天。

那种乌黑之光就像是万物起源。

“光明源于黑暗,我心来自从前。”

叶秋被黑光笼罩,腐朽的血肉开始重新生长,干枯的灵魂绽放出了光芒。

“快杀了他。”

造化仙王大惊,感受到了叶秋身上有一种超脱的气息,那是其他天帝所不具备的。

黑欲天尊双眼暗红,怒啸道:“绝命天渊,永生不见!杀!”

炽烈战神狂吼,在全力配合他。

不灭金尊疯狂出拳,蕴含万法天道,比之天劫还要恐怖,在全力压制叶秋。

“起源,造化,轮回,永恒。毁灭、重生、虚空、永生。”

叶秋口中在吟唱,心中在悟法。

“万法非法,我法伏法,万道非道,我道御道。万界非界,我界不灭。万缘非缘,我缘永在!”

天地在变化,黑暗之地在震颤。

虚空中,数不尽的玄妙之力,缠绕在叶秋身上。

这些力量很诡异,是造化仙王、不灭金尊、炽烈战神、黑欲天尊从未见过的。

即不属于诸天万界,又不属于欲界,像是来自第三方世界。

枯血天尊身躯腐朽,燃烧的火焰因为叶秋而灭,似乎他被叶秋吞噬炼化了。

但是,叶秋身上,却没有丝毫枯血天尊的力量与气息。

叶秋在脱变,他引导了一种从未有人见过的力量,在重塑肉身,逆境创法。

这是一大奇迹,蕴含着天地造化,或许还不够完善,但他却找到了一种方法。

将起源、造化、轮回、重生、毁灭、虚无之力全都糅合在一块。

这一过程极其漫长,造化仙王、不灭金尊、炽烈战神、黑欲天尊四大天帝在疯狂击杀,持续二十万年,却最终未能阻止叶秋的脚步。

当叶秋带着满身的伤,跨出那一步,得以超脱时,整个时空都在哭泣,天空洒落黑血,像是黑暗在悲戚。

造化仙王狂啸,不灭金尊眼中含着苦涩。

炽烈战神长矛折断,赤手空拳依旧狂暴。

黑欲天尊头颅炸开,半边身躯腐朽,却依旧在拼死狂攻。

“道可道,非常道。我道长存,是为永生!”

叶秋此话一出,诸天都在爆炸,数以千计的大世界在破灭,即便相隔黑暗之地很远,但是整个世界开始走向毁灭。

这就是叶秋历经八十万年苦战,领悟的永生之道。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粗浅的雏形,却也非同小可。

诛天剑绽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一剑斩断了黑欲天尊的手臂,劈开了不灭金尊的拳头,杀的造化仙王主动回避,杀的炽烈战神血染天地。

“八十万年,多漫长却又多短暂啊。”

叶秋眼中含着悲伤,开始突围反杀。

“非生即死,大家与他拼了。”

造化仙王狂吼,不灭金尊、炽烈战神、黑欲天尊都卯足了劲,开始焚烧本源,展开最后一战。

这一战,天哭地喊,这一战,日移星残。

这一战,虚空不在,这一战,万物成烟。

十万年,整整十万年,叶秋以他的永生初道,大战史上最强四大天帝,杀的残肢断臂,杀的黑暗崩散。

杀的时空崩塌,杀的光阴如箭。

那是史上最惨烈的一战,十万年时间,黑欲天尊第一个化道,成为了叶秋剑下亡魂。

第二个战死的是炽烈战神,他的狂暴,他的可怕,曾对叶秋造成了无数伤害,但他最终还是死在了诸天剑下。

“就剩我们三个了。”

大战九十万年,造化仙王与不灭金尊还活着,叶秋身负重伤,手也残了,腿也断了,可他还得继续战斗。

造化仙王狂笑道:“这是没有赢家的生死之战,不管最终谁胜谁负,都注定是输家。”

不灭金尊看着叶秋,沧桑的眼中透着一种无尽的悲凉。

“九十万年了,叶秋,你累吗?”

叶秋反问道:“累不累,你还在乎吗?”

不灭金尊苦涩道:“你或许不累,但我累了。来吧,我等这一天很久了。”

叶秋颔首道:“好,我等这一天,也很久了。杀!”

长剑横空,剑气如龙,回旋的剑身变化无常,与敌人展开了搏命一杀。

造化仙王曾自喻是冥古天德大帝第二,他的战斗力确实恐怖之极,叶秋即便初步领悟了永生之道,想要压制造化仙王,也相当吃力。

若非诛天剑能斩杀天帝,仅凭双手交战,叶秋根本没有任何胜算。

叶秋这一生,从未佩服过任何人,但却对造化仙王的战斗力推崇备至,可惜,他却是自己一生最大的强敌之一。

大战第九十五万年,不灭金尊被诸天剑斩首,一颗头颅爆炸了七千万次,才最终诛灭不灭金尊的元神,让他彻底死在叶秋手上。

“既生我,何生你?我恨啊!”

造化仙王怒啸骂天,他这一生自负无敌,谁想冥古天德大帝却选了一个叶秋,成为了他生命中最大的克星。

叶秋手握诛天剑,残破的身躯看上去很狼狈,但眼神却很平静。

“若无你,何来我,这就是因果!”

一剑横扫,诛天灭地,融入了永生之道,让整个时空都在收缩,天地都在化道。

造化仙王无处可躲,九大分身合一,与叶秋狂战五万年,在伤痕累累,无比疲倦的情况下,最终虽然死在了叶秋剑下,可叶秋也付出了致命的代价。

“我为造化,无敌天下。想杀我,你也活不了!”

这是造化仙王最后的诅咒,重创了叶秋的元神,让他吐血倒地,几乎站不稳。

十年、百年、千年、万年,叶秋坐在那,就像是一尊死人,始终无法化解造化仙王给他留下的伤痕。

起身,叶秋以手持剑,驻地而行,缓慢而艰难的朝前行去。

穿过废墟,前面依旧被混沌笼罩。

叶秋走在幽静无声的大地上,如孤魂野鬼,背影是那般的凄凉。

诛天剑上,鲜血滴答滴答往下落,那是天帝之血,永不凝固,伴随着一行血脚印,一直延伸至远方。

时光幽幽,叶秋不知道走了多久。

累了就停下,休息够了,又继续上路,就这样永无休止的往前走。

那是怎么一条路?

充满了孤独,充满了凄苦,没有人陪伴,没有人问候,也不知道在期盼着什么?

那是一条永远走不完的路,永远没有希望的路,永远不知道结果的路,永远……永远……

叶秋没有停步,一直往前走,黑暗陪伴着他,可光明在何处?

不知道何年何月,前方的景物有了一些变化。

大地上,一座座坟头,一块块墓碑,古老而悠久,呈现出腐败、枯朽的颜色。

叶秋嘴角在溢血,以剑驻地,凝望着远处。

这一幕,叶秋曾看到过,这就是他的归宿吗?

惨然一笑,叶秋眼中含着无尽的悲伤,拖着重伤的身躯,继续往前走。

一步一个血脚印,摇晃的身躯无比吃力,似乎他已经耗尽了生命,走在人生最后的归路。

一次次跌倒,叶秋又一次次站起,杵着血剑,一瘸一拐的往前走,穿过坟场,来到了一处空旷之地。

叶秋累了,静静地坐在那里,右手紧握血剑,开始回首他这一生。

灰蒙蒙的天空,阴风四起,好似幽灵的歌声,回荡不息。

叶秋眼中含着泪,他这一生,悲喜忧愁,爱恨刻骨,有太多的不舍,太多的难以倾诉。

黯然伤神,长空叹息。

不知道过了多久,叶秋起身,用手中的血剑挖了一个坑。

之后,叶秋坐在坑边,幽思无语。

这一坐,万古千秋,地老天荒。

幽灵不再清唱,阴风不再荡漾,昏暗的天空黑暗下来。

一缕幽幽的叹息在黑暗中回荡,透着无尽的凄楚,含着万古的悲伤,就那样随风远逝了。

夜空下,叶秋起身,扭头望着远方。

那一眼,哀伤凄凉,

那一眼,万古沧桑,

那一眼,心碎断肠,

那一眼,令人难忘。

画面定格在这一刹那,随后,叶秋纵身一跃,跳入了坑中,他把自己埋葬了。

昏暗的天下,阴森的坟场中,一座新坟出现,埋葬着万古第一天骄,他的故事到此便结束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