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4章 战圣仙王

作者: 心梦无痕

喜欢就请收藏顶点小说,www.guichuideng1.com让阅读成为一种享受!

焚天阴魔狂啸,眉心裂开,射出永恒黑暗之光,与无极大帝的无极天眼对杀,引发了天崩地陷,十方动乱。

附近,许多仙王大帝都被吓了一跳。

“这两位猛人啊。”

“出手就是杀招,这是不死不休啊。”

无极大帝焚烧体内大帝仙源,左掌右拳,朝着焚天阴魔冲去,两人好似宇宙巨人,在星空中开疆裂土,大战八方,打得虚空破碎,时空倒转,狂猛到了极限。

数以万计的雷电从天而降,好似灭世天劫,不断对两人进行轰杀。

焚天阴魔怒啸,法相破碎,真身受损,头颅都被炸开。

无极大帝眉心破碎,无极天眼被毁,但他却毫不在意,一个劲的狠杀,那种彪悍令所有人都为止惊恐。

两大高手血染星空,每一滴血都炸碎星辰,破灭万法,强悍到了令人难以描述的地步。

天梦看到这一幕,惊叹道:“这才是盖世强者的风范!”

翼仙王道:“那份气度,那股狠劲都不是我们能比啊,杀!”

大战全面爆发,在距离第四轮结束还有五千年的时候,所有仙王大帝都出手了。

叶秋拦下了圣仙王,冷然道:“一直就想领教,今天终于有机会了。”

圣仙王哼道:“叶秋,你这是来报仇吗?”

叶秋道:“算是了断恩怨吧,从我进入仙域,我们之间关系就不好,今天只会有一个人留下。”

圣仙王恨声道:“叶秋,休要狂妄。你真以为我怕你吗?”

“不怕最好,我知道你以前隐藏了实力,如今,没必要了。”

叶秋眼神如刀,嘴角挂着冷笑。

圣仙王看着叶秋,突然道:“你那玉棺呢?”

这些年,叶秋一直在修炼,很少提及那玉棺,许多仙王大帝都不知道。

但作为熟悉叶秋的人来讲,圣仙王一直在关注昔年冥古天德大帝留下的那尊玉棺。

乱古开启了,玉棺还有用吗?

如果有,会是什么用处呢?

“想看啊,如你所愿。”

叶秋倒也大方,直接取出了玉棺。

从进入乱古后,叶秋就很少过问玉棺,如今取出一看,竟然与以往大不相同。

当初,乱古开启时,玉棺表面裂纹遍布,许多纵横交错的符文构成了——欲关二字。

如今,那些符文已经消失,但棺盖却开启了一条缝隙,里面有混沌之光溢出,相当的神秘,让人想要一窥究竟。

圣仙王看着叶秋手中的玉棺,眼中露出了惊异之色。

“棺盖以开,证明乱古以现,可它难道就只有这种用处吗?”

叶秋看着玉棺,目光从开启的棺盖缝隙中渗透,想要了解里面的情况,但却只能看到混沌一片,似乎隐藏着什么玄机,但暂时还窥视不了。

“或许时机未到,到了乱古五重,或许就知道了,可惜你已经等不到那一天了。”

叶秋其实也很好奇,但眼下说这些没用,杀掉圣仙王才是他想要的。

“我为天地所生,想杀我,你还办不到。”

圣仙王很自负,虽然叶秋已经是至强者,但他并不惧怕。

“诸天都灭了,你还想活吗?”

叶秋反驳,迅速朝着圣仙王逼近,眼中流露出冷酷之色。

圣仙王双眼微眯,这些年叶秋的成长他都看在眼中,自然不会狂妄到小看叶秋。

心念转动,天道玉玺浮现在圣仙王头顶,垂下大道气运,万道之法。

叶秋脚步一顿,看着那件王级仙器,心中勾起了诸多回忆。

“这就是我们的宿命,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

叶秋祭出夜陨,手握魔兵,如盖世至尊,气势飙升!

圣仙王祭出天圣碑,这是他祭炼的第二件王级仙器,以威力著称。

天道玉玺的主要作用是聚集气运,增强防御,而天圣碑才是攻击武器,足以毁灭九天十地。

提到九天十地,圣仙王心中突然闪过一个念头,想到了移天河,想到了幽隐之城。

乱古开启,移天河也跟着一起经过,它就好比荒古大陆一样,从乱古一重到乱古二重,然后是乱古三重,乱古四重。

此前,大家只关心两大黑域的动静,反而忽略了移天河。

如今,乱古四重已经过去七千年,移天河遭到了严重破坏,里面很多星辰、大陆破碎,可是幽隐之城依旧存在,只不过它一直很低调。

传说,九天十地的第十地代表着不祥,和欲界有关,幽隐之城就像是欲界的眼线,如今看来还真有几分像。

“十地不祥,幽隐成荒,叶秋,你的麻烦还不少。”

叶秋冷笑道:“休要转移目标,我若为王,天下称狂!幽隐之城也将灭在我手上。”

圣仙王哼道:“天下称狂?好大的口气,今天我就给你一点教训,让你知道姜还是老的辣。”

右臂一挥,天圣碑震动,导致诸天万界混乱,弥散着混沌之光,朝着叶秋轰来。

叶秋眼神微变,右手一拳轰出,劈在天圣碑上,当即引发了惊世大爆炸,恐怖的毁灭气流破灭十方,直接就把叶秋弹开。

圣仙王后移,眼中闪过一丝阴霾,嘴上却道:“你也不过如此。”

叶秋哼道:“看不出,你隐藏得很深啊。”

圣仙王乃天地所生,战斗力极其狂暴,这是叶秋第一次与他交战,双方都处在至强者领域,结果硬碰硬之后,叶秋才发现,圣仙王的实力竟不在自己之下。

一般来讲,叶秋是同阶无敌的存在,还未步入至强者领域时,就已经可以与至强者力战不败。

如今成为至强者,应当足以横扫这一领域,可实际交战后才知道,竟然不是这样。

圣仙王笑道:“很意外,是吧?以前你一路横扫,那是因为境界低。我告诉你,能成为至强者的有两种人,一种是因为机缘造化,比如你身边的那几个女人,像翼仙王这种,全都是因为你强行把她推上这一境界。她的战斗力确实明显提升,但与自己苦练进入这一境界的至强者相比,那完全就是天与地。每一个苦练进入至强者领域的强者,都有自己的绝对领域特长,在那一领域,他就是无敌。”

叶秋哼道:“不得不说你很强,可是那并不能改变你要死在这的命运,接招吧。”

叶秋运转万法无相,融合了原始之书一百零八种仙术,配合夜陨之力,展开了狂暴的攻击。

圣仙王冷笑道:“艺在精而不在博,我在至圣领域所向披靡,你奈何不了我!”

天圣碑绽放出至圣之光,一次次硬拼夜陨,竟丝毫不落下风,与叶秋战至癫狂。

翼仙王见状,惊呼道:“想不到圣仙王如此厉害,真是意外。”

天一大帝哼道:“这家伙表面神圣无比,实际上阴险得很。自称天地所生,一生炼制了两大王级仙器,在仙界也算是独树一帜了。”

圣仙王攻防一体,天道玉玺十分超凡,能吞天食地,为他凝聚足够充裕的资源,让他快速恢复消耗的仙源,保持着巅峰战力。

天圣碑异常可怕,竟力压夜陨,爆发出了难以想象的威力。

“好,战吧!”

叶秋大吼,运转葬天诀,体内仙门开启,葬天塔震动,我化千古充满了万古沧桑,白云归、心语、小鱼、一念等三十三女盘坐在每一层塔内,口中念着同一个名字,那就是叶秋。

这是一种念力加持,可让战斗力倍增,埋葬诸天岁月,万古沧桑!

叶秋万法无相,随心所欲,无招胜有招,配合一念永恒,超光冥幻斩,那是念动天地,万物难挡。

圣仙王沐浴着至圣仙光,天道玉玺在旋转,释放出无量光,始终保护着他的安全。

叶秋越战越勇,力量越来越大,夜陨已经逐渐扳回劣势,开始压制天圣碑,两大至强仙器魔兵在燃烧,堪称终极一战,无比明亮。

圣仙王四周,仙佛齐聚,跪坐吟唱。

叶秋身外,岁月长河环绕,每一个浪花就是一个时代,葬送了无数天骄,都在此刻重现,结合我化千古,演化诸天至强。

圣仙王长发飞扬,左手屈指一弹,整个乱古时空都在破碎,无数仙王大帝在惊叫,感觉体内仙源之力被抽调,融入了圣仙王的这一击中。

叶秋头上浮现出混沌帝仙花,混沌天帝睁开眼,俯视万古,遥望未来,代表着至高无上。

“一念永恒!”

叶秋以岁月之力磨灭圣仙王的至强一击,双方倾尽全力,成片的虚空在腐朽坍塌,数不尽的法则在燃烧。

那一战惊动了所有高手,叶秋与圣仙王直接杀上战力榜,已经排到了前一百位。

黑暗之子、冥帝、天武大帝、托塔仙王等人都露出了震惊之色,想不到两人实力如此之强。

秀珠迎战原始黑域的诛仙,此人剑术极其可怕,那太初绝剑威力无双,是一个极强的对手。

秀珠施展出落花残红刀法,身外盘坐着九大仙王,一个个虔诚祈祷,宛若秀珠的九大分身,在不断摄取天地间的力量,施展出葬仙祭,葬祭诸天万域,以换取无上战斗力。

黑衣诛仙神情冷漠,剑气纵横,在这一领域相当超凡,且手中之剑异常恐怖,大有力压天皇镜的势头。

 

关闭